王友群:江澤民的人馬確實有點慌了

江澤民

9月22日,被認為有江澤民曾慶紅派系背景的海外中文媒體發表文章,展示了一張署名「江澤民」的字條,落款時間為9月21日,其中寫道:

「今天是中秋節,首先向大家致以節日的祝賀,祝大家節日快樂,要繼往開來,勇攀高峰,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而努力奮鬥」。

文章稱,「儘管真實性有待確認,但單從字體上看,確實是江澤民的字跡。有網民稱,紙條的字跡這麼清楚,思維也清晰,看來健康尚沒有問題。」

仔細察看這張字條後,筆者認為,它很可能是偽造的。

第一,江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2019年10月1日上天安門城樓。當時,江單獨走路都很困難,不得不由兩名工作人員左右架著走。如今近兩年過去了,其健康狀況只會更糟糕。如果寫字,手肯定會抖。但字條上的字很流利。

第二,江是2005年3月辭去最後一個職務——中共國家軍委主席的。從2005年至2020年,江退休15年,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個節日以這種方式祝賀他的「同志」節日快樂。今年中秋節,網上突然冒出一個署名「江澤民」的字條,沒有地點,沒有相關人物,沒有聲音,沒有視頻,沒有任何一家中共官媒報道,沒有任何一位中共官員認證,如何能信以為真?

第三,江是一個特別愛出風頭的人。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黨慶,是江公開露面的大好機會,如果身體條件允許,江肯定會上天安門城樓。但是,7月1日,江沒有現身。這表明:江即使左右有人攙扶,也上不了天安門城樓了。江很可能已經臥床不起。這樣一個奄奄一息的人,怎麼可能寫出這樣的字條?

第四,中共黨史上,用領導人寫過的字拼湊相關文字的事,模仿領導人筆跡簽名、寫批示的事,都曾有過。比如,文革時,毛澤東從來沒有給紅衛兵題過字。但是,戴在毛澤東手臂上的紅衛兵袖章,上面有三個毛體字「紅衛兵」。這三個字分別來自毛在不同地方題的字。將江澤民在不同地方寫的字拼湊在一起,用電腦製作一個字條並不難。

第五,「繼往開來,勇攀高峰」,倒是表達了江派人馬的心聲。「繼往」,即繼續江澤民過去「悶聲發大財」的路線;「開來」,即開創江派「權、錢、色」通吃之未來;「勇攀高峰」,即再次攀上權力最高峰,從習手中將最高權力奪回來。這個字條可能是江派人馬,在江派近年遭到持續打擊的情況下,假託江澤民之名,為給江派「同志」們打氣、鼓勁製作出來的。

2021年,習近平與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反習勢力之間的鬥爭異常尖銳、激烈。

江澤民是前中共獨裁者,曾慶紅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以江、曾為首的中共「江澤民派系」或「江澤民利益集團」或「血債幫」,是中共最嚴重的貪腐集團。2013年以來習近平發動反腐打虎戰役打掉的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都出自江派。江、曾是他們的總後台。

明年中共將召開更換最高層領導的二十大,習正全力謀求「三連任」,江、曾正全力謀求把習趕下台。習與江、曾的惡鬥,成為中共高層內鬥的重中之重。

從1月29日習近平以最快速度殺賴小民開始,這場惡鬥就帶有你死我活的味道。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是江派要員之一。

為確保二十大上「三連任」,從今年1到9月,習近平密集展開連環重磅行動。

在經濟領域,整肅螞蟻集團、阿里巴巴、滴滴出行、明天集團、華信集團、華融集團、恆大集團等。從媒體已挖掘出的內幕看,這些大公司與江、曾等權貴家族都有關聯。

在政法領域,繼續推進政法大清洗,繼續肅清周永康的流毒。過去20多年,四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都是江、曾的親信。

在軍事領域,從中央警衛局到北京衛戍區到武警到各軍兵種到五大戰區,高級將領繼續大洗牌,軍隊一直在講肅清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的流毒。這些實際是為防止江派軍中殘餘勢力作亂。

在黨史領域,反覆點名「擁兵自重,另立中央」的張國燾,「不尊重、不服從中央領導」的王明,重提林彪發動「武裝政變」,重溫「湘江血戰」等。當今中共高層能跟張國燾、王明、林彪等相提並論的,只有江、曾。

在反腐方面,提出倒查30年,重提沒有「鐵帽子王」等。中共高層能被稱為「鐵帽子王」的,非江、曾莫屬。

在文化領域,大力整頓文藝圈、娛樂圈。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是香港和中國內地文藝圈的關鍵人物,許多著名演員,如趙薇等,與之關係密切。

這些整肅行動,表面看起來,雜亂無章,混亂無序,實際上,全都指向江、曾。

9月14日,大陸媒體突然爆出江澤民老家——江蘇省公安廳刑偵局原局長羅文進等,辱罵國家主要領導人,並企圖對國家領導人不軌的爆炸性消息。由此引出政法系統有人企圖刺殺習近平、陰謀搞政變的各種猜測。

去年4月至今,習查處的「政法五虎」——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原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鄧恢林,原上海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龔道安,原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王立科——都愛「搞團團伙伙」。他們都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提拔重用的「老部下」。孟則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江派要員。

羅文進只是一個局級官員,發動政變,級別太低;「政法五虎」只是副部級官員,發動政變,級別還是低了點。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加上「政法五虎」,再加上羅文進,這個組合搞「政變」倒有可能。

9月中旬,大陸媒體突然爆出有人企圖對國家領導人圖謀不軌,「刺殺」、「政變」、「換人」的消息滿天飛,將習與以江、曾為首的反習勢力之間的惡鬥,推到了劍拔弩張、最後決鬥的地步。

正是這個時候,偽造的江澤民字條出籠了。

有評論認為,這張字條可能是江澤民、曾慶紅派系下出的一招大臭棋,可能引發習對江、曾派系新的圍剿。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

江、曾派系人馬偽造江的字條,試圖安定江派人心,鼓舞江派士氣,勇攀權力最高峰。這是習決不能容忍的,很可能引發習的重拳反擊。

2012年3月15日,江派要員——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抓捕,是江派由盛到衰的轉折點。

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習抓捕了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內的一批黨政軍高官,是江派受到重大打擊的第一階段。

2017年至今的近四年,習抓捕了包括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等在內的一批江派高官,是江派受到重大打擊的第二階段。

2021年是中共二十大前的關鍵年。對江派來說,這是把習趕下台的最後機會。雖然江派勢力大不如從前,但是,他們還是想利用習面臨的巨大內政外交危機,跟習做最後的較量。

江派一個最大弱點是,人人都是嚴重腐敗分子,個個都是貪財好色之徒,在屢遭打擊之後,雖然邪勁還有一些,正氣卻全無。這是至今他們總想把習趕下台,卻總不能如願的重要原因所在。

就是大陸媒體爆出有人企圖對國家領導人不軌的消息的當天,9月14日,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二組、三組,分別進駐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安全部、司法部六家中央政法機關。

11月15日,是習政法大清洗在中央和省一級展開的截止時間。在11月中旬前,習與江、曾在政法領域,將斗出個初步結果來。預計,此輪廝殺中,可能還有江派大老虎落馬。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