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暉:問桂道圩潰堤搶險重築勝利合龍的意義是什麼

江西抗洪

今天電視上連著播了兩條江西抗洪新聞,看後又查了相關官網:一條是《奮戰83小時 江西鄱陽縣問桂道圩決口成功合龍》,文稱:「連日來,鄱陽湖水系昌江流域水位迅猛上漲,發生超20年一遇洪水,鄱陽縣問桂道圩堤於8日晚間20時35分左右發生漫決,導致15000多畝耕地,6個村莊被淹,上萬名村民被組織轉移。

險情發生後,中國安能第二工程局從江西南昌、江蘇常州、福建廈門調集400餘名搶險人員和52台套裝備星夜馳援,負責鄱陽縣問桂道圩堤決口的封堵。13日23時8分,隨著推土機駕駛員拉下操縱杆,把最後一車石料推進決口,被洪水撕裂127米決口的問桂道圩完成合龍。

從電視畫面和網頁照片看,8日決口後圩堤一度缺口達127米,洪水已經淹沒全圩,圩堤內外都是一片汪洋,水位基本持平。而且這種狀態已經持續五天多了,能夠搶救出來的人員財產都已搶救出來,被淹所能造成的損失也已經造成。而在洪峰期間搶險復堤並非易事,電視安排了許多採訪,展示了其工程量大,施工艱險,全賴領導決心,群眾幹勁,奮戰83小時,終於排除萬難,重新恢復了圩堤。

問桂道圩潰堤後

問桂道圩堤決口封堵施工現場

另一條同時發生的新聞是:《共青城單退圩堤有序進洪!》,文稱「根據江西省防汛指揮部統一安排,7月13日18時,(共青城市轄區內)漿潭聯圩、塗山圩和杭州圩三座單退圩堤有序進洪,緩解當前高水位壓力。」

從電視畫面和網頁照片看,在鄱陽湖對岸的問桂道圩拚命堵口復堤的同時,這邊的三個「進洪點」卻正在緊張的人工破堤決口,大型挖機挖開壩身,黃色的洪水「傾流而下」,很快把三個圩內碧綠一片的稻田和村莊淹沒。當然,圩內的百姓和能帶走的財物應該已經轉移,但損失想必仍然不小。

湖西三圩破堤進洪

在講究「全國一盤棋」的我國「舉國體制」下,諸如抗洪這一類大事中經常會出現這種「丟卒保車」、「犧牲局部,保全大局」的圖景。應該說,這不是沒有道理的。只要充分做好人為「進洪」區域的民眾工作,充分補償他們的損失,這的確可以算是舉國體制的優勢。其實國際上抗洪也會採取這種捨小保大的蓄洪、分洪、滯洪運作,只是他們的利益協調和統一部署可能會比我們難度大。

從各種情況看,問桂yu道圩是個重要的大圩,耕地、人口都比湖西那三個圩要多。這個大圩也不是計劃中的分洪蓄洪區,按原來的設想,上面應該是要保的。如果湖西三圩的犧牲是為了換來包括問桂道圩在內的更多地區不被淹,那就不難理解。

但問題在於,問桂道圩在五天前就已經失守。此後在付出巨大損失的情況下,它已經成為未經計劃但既成事實的分洪蓄洪區。那些損失既然已經造成,也就成為「沉沒成本」,其分洪蓄洪是不需要新追加成本的。而且它既然是個規模比湖西三圩更大的圩區,蓄洪分洪能力肯定也比湖西三圩更大。現在復堤後,這個功能就消失了。那麼在汛險未過、江西仍在緊張應對「下一波洪峰」,而且為了「緩解當前高水位壓力」還要人工決堤犧牲湖西三圩的情況下,這麼急於在施工難度和成本都大於平時、抗洪人力物力又非常緊張的此刻把問桂道圩趕緊復堤,究竟是為什麼呢?

是要挽回損失嗎?這個大圩已經被淹五天,復堤後如果不排水,那不是仍然還淹著嗎?如果排水,等於把原來蓄洪的水量淹到別的地方,以鄰為壑,對整個鄱陽湖區「緩解當前高水位壓力」有什麼好處?假如高水位壓力已經不是問題,那湖西三圩的人工決口分洪又所為何來呢?而且,就算加緊排水(也就是加大以鄰為壑力度),從照片看這麼大的圩區也不是一兩天能排干,從決口被淹到排干積水歷時不會少於一週,這還有什麼損失可以補回來?任何洪災都是暫時的,等到水退後,湖區「高水位壓力」消除,沒有以鄰為壑之虞了,再來在施工條件和人力物力都更寬餘的情況下從容復堤排水,恢復生產重建家園,不是更好的選項嗎?

當然,問桂道圩在湖東昌江口,湖西三圩在修、贛匯流區,如果水位不是很高,兩邊的利害或許可以分別考慮,贛江口地區分洪可能是要保某些地方,而這些地方並不受問桂道圩排洪或蓄洪的影響。但是根據目前的汛情信息,鄱陽湖水位已經高到贛江昌江下游都被頂托洪水淹成一片,面對同樣的「高水位壓力」。這種情況下在湖東復堤排洪同時又在湖西決堤分洪,除了彰顯我們能夠「要堵就堵,要決就決」的強大能力和決心,可能有助於鼓舞士氣之外,究竟對於抗洪減災有什麼實際好處,筆者真是疑惑得很。

問桂道圩施工現場

當然,筆者並非水利專家,掌握信息也不全面。但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對於長江抗洪這樣的重大公共事務,一般公民也有必要獻疑索問,希望有關方面舉證釋疑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