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女輔警睡公職人員被重判敲詐後,律師和警察的一席話引人深思……

江蘇女輔警
文: 楊律

「春天來了,又到了萬物復甦的季節,隨著濕潤季節的來臨,萬物開始騷動。」

法律人也不能免俗。昨天下午,很多人都在性致盎然地轉灌南縣人民法院(2020)蘇0724刑初166號刑事判決書。判決書記載了一個充滿荷爾蒙氣息的故事。一位1994年生的女輔警與當地多名公安局副局、所長、校長、副院長等公職人員發生不可描述的關係,後又索要錢財,終於東窗事發,被以敲詐勒索罪重判13年,並處罰金500萬,追繳違法所得372.6萬元。

就在大家轉得不亦樂乎時,煞風景的事出現了。

先是知名網友何光偉發朋友圈:「我因在微博發這個判決書,接到當地警方電話讓我刪。我拒絕刪除,理由是這麼好的判例要讓每個人學習,這對依法治國有幫助。電話我的警官自己都笑起來了。」

晚上,又見北京張新年律師吐槽,說自己在微博裡轉了下這份判決書,兩三分鐘後就接到一陌生電話。電話那頭的人自稱連雲港警官,希望張律師能「下架」這份判決書。

雙方進行了數分鐘的交流:

整個交流過程,張律師語氣平和、娓娓道來,江蘇警官談笑風生、略顯尷尬。雙方在輕鬆友好的氛圍中就事態的處理交流了看法。我聽完這段錄音後,不禁為張律師的溝通交流水平點贊,建議大家也都反覆聽聽,學習學習張律師的溝通技巧。

通話的最後,張律師委婉拒絕了下架的要求,並建議警官緊急向領導匯報不要再給網民打電話刪帖,以免引發恐慌。這個建議或許會讓電話那頭的稍感不悅,但說的卻句句在理。

現在我們有些部門,還是老毛病,出點事就捂蓋子;不解決問題,光想著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比如,我代理徐昕教授發了個關於梧州中院公號某侵權文章的澄清文件,希望梧州中院能刪帖。沒想到過了幾天,我竟然被梧州中院官微拉黑了。這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善禁者,先禁其身而後人。」《申鑒·政體》裡的這句話總書記早在2013年就曾引用過,很多人民公僕顯然沒記住。他們雖然管不住自己的鳥,卻老想捂住老百姓的嘴,豈不怪哉?

來源:一貫刑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