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絕筆:「 歷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天 」

江青

江青,1915年生於山東諸城,原名李雲鶴,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在上海被捕脫離黨組織。

抗戰爆發後,江青到達延安,後與毛澤東結婚

文革期間,江青與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結成「 四人幫」,是十年文革的當權派人物,1976年10月被中央政治局審查。批捕後關押在秦城監獄。

1984年9月,因拜謁毛澤東紀念堂的請求被拒絕,江青曾把一根筷子插進喉嚨,因為發現及時,被搶救過來。

1986年5月,因為對處境不滿,她曾用幾隻襪子結成一個繩套,試圖上吊自殺,被及時發現。

1991年5月14日凌晨三點左右,患咽喉癌已保外就醫的江青在北京酒仙橋的住處再次上吊自殺,終年77歲。

死前一天,在一張《人民日報》頭版一個位置上,江青留下最後文字:

「 歷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天。」

與江青有關的5月13日,究竟是個什麼日子呢?

距離江青寫下絕筆時已經25年的5月13日,即1966年5月13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制定新的鬥爭路線,江青被任命為文化大革命領導小組主要負責人之一。

三天后,1966年5月16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通過《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簡稱「 五一六通知」)。

此後,歷時10年的 「 文化大革命」 異常迅猛地在全國發動起來。

江青生前的最後一次公開亮相,是在1980年的公審法庭上。

庭審過程:儀表講究,態度暴躁

江青在秦城監獄被關押4年多後,1980年11月20日下午,北京正義路一號,最高人法院特別法庭開庭,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

主犯共十六名,即林彪、江青、康生、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陳伯達、謝富治、葉群、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林立果、周宇馳、江騰蛟。

其中林彪、康生、謝富治、葉群、林立果、周宇馳已死,出庭受審的是十名主犯,人稱「 十惡不赦」。

下午三時整,庭長江華宣布開庭。三時十五分,江華宣布 「 傳被告人江青到庭」。

已經四年多沒有公開露面的江青,在兩名女法警的押送下,走出法庭的候審室,站到了被告席上。

這場世紀大審判從1980年11月20日開庭,到1981年1月25日宣判,跨年持續了兩個多月。

此時的江青65-66歲,戴著標誌性的眉骨眼鏡,​​髮型是從前的露出美人尖的後梳齊耳短髮。

據副庭長伍修權回憶:在開庭之前,「 我們還到關押江青等人的秦城監獄,在不被他們知道的情況下,一一觀察了這些即將受審的主犯。記得我那次看到江青時,她正坐在床鋪上,用手不住地摩平自己褲子上的褶紋,看來她一方面是感到很無聊,一方面還是有點窮講究,坐牢也不忘打扮。」

1980年11月26日上午,第一審判庭開庭審問江青。

江青的罪狀包括: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迫害劉少奇;勾結葉群;陷害周恩來鄧小平等。

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在特別法庭旁聽席上

在陷害周恩來鄧小平的庭審調查中,審判長就以下問題審問江青:

1974年10月17日夜,是不是你把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召集到釣魚台17號樓去的?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說了些什麼?王洪文去長沙是不是你們4人共同密謀的?你為什麼要王洪文在毛澤東主席接見外賓之前去?

江青對以上審問的回答,均是「 不記得」或「 不知道」。

檢察員王振中發言,揭露江青等人密謀策劃誣告周恩來總理和鄧小平副總理的事實。接著法庭出示、宣讀有關證據,並傳喚同案被告人王洪文出庭。

王洪文在法庭上一直不敢面對江青,似乎感到雙重壓力,供述也特別小心。

他在法庭上供認,他同江青、張春橋、姚文元一起密謀到長沙去向毛澤東主席誣告鄧小平等,召集人是江青。事後江青又叫王海容、唐聞生再去長沙向毛主席誣告鄧小平,其目的就是把矛頭對準周恩來,阻撓鄧小平擔任國務院第一副總理。

江青在王洪文供述過程中情緒激動,突然高聲大叫:「 報告法庭,我要方便一下。」

曾漢周庭長聽見江青叫聲,遲疑一下。江青又高叫:「 我要方便一下。」

曾漢周庭長聽明白了,表示允許,由兩位女法警將江青帶出法庭,法庭調查被迫中斷。

王洪文再次出庭供述時,江青一直對他翻白眼。

接著,法庭出示和宣讀姚文元有關供詞及提供的日記摘錄,以及張玉鳳的有關證言節錄,都證明了起訴書指控的事實。法庭還通知王海容、唐聞生先後出庭作證。

接著,檢察員江文發言,揭露江青在1974年10月17日的政治局會議上,借「 風慶輪」問題發難,把矛頭對準周恩來和鄧小平及國務院其他領導人,阻撓鄧小平擔任國務院第一副總理,為他們篡黨奪權創造條件。這就是長沙告狀的起因和它的背景。

審判長曾漢周又重複以前的問題再次審問江青,江青在大量證據面前仍然作否定回答。

曾漢周最後宣告被告人江青策劃「 長沙告狀」誣陷周恩來、鄧小平等領導人的事實已調查完畢。把被告人江青帶出法庭後,宣布休庭。

帶出法庭的過程中江青叫嚷:

「 騙人,《刑法》、《刑事訴訟法》都是假的,王洪文發言為什麼不讓我對質?」

江青又大罵:

「 王海容、唐聞生兩隻耗子,看到毛主席的船要沉了,就往鄧小平的船上跳。」

江青在法庭上作人生最後一次演講

對法庭指派的辯護律師,江青拒絕了,說 「 不要葉、鄧派來的人」。她選擇了自辯。

1980年12月24日上午九時整,值庭法警拉響了開庭鈴。

曾漢周宣布: 「 最高人民檢察院特別檢察廳指控被告人江青的犯罪事實,本庭於11月26日、12月3日、5日、9日、12日和23日上午,先後六次開庭,現在進行法庭辯論。」

公訴人陳述後,曾漢周庭長:「 被告人江青,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八條的規定,你有陳述和辯護的權利,你還有最後陳述的權利。」

江青:「 那就請你們按你們的那個根據去定罪吧,我聽候你們的審判。有本事你們把我弄到天安門廣場公審、槍斃!」

曾漢周:「 是不是槍斃你,法庭將根據你的犯罪事實依照法律判決。」

江青:「 你不要裝腔作勢演戲了。沒有我這個道具,你這場戲就演不成呵!你要有膽量就把你的後台導演請出來。我要和他當面對質。」

曾漢周:「 我警告你!不許你謾罵法律……」

江青:「 我無法無天,我不怕你呀!劉少奇、林彪我都沒怕過,我能怕你嗎?」

曾漢周:「 法庭調查了大量事實,給了你充分的辯護時間,你反而利用法庭進行反革命宣傳 ……」

江青:「 你才是反革命哪!……」

曾漢周:「 你侮辱法庭,這就構成了新的犯罪……」

江青:「 大不了殺頭。我是孫悟空,我能變幾個腦袋,你多砍幾個,我多長幾個……」

曾漢周按鈴警告:「 你再擾亂法庭,就取消你的辯護權利。」

江青:「 對不起,我可以方便一下嗎?」

曾漢周:「 帶被告人退庭方便。」

江青站起身:「 算了,我不去了,我要念一念《我的一點看法》,你不反對吧?」

曾漢周:「 你可以念。」

於是,江青拿起了兩頁紙,站起來宣讀用鋼筆豎寫的、兩頁紙的《我的一點看法》後,在法庭上進行了人生最後一次公開自辯演講,歷時兩個小時。

「 要為真理鬥爭,我的聲明如下:你們藉助國家名義,拼湊了一個什麼特別法庭,給我羅織了一大堆罪名,這些罪名一條也不能成立。我過去的一切都是根據中央的指示做的,我在工作中有錯誤,有偏差,但絕不是犯罪。……

「 古代有‘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你們搞的就是這個伎倆。

「 現在你們逮捕我、審判我,就是要醜化毛澤東主席,就是要把文化大革命中的紅衛兵和紅小兵壓得抬不起頭來,就是要為劉少奇翻案。

「 關於劉少奇一案,我的意見已經說過多次了,你們愛怎麼定罪就怎麼定罪吧,這個我也沒什麼。你們現在翻劉少奇的案,翻彭真的案,都是反對周總理,反對康老,都是反對毛主席,反對文化大革命。全國人民能答應你們嗎?……

「 我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要向毛主席負責。現在整的是毛主席。我的家鄉有句老百姓的話:’打狗看主面’,就是說打狗呵,還要看主人的面子。現在就是打主人。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條狗。為了毛主席,我不怕你們打。在毛主席的政治棋盤上,雖然我不過是一個卒子,不過,我是一個過了河的卒子。

「 我認為我是‘造反有理’,‘革命無罪’。

「 過去我經常說:革命要有’五不怕’:一不怕殺頭;二不怕坐牢;三不怕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四不怕開除黨籍;五不怕老婆離婚。這第五條對於我不成問題了,二、三、四條已經三年多了,我經受了,第一條殺頭,我久候了!……」

「 我是執行捍衛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我現在是為捍衛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盡​​我的所能。」

江青質問法庭:

「 怎麼能把謀害人的和被謀害的搞在一起?說以江青為首的搞這個陰謀活動?」

「 你們承認不承認九大和十大?如果不承認,就是離開重大歷史背景,隱瞞重大歷史事件!」

江青說起了自己當年跟毛澤東轉戰陝北,質問法庭:

「 戰爭的時候,唯一留在前方追隨毛澤東主席的女同志只有我一個,你們躲在哪裡去了?」

江青又說:

   清君之側,目的在君。

   羅織陷害,血口噴人。

   利用專政,搞法西斯。

   精神虐待,一言難盡。

   破壞政策,凶悍殘暴。

   造反有理,革命無罪。

     殺我滅口,光榮之甚。

最後,江青大聲地說:「 這就是我的回答!」

為什麼沒判死刑、及為什麼由死緩改無期

1981年1月25日上午九時,北京正義路一號特別法庭爆滿,對文革十名主犯的公開宣告判決,在這裡進行。

這天,江青是十名主犯中起得最早的一個。

開庭之後,由庭長江華宣讀判決書。判決書很長,達一萬六千多字,江華讀完「 集團罪」部分,然後由副庭長伍修權宣讀十名主犯「 個人罪」部分,再由江華接下去,直至全部讀畢。

在「 個人罪」這一部分,江青名列第一位。關於江青的犯罪事實和應負的刑事責任,判決書上是這麼寫的:

被告人江青,以推翻人民民主專政的目的,為首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是反革命集團的主犯。江青誣陷迫害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劉少奇。 1967年7月,江青夥同康生、陳伯達作出決定,對劉少奇進行人身迫害,從此剝奪了他的行動自由。

自1967年5月開始,江青直接控制「 劉少奇、王光美專案組」,夥同康生、謝富治指揮專案組對被逮捕關押的人員進行逼供,製造誣陷劉少奇是「 叛徒」、「 特務」、「 反革命」的偽證。

1967年,江青為了製造迫害劉少奇的偽證,決定逮捕關押楊一辰、楊承祚、王廣恩和郝苗等十一人。在楊承祚病危期間,江青決定對他「 突擊審訊」,使楊承祚被迫害致死。

江青指揮的專案組也使得王廣恩被迫害致死。江青夥同謝富治指使對病勢危重的張重一多次進行逼供,致使他在一次逼供後僅二小時即死去。

江青夥同康生、謝富治等人指使專案組對丁覺群、孟用潛進行逼供,製造偽證,誣陷劉少奇是「 叛徒」。由於江青等人的誣陷,致使劉少奇遭受監禁,被迫害致死。

1968年7月21日,江青夥同康生密謀誣陷中共第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和候補委員八十八人是「 叛徒」、「 特務」、「 里通外國分子」。

1966年至1970年,江青在各種會議上,點名誣陷中共第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候補委員二十四人,使他們一一受到迫害。

1966年12月14日,江青點名誣陷張霖之,使他被非法關押,並被打成重傷致死。同年12月27日,江青誣陷全國勞動模範、北京市清潔工人時傳祥是「 工賊」,使時傳祥遭受嚴重摧殘,被折磨致死。

1966年10月,江青勾結葉群,指使江騰蛟在上海非法搜查了鄭君裡等五人的家,致使他們受到人身迫害。

1976年,江青夥同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在全國製造新的動亂。同年3月,江青在對十二個省、自治區負責人的一次談話中,點名誣陷中央和地方的一批領導幹部。

江青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首要分子。江青對她所組織、領導的反革命集團在十年動亂中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顛覆政府、殘害人民的罪行,都負有直接或間接的責任。

被告人江青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九十八條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第九十二條陰謀顛覆政府罪,第一百零二條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第一百三十八條誣告陷害罪,對國家和人民危害特別嚴重、情節特別惡劣。

最後,由庭長江華宣布判決,他有意地放慢速度,想使這舉世矚目的嚴正判決更加凝重。

當念到「 判決被告人江青死刑……」 時,作了一個停頓,此時法警準備給江青戴手銬。江青一聽到死刑兩個字,便歇斯底里地發作了:

「 打倒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

「 堅決不承認反革命的法庭判決!」

「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 毛主席的革命路線勝利萬歲!」

……

江青在「 文革」中,曾出席各種群眾集會,領呼過各種口號。所以,她對於喊口號頗為熟練。

目睹此戲劇性場景,法庭數度出現歡呼聲。

江華庭長繼續宣讀:「 ……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江青這時什麼都聽不進了,她繼續哭鬧。到候審室後,她還賴在地上耍潑。直到法警告訴她「 緩期二年執行」時,才安靜下來。

關於江青的判決,伍修權回憶特別法庭反复研究的情況:

「 這次判決,在國內是大快人心,國際上的反應基本上也是風平浪靜,各方都認為我們判得還是合理的,沒有發生什麼異議。

「 在宣判以前,國際上的反應是比較強烈的,當時我們已經看出苗頭,如果立即殺了江青,反映可能很壞,有的國際組織呼籲要援救江青,有的外國人到我國駐外使館去請願保護江青,並且國際上曾經有過這麼一條,即對婦女一般不採取死刑。

「 雖然我們是獨立審判,不應受外國的影響,但這些情況在判刑時也不能不予考慮。根據判決後的國際輿論來看,我們做得是正確的。

「 原來估計國內可能會有人不滿,現在看來也都被大家理解和接受了。」

「 至於’死緩’二年以後怎麼辦,我們也有個初步設想,在《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公佈和十二大開過以後,我國人民對這類重大問題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 通過一個特別決議,對這次判決予以減刑,將江青、張春橋死刑變為無期徒刑,其他的無期和有期徒刑,是否也相應地減刑,到時候再酌情處理,以此體現我們政權的穩固和政策的正確。……」

在判決後的第二天,特別法庭派出司法警察,向江青送達了判決書。

在判決後一星期,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彭真在正義路一號,逐一會見十名主犯。

江青見到彭真時,罵他是「 鄧小平的走卒」,她要「 見華國鋒問個明白」,並要求「 見鄧小平一面」。彭真見她毫無認罪的表示,談話也就不了了之。

本文參考文獻:

伍修權,《往事滄桑》,上海文藝出版社1986年版。

人民網-文史頻道

馬克昌主編的《江青案辯護紀實》

楊銀祿回憶文章

葉永烈《「 四人幫」興亡》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