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作協拋棄後,賈淺淺爆發了!

賈淺淺

文:在下劉三刀

01

賈淺淺又一次「火了」。

起因是中國作家協會發布《關於2022年會員發展情況的說明》稱:

中國作協認真聽取各方意見後,研究決定不將賈淺淺列入2022年新會員名單。

意思就是,賈淺淺那些屎尿屁的詩歌,群眾意見太大,作協明哲保身,把賈淺淺放棄了。

賈小姐如果知趣,就應該默不作聲,等風頭過了再做打算,才是明智之舉。

可賈小姐忍不了,本來半只腳都已踏進作協,硬生生又被社會輿論拽了出來,怎能不惱?

她寫了一篇文章怒噴,題目就是《給我個理由,為甚麼不能加入中國作協》。

02

這篇文章表面上看,是跟作協要說法,但實際上就是在硬懟群眾。

我大概總結了一下賈淺淺全文的意思:

我有資格加入中國作家協會,一群不懂詩歌的外行根本沒資格評價我!

賈淺淺開篇就引用了魯迅的話: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這句話聽起來很有震懾力,感覺像是廣大人民群眾欺負了她一個弱女子。

緊接著,她羅列了自己光輝的「履历」:

我是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還是陝西青年作家協會的副主席。
我出版了《第一百個夜晚》,《行走的海》,《椰子裡的內陸湖》三部詩集。
還是國家級出版社,還是公費的呦!
我在《詩刊》,《作家》,《十月》,《鐘山》,《星星》,《山花》等雜志期刊上發表了很多散文和詩歌。
大多是國家級的!
我還獲得了第二屆陝西青年文學獎!
而且我還是專家們經過「集中評議」「優中選優」從「專業的角度」,在2211人中選出來的994分之一!

年紀輕輕,斬獲這麼多殊榮,還能擊敗競爭對手脫穎而出!

就問那些質疑她詩歌的凡夫俗子們,這到底牛逼不牛逼!

所以,我,賈淺淺,為甚麼不能進作協?

不僅如此,還有個為賈淺淺冒頭的榮光啓副教授,他說普通大眾是沒有鑒賞現代詩歌的能力的……

我特麼就不服了,我們老百姓文化不高,但屎尿還是認識的。

我們從小受到唐詩宋詞的燻陶,你們所謂的這些詩還真看不上。

03

在發長文怒噴群眾的同時,賈淺淺通過媒體公開辟謠稱:

「《雪天》《真香啊》《黃瓜,不僅僅是吃的》這三首詩歌,不是我本人所寫,和我毫無關系。」

既然賈淺淺辟謠了,我相信這三首詩不是她所做。

可關鍵是,她被大家所詬病的作品中,這三首僅僅只是其中之三啊。

僅僅……

比如她並未辟謠的《朗朗》《我的娘》《日記獨白》等作品,帶著情感我們再來欣賞一下:

這都甚麼玩意?!

她老爹賈平凹走的就是下三路,小時候讀《廢都》就是當小黃文看的。

這裡的下三路不是貶義詞,而是一種寫作和思想風格。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那是壓抑到窒息之後突然放開的年代。

賈平凹的下三路風格,代表著思想上的解放和人性上的釋放。

也帶有批判和反抗的精神在裡面,跟搖滾樂交相輝映。

在那個年代,這種文藝是具有先進性的。

可時代變了呀,現代人不缺乏獲取性的渠道。

賈小姐還東施效顰,把這種老套路應用到詩歌,蠢笨至極。

關鍵是又寫得很低級,沒美感沒內涵,讓人惡心。

在我的認知裡,能稱得上詩歌的必須是:

「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最不濟也得是「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絕不是賈淺淺這種「女人兩腿之間流出的東西和男人內褲的味道混作一團」。

說句實話,杜蕾斯的文案也寫得比她好。

04

不管賈淺淺親自發長文辯解,還是通過媒體辟謠,她都沒有明白問題的根源在哪裡。

我們反對的,是賈淺淺的詩歌水平嗎?

她的問題,根源不在於她的文學水平怎麼樣,也不在於她的詩歌有沒有意境,而是涉不涉及特權。

或者她知道,卻在故意回避。

除了是全國作協副主席賈平凹之女,賈淺淺還是211學校西北大學文學院的副教授,陝西省青年文學協會副主席。

掃了一眼官網上賈淺淺副教授「近年來主要學術成果」。

《我的父親賈平凹》

《生命的言說與意義——試論賈平凹的書法創作》

《文學視域下賈平凹繪畫藝術研究》

《历史與文學的雙重變奏——賈平凹<古璐>的敘事策略

《寫給父親的一封信》

《賈平凹書畫與文學藝術精神關聯性研究》

……

是不是有《我的區長父親》那味了?

照著老爹往死裡研究,真的是專家,無人能比,當副教授都有點屈才了。

扒完學術成果,把高考重要性刻在DNA裡的中國人民,馬上開始質疑她的教育背景。

有人扒出賈淺淺高考只考了250分,質疑她如何考上西北大學。

有業內高手進行註解,稱可以走特長生、專長生,還可以先以大專生的名義入學,再進行專升本,賈淺淺大學就是讀了五年。

總之,辦法總比困難多。

最後,以250分的成績考上211學校西北大學也就順理成章了。

上學的時候老師很推崇賈平凹先生的《廢都》,現在看來賈平凹先生抨擊了半天的社會現實,原來寫的竟然是自己。

彎彎繞繞二十餘年,《廢都》交出了一份相當優秀的答卷。

現實比賈平凹的小說還魔幻。

韋東奕在北大奮鬥多年,博士後期間主持的項目獲得青橙獎,還只是一個助理教授。

相比之下,賈淺淺博士還沒畢業就當上了副教授,這還如何鼓勵學生通過學習逆襲呢?

真的為賈淺淺的學生感到悲哀:

我高考考了600多分,

考上了,

211西北大學,

來到學校,

卻發現,

給我上課的是,

考了200多分的,

賈淺淺。

05

其實賈淺淺有多淺,我並不關心。

我只是隱約看到中國文壇的水,越來越深。

不知道大家是否困惑:

為甚麼群眾普遍認為賈淺淺的詩水平不高,尤其是以屎尿為詩,是在玷污中國的詩詞文化。

但在一些教授、專家和作家詩人的眼裡,卻認為賈淺淺的詩,卻是業界的一股清流?

詩人西川認為,讀賈淺淺的詩歌「會感覺你正在跟世界發生關系」。

評論家歐陽江河表示,自己從賈淺淺的詩歌中看到了靈性。

北師大教授張清華說,「有的人可能寫了一輩子也未曾像她那樣天然靠近詩歌本身」。

這些極度煽情的吹捧,把賈淺淺塑造成「一個超越時代的偉大詩人」的話,其實本來可以簡單地說:

賈淺淺牛逼!賈淺淺666!

但他們非要說得富有神祕主義色彩,讓普通人一聽就一頭霧水?

是因為他正在形成一個新的門閥:

文閥集團。

坊間已經有揣測:

已經貴為西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陝西省青年文學協會副主席的賈淺淺,如果此次順利進入作協。

下一步是否會順利接下父親副主席的位子?

難道王侯將相,作家詩人都真有種乎!

淺淺的詩,深深的水。

二舅治治不好我們的精神內耗,她們的區長父親卻可以。

06

事情發展到現在,網民們的憤怒與賈淺淺的詩歌水平,已不再有關系,文學批評演化變成了社會事件。

人們更多是對賈淺淺作為賈平凹女兒所享有的天然紅利的不滿,對特權階級不滿,對社會潛規則而憤怒。

近年經濟下行導致體制吃香,於是公眾的神經才被再次刺痛:

有的人已經有很多資源了,他們還要進「體制」?

當一個享有特權的人「既要又要」的時候,不要指望公眾能共情你。

在我看來,賈淺淺真正的惡,不是惡在她本人,不是寫屎尿屁。

而是她所代表的一個集體,正在抱團和腐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