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日本女性辛苦讀書,最後只好去當家庭主婦?

日本女人

日本漫畫《美味大挑戰》,1993 年連載的某話,一對日本男女互相吐槽。

女人說:日本男人都是媽寶,在企業裡有人幫就得意,沒靠山就懦弱;骨子裡男尊女卑不尊重女性,在外面假裝知書達理,回家就作威作福,還當粗魯是男子氣度。

男人說:日本女人都金錢至上,毫無內涵,除了電視和演藝圈,就只懂娛樂八卦;沒有合作精神,不懂義務,不講規矩,自行其是,在義務和責任方面極其雙重標準。

倆人朝對方對吼:

「日本女 / 男人會變成這樣,都是日本男 / 女人害的!」

—— 當然畢竟是漫畫,得喜劇結尾:這對歡喜冤家,最後在一起了。

但問題還是在的:

日本男人女人的問題根源,真是彼此嗎?

茂呂美耶有過個說法:日本女性主義無法順利發展,是因為母權文化太悠久。

日本傳統的母權文化很微妙。

比如一位女性出嫁後,地位當然大大不如其丈夫,必須低眉順眼;但只要做了媽媽、做了奶奶,地位就扶搖直上,尤其是丈夫不在時,更可以號令全家。

日本傳統,在外則上下等級森嚴,在家則長輩說了算。所以許多女性,很樂意當個好母親:先忍一忍,多年媳婦熬成婆嘛。

—— 類似於職員在職場忍一忍,上去了就指手畫腳。

日本人很在意女性的賢妻良母角色。明治維新後,日本說是新時代了,但依然指望女性當一個賢良淑德的母親;普及教育時,大推女性家政課。

大概在日本人構思的社會裡,哪怕維新了,還是希望女性回家當個母親吧。

而母親地位高,相應的,不扮演母親角色的日本女性,就很辛苦了。

image

湯禎兆 2009 年提過一個看法:日本女性地位,是曾經高過的。

那是 1960 年代日本工業起步初期,男人女人都出來工作。女性因為工資低廉,又勤懇耐勞,一時頗受認可,是實實在在的可靠勞動力。

但隨著日本經濟發展,差別就顯出來了。

首先是企業內部,按廣橋雅子說法:

日本女性一般會被派去,擔當庶務與文職之類工作;具體到每個辦公室裡,女性也得擔當許多體現 「女子力」 的活兒,包括但不限於泡茶泡咖啡之類。

與此同時,日本企業裡,普遍只開放邊緣的、流動的基層職位給女性,管理層幾乎對女性封閉。

這意思:

日本女人想上班?可以,但待遇不會太好哦。反正你工作了一段,總要回去生孩子的……

反過來,日本法律很長時間都很偏向主婦。

比如有很長時間,規定若主婦每年兼職收入不超過 130 萬日元,便不用繳納醫保,也不用繳年金,最後晚年能獲得養老年金。甚至主婦打工收入一定數額以下的話,還能免稅。

既然日本女人出門工作賺不到錢,升職機會也不大;在家當主婦又頗有保障,社會輿論又愛贊許好媽媽,於是許多日本女性就默默回歸家庭,當主婦了。

而日本全職主婦一旦離婚,撫養費給付率並不高。脫離過職場的全職主婦,即便有好學历好履历,也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單親媽媽更是辛苦:因為得照顧孩子不能加班,得不到長期合同。

這就變相地令主婦們對離婚頗為謹慎,被拘於家庭之中。

這種風氣發展到後來,終於在 21 世紀初,體現為酒井順子的敗犬說法:

在日本,中年不婚不育的全職高薪女性,也會被認為是敗犬。

這就是日本社會一部分人著力打造的概念:

做個賢妻良母,就是贏家。

獨立女性成功了,也只是敗犬。

日本女人還是回家生孩子去吧!

哪位會說:日本男性因此占便宜了嗎?

卻也不盡然。

日本法律打壓職場女子,提高妻權,但羊毛出在羊身上。

普通日本男性小職員,工作很忙,沒甚麼時間留給家裡,便需要妻子在家當主婦做家務;自己辛苦所得的收入,多用來養家。

所以,大概,日本是這樣操作的:

通過提高妻權,打壓職場女性,使得女子陷入貧困。

誘導女性回歸家庭當賢妻良母,來繁育後代。誘導男性將勞力貢獻給企業,當一顆螺絲釘,來供養妻子。

久而久之,丈夫會覺得妻子是個負擔,妻子會覺得自己得仰丈夫鼻息。

於是就體現為漫畫裡的:

女人認為男人在外趨炎附勢,在家作威作福。

男人認為女性唯利是圖,毫無責任心。兩邊互相怨懟。

恰是這個套路,逼得男女都累,所以日本越來越多的女不嫁男不娶,大家寧可宅在家裡:

低生育,老齡化,日本勞動市場越來越尷尬。

image

安倍晉三在 2015 年前後積極倡導,承諾提高女性地位,希望女性多出來工作。

那之前,2012 年,海野綱彌開始連載著名的漫畫《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描述有學历但找不到工作的女主角,去給男主角家當幫傭,然後同居,然後契約結婚……

image

這個漫畫在 2016 年改編成電視劇播出了,也算虛構了溫馨結局;但其起始情節,也算體現了一個社會現實:

日本女性有學历卻找不到工作被迫回歸家庭,只得把主婦當一個工作。

image

殘酷的真相是,在日本,經濟穀底時男女齊上陣。

經濟好時便指望女性當個好主婦。

經濟差時便指望女性回歸家庭生孩子。

老齡化了又指望女性既生孩子又能回歸職場……

—— 被呼來喝去的日本女性,真也算是很辛苦,很能忍耐,受了很多苦了。

說到這裡,聰明的您一定看出了問題:

日本普通女性被打壓到貧困狀態,只得回歸家庭在日常勞作中消磨。

日本普通男性為了養家,在職場累死累活。

終於逼得大家都不想結婚了,低欲望了,而且還要彼此怨懟,覺得是彼此的問題。

他們都很辛苦,但在為甚麼辛苦?

他們累死累活的所得,又去了哪裡呢?

來源:豆瓣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