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見過最有節操的黑社會,救災,做公益,自稱給社會添麻煩了…

日本黑社會
文:林比利

1

2011年3月12日午夜,日本茨城縣常陸那珂市的市政廳門口,開來了25輛卡車。

車子一停,立刻下來100名身著長袖襯衫和外套的人。他們二話不說,開始卸貨。這些貨品包括毛毯、瓶裝水、方便麵、豆芽、手電筒、電池、紙尿布、衛生紙……全是日常生活用品。

一天前,靠近日本關東地區的太平洋近海發生大地震,日本東部受災嚴重,特別是距離震中最近的福島、岩手、宮城等縣。

這3個縣的沿海遭到巨大的海嘯襲擊,離海岸數千米的地區被海嘯淹沒,無數人流離失所,僅宮城一縣死亡及失蹤人數便接近11000人。

茨城縣與福島縣緊挨著,也是受災嚴重的地方。

25輛卡車裝載的貨物,就是用來抗震救災的。令人震驚的是,車上裝載的救援物資,不是哪個官方組織提供的,而是日本黑社會緊急籌措的。

100多個幫忙搬運物資的人,也不是紅十字會人員,他們是日本第三大黑幫組織稻川會的成員。

他們專門選在夜晚送貨上門,是因為他們希望靜悄悄地來,靜悄悄地走,別讓老百姓知道最好。

 進行救災搬運工作的山口組成員

可萬萬沒想到,常陸那珂市政廳的工作人員,用手持DV把他們卸貨的全過程全錄下來了。整個過程中,他們雖然很吵鬧,但動作很快。

卸完貨後,這些黑社會成員朝市政官員點點頭,就離開了。

很難想像,這麼仗義的事兒是黑社會幹出來的。

其實,也不奇怪,日本是全世界唯一承認黑社會的國家,官方對他們的稱呼是「暴力團組織」,但他們叫自己則是「任俠團體」。

任俠的意思是,以抑強扶弱為己任,鏟奸除惡、扶助正義。

對於這些黑社會來說,當國家有難、人民遭受不幸的時候,他們出來搞捐助,正是最具「任俠精神」的舉動。

2

2017年9月9日,意大利威尼斯電影節上,日本著名導演北野武拍攝的《極惡非道3》正式公映,這是他拍攝的這個黑幫系列電影的最後一部。

從外表上看就很像黑幫大佬的北野武,對黑幫文化也是情有獨鍾。為了拍極惡非系列,他用了8年時間。

在《極惡非道》裡飾演黑社會的北野武

三部電影講的是啥呢?簡單說,就是日本黑幫之間是怎麼鬥爭的。一位豆瓣網友總結得更簡明扼要:

你殺我,我殺他,他殺你,你殺我,我殺他,他殺你,你殺我,我殺他,他殺你……最後我殺我。

熱愛探究日本黑幫文化的人,當然看得津津有味,這被視為平成年代最後的黑幫電影,昭和男兒的集體秀。

但是,必須要指出的事實是,裡面演繹的日本黑幫文化確實已經成為過去式,現在早就沒這麼暴力了。

在日本,倒是經常看到這樣的新聞:哪個黑社會又被警察搜查了,哪個知名大佬又被逮捕了。每一次警察出動時,黑社會成員個個規規矩矩,根本不會有電影中暴力抵抗的場面。

被逮捕的黑社會成員

不過,黑社會早年可不是這個樣子,還真經歷過比較混亂和鬥爭的階段。

日本的黑社會組織誕生在江戶時代末期,最先是碼頭工人的幫派,為了搶搬運的活,開始形成幫會組織。

而碼頭附近往往有商業市場,這些幫會慢慢地從在碼頭上活動,發展到去小攤小販那裡收保護費。時間久了,不同的組織占據的地盤也不一樣,一言不合就開戰的事兒,也就越來越多。

憑著早期黑市的原始積累和政府的縱容,黑道們也透過「恐懼」,建立起黑白通吃、規範良好的經濟事業群。

但說到底,日本黑社會的財源主要是黃賭毒這三大件,以及高利貸和收保護費這兩個傳統項目。

上個世紀,日本的黑社會力量,是跟著經濟發展一起慢慢壯大的。曾經有一種說法是,黑道的活動促進了日本20世紀60年代的經濟騰飛。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日本大眾對黑社會的存在非常寬容,覺得他們是必要之惡

 1973年上映的日本電影《無仁義之戰》就有這樣一段旁白:

日本戰敗已經過去1年,雖然戰爭這個巨大暴力消失了,但是失去秩序的國土上又捲起新興暴力的漩渦,人們要如何對抗這種失序狀態,唯有靠自己的力量(黑社會)。

直到1992年,日本政府實施針對黑幫組織的《暴力團對策法》,這種態勢才得以改變。

雖然黑社會依然在日本是合法的存在,但有了這個對策法,日本警察可以更好地監視並且限制他們的行動。

這之後,黑社會成了日本社會一個既合法,又遊走在灰色地帶的組織。

新聞裡,時不時爆出警察稽查某個黑社會組織,那是說明這個組織做得過頭了,否則警察也不會找上門。

日本的黑社會一般不擾民。如果你不借高利貸,不吸毒,沒事不去找小姐,基本上不會跟黑社會打交道。

與此同時,在日本官方的限制之下,黑社會越來越沒落。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黑社會人數越來越少,1990年代初全國有7萬人,2018年底,已經下降到3500人。

日本黑社會成員人數變化

日本老齡化越來越嚴重,黑社會裡面也是這樣。據日本警察廳2017年的統計,全國50歲以上的黑道成員超過了40%。

在這種背景下,黑社會要想維繫自身發展,必須得引進更多新鮮血液。讓社會大眾覺得加入黑社會也不錯才行。

他們的一個很重要的方法就是,對外樹立良好形象,搞社會救災就是其中的一種。

3

黑社會參與社會救災,並不是9年前的那次地震才開始的,上世紀90年代就有了。

1995年1月17日,日本關西地區發生了7.3級的阪神大地震,死亡數千人。

在阪神大地震發生的時候,當地水電中斷,亂成一團。可關鍵時候,日本自衛隊卻掉鏈子了。駐紮在當地的自衛隊因為沒有接到命令,死守著這個標準行動流程,沒有進行任何救災工作。

政府部門也因為正值休假日,未能作出及時反應。

總部在神戶的日本最大的黑社會——山口組,當然也遭受了重創。但是,面對災情,他們卻突發奇想,決定自己組織人馬對災區實施救援。

在政府毫無動靜的時候,他們就開始向災區運送麵包和水,並從瓦礫堆中把人挖出來。

為災區民眾提供食物及生活用品

即便是政府的救災行動開始,山口組依然很活躍。神戶中央區有一座橋垮塌了一半,出於安全原因,官方的救援人員沒有一個人敢上橋,但山口組的一名幹部卻乘著一輛打著大旗的卡車,如同神風敢死隊一樣衝過橋去進行救援活動。

一時間,山口組的人不顧危險冒死救人的事蹟,在日本民眾中廣為傳播。老百姓都覺得,黑社會原來也很有社會責任感啊!

從此以後,在救災活動中積極參與,就成了日本黑社會組織的標配,這當然與他們自我標榜的任俠之道完美契合。

到了2011年日本關東地區發生大地震時,參與救災的黑社會就更多了,竟然有一種萬眾一心的氣勢。

在3月11日,大地震發生後的幾個小時內,日本各個大的黑社會組織都展開了行動,他們率先開放自己的辦事處收容災民。在東京,住吉會將銀座娛樂區的所有辦事處全部開放,甚至向外籍人員也提供了避難場所。

住吉會還從自己組織裡的高層幹部那裡,籌集了100多萬美元,並且通過自己的一層層的組織,向宮城、茨城、福島等縣發放救災物資。

山口組也延續了1995年的做法。他們的成員一直在往災區派送靠墊、急救工具包、鞋襪等物資,總計有800人參與救災行動。

日本黑幫的人可不覺得自己是在搞面子工程,他們覺得是堅持自己一貫的行為準則。

 當然也有很多人不理解,他們當好他們的黑幫不好嗎,幹嘛搞這麼多事情。

琦玉縣一位住吉會成員說:

現在國難當頭,日本沒有黑幫、普通公民和外籍人員之分。我們都是日本人,我們都生活在這裡。現在的要務就是救人,因此需要互相幫助。

除了抗震救災,黑社會也在平常的日子裡搞公益。

山口組作為一個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有自己的官方網站,令人吃驚的是,在他們的網站上經常看到他們幫助老人、奉獻愛心等社會公益活動。

不知道的人,真以為這是個慈善組織。

多年來,山口組還有在萬聖節給小朋友發糖的活動。除了2015年因為內部分裂而暫停之外,2017年他們向附近居民分發了大約800份禮物。

最搞笑的是,2015年,日本山口組新一代當家人公開在網站上號召大家禁毒。可關鍵問題是,山口組的財政收入中,有很大的一部分都來自於毒品交易。

山口組的官網

4

2020年的新冠疫情,已經成為全世界的災難,日本也不例外。

截止到現在,日本的新冠確診人數已經超過1.6萬人,死亡600多人。在這次疫情中,沒有人能倖免,包括黑社會。

3月中旬,山口組還出現過全員戴口罩開會的情況,到了下旬,面對愈演愈烈的疫情形勢,分布在全國的各級組織原則上已經停止了聚集活動。

最近一次抓捕中,黑社會成員戴著口罩和警員「纏鬥」了20分鐘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關於黑社會成員感染的消息傳出來。上月初,山口組的死對頭放出消息稱,山口組的「二號人物」高山清司疑似感染新冠肺炎。

緊接著,東京黑幫稻川會也有一個高級幹部被確診感染。

此外,東京警方意外地發現,東京另一大黑幫住吉會旗下藥店開始瘋狂籌集口罩。警方順藤摸瓜,發現住吉會兩個支部都出現疑似新冠感染者的案例。

至此,全日本三大黑幫組織全部淪陷。

黑社會感染者越來越多也不奇怪,他們最喜歡在密閉場所聚集起來開會——這是他們增強集體凝聚力的重要方法,但客觀上卻非常有利於病毒傳播。

此外,黑社會成員由於人口老化嚴重,許多都是六七十歲的成員,本來就有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他們正是最易感染的人群。

日本已經實施緊急狀態法案,黑幫組織也緊跟形勢。嚴格執行政府號召,減少聚集性活動,佩戴口罩,已經是各家黑幫的死命令。

疫情還沒結束之前,對黑幫來說有個嚴峻的問題,那就是由於很多商家關門,他們的保護費越來越難收上來了。

就是這麼難的時候,卻突然有個消息讓人震驚,那就是對於日本政府發放的國民補助金,黑社會的老大公開發話了:

我們不要!

5

這件事的起因是,日本政府決定向每一個國民發放10萬日元,也就是不到7000元人民幣,主要用於疫情期間的生活補助。

這筆錢不僅所有國民都有,甚至擴大到簽證在3個月以上的外國人。日本政府也是夠大方的了。

可以接受救濟的當然也包括黑社會。這是一筆不小的補助,但沒想到,卻遭到了日本許多黑幫的謝絕。

一位黑幫頭目說:

雖然只收10萬日元,但是被別人說成是在關鍵時刻還要依靠國家,這會讓人很惱火。這種事情口口相傳的話,在我們這種世界裡會被人看不起的。

關東地區一個黑社會大佬說:

我們這些遊手好閒的人是沒有資格拿這筆錢的。已經給社會添了很多麻煩,如果自己感覺有困難就投靠國家,這是不合理的。我們會把這個要求傳達給年輕的組員們。

說到底,拒絕還是因為黑幫自認為要堅持「任俠」,本來是劫富濟貧的,此時怎麼能接受政府的救濟呢?

目前黑社會共有3萬5千人,要是每個人都接受10萬日元,加起來就是3億5千萬,真不是一筆小數目。

尤其是那些大佬,他們是靠面子吃飯的,既然標榜自己是俠男,只能施捨給別人,絕不能享受國家的庇護。

現在,拒絕領取這10萬日元,幾乎已經成為日本黑社會界的共同決定。

 那些大佬也知道手下人可能需要錢,但他們正動員年輕人們把政府的錢退回去,組織上會從之前的利潤裡撥款,補給他們。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黑社會組織之外,日本還有一群人表示不會申領10萬日元,他們是國會議員。

他們的理由是,本來國會議員的日常開銷都來自於國民的納稅,所以這時候他們並沒有多領取政府救濟的資格。

從這個意義上說,黑社會的自我要求,跟國會議員是一樣的。如同一位黑社會成員說的那樣:

和錢比起來,我更在意的是身為黑幫的尊嚴。

這群人,真是我見過的最有節操的黑社會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