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日本豪賭奧運

日本 奧運會
 不少人都在問:為甚麼日本一定要堅持開這屆奧運會
這背後當然有很多經濟方面的考量但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

上一次舉辦東京奧運會

給日本帶來的回憶太美好了

1

時間,要先回到 1938 年 7 月 15 日。

在中國的湖北地區,集中了九個師團試圖一舉殲滅中國軍隊主力的日本華中派遣軍,發現自己正陷入一場空前的苦戰 —— 中國動用了百萬大軍,在這場 「武漢會戰」 中頑強抵抗,並且進退有據,打得頗有章法。

也就是在這一天,日本厚生大臣木戶幸一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全世界宣布了一件事:

日本放棄舉辦 1940 年東京奧運會。

這其實並不算一則令人意外的新聞,很多人甚至一直在等著日本政府宣布:

日本已經深陷侵華戰爭的泥潭,日本軍部剛剛要求通過了《全國總動員法》,日本全國上下每一個人每一個零件都要求被投入到侵略戰爭中去,根本就無力舉辦一屆奧運會。

而就國際輿論來看,日本也不可能因為自己的侵略行徑再有資格舉辦一屆呼喚和平的奧運會了,國際奧委會已經多次暗示乃至明示日本自己主動放棄舉辦資格。

在這樣的背景下,日本期待自己成為第一個奧運會亞洲主辦國的希望,破滅了。

image

圖為 1932 年洛杉磯奧運會中國代表團入場時的照片。在那屆奧運會上,日本派出了 190 人的龐大代表團,僅次於東道主美國(也有想借機緩和因 「九一八事變」 與美國關系疏遠的原因),與當時只能派出 6 人代表團的中國形成鮮明對比。在亞洲範圍內,日本在相當長時間內一直是奧運體育方面的領先者。

沒過幾年,日本人發現他們破滅的不僅僅是 「奧運夢」,還有他們的 「大東亞共榮圈」 迷夢,乃至 「世界制霸」 的美夢。

一場二戰,兩顆原子彈,讓日本整個國家基本被打殘,遭受過兩輪地毯式大轟炸的東京,更是一片廢墟,連像樣的建築都找不出幾幢了。

戰後的日本,滿目瘡痍,百廢待興。在努力進行經濟建設恢複的同時,日本人在尋找一種重新提振國民士氣,乃至重新改變全世界對日本印象的辦法。

奧運會,再一次進入了他們的視野。

2

1952 年 7 月,東京都政府正式向國際奧委會提出申請:申辦 1960 年第 17 屆奧運會。

此時的日本,已經有了一定的舉辦奧運會的底氣。

1945 年戰敗後的日本,一度處於國家崩潰的邊緣:鋼鐵產量僅為 1937 年的 60%,農業指數僅為 1937 年的 59.3%,全國 1600 萬農業勞動力,到 1947 年時還有 1000 萬人處於失業狀態。

但是,1950 年 6 月爆發的 「北韓戰爭」 猶如給日本吹來了一股 「神風」,美國的 「特需」 訂單讓日本經濟在複蘇的基礎上實現了驚人騰飛:國內的鋼鐵、化工、船舶、制造、金融等行業全面振興,國家的外匯儲備餘額從 1950 年 6 月底的 2.86 億美元,暴增到了 1952 年 5 月底的 11.777 億美元,兩年增長了4倍。

在這樣的基礎上,日本提出要舉辦 1960 年第 17 屆奧運會,是充滿信心的。

image

二戰後的東京,只剩下了鋼筋水泥建築物,其他木質結構建築都已被摧毀

不過,他們遭遇的對手,是二戰時的 「難兄難弟」 意大利羅馬。有意思的是,在 1936 年柏林舉辦奧運會後,爭搶 1940 年奧運會主辦權的也是日本的東京和意大利的羅馬 —— 從這個角度來看,上世紀 30 年代到 40 年代的奧運會簡直是納粹和軍國主義國家的狂歡。

後來由於意大利公然入侵埃塞俄比亞,為了爭取盟友支持,羅馬奧組委在墨索裡尼的指示下放棄了申辦,但東京卻並沒有最後嘗到 「甜頭」。這對在二戰前就相互競爭,在二戰中同時被痛打的 「冤家」,在二戰後又再次在申奧的舞臺上相逢。

雙方都有 「重新改造後以新面目示人」 的訴求,但這一次,羅馬笑到了最後,拿到了 1960 年奧運會的主辦權。

失敗了一次的日本並不氣餒,在 1958 年 5 月再次向國際奧委會發起申請:申辦 1964 年奧運會。

關於申辦奧運會的目的,日本文部省的《體育振興審議會報告》中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不僅有利於振興我國體育,深化國際理解與國際親善,特別是為國際社會正確認識真實的日本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條件。」

在第三次申辦的前後過程中,日本政府做了大量工作,除了在國內開展聲勢浩大的宣傳之外,還做了不少 「服務工作」:邀請國際奧委會主席布倫戴奇訪日,承辦國際奧委會第 54 次總會會議,舉辦第三屆亞運會……

終於,在 1959 年 5 月 26 日的第 55 次國際奧委會總會上,東京正式被確定為第 18 屆奧運會的主辦城市。

日本,終於將實現自己多年來的奧運主辦夢。

image

1962 年 6 月 14 日,將擔任 1964 年東京奧運會主席的日本竹田恆和(左)在法國尼斯展示下一屆奧運會的官方海報。

3

一拿下奧運主辦權,日本就迅速 「全國奧運化」—— 舉全國之力去籌辦奧運。

1959 年 9 月 30 日,「奧林匹克東京大會」 組委會成立,同時,政府總理府新設 「奧林匹克東京大會準備對策協議會」,統籌全國資源。在舉辦城市東京,更是全盤 「奧運化」:道路交通方面有 「首都高速道路公團」,街道規劃有 「首都街道規劃室」,交通局設 「高速列車建設本部」,連城市下水道建設也設立了 「下水道局」。

至此,日本申辦奧運會的目的其實已經很明顯了:借舉辦奧運會,讓東京乃至日本,從裡到外 「翻新」 一遍。

打頭陣的就是交通運輸。

經過戰後 10 多年的發展,日本尤其是東京的交通狀況已經完全不適應他們的經濟發展速度,臃腫不堪。

自從拿下主辦權之後,日本立刻制訂了 「道路整備五年計劃」,到了 1962 年就完成了 70% 的一級國道鋪設,同時還突擊建成了首都高速公路、東名高速公路、名神高速公路、東京高架單軌電車、東京地鐵等等 —— 這些道路基礎設施的修建,讓日本 60 年代後期的卡車貨運量就追上了鐵路貨運量。

image

大修路時期的東京

說到鐵路,為了迎接奧運會,日本啓動了最大的 「精品工程」—— 東海道鐵路 「新幹線」。為了建設這條連接東京和大阪的高速鐵路線,日本從世界銀行貸款 288 億日元,總投資 3800 億日元(大約相當於 10.5 億美元)。原定工時 5 年,但提前突擊到 3 年時間就完成了,趕在奧運會開幕前兩個多月提前開通。

這條長 515.8 公裡的高速鐵路,採用了一系列當時全世界最先進的技術,包括 1.435 米的寬軌技術,創造了 210 公裡時速的紀錄,是當時全世界最快的列車 —— 日本媒體宣稱這是日本 「新速度時代」 的開始。

image

1964 年 10 月 1 日,在東京奧運會開幕前夕,新幹線 「光號」 通過富士山。新幹線當年運送旅客就超過了 6 萬人次,10 年之後運力上升到每天 34 萬人次。

除了道路交通,同樣重要的是建築業。

為了舉辦奧運會,日本拿出了 159 億日元,建成了國立體育館、武道館、駒澤體育館、國立室內體育館、代代木奧運邨等一系列奧運場館。

但奧運場館只是一小部分,日本更看重的是市政建設和民間住宅建設。

東京在二戰後成了一片廢墟,被稱為 「木頭和紙片搭成的城市」。為了舉辦奧運會,日本政府從各地鄉邨調集來了 10 萬農民工人投入了東京的市政建設。當時東京市內許多主幹道為了修建高架路,挖出了一萬多個大坑。全市有七千多棟房屋、五萬多名市民因奧運工程拆除和搬遷。

在這樣的刺激下,日本出現了建築熱潮,1964 年的新建建築比 1961 年增長了 71%。「不準修建超過 31 米的高層建築」 規定被廢除後,東京的各種高樓大廈拔地而起,一大批高級公寓也隨之出現,1964 年東京公寓售價平均為 950 萬日元,最高達到 1880 萬日元,比 1961 年至 1963 年的平均價格上漲了一倍。

image

修建中的代代木國立綜合體育館

在奧運會即將舉辦的前幾年,東京基本成為了一個熱火朝天的大工地。

但日本政府卻表示:不夠,還遠遠不夠。

4

日本政府的計劃是:以奧運會為契機,以東京為龍頭,帶動整個日本的經濟。

這種帶動,體現在各方面。

首先,交通運輸基礎設施的完善,帶來了日本汽車制造行業的大井噴。

1959 年,日本的汽車年產量在 50 萬輛左右,到了 1962 年就飆升到了 100 萬輛。日本的汽車年產量在 1961 年就超過了意大利,1964 年超過了法國,1966 年超過了聯邦德國,1968 年達到了 355 萬輛,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汽車生產國。

借著辦奧運的東風,日本的汽車品牌也迅速 「沖出亞洲,走向世界」:

1960 年,日產汽車在美國開出了第一家分公司;

1963 年,原本生產摩托車的本田公司推出了第一輛 「S500」 汽車和第一輛 「T360」 微型貨車;

1964 年,豐田公司決定考慮向市場推出代號為 「179A」 的轎車,這輛最終被命名為 「花冠」 的轎車在 1966 年問世,並在 2006 年實現各系車型累計生產 3200 萬輛,超越福特的 T 型汽車和大眾的 「甲殼蟲」,成為世界上暢銷時間最長的民用轎車。

image

為追求性價比,日本政府在戰後一度鼓勵生產極小排量的 「K-Car」 車型,讓日本家庭都能開上車。

其次,觀看奧運的熱情催動了日本的電視機制造及相關產業。

1964 年,美國發射了 「辛科姆 3 號」 通訊衞星,其中一個功能,就是用來向全球電視實況轉播奧運會盛況,這也使得 1964 年的東京奧運會成了歷史上第一屆全球同步直播的奧運會 —— 史上第一屆可以通過電視直播觀看的奧運會,是 1936 年的柏林奧運會。

電視直播的普及,讓全日本掀起了購買電視機的熱潮:1960 年,日本家庭的電視機普及率為 54.5%,到了 1964 年,這個數字飆升到了 93.5%。可想而知,民眾的需求也大大刺激了日本的電視機生產行業,並催生了兩大行業巨頭:索尼和松下。

奧運會舉辦 10 年之後,日本的電視機產量就達到了世界第一,占到了全球總產量的 24.9%—— 值得一提的是,在 1964 年的 「奧運年」,日本的收音機產量也達到了 2437 萬臺,位居世界第一。

image

1960 年 4 月 14 日,大阪國際商品展覽會上,日本彩色電視廠家進行首次試播

更讓日本人欣慰的一點是,通過舉辦奧運會,「日本制造」 這個品牌認知,在全世界由 「粗制濫造不經用」,變成了 「價廉物美精細化」。

在 1950 年代初,日本憑借廉價勞動力,生產大量便宜但質量差的產品打開國外市場,飽受西方詬病。但是到了 60 年代,這一現象已明顯改觀,其中一個重要動力,就是舉辦奧運會。

東京奧運會,是奧運會歷史上第一次沒有採用瑞士制造的手表計時,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精工表。精工集團在 1961 年成功研發出了全世界第一塊使用電池帶動的石英鐘,重量只有 3 公斤,平均日差 0.2 秒,兩塊電池就可以用一年 —— 在五年前,一部石英鐘還像一輛小卡車那麼大。

精工表在東京奧運會上大出風頭,讓日本被二戰摧毀的整個制表業重新恢複,而精工掀起的 「石英風暴」,也差點終結了機械表在人類文明中的進程。

image

在田徑、游泳這些要求時間計量極其嚴格的東京奧運會賽場上,「精工」 大出風頭

從交通到建築到產業,日本政府想盡一切辦法利用足 「奧運紅利」,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方面,他們也希望能借奧運的春風使之發生徹底改變。

那就是日本的國民素質和日本國民水平。

5

在 1964 年東京奧運會舉辦之前,日本絕非 「幹淨國度」 的代名詞。

在東京,在大阪,在日本各大城市,伴隨著經濟超速發展,落後的市政建設和還沒有跟上的國民素質,讓擁擠,雜亂乃至骯髒成為了一種常態。』

在拿到奧運會申辦權之後,日本政府向自己的國民提出了六點要求:

一、對所有來會的外國友人,不分國家,不論身份,一律要熱情接待;

二、註重儀表,到機場接人一定要穿正規服裝,不符合要求的人不能進機場;

三、在觀看奧運會所有項目的比賽時,無論哪個國家運動員奪得金牌,都要熱情鼓掌;

四、不許隨地吐痰、便溺;

五、司機在行車時遇到行人要禮讓,保證交通安全及道路通暢;

六、文明素質教育從幼兒園抓起,從小就開始培養良好的個人素質和行為禮儀規範。

至於後來經常出現在一些雞湯故事中的 「全場觀眾離場後沒有留下一點垃圾」 這種橋段,雖然有所誇張,但在籌備和舉辦奧運會期間,日本國民素質大大提高,卻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image

奧運會開幕前的東京街頭。那一屆奧運會,日本用 「全民辦奧運」 也不誇張

而與日本國民素質一起提高的,還有他們的生活水平和收入。

在 1950 年代末,東京普通老百姓家庭的生活大多都還是這樣的:從水井打水,用澡盆洗澡,用蚊香驅蚊,用碳爐取暖,但隨著奧運會的春風吹來,日本民眾的家裡開始出現了彩電、電話、冰箱、熱水器、空調、立體組合音嚮、微波爐等等。

在東京奧運會前,擁有電視機的日本家庭不多,但奧運會之後,買得起電視機甚至是彩電的家庭越來越多 ——1960 年,日本政府提出了 「國民收入倍增計劃」,計劃在 10 年內實現人均國民收入翻倍。

數據統計顯示,1953 年,日本的恩格爾系數為 55.9%(食物消費占家庭總消費的比重),到了 1963 年,這個指標就下降到了 39.3%,已經接近了英國、法國和德國。

按照有關方面的統計,日本為 1964 年的東京奧運會總計投入了驚人的 1 兆日元(當時相當於 30 億美元),但事實上,直接用於奧運會比賽場館設施和相關投資的只有 160 億日元,奧運會的運營費用投入 60 億日元,即便是加上東京的其他道路修繕等費用,一共也就是 1000 億日元。

剩下的投入,全是為了包括東海道新幹線、東京地鐵等以後長期可用的建設設施投入的。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日本豪賭的不是奧運會,而是借奧運會之機,豪賭自己國家的未來。

6

1964 年 10 月 10 日,東京奧運會正式拉開帷幕。

一共有來自 93 個國家和地區的 5151 名運動員參加了本屆奧運會,日本派出了 439 人的大型代表團參賽。

在賽會組織方面,傾盡全力的日本主辦方確實得到了來自全世界的贊譽,國際奧委會主席布倫戴奇甚至說出了 「史上最出色的一屆奧運會」 的評價。

image

東京奧運會開幕式,日本代表團進場

在奧運比賽方面,借東道主東風,外加將柔道和排球兩個當時日本的強項列入奧運會,日本代表團取得了 16 枚金牌,位列美國和蘇聯之後,史無前例地第一次躋身奧運會金牌榜三甲。

從奧運會本身的經濟方面來說,其實效果並不如預期,東京奧運會 15 天內賣出 202 萬張門票,並不算理想,除了田徑、游泳等比賽爆滿之外,其他場館的觀眾並不是很多。到日本的外國觀光客也只有預計的 1/3。

不過,這些 「小頭」 根本就不是日本政府關心的,他們更關註的是,這次 「豪賭」 後交出的全日本的發展答卷。

他們確實賭贏了。

盡管在 1965 年出現了短暫的經濟增長回落,但日本還是借著這股奧運的東風,進入了史無前例的 「高速發展期」:

1955 年日本的第一產業在 GDP 占比 17.3%,到了 1965 年降到 9.8%,而第二和第三產業占比明顯上升。

日本 1955 年的石油化工業產值近乎於零,但在 1970 年的生產規糢就達到了世界第二位。1955 年日本粗鋼產量為 941 萬噸,到 1965 年已經達到了 4116 萬噸,僅次於美國和蘇聯,列世界第三。

從 1965 年到 1970 年,日本經濟持續增長了 57 個月,整體經濟指標增長 122.8%,國民工資增長幅度達到 114.8%。

這段時期,被那一代日本人稱為 「奧林匹克景氣」。

image

1963 年的東京市中心,閃爍的霓虹燈和東京奧運會的標志交相輝映。

7

2013 年 9 月 7 日,日本又迎來了自己第二輪的 「奧運期待」。

在阿根廷舉行的國際奧委會會議上,日本東京申辦 2020 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成功,這也就意味著日本成為了亞洲第一個,世界第五個兩度舉辦奧運會的國家。

然而,接二連三的變故,讓這屆運動會的前景一直蒙上陰影。

直到現在,奧運會已經開幕,但 2021 年的這屆東京奧運會,是否能像 57 年前的那屆奧運會一樣成功,乃至再一次帶動整個日本的經濟?

至少目前,沒有人敢給出肯定的答案。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如今早已不同,桃花能否再笑春風?

image

饅頭說

一件事情,但凡存在利弊,選擇時就會有博弈。

辦奧運會這件事,在 1896 年顧拜旦創立首屆的時候,想的還是挺單純的:天下大同,四海一家。但隨著時代的變化和關註度的上升,被加進去了各種東西 —— 當然這也無可避免 —— 於是就開始產生了各種利弊,而是否要申辦,就有了各種考量。

在最早,奧運會和政治、經濟等各方面都無關,冰清玉潔,高尚質樸。但是後來人們發現,奧運會和政治是不可能脫鉤的,而一旦與政治掛鉤,就會出現利弊:

1936 年的柏林奧運會,成了納粹德國展示自己所謂 「偉大成果」 的舞臺,要不是接下來二戰全面爆發,1940 年的奧運會是在東京,1944 年的奧運會搞不好就是羅馬,整個奧運會將淪為納粹和軍國主義的秀場。

即便到了和平時期,1972 年的慕尼黑奧運會也爆發了血腥事件,恐怖主義者的目的,還是借奧運會這個大舞臺來宣揚他們的政治目的。後面的幾屆奧運會還接二連三上演了大大小小的 「抵制風波」。

至於奧運會的經濟效益,直到 1984 年洛杉磯奧運會,在商業天才尤伯羅斯橫空出世之前,沒人想到奧運會其實會是一棵 「搖錢樹」,大家之前都是 「貼錢賺吆喝」 的。但時至今日,龐大臃腫的奧運會哪怕已經讓贊助商見縫插針無處不在了,卻依舊很難彌補虧空的大漏洞。

所以在這個背景下,再回過頭來看 1964 年的日本東京奧運會,確實是有一點 「賭」 的成分,而日本人下的賭註還很大。

但幸運的是,日本人在那次賭贏了,而且贏得的籌碼相當多。

只是,之所以稱之為 「賭」,就是不可能一直贏,所謂 「久賭無勝家」,就是這個道理 —— 辦奧運會的天時地利人和,都是風險變量。

這屆東京奧運會歷經波折,終於還是開幕了,確實很不容易。但最終的成效如何,是否能像日本人所願,重溫 1964 年東京奧運會的美好回憶,還有待觀察 —— 畢竟所處時代,經濟環境,世界格局和產業布局都和 57 年前大不相同了,大家對奧運會的感受也和以前不同了。

不過,有一點我還是想說的是,看到有些人一提到奧運會,就是 「勞命傷財」,就是 「傻子才辦」,這個看法還是不全面的。其實道理挺簡單的:各主辦國,各申辦城市的相關決策者,肯定不比我們傻,他們要申辦奧運會,肯定還是經過各種測算和考量的,也肯定會有各自的訴求 —— 或政治,或經濟,或魚和熊掌想兼得。

如果大家都想得那麼簡單,奧運會早就沒人申辦而消亡了。

如今,2032 年奧運會的主辦城市也已確定了,是澳大利亞的布裡斯班。應該說,在未來的十年內,奧運會是不會有甚麼大問題的。但如果把時間拉長,奧運會如果還是維持現行的這種糢式,很難說不會又遭遇一次生存危機。

成功的案例越少,想申辦的城市就越少,畢竟不是每個城市都願意豪賭一把,去承辦這樣一屆龐大但又收益未卜的盛會的。

所以,留給奧運會的時間,其實不多了。

來源:饅頭說 微信號:mantoutalk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