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選美比賽發展史

日本選美

日本群眾為什麼痴迷美少女排行榜?

剛剛過去的2020年,日本女生神谷明採奪得東京大學選美冠軍,在很多人對「日本選美,大概不看臉」進行多年嘲笑之後,網友紛紛表示:日本終於審美「正確」了一回。

和被稱為「小石原里美」的神谷明採一樣,每年有眾多美少女都會登上日本各大媒體和機構推出的排行榜,而日本網友也在這些排行榜和選美結果的下方吐槽不斷。到底為什麼日本民眾如此痴迷於美少女排行榜呢?

 

日式選美,真的審美叛逆嗎?

大家能有這樣的感想,可能是因為過去十幾年的日本選美,審美似乎過於叛逆,對比鄰國韓國的「千人一面」,日本選美似乎早已經跳出了我們印象中選美審美條條框框「九頭身」「整容臉」……長相差異大是日式選美給我們留下的最深印象。

 

在網上流傳的一些選美照片下面,尤其在雅虎日本的評論欄裡,吐槽都是「這都是路人級別吧」、「還沒我班上那個誰好看」,甚至有惡作劇者曾前往Miss 東京大學的舉辦現場,在現場塗鴉寫道「所謂的選美就是把醜女的臉給掰正了」。

 

2020年日本小姐,由日本名校慶應義塾大學的小田安珠摘得桂冠,這位第52代的日本小姐也逃不過「長相平平」的評價。其實按照小編的感覺,也不是長得不好看,不好看很可能是造型的鍋。換個不那麼選美化的妝面和造型,好像也沒網友說的那麼不堪。

你看這幾年的選美都是如此:

2014年日本小姐選美

2014年日本小姐選美

2016年日本小姐選美

2016年日本小姐選美

2017年日本小姐選美

2017年日本小姐選美

小田並不是一個人,當這些女孩進入決賽名單後,等待他們的是網路鍵盤俠們的網路暴力。2014年日本小姐的冠軍本鄉李來,一路遭遇網民毒舌:「難道日本沒人了嗎」、「不是不好看,已經是不忍直視的地步」、「被她的長相嚇到了」,更有甚者把她的一舉一動做成了表情包,懷疑奪冠是比賽黑幕。

2019年日本小姐比賽冠軍,21歲的東京大學學霸度會亞衣子,被嘲笑創醜新高,嘴巴鼻子歪了,長相顯老氣。

 

換個造型,明明是讓人心動的小姐姐。選美比賽統一的化妝和造型確實坑人。

2012年日本小姐冠軍新井貴子,也被群嘲過「路人長相」、「相貌平平」。但她本人卻是日本時尚界喜歡的「超模臉」,拍了很多時尚大片。

而2015年地球小姐日本賽區冠軍,也因為牙齒問題曾引起巨大的討論。

 

 

神顏輩出的年代

其實觀賞者們心裡有落差,主要還是記掛著神顏輩出的年代。

最著名的「日本小姐」作為日本選美界的元老頂級選美比賽,1950年開始舉辦第一屆,秉承著「以日本女性真正的美麗為目標」的宗旨,評選的是綜合素質。這個比賽能夠建立知名度,在於發掘了很多優質美女,有的當選者甚至成為一個時代耀眼的記憶。

第一屆日本小姐山本富士子被稱為「天下的美女」,她的名字是昭和時代的美女代名詞,據說當時的評委一看到她便驚為天人,快速選出了冠軍,作家三島由紀夫也誇獎她是無論外表與內在都無與倫比的女性。

 

山本富士子的當選還頗具時代的意義,獲得選美冠軍之後,山本富士子還沒決定進入電影圈,直到姐姐喜代子對她說「以後的女性都應該有工作」,才讓她下定了當女演員的決心。

最著名的藤原紀香也是在1992年獲日本小姐冠軍出道,那時的她還是一位來自神戶的20歲大學生,獲獎後一時間被稱為「世紀末超級偶像」。

 

長澤雅美曾是最年輕的東寶灰姑娘,12歲那年,她從3.5萬多人中脫穎而出,摘得2000年的「東寶灰姑娘」桂冠。

 

這場東寶藝能每隔幾年就會舉辦「東寶灰姑娘」選拔,也發掘了很多美女,澤口靖子、長澤雅美、上白石萌音、上白石萌歌、濱邊美波等人都是從比賽中脫穎而出,進入了演藝圈。

 

還有全日本國民美少女選美會,也旨在培養出道的明星, 上戶彩 、米倉涼子、武井咲等偶像明星都是在比賽中被髮掘。

 

另一個選美活動,Horipro Talent Scout Caravan也是大型造星的試驗場,當年為冠軍石原里美頒獎的,還是同一個選美比賽出身的深田恭子。

各種選美名目五花八門,覆蓋各種年齡段:從青少年年齡段的Miss Teen Japan,到只接受35歲以上參賽者的”國民美魔女”比賽……2019年,52歲的單親媽媽坂村薰獲得該比賽冠軍。

 

然而除了個別特殊的比賽,日本選美似乎有過於追求幼齒審美的趨勢。

 

2011年,長澤雅美為當年的東寶灰姑娘冠軍頒獎。很多人認為兩代冠軍對比過於殘酷,前輩長澤雅美在幼齒美女面前依然具備碾壓優勢。

 

2020年的Miss Teen Japan選拔賽上,年僅13歲的鈴木爽奪得冠軍,依然不是神顏級別。

選美審美幼齒化不分性別,男選手也被批得很慘。

被稱為男神挖掘機,到目前為止提拔了武田真治、葛山信吾、袴田吉彥、柏原崇、伊藤英明、加藤晴彥、小池徹平、平岡祐太、山本裕典、溝端淳平、三浦翔平、菅田將暉等多位的比賽Junon Superboy Contest,近幾年的表現也不如人意。2020年報名的1萬多名選手中,最終獲勝的是14歲少年前川佑,被嘲除了年齡小「一無是處」。

2020年的男子高中生帥哥大賽的冠軍得主是出生於埼玉縣的17歲高二學生,中野晴仁,冠軍獲得的稱號是「日本第一帥男高中生」。

「日本最帥大學生」優勝者

「日本最帥大學生」優勝者

網友對評選結果也是不太買單,更有毒舌言論說:是不是不是齙牙沒有資格入圍?無論如何,日本人似乎走不出種種選美怪圈。

 

不看臉,是一種新型政治正確

熱衷於選美和各種排行榜,幾乎成為日本人日常生活中的一件頗具存在感的事情。雖然選美在這幾年早已被看做是物化女性的活動,但在日本列島上,這項活動每年依然能夠吸引幾萬人關注,人氣之高,讓日本之外的人們無法理解。

日本人對美少女、美少男的熱愛,在進入近代後,有了愈演愈烈的勢頭。特別是西方的選美比賽在被引入日本後,結合著傳統亞洲國家喜歡選出「百美」「名媛」的傳統,選美產業開始興旺發達起來。

日本第一個選美比賽起始於19世紀末,當時東京淺草的一家商業公司,為了吸引客人聚集,舉辦了一次公眾評選美女的選美比賽。這家公司將收集來的少女及當時有名的藝妓照片貼在牆上,讓在場民眾票選出冠軍。

東京百大美人

東京百大美人

這一活動不久後就紛紛在日本全國引起效仿,一些媒體機構,開始舉行「日本全國美人寫真審查」比賽,後來甚至擴大到全國22家媒體一起來舉行了一場全國規模的選美,每個地區選5名美女,從215人裡選出冠軍。後來,每年的3月5日還被定為「選美小姐日」,由此,日本的選美文化開始深入人心固定下來。

日式選美文化中,最具看點的,並非是單一的「日本小姐」的選拔賽,而是各個階層從上到下進行的效仿和山寨。

比如著名的宅男聖地秋葉原在2010年就舉辦了「秋葉原萌女王選美大賽」,專門為女僕咖啡店的員工組織的選美,舉辦方認為秋葉原附近有將近2000名以上的「女僕」從業人員,要讓宅男們有一個平臺可以選出他們心目中最喜歡的「女僕」店員,刺激秋葉原的經濟。

一些機構為了迎合男性的需求,還組織了「乙女學院」選拔賽,一些經常登上雜誌封面的模特參加評選,並以學校生活為背景,組成各種「班級」,並附上各種讓人浮想聯翩或者是和時事結合的名字,比如「純白組」「開腳組」「純愛組」「讀書組」「風紀組」「奧運組」……

各個地方也在選美上絲毫不示弱。最著名的是日本神奈川縣藤澤市為了振興當地經濟舉辦的「海之王子海之公主」大賽。這項比賽專門面向日本湘南地區的年輕人,只要是18歲以上的未婚當地男女就可以參加。

選美和各類排行也成為年輕人實現階級躍遷的工具。在日本最近的一個例子,就是和日本真子公主訂婚的男生小室圭。

小室圭(左)獲獎時的照片

小室圭(左)獲獎時的照片

小室圭的上升之路,源自他大學時參加的湘南「海之王子」選美大賽。小室圭在參加這項比賽時,清楚地認識到這項比賽給他帶來的機會,在參賽的資料上,他寫明自己想通過這項賽事想接觸到更多的外國人,將來想參與外交之類的工作,也是因為這項比賽的奪冠,他最終也在大學中獲得了真子公主的青睞,成了真正的「王子」。

而這項選拔本身也因小室圭而出名,小室圭和真子公主訂婚後,這項男女都可以參加的地方性選美賽事報名人數增加了兩倍,其中不乏一些花重金被送進東京一些私立大學出身中產階層的年輕人。

而身為Junon Boy的藝人戶塚純貴也在一次採訪中透露了自己的經歷。他參加這種類似藝人選拔和男性選美的比賽,並非自己的意願,而是母親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替自己報的名。

「本來我喜歡研究汽車之類的,也對娛樂界不感興趣,但我媽希望我去參加比賽,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替我報了名,之後,我還聽說她之前還幫我報過兒童廣告的模特….後來,我找工作不太順利,母親還幸災樂禍地說‘這可能就是命運吧,去試試當個明星’,於是後來就成了演員。」

青山學院大學選美選手寫真集

青山學院大學選美選手寫真集

對於女生來講,選美比賽更是成為藝人、電視主持人和新聞播音員的主要途徑,而這些工作很容易接觸到有錢有權的上層人士。

特別是大學舉辦的選美比賽,在這幾年雖然連年被各方抨擊,但火爆程度依然不減。只要能進入決賽名單,就很有可能被包括NHK在內的各大電視臺高管看到,有參賽者更吐露心聲,認為只要有曝光的機會,最差也會被地方電視臺錄取,這對於競爭激烈的參賽者來說,無疑是最有效率和最快捷的成名方式。

不過,也是在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日本的各式選美比賽也遭到了很多社會人士的猛烈抨擊。永遠不變的泳衣秀、背後暗藏的性騷擾和容貌歧視、將女性商品化等等現象讓一些人開始遠離這類選美。前不久有報道曝光東京大學自己組織的選美比賽,都需要觀眾繳納5000日元(約合人民幣300元)後,才能擁有投票的權利。

2020年11月,就有日媒爆出選美舞臺背後的性騷擾現象。某大學選美比賽甄選階段,有選手被評委問道:「和幾個男生上過床?如果不願意回答也可以講一下身高」,參賽選手對此回答「160」,結果被評委嘲笑:「嗯,不知道是哪個問題的答案呢」。

在這樣的壓力之下,有不少大學選美都取消了比基尼環節,對外紛紛標榜比賽的目的是為了增加選美比賽對社會的貢獻度,也更加註重選手是否參加各種志願活動,以及冠軍選手是否更多代表所在地的多樣性等等。

但選美比賽依然沒有停止舉辦的跡象,有人認為,可能在美醜這件事上,通過選美比賽本身的改變,日本人也慢慢建立起了自己的想法,將顏值之外的因素納入到了審美範圍內,也許在這種趨勢下,未來日式選美可能會逐漸消失。

來源:ELLEMEN睿士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