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和韓國人吃飯,為什麼要用這麼多碗碟?

日本人

一到臨近過年,聚會扎堆,老藝術家就想原地隱身。

作為社恐晚期患者,推杯換盞間的商業互吹,已經足以讓人尷尬到用腳趾摳出一套海景大別墅了;而身為不婚不育保平安的打工人,對三姑六婆們查戶口一般無微不至的關心,更是從頭到腳寫滿抗拒。

而今年,不願參加聚餐的理由又多了一條:身邊人的公筷意識,真的太差了。

不管是面對疫情,還是「成人幽門螺桿菌感染率高達60%」的國情,公筷公勺的使用都是十分重要且必要的。可就是有人不習慣、嫌麻煩……即使在家吃飯,也常常因為公筷代言而喜提媽見打套餐。

△多一雙筷子,也不是什麼難事嘛 / 圖蟲創意

可不管是公筷制還是雙筷制,僅僅多備一雙筷子的事,還真不算什麼麻煩事。

看看隔壁踐行分餐制,碟碟碗碗鋪滿全桌,吃個飯就像搞餐具展示的韓國和日本,那才真正讓人頭大。

的確,「西方分餐,東方合餐」的固有印象該被打破了,東方人分餐起來,可比西方人精緻講究得多。

01

緣起中國的分餐制

傳統的日韓料理常給人「菜少碗多」的鋪張感,原因之一,便是分餐相比合餐,需要的碗盤更多。

而考慮到這兩個國家受中國文化的影響程度,四捨五入可以推測他們的分餐制應該也是和中國古人學的。

△中國分餐制由來已久 / 視頻截圖

在以日本平安時代為背景創作的長篇小說《源氏物語》裡,紫部式曾這樣描述源氏設席大宴賓客的場景:「鋪設四十張中國席,其他坐墊、憑肘兒等物也都一律嶄新精緻。」

此處的「中國席」,便是一人一案分桌而食、在周秦漢晉年代皆有史可考的用餐傳統。

可吃飯,吃的不僅是食物,更是氣氛。

到了唐朝,民風開化,森嚴的等級和禮制觀念也逐漸弱化,分桌而食的絕對分餐制又進化成了相對分餐制——會食制,即眾人圍坐於一桌,但各自配齊一套專屬食具。

△唐朝開始的會食制 / 視頻截圖

時至明代,夾菜布菜的合食制才成為主流。

反觀日本,遣唐使從古代中國學得了一人一套食具的講究,明治維新時又受到了西方分餐的影響,日本的分餐制幾乎是從娃娃抓起的。

二戰後,政府免費供應給小學生的午餐就採取了單獨的餐盤分裝,因此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分餐制就已經完全滲透了日本。

△日本便當就是單獨餐盤分裝的典例 / pixabay

「夫妻杯」「夫婦筷」成了常見的新婚賀禮;甚至家庭成員之間,連放菜盛湯的碗碟都要區別花色,避免混用。

甚至於在外就餐,公筷都沒了用武之地。因為日本街頭的中餐館裡,還安排了專門給人布菜的服務員。

菜上齊了,服務員會先轉動圓盤「讓客人眼嘗一番」。接著便把大盤裡的菜按人頭進行分盤,為了避免不同菜式間相互串味,分盤後的食物絕不能直接堆在客人面前的大盤子裡,而是要用小碟,一道道分開盛放。

02

一汁三菜和水剌床

除了嚴格到媽不認的分餐,傳統的和食還是出了名的「花樣多分量少」。除米飯之外,常規都有三菜一湯之多,俗稱「一汁三菜」。

最早期的「一汁三菜」指的是豆腐和菌菇蔬菜做的味增湯、有葷有素的日式燴菜、以烤魚為代表的烤物以及用鰹魚高湯燉煮而成的各色煮物。

△最基本的一汁三菜 / unsplash

如今食材多樣化,「三菜」的內涵得以豐富,形成了量大扛餓的主菜、均衡營養的副菜和口味至上的副副菜三菜鼎力的局面。

正宗的和食完全遵照這個制式展開,哪怕是早餐也絕不潦草,一飯一汁三菜的形式必須保留,頂多把耗費時間的燴菜和煮物,用玉子燒這種「副菜」、以及醃菜加海苔這種「副副菜」做替代。

如此看來,就算只有兩個人吃飯,就算吃的只是早飯,隨隨便便就得擺上多達兩位數的碗碟。

△精美的一汁三菜 / ins

而這隻最最最基本款。從一汁三菜變形而來的日本高級料理,那才真叫一個費碗。

比如一頓吃下來需要近兩個小時的懷石料理,從「先付(前菜)、八寸(下酒菜)、向付(季節性的生魚片)、炊き合わせ(蔬菜、魚、豆腐等切小塊燜煮)、蓋物(湯或茶碗蒸)」到「燒物(季節性的魚類燒烤)、酢餚(醋醃菜)、冷缽(冰鎮過的食器放熟食,如涼拌時蔬等)、中豬口(酸味的湯)、強餚(肉類主菜)」再到「御飯(米飯)、香物(季節性的醃菜)、止碗(醬湯)、水物(餐後甜點)」。

△懷石料理 / ins

單人所需要的餐具數量,絕對是一雙手數不過來的。

好在懷石料理是上一道吃一道,不會因菜式過多而導致席面擁擠。而起源於室町時代、代表武士階級傳統料理的本膳料理就不同了,不管碗碟多少,都是一股腦兒往上端。

不過為了場面好看,食物的出場不止講究一定的搭配和順序,還會用上托盤。而盛放食物的托盤就被稱之為「膳」。一汁三菜和米飯剛好夠擺滿一個大尺寸的長方形托盤,於是這種搭配被稱為「本膳」或「一膳」。

△「本膳」 / unsplash

本膳之外,還有椀物、刺身,以及作為禮物不可現場食用需用禮盒包好帶回家中細品的引物膳等。本膳料理中,食盤的數量可多達五膳,最多可容納的菜式為三汁九菜。酒足飯飽後的現場清理,算起來,也是一項讓後廚洗碗工頭痛的大工程。

高端的料理往往需要更多的盤子,即便是被嘲「美食盆地」的韓國也不例外。

朝鮮時代,韓國就偷師了我們老祖先「九鼎八簋」這種用食具數量來劃分等級的套路。在基本款飯、湯、醬和泡菜之外,用碟子數量來表示尊卑。

一碟對應一菜,平民階層的日常飲食是三碟式,也就是在基本的飯湯醬泡菜之外,還有三樣菜;兩班貴族按身分尊卑分為五、七、九碟式,王室成員則是最高階的十二碟式。

△一個韓國人日常飲食的餐具數 / unsplash

而其中專供君王的正餐十二碟式,又稱為「水剌床」。一道水剌床單食案就有三個,分別為大圓盤、小圓盤和長方形的冊床盤。其中大圓盤上擺放白米飯、海帶湯和絕大多數的主配菜,稱為白御膳;小圓盤上擺放紅豆糯米飯和牛骨湯,稱為紅豆御膳;冊床盤則放置肉蛋蔬菜等小菜。

而水剌床的十二碟式具體由十二道主菜和十二道小菜構成。

十二道主菜分別為「兩飯」,即白米飯和紅豆糯米飯;「兩湯」,即海帶湯和牛骨湯;除此之外,還有大醬湯和魚蝦醬湯的兩種醬湯;泡白菜、泡蘿蔔、鹽水泡菜三種泡菜;醬油、醋醬、糖醋辣椒醬三種醬料和一道燉菜。

△我已經為洗碗感到頭疼了 / pixabay

聽起來毫無食慾對不對?且把目光投向十二道小菜,有煎餅、肉片、烤魚、水蒸蛋、生魚片、涼拌時蔬等等,雖然只有小小份量,但足以點亮乏味的用餐時光。

因為水剌床涵蓋的食材種類較齊全,一度成為韓國君王判斷地方是否穩定的晴雨表。「當突然少了某道菜或是換了某種食材,則證明原來進貢這個食材的地方有事情發生了。」

如今,由水剌床又衍生出了韓定食這種有錢就可以吃到的全席料理。依舊是按菜碟數量進行分級,豐簡由君。不過食物的擺放可比之前精緻多了,比如小麥薄餅搭配葷素八種小菜、類似於春餅的「九折板」,就會用特質的分格八角食盒進行裝盤。

△八角食盒 / pixabay

日常的韓式家庭餐雖然沒有這麼多講究,但通常也會搭配三到五個諸如泡菜蛋卷之類的小菜。由於泡菜容易串味,這些小菜只能分碟登場,所以在碗碟的使用上也並不節制。

03

洗碗機還是咖哩飯

能夠吃到更多種類的菜式,且每一口都能留下可供回味的空間,對於食客而言,品嘗這種用料克制、碟碗繁多的料理不失為一件樂事。

可對於主婦們而言,洗碗帶來的麻煩簡直會讓人懷疑人生。

曾有嫁到日本的中國媳婦這樣吐槽:

「以六口之家為例,每頓飯假設有六道菜,其中四道菜需要按人頭分盤,單單裝菜的盤子就有二十六個,再加上所有人的小碟子、飯碗、湯碗、茶杯、酒杯…也就是說,吃一頓飯我要洗六十五個杯盤碗碟!早中晚三餐加上下午茶,一天下來就有二百來個!假設我三十秒洗一個碗,一天就有將近兩個小時在洗碗!」

只是讀完這段文字,老藝術家都感覺到了窒息。

△碗碗碗碗碗碗 / unsplash

為了讓肩負重任的主婦們在碗碟堆裡笑著活下去,松下電器在1960年研發出了第一台日本本土洗碗機。可由於居住空間太小等原因,洗碗機沒能征服崇尚智能家居的日本人,至今仍只有30%左右的普及率。而這,已經是中國的十倍之多。

與此同時,腦洞驚人的日本人民們沒有放棄掙扎。針對不便安裝洗碗機的家庭,他們發明了一款名為「Kurasa Wash」傻瓜式手持洗碗機,簡單的清潔刷頭配上每分鐘高達五百次的轉速,就能清洗「最大直徑22厘米,深度6厘米」的碗碟。

△不用動手的傻瓜式手持洗碗機 / youtube視頻截圖

而隔壁韓國的洗碗機普及率也不高,不過年初被疫情困於家中為家務所煩,這一突髮狀況的直接後果就是:2020年上旬,韓國的洗碗機銷量同比暴增了516%。

可不同於不想洗碗就老老實實花錢買服務韓國人民,想要逃避洗碗的日本主婦們才不止寄希望於洗碗機這一條道路。

他們還可以通過更改餐單,來接近不用洗碗的人生目標。

有調查顯示,日本家庭中「一汁三菜」的餐食比例正在逐年降低,原因之一就是洗碗帶來了繁重的家務負擔。

△集於一盤的牛丼是日本家庭主婦的首選菜單 / unsplash

越來越多的家庭主婦習慣用咖哩或是牛丼作為一家人的晚餐,這種飯菜集於一盤的蓋飯,相比傳統的和式晚餐,不管是準備過程還是清潔過程,都極大地節省了人力。

不說讓人愛上洗碗,但至少,讓人沒那麼討厭做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