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為甚麼沒有首都?

文:陳相成   提起日本首都,很多人第一直覺想到的便是東京,但其實不然。雖然我們基本上認同東京是日本的首都,但在日本的憲法裡,並沒有明確東京的首都地位。也就是說,東京是事實上的日本首都,並不是國家法定的首都。

東京是亞洲乃至世界級的特大城市。它所處的東京都一級行政區,經濟總量在全球數一數二。毫無疑問,東京是全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日本東京議事堂,國會所在地。國會、中央政府以及皇居等政治象徵意義的處所均位於東京,因此東京也就成為了日本實際意義上的首都

在日本目前現行的法律中,均沒有直接界定首都的位置。但從近代部分詔書和廢除的法律中,都有提及到將東京或者東京都作為日本首都。所以說,將東京作為日本事實上的首都,不是完全沒有依據的。

在日本1950年頒布的《東京都建築法》中(現已廢除),曾明確規定東京作為日本首都建築的計劃日本法律為何遲遲沒有確定首都的法定地位?而東京在成為日本事實首都的歷程中,發生過怎樣的曲折、故事或爭議?東京都作為日本乃至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特大都市,又有著甚麼樣令人誇贊的經驗和特色呢?

一   首都之爭不休

關於日本首都的歷史,可以貼切地總結為是一部跌宕的變遷史。據史料記載,從公元690年開始建設的籐原京(位於今奈良市橿原市),被普遍認為是日本最早且規糢較大的都城。當時國家的權力,大部分時間掌握在權臣蘇我家族手中。

公元7世紀左右的日本,紅色區域「大和」部分由於區域狹小、發展空間受限等原因,在籐原京建成不久後的公元710年,日本皇室又將都城遷到了奈良市市區內。定都於此,緣於道教「藏風得水」的觀念對皇室的影嚮。這段時期的日本都城,也被稱為是平城京。在之後的70多年間,平城京一直作為日本都城存在。 「奈良時代」的稱謂,由此而來。全城共計人口十萬,在當時可以說是一個不小的數目了。

奈良時代也被看作是日本較為早期的繁盛時代。中央官制、稅制、土地政策以及地方行政組織等蓬勃發展及完善,幫助當時的日本在經濟和文化上取得不小的成就;外交上,與大唐、北韓半島交流密切,互派使者或僧侶的活動屢見不鮮……這些都共同推動了奈良時代的誕生。

「和同開珎」銀錢,始創於奈良時代,是日本最早鑄造的官方貨幣 雖然說自從遷都到奈良之後,日本經濟社會的發展,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繁榮的背後,也有不少暗流勢力在悄然湧動。自大化改新之後,佛教在日本取得了相當大的發展,成為了日本不可置否的國教。寺社勢力的壯大,甚至對朝政產生了巨大的威脅。時任日本天皇桓武,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為了削弱權勢貴族和僧侶的力量,他狠心做下了又一次遷都的決定。

公元794年,桓武天皇做出了將首都從奈良遷往京都的決定,這就是我們大家所熟知的平安京都城。它在日本的行政史上,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到後來遷都至東京為止,平安京的存在時間,超過一千餘年。

平安時代的日本,加強了皇權對全國的統一領導,更加鞏固了政權的穩定性;經濟上,繼續保持著原先的良好勢頭;當時的文學成就,更被稱為是日本古代文學的巔峰時期……整個社會生活和氛圍,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熱烈。

在如今的京都市(原平安京)中漫步,你還能尋覓到很多舊時代都城建築的影子,這也是京都旅遊業廣泛享有盛譽的資本 而後形勢的走向,卻並不如日本皇室所期待的那樣。經歷了應仁之亂,以各大將軍為領銜的幕府勢力,對軍隊形成了絕對的控制權。久而久之,天皇的勢力被將軍架空,日本也開始進入了群雄割據的戰國時代。

那時候的日本,大體可劃分為關東關西兩塊區域。千百年來,執政者都居於關西地區,使得其成為了日本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反觀關東地區,疏於治理、人煙寥寥,一直是落後的代名詞。

關東、關西的相對位置圖 豐臣秀吉是當時戰國時代的代表人物,而另一位被人們所熟悉的德川家康,則是他的下屬。在他們的齊心協力下,日本完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統一;而在統一之後,為了自己的地位不被德川家康所威脅,豐臣秀吉將其冊封到了更加僻遠的關東地區。雖然說德川家康表面上點頭允諾,但心裡其實頗為不滿。德川家康的到來,為關東地區尤其是江戶(今東京),帶來了全新的發展機遇。他首先對交通條件進行改善,通往京都、福島、長野等的道路被修通;其次是放開海上貿易,充分利用關東臨海的優勢……在一系列措施的推動,關東地區特別是江戶,開始走向崛起,日益擺脫了人們對於它貧困落後的刻板印象。德川家康的臥薪嘗膽,終於嘗到了甜頭。

德川家康,改變了長期以來關西對關東完勝的局面
1592年,隨著國家勢力的日漸強大,豐臣秀吉率軍出徵北韓。這一次的討伐,以議和收場。在此之後,豐臣秀吉在群臣中不複往日的風採,最終落得個鬱鬱而終的下場。豐臣秀吉時代的落幕,是德川家康時代的開始。在德川幕府獲得國家實權之後,日本的政治經濟重心開始向江戶轉移。這標誌著關東地區地位的完全確立。
德川幕府時期的江戶城,一改往日落後景象
幕府固然勢力強大,但始終還是無法取代皇室成為國家的政治正統。 19世紀中期以後,德川幕府在其他藩屬的挑戰之下,往日的風光不複存在。
 
在眾多藩屬之中,以與江戶距離甚遠的薩摩藩和長州藩締結的薩長同盟威脅最為顯著。地理位置上的隔閡,讓他們和德川幕府的關系一直較為糟糕,且受到西方強烈的煽動。
「倒幕運動」中的四個強藩,他們與江戶德川家的關系與日惡化1867年,以薩長兩軍為主幹的討幕軍在戊辰戰爭中擊敗幕府軍。迫於壓力,德川家最終只能做出讓步,將大政重新歸還給天皇。這也為日後的明治維新奠定了基礎。 國家實權的再次轉移,引發了人們對於首都選址的熱烈討論。皇室貴族認為,將首都重新遷回京都,才能體現天皇的至尊地位;而原先駐守在江戶的大臣和民眾則認為,如今的江戶各項設施條件在日本首屈一指,而且遷都的成本太高,戰爭結束不久不宜勞民傷財。

公元1870年,以東北地區尚未平定和農業欠收減少開支為理由,推遲向京都遷移的計劃,繼續將江戶作為政治中心,並更名為東京。自此之後,京都只是名義上的首都。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當時的江戶已經遠超京都、大阪等城市,成為日本第一大城市這次歷史事件,在日本教科書上被稱作是「東京奠都」而不是「東京選都」。圍繞定都,關西地區認為東京能成為政治中心,完全是基於施政方便的考慮;而關東地區認為,所謂的合法地位只是一紙空文,東京的地位早就毋庸置疑。關於首都的爭論,也成為關東關西長期以來「恩怨」的一部分。

二  東京,坐穩首都之實

東京就這樣確立了政治中心的地位。但在立法上,並沒有明確給到東京應有的地位。東京首都之實即已存在,且對外形像也亦是如此;而為了安撫舊府京都乃至整個關西地區居民的情緒,法律的出臺也是遲遲未定。

東京作為日本事實上的首都,雖然未被賦予法定之名,但在很多項相關條文的頒布中,都向外界傳遞出了這一明確的資訊。

二戰後不久的1950年,處於重建時期的日本,頒布了《首都建設法》,其中第一條便明確闡述了「東京是一個和平國家的首都」;而在該法廢除之後,緊接著實施的《首都圈整備法》,同樣也強調了「構築一個以東京為中心的,能夠促進日本政治經濟等方面發展的大都市區」。東京都大都市圈,就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成長起來的。它的羽翼漸豐,也更加穩固了東京作為事實首都的地位。

東京都市圈,是亞洲乃至全球無可比擬的特大城市群
由於在立法上沒有條文依據,因此近些年來,根據實際情況,日本政府在政治機構普遍分佈於關東的大前提下,開始了「西進」的計劃。最典型的便是文化廳預計於2021年移步到京都進行辦公。這是150年以來,首次有中央機關遷回京都。這體現了日本政府對關西政治傳統的一種回歸和尊重。
目前已經位於京都的文化廳地域文化創生本部首都法律地位的懸而未決,給日本在處理行政問題和地區均衡等方面,提供了更多可供施展的空間。即便如此,東京絕對政治中心的地位,依然無法撼動;而東京都一級行政區覆蓋的城市群,更是支撐其地位穩固的重要因素。

三  東京:實力優勢,無可厚非

廣義上的東京都,既包括東京23區,也包括多摩地方、伊豆群島、小笠原群島等地區,並不等同於關東平原,面積約為幾個上海市之大。全都人口約3700萬,人口總數居於日本各都道府縣首位。多年以來,東京都GDP產值均居於全球前兩位,和美國紐約不分上下。

 

2016年全球城市GDP排名,東京一度沖上第一名的寶座

東京23區,是整個東京都的核心區域,亦是司法、立法、行政機關的集中地。它不僅是事實上的行政中心,同時也作為經濟中心而存在。在日本,東京是所有有抱負的年輕人所嚮往的天堂。繁華的天際線、高強度的工作節奏以及遍地可尋的機遇等,都是東京帶給這個國家無窮的影嚮力。

東京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可謂是苦盡甘來。早期東京所處的關東地區,僻遠而落後,一直被關西地區所瞧不起;而在德康幕府掌權之後,東京實現了全方位的崛起,對「老對手」關西地區更是形成了全方位的碾壓。東京的「首都」地位,早已不容任何的質疑。

截至目前,在法律上,東京合法首都的地位,依舊沒有得到確認。但這不會妨礙,外界已經完全認可,東京作為日本中心城市乃至事實首都的現實。東京作為首都,最初是妥協的產物;但在今天看來,無疑是明智之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