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份關於賈府財政崩潰的盡職調查

大觀園

@知名在家做飯也把號炸了博主: 這是一份關於賈府財政崩潰的盡職調查,著重定量分析賈府財政情況,探討賈府財政走向崩潰的形成原因。

1

一是人員編制經費不斷擴大

人員編制經費,實際就是人頭費,簡單來說就是公司薪酬支出。
梳理一下書裡明確提到的,賈府薪酬構成分等級。
賈府的董事長,總經理賈母、王夫人這一級是每月 20 兩銀子。
李紈是開的是撫恤工資,每月 10 兩銀子。
然後是寶玉,小姐們,這個級別每月 2 兩銀子。另外就是小妾姨娘這個級別,每個月是 2 兩銀子加一吊錢。
再往下是伺候董事長總經理的貼身丫頭,每月 1 兩銀子。
再往下是大丫頭,每月是一吊錢。
再往下是粗使小丫頭是 500 錢。
而 20 兩銀子夠劉姥姥一家過一年。

除了薪酬等級,賈府編制也十分龐大。
賈母房裡開 1 兩銀子的大丫頭就有 8 個,王夫人房裡則大丫頭有 4 個,除了大丫頭還有若幹小丫頭,粗使丫頭,寶玉,黛玉及諸春各房丫鬟也不差此數。

另外還有下人,在王熙鳳協理寧國府時,供差遣的人員有近 200 人之多,榮國府應不在此數之下,即便按粗使丫鬟待遇計算,每月人員經費開銷也十分可觀。

而實際上,賈府的這項開支還是在不斷擴大的。
比如,在人員調動,或因故除名時,相關待遇仍然沒有取消。例如襲人由賈母調撥寶玉管理時,實際拿的是兩邊的雙餉,而金釧死後,她的妹妹也是頂替金釧拿了雙餉。再有賈府的親戚進入大觀園後,也是按照寶玉探春等人開月例,導致人員編制不斷膨脹。

由於賈府薪酬水平較為可觀,因此依靠裙帶關系進入編制情況十分普遍,比如林之孝家女兒林紅玉謀求晉升大丫頭,以及第 36 回在金釧死後,明確提到各個媽子都在活動賈府常務副總經理王熙鳳,以便自己的孩子能頂金釧留下的這個缺額,而實際上金釧雖然亡故,但她的薪酬是沒有取消的。

人頭費是賈府保運轉的固定開支,開不出這一項等於整個賈府就沒有辦法維持基本運轉。但是到第 36 回開始,我們就能明確知道賈府已經出現人員經費無法按時足額發放的情況,削減和拖欠情況一再發生已經引起總經理王夫人的註意。

二是行政運轉經費逐步提升

實際上是辦公費,主要是日常開銷。
比如廚房,從第 61 回我們得知,賈府廚房分外廚房和內廚房,外廚房主要負責全府飲食,後來又專門開設內廚房主要負責大觀園的飲食。其中外廚房是採取流水牌,即自助餐式就餐方式,內廚房採取的是供給制和點餐是相結合的方式。這一項廚房開支是每月進行結算,也是保證賈府運轉的必要開支。

從 61 回我們知道,僅內廚房就每日供給 50 多人吃飯。
除了日常吃飯,賈府各級人員的生活待遇也是非常奢靡,日常宴飲,出入交通,出差旅行都是以最高標準進行供給。
加上日常辦公,燈油火蠟文具耗材以及文中明確提到的通貨膨脹。賈府行政運轉經費也是一筆非常可觀的固定開支項目。

三是基建項目投資耗費巨大

甲府基建項目主要是大觀園。
書中沒有具體說到大觀園花了多少錢。但是有一個細節,賈璉兌了 5 萬銀子的票據到江南甄家,這還僅是大觀園置辦樂器行頭和彩燈蠟燭的開支。
基建項目除了固定投資,還有日常維護費用,如書中提到採辦的 12 伶官戲班,供養水月庵的尼姑妙玉,甚至賈芹走王熙鳳路子搞的大觀園園林工程,都屬於大觀園的日常維護經費,屬於後期滾動投資。
除了大觀園,賈府負責開支的還有宗學,家廟鐵檻寺等一系列基建項目的維護開支。

四是公關費用壓力日益明顯

甲府公關費用主要體現在婚喪嫁娶,人情往來以及應付內官開銷等方面。例如書中多次提到了太妃薨葬禮,世家子弟婚喪嫁娶,逢年過節往來應酬的禮金費用。再比如第 72 回,當夏太監派人來賈府打秋風時,王熙鳳已經要典當首飾去應付。

五是突發業務開支層出不窮

比如第 13 回秦可卿死封龍禁尉,寧國府一場葬禮,僅一副棺材就花費了 1000 兩,為賈蓉捐官又花去 1200 兩,其他費用可想而知。而全書中賈府的葬禮 還不止這一次。

六是跑冒滴漏浪費耗損嚴重

書裡用八個字進行了概括:需用過費,濫支冒領。
從常務總經理王熙鳳,到首席財務官賈璉,到賈母的貼身祕書鴛鴦,都有損公肥私,偷盜資產,虛列開支,做假賬的記錄。甚至財政壓力下,王夫人自辦的中秋節禮都需要典當庫房物品。

此外,賈府各級人員還利用職權開展個人業務。比如王熙鳳包攬訴訟,放高利貸,賈璉賈蓉賈芹賈薔依托賈府平臺公司開展個人業務等等情況不一而足,加快了賈府財政走向崩潰。

相對賈府沉重的日常開支,書中對賈府的營收情況語焉不詳。從書中所述及历史情況可以大致推斷,賈府營收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個是榮寧二府的勛爵收入,賈府,榮寧二府是國公爵位。以清代鎮國公為例,公爵這一級最高年份為 900 兩。
第二個是賈政的官奉收入,賈府明確在朝廷做官的有賈政一人,賈政的主要官職是工部員外郎,然後點過學政,不算肥缺,書中沒有明確提多少收入。
第三個是皇家賞賜。書中明確說到每年大約 1000 兩左右。
第四個是賈府的莊田,書中明確提到烏盡孝年末進貢的寧府的物品和莊銀,除去實物,現銀銀子大約是 5000 兩,榮府也理應大約此數。
第五個是高利貸收入。書中明確提到了王熙鳳進行高利貸活動。但此項收入進入王熙鳳的私賬並沒有計入到賈府公帳中。
以上五種是賈府的主要日常收入來源。另外還有一些表外業務。如賈璉提到的再發二三百萬的財,以及江南政府被抄家時托寄到賈府的財物。這些都可以算作賈府的非經常性額外性營收。

通過賈府的營收支出情況,我們明顯看出 「內囊盡了」 並不是一句空話,賈府財政走向崩潰也是必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