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3 日

曾經的文化輸出——成龍是怎麼在國內垮掉的?

文:北遊

除了電影票房扑街,成龍前段時間還破天荒的接了個遊戲廣告。看來經濟不景氣,連大哥這個級別的人物都不顧體面、飢不擇食了。

在被各大網站的傳奇廣告輪番轟炸後,網友們不勝其煩,紛紛呼籲請把成龍帶走,別再沉迷網游了。

成龍
作為一代傳奇,被網友如此嘲諷,確實有失體面。

按理說,世人皆知的成龍大哥應該是給我們華人長了臉的:

自上個世紀70年代以武師身份進入電影圈,成龍屹立華人電影圈數十年,全球累積票房200多億,獲頒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的第一位華人,是亞洲僅有的四位,和「 電影天皇」黑澤明、動畫大師宮崎駿並列……

可以說,成龍是繼李小龍之後最具國際知名度的中國人,沒有之一。

就這麼一位創造過無數奇蹟的、在世界任何地方都以中國人身份自豪的傳奇人物,最近幾年,卻有點不招國人待見了,無論是電影票房、還是口碑威望都有垮掉的趨勢。

這一切都源於他幾年前興之所致,「 口不擇言」在博鰲論壇上說出的一段話:

「 有自由好,還是沒有自由好?真的我現在已經混亂了。太自由了,就變成像香港現在這個樣子,很亂;而且變成台灣這個樣子,也很亂。所以我慢慢覺得,原來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否則便會為所欲為……」

此話一出,全國嘩然,批評聲四起。

對於嚮往自由民主的人來說,這話顯然是踩了底線了,成龍似乎在說中國人就不配自由民主,非要有人管著才行。

即使是自豪於中國夢的中國人,聽著這話也覺得不是個味兒,我們熱愛祖國,服從管理那是發自內心的情感,怎麼被你說的如此被動、說成心不甘情不願的強迫呢?這不是侮辱嗎?

這世界就是這麼奇怪,當你形像差了以後,做什麼似乎都不對,都不順,成龍自此開始深陷「 塔西佗陷阱」

成龍在國人心目中多年建立起來的偉岸形象由此垮掉,電影和廣告代言開始受到網民抵制,再加上隨後爆出的兒子房祖名的吸毒事件以及早前的私生女事件….. .

房祖明

網友們恍然大悟的調侃到,原來成龍說「 中國人需要被管」指的是自己和兒子啊。

無論是曾志偉還是他兒子房祖名,事後都給成龍打圓場,說成龍這段話只是被斷章取義或詞不達意,並非他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但在我看來,成龍很大可能還真是無意中說出了大實話,他並非一時口誤,而恰恰是「 真實表達」。

其實,毫無顧忌的「 真實表達」一直都是成龍自覺、不自覺傳遞給公眾的人設。

就如同他在私生女事件曝光後,他的一句名言:

「 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

作為一個影響力巨大的公眾人物,為了顧忌公眾反應而收斂自己的言行,並不符合成龍的個性。

成龍

真實、不掩飾、不妥協……戲裡戲外,成龍都在有意無意塑造自己鮮明的公眾形象。

成龍在他的自傳裡,坦誠自己年輕的時候就是個好色的爛人、家暴的混蛋,他的形象依然沒有垮掉。相反,自曝丑事更加深了中國公眾對他「 真實」、「 坦誠」的印象,這是加分的。

這個邏輯很好理解:在人人裝逼的時代,你不裝,那你反而站到了道德製高點上,沒人還能譴責你什麼。

成龍面對公眾很可能有這樣的心理優勢:與其被動的等你們來曝我的料,還不如我自己主動曝給你們看——我就是這麼一個爛人,做了這些爛事,我把身段放這麼低,都這麼坦誠,看你們還能罵我什麼?

所以,即使一路走來,成龍的爛事並未隨著年齡的增長戛然而止,關於他和各路女明星的小道消息和不雅照片一直掛在網絡,但成龍的傳奇卻並沒有停下。

成龍的電影、事業和口碑一直在線,直到他跑到博鰲論壇說了那麼一段話。

之前的成龍是硬核的。

他在接受多個訪談中,都講訴過自己和黑社會的故事。

上個世紀香港電影火爆整個亞洲,而黑幫勢力也滲透到了電影圈,幾乎所有的香港明星和演員都受到黑社會不同程度的脅迫,這其中當然也包括成龍。

和其他明星忍氣吞聲、息事寧人的態度不同,成龍的表現一如既往的硬核。

「 當年一下飛機就被開槍,吃飯的時候五六十人圍著我,洪金寶要幫我出頭,我還不買賬趕走了洪金寶,面前兩個煙灰缸,你敢捅我一刀我就還你兩個,就是不買賬,後來他們知道我不好惹就不搞我了,你越好惹,他越進一步,就踩你一步。黑社會就是這樣。」

成龍曾經拍過一個封面雜誌,他坐在一個導演椅子上,公開叫板黑社會:「 你們來找我」。

他還和曾志偉、梅艷芳等創立了香港演藝人協會來對抗黑社會,凡是有拍戲不給錢的公司就會列入「 黑名單」。

除了香港,成龍還講過台灣的黑社會比起香港更是有過之而不及,而他依然是毫不妥協、絕不屈服。

所以在高曉鬆的《曉說》裡,成龍就感嘆道:

「 (我)回到內地真好,沒有這種事情。」

親身經歷致有感而發,所以從成龍的口中說出「 中國人需要被管」這樣的話,其中的邏輯我們不應感到奇怪。

這並非是成龍詞不達意,也並非是公眾對他講話的斷章取義,這就是成龍的真實表達。

真實是一把雙刃劍,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真實的形像給成龍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好處,但真實的表達也給成龍惹來了無法逆轉的口碑下滑。

我並不想在本文深究成龍這段話的對錯,今後我會展開來仔細解讀。不過這種深究在大多數時候是毫無意義的,公眾更在乎的不是對錯,而更看重是否被冒犯。

畢竟每個人從個人經歷出發,會對世界和社會抱有不同的期待,權衡利弊、趨利避害,做出最有利於自身權益的選擇,按照自己的價值觀來給價值做個排序,這都是無可厚非的。

只是,一個明星或公眾人物的收益是源於公眾影響的,同時,也止於公眾影響。

你無法明確知道什麼東西是公眾看重的,就如同你無法預料哪句話會同時毀掉你一樣。

當你站在聚光燈下,你的命運很大程度就不會決定於自己,即使你貴為一代傳奇。

明星形象既是明星主動的刻畫,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公眾推波助瀾的產物。一旦固有形象形成,那麼公眾會對這種固有形象進行強化。

對於成龍來說,一個不妥協、夠硬核,面對黑幫也毫不退縮的形像是成龍的大哥地位得以樹立的根本。

換言之,妥協的成龍並不是公眾需要的,被市場拋棄的事實不過是印證了這個判斷。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