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很舒服,操作有難度

文:蒼煙空

一天不學習,趕不上章子怡。我去富陽找豹子,朋友圈都在曬躺平,躺平了等豹子,這是什麼姿勢?

一大波熱心好友趕來給我掃盲補習:

孤舟說:不躺平,就內捲。 (我沒有弄懂內在邏輯)

砍柴說:年輕人甚麼都不想幹,不結婚不買房不奮鬥不讓資本家剝削,宅在窩裡躺平,把生活成本降到最低———實現道家的理想。 (好像明白一點了)

旭東說:躺平——無論對方做出什麼反應,你內心都毫無波瀾,對此不會有任何反應或者反抗,表示順從心理。延伸至現在的年輕人,躺平就是——不想再做拼命賺錢的機器,拒絕做金錢的奴隸,主動降低生活標準……美其名曰叫佛性生活,實際上是用一種接受現狀的狀態來對現實所做出的無聲抵抗。我買不起房,我不買了;我結不起婚,我不結了;我生不起娃,我不生了;我消費不起,我也不消費了……一天吃三餐,我可以只吃一餐……總之,對於消極的年輕人來說,極低慾望的生活會成為一種現狀,這種現狀可能要持續很長時間,什麼時候能夠改善,那就要看社會給予年輕人注入怎樣的活力了……(這不就是佛系青年嗎?)

微胖界魏胖言簡意賅:現在90後和0後的普遍現狀,意思就是愛誰誰吧,不婚不育不上班,自生自滅樂趣多。

禪心說:以韭零後為代表的絕大多數普通屌絲,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躺平,如今的階層固化到你再怎麼掙扎,你也是鹹魚難翻身!與其做一輩子下賤奴隸,不如為自己活一生!不結婚不生小孩。簡單上個班簡單賺點錢,趁年輕多撩妹。該吃吃該喝喝該pp,年輕時怎麼舒服怎麼來!老了就吃低保。窮人唯一的不吃D鍋虧的辦法就是啥也不干,混吃等死。選擇躺平,瞬間實現人生巔峰。

少鐳說:男的躺平即犯上,女的躺平即媚上。 (感覺有點黃,仔細一想好像很有哲理的樣子)

看完大家耐心細緻的諄諄教誨,我差不多已經明白了,只是目前為止我還不知道出處何在,因為出處於我本身也不重要,所以也懶得去谷百。

對照諸位總結,我覺得自己差不多算得上躺平界前輩了。只是我們那會兒不這麼講。

一個崇尚自由的個人主義者,很難以社會約定的某種手段和方式,融入到集體生活中去。這個集體,或許叫組織、或許叫單位、或許叫公司。凡是涉及到組織化系統,就不可避免地裹挾進傳統中國文化的宮鬥、傾軋、諂媚、欺壓、服從、效忠。我很早就想寫一篇宮鬥戲與現代職場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本質上毫不違和,甚至可以說一模一樣,形式上的差別不過是皇帝與前朝后宮和老大與男女下屬,其手段依然是相互算計、彼此下套、媚上欺下,謀求利益最大化。

我只是厭惡這一套幾千年不變的東西,見到領導要低眉順眼,聽領導講話要鼓掌喝彩,想要上進還得賣身求榮,以至於我現在看到哪個女的爬上高位就會很不厚道地揣測原因。也許是老記者的職業病,見誰自然高一等,不怵誰不怕誰,沒有權力高低財富多寡名望大小之分,只是遇到把自己看得極高的人也不待見我的“無禮平視”,我會自覺離你遠一點。

我有個同事曾經發自肺腑地跟大家交流他的升職經驗:別人把我當人,我把自己當狗,只有把自己當狗,才會活得像人。有些人追求一生,是希望自己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像個人,而不是真正把自己活成一個實實在在的人。

我的目的很簡單,想要自己保持人的尊嚴,從一開始就自我邊緣化。見到權力保持距離。大多數人對於權力沒有免疫力,漂亮話說得多麼好聽的人,一旦進入某種規定情境,也免不了頤指氣使、囂張跋扈。我一個見到掃地阿姨看門保安都笑瞇瞇打招呼的人,擺不出來那種嘴臉。也有人說我慈不掌兵,意思是對待小兵你得拿出威嚴。威嚴麻痺,人又不是嚇大的。人貴有自知之明,我還是選擇老老實實做個普通小婦人。兩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只有厭世者才能發現美無處不在,我的生活主要由看花看草爬山跑步組成,如今多了相望於江湖。

現實的困境在於,你不燒水,就沒有熱乎氣兒。跟權力絕交,就約等於與財富無緣。到哪兒都是論資排輩,社會階層劃分尤其明顯,權力和金錢永遠排在首位,其次是名聲。權力和金錢的魔力在於可以傳遞,自己沒名氣,如果有個有名氣的爹媽和親戚也能擺乎幾下,一個無名無份的普通人總是在固化的階層劃分中被排到末位然後理所應當地遭受冷遇。

在這樣的時代,自我邊緣化,說得悲愴一點是自我放逐,說得輕鬆一點叫佛系生活。我不鳥你,你不睬我,兩不相干,平行世界。

不過,比起今天的孩子們,我們這一代人也就只敢說自己邊緣化,而不敢理直氣壯地說敢躺平。我躺平了就沒水喝,娃就沒飯吃,沉甸甸的生活山一樣重,對於自我邊緣化群體更是如此,要錢沒錢,要權沒權,要掙錢還不捨得與權力媾和,與所謂的社會資源妥協,而屬於一個人單打獨鬥就能過上優渥生活的東西又幾乎沒有,好不容易找到一條活路,還被權力掐斷。

年輕一代不與權力勾結,不以諂媚討好,不以出賣靈魂交換利益,做一個遠離紛爭和欺詐的世外高人,以躺平的姿勢和不良的現實做消極的抵抗,理論上很好,但操作有難度,你得有前提有資本,你的父輩能養得起你啃老,供得起你撒嬌,一頓飯也是飯,一間房也是房,天上掉不下來的。當然,我更關心的是,什麼時候年輕人可以憑藉自己的才華和能力,不用出賣靈魂和色相,無需低眉順眼侍人前,就可以堂堂正正挺直腰桿說,我有一個絢爛超燃的青春。

我有時候也想,將來有一天,當我沒有任何人生負累的時候,傾其所有,買一輛房車,走到哪算哪,死到哪埋哪,但是,今天,我沒有喪的底氣,還得辛勤勞動養娃養自己。

來源     舟唱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