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天主教會下跪認罪,是時候徹底揭露他們了!

法國天主教會

文:亂翻書的清風

法國天主教會上個月被獨立調查委員會揭發,從1950年開始共有逾21.6萬名兒童遭教職人員性侵。對此,法國主教團會議主席博福特(Eric de Moulins-Beaufort)日前率領大約120名大主教、主教以及普通信徒一起為一張「哭泣的孩童」照片揭幕,並下跪懺悔。

為性虐待幸存者提供支持的組織「防止和保護」的創始人阿爾諾·加萊斯稱,教會領導層承認責任是「積極的」,但為時已晚。

他補充說,直到最近,教會「一直認為自己淩駕於法律之上」,誠懇的懺悔是神職人員應對這些罪行所必須做的最起碼的事情。

加萊在8歲到11歲的時候被他的遠親天主教傳教士虐待。他的證詞是拯救委員會記錄的許多悲劇故事之一。加萊斯強調,教會在懺悔和悔過之後,現在必須採取具體措施,防止進一步的犯罪。他補充說,主教應該向受害者支付賠償,其中許多人仍在精神創傷中掙紮。這位活動人士說,法國政府必須讓教會負起責任,迫使神職人員「保證兒童的安全」。

其實,天主教的性侵未成年兒童的惡行並非只發生在法國。美國、加拿大、愛爾蘭、英國、菲律賓、比利時、法國、德國和澳大利亞也都受到了媒體和公眾的廣泛關註,其他國家也有許多案例報導。一些案件涵蓋數十年,很多性侵害事件都是在發生數年後才被發現。

在愛爾蘭,虐待兒童調查委員會發布了一份涵蓋六十年的報告。這份報告指出天主教會領袖知道有虐待事件,而政府對此毫無作為。報告共有五卷,報告指出受害者一般都是生活貧困的弱勢群體。

1995年,奧地利樞機漢斯·赫爾曼·格勒爾因性侵害指控而辭去維也納總主教的職務,盡管他仍然是樞機(紅衣主教,僅次於教宗的職位)。

自1995年以來,來自澳大利亞各地的100多名神父被判犯有性侵害罪。

在非洲的坦桑尼亞,基特·坎寧安神父安去世後,和其他三位神父被揭發為戀童者。事件發生在1960年代,但直到2011年才被公開披露, 22 名前學生於 2013 年 3 月 20 日在萊斯特民事法庭採取了正式行動。 一位學生表示,坎寧安在索尼(Soni)期間犯下了性虐待,這使該學校成為「一個無愛,暴力和悲傷的地獄」。

2019年,培育全球大批神父的基督軍修會公開了一份關於自家教團內性侵案的報告,報告時間範圍涵蓋創團的1941年至今。在報告中,近約80年來有175名未成年人遭33名神職人員性虐待,其中約有60人被創團者馬西爾神父侵害,受害者年齡為11到16歲。33名加害的神職人員中,6人尚未受審就死亡,1人被定罪,另有1人被革職,剩下25人則無說明。

這些侵害事件可能也僅僅是冰山一角。因為神職人員的性侵害一般不會被討論,因此這些年來到底發生了多少這樣的惡行難以衡量。

天主教會性侵害問題由來已久。早在公元11世紀,天主教神職人員的各種惡習已十分盛行,比如公開與妃嬪或私妻生活在一起(神職人員不能結婚)、偷偷地從事同性戀活動。當時彼得·達米安曾在一篇嚴厲的條約《蛾摩拉之書》中強烈反對過這種侵害及相關行為。

尤其是同性戀行為,達米安對此深惡痛絕。「你在男人身上尋求甚麼,而你自己卻找不到……「,達米安說,一個同性的人在兩性的自然互補性方面存在根本性的迷失方向,他認為這種行為是反自然的、可恥的,尤其是神父與青春期男孩發生性關系,這令人感到極度憤慨。

天主教會的亂象一般認為始於公元9世紀。1032年,羅馬教廷出了一位奇葩的本篤九世(Pope Benedict IX),他出身教宗世家,是若望十九世與本篤八世的姪子。12歲那年,他通過父親的賄賂當上了史上最年輕的教宗。他是史上唯一有三次任期的教宗,也是唯一一個出賣過教宗職位的教宗,同時,他也是第一個傳出同性戀傾向的教宗。

初上任時,本篤九世沉迷權力與女色/男色,加上種種野蠻行徑,導致他在1044年被羅馬人驅逐。但在6個月內,他就在神聖羅馬帝國國王康拉德二世的支持下帶兵回來,把新即位的教宗思維三世趕跑,重新就職。

才複任第一個月,他又決定迎娶自己的表妹,眾人紛紛勸阻,因為神職人員不能結婚的,何況身分還是教宗。為了抱得美人歸,受到壓力的本篤九世再次出走,但一想到自己當初的職位是老爸花錢買來的,於是他也決定把教宗職位出售,最終賣給他的教父——後來即位的額我略六世。

不料才過兩年,本篤九世再度反悔,向他的教父要回神權,結果遭到拒絕。一氣之下,他帶兵再打回羅馬,宣稱再次複位,而原本被趕跑的思維三世也趁亂宣稱自己是教宗,這就導致同時出現了三個教宗。

神聖羅馬帝國的國王亨利三世發現這樣混亂下去不是辦法,就出來主持公道,稱這三人都是非法教宗,並另立了克萊孟二世(Clement II)。本篤九世不認帳,在克萊孟二世於1047年過世時占領了拉特朗宮。最終又在亨利三世主導之下,被達瑪穌二世(Damasus II)取代,不過這位新任教宗在上任短短23天後就被毒死。

1056年,本篤九世與世長辭,被後世普遍認為是天主教史上最荒唐教宗,CNN也在2018年將之列為「八個史上最糟教宗」之一。在他去世前幾年,紅衣主教達彌央(Peter Damian)出版Liber Gomorrhianus(1051)一書,揭發了本篤九世種種於當時所不容的行徑,甚至言之鑿鑿地指控他有過人獸交行徑。書中同時也揭露了當時風行於天主教世界的「同性文化」,指控許多神父與青春期男孩的性關系敗壞教會風氣,主張嚴懲從事同性性行為的神父。

900多年後,天主教會再次深陷神父性侵兒童的性醜聞。可這並不代表在這之前的900年中天主教會就是幹淨的,它一直就是那麼髒,那些罪惡一直都在發生。今天,只是這個千年傳統再一次被揭發出來而已。

2020年,教宗方濟各通過一個紀錄片傳達了他對同性戀的看法。他認為同性戀者「是神的兒女,有權擁有一個家庭」。這打破了以往天主教反對同性戀的傳統立場,將天主教的敗壞人倫的程度推到了頂峰。

如今的西方世界,不止是天主教內部,整個上流社會,政界、商界、和娛樂圈都塞滿了戀童癖。社會輿論引導也正悄悄的向」戀童癖正常化「的方向發展,不斷的毒害著人們的心靈。

2020年8月18日,Netflix在Youtube上傳了法語電影《Cuties》的預告片。電影預告片播出後,兩周內共785萬人觀看,其中有3.8萬人點贊,160萬人點踩,差評率超97.5%。

這部影片之所以如此招人反感,是因為這是一部反映戀童癖的電影。影片中有大量未成年人的情色畫面。這部電影本應該立即被扔進垃圾箱,但卻被一些西方媒體大肆宣傳。這些興風作浪的媒體擺出了一副藝術衞士的糢樣,斥責那些批評戀童癖的大眾。美國文化人最愛的《紐約客》雜志,甚至直接怒罵那些抵制這部電影的人。說他們根本沒懂這電影要傳達的真諦,還說反對這部片子的全是川普支持者。都是共和黨為了擠兌民主黨搞出來的陰謀…

影片的故事大概是這樣的:一名11歲的塞內加爾傳統穆斯林女孩艾米出生在一個保守家庭,她羨慕鄰居差不多年紀的反叛女孩,由自在地穿著光鮮毫亮麗衣服及大跳性感舞蹈,還跟其他女孩組成「Cutie」黨。在飽受家庭傳統價值觀的壓迫下,獲得前所未有的自由快感,對生活帶來極大沖擊。

影片中女主大跳豔舞,偷家裡的錢和小夥伴們大肆揮霍,被問責時毫無悔意,卻被影片刻畫成被壓迫的弱者。影片涉嫌推廣兒童色情,鼓勵青春叛逆、醜化家庭教育和穆斯林群體、挑戰傳統價值觀。

這部電影的問世反應了西方社會文化墮落的嚴重性。然而這還不是更糟的,當今的美國社會,在民主黨自由左派的影嚮下,已經是烏煙瘴氣。

2015年,美國最高法院作出歷史性裁決,裁定50個州的同性婚姻全部合法。美國的LGBT群體為此舉行了規糢盛大的游行活動,他們揮舞著彩虹旗,慶祝同性婚姻合法化。

希拉裡加入同性戀游行隊伍

同時,同性戀文化在校園中也大行其道。學校利用各種活動鼓勵同性戀者,將性別糢糊的理念傳遞給學生,他們甚至於將同性戀的教學寫成了教材,並在課堂上指導學生,這讓許多持傳統觀念的家長忍無可忍。

在左派最囂張的加州,公立學校對5歲孩子就開始教育接受變性、同性、及GJ等;12歲孩子可自主選擇變性、父母無權阻止,否則可能坐牢。

12歲的孩子有足夠的辨別能力嗎? 

安吉麗娜朱莉的女兒希洛小時候也喜歡扮男孩,長大後穿回了女裝,看看多漂亮。如果一個人小時侯因為認知的不成熟在自由左派的鼓動下而變了性,將來等明白了的時候去哪找後悔藥?

這一切罪惡的發生,讓人感到在這個世界的某個陰暗的角落,有一只極為強大的黑手在操縱著這一切。他們很早就滲透了天主教會,利用教會的資源、財力和影嚮力慢慢改變著社會,改變著世界。

是時候徹底揭露他們了!

今天,法國天主教會公開下跪認罪似乎讓人們看到了一絲希望,但這距離最後的勝利還相當遙遠。最可怕的是那些被毀掉思想的年輕一代,俗話說:」學好不容易,學壞一出溜。「 讓他們的變異思想再次回歸到傳統,不知道要付出多少艱辛的努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