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投毒?河南學生嘔吐事件,新華社提到的一個細節讓人害怕!

校長
據河南電視臺《都市報道》微博26日消息,新鄉封丘縣趙崗鎮戚城中學,吃過學校的營養午餐後,30多名學生出現嘔吐、拉肚子現象,學生們紛紛反映,當天吃的飯菜裡「豆腐有點餿,燴菜有點腥」。

家長們圍在學校門口要說法

面對記者的採訪,戚城中學王校長發出長長的一聲嘆息後,開始掩面痛哭了起來,他哽咽著告訴記者,前段時間,當地教育局通過招標後,送餐公司才變成了現在的這家。從11月15日起,這家送餐公司開始給戚城中學配送午餐,沒想到這周二就出現了學生上吐下瀉的情況。

中年男人的眼淚令人動容,這件事瞬間引爆網路,沖上了熱搜,一時間,涉事的送餐公司以及相關單位,都被送上了風口浪尖。

涉事公司叫做北京志宏恆達商貿有限公司,我上了天眼查去看。這家公司的投資人和實際控制人只有一個,名字叫徐燿華。

這家成立於2018年3月的公司,在成立之後直到現在也只做了一單生意,並且只有一個客戶,那就是封丘縣教育體育局。

這位徐先生,公司開在北京,生意做到了河南,關系肯定不簡單。

那麼,他又是怎麼把生意做到封丘的呢?感謝政務公開,一切皆有跡可循。

7月23日,河南政府採購網上,發布了一則封丘縣學生午餐的招標公告,標段很多,羅列如下:

招標要求是根據學生營養膳食需要,向學生提供安全、營養的完整午餐。價格為X+4元/每生每天,X為學生自願承擔數額,4元為財政資金/每生每天,供餐天數每年200天。配餐標準為葷素搭配,主食不限量供應。如學校有早、晚餐需求(本次招標不含本項),由中標服務商負責供應。

說實話,這筆錢落在每個學生頭上真的很少了,每個學生每天只有4元,其他的說是學生自願承擔,估計是各個學校再收點錢,要好點就多交點,反正基礎費用就是4塊錢一天。

8月23日開標,本次事件的標段第四標段,由上述北京公司獲得:

然後就被投訴了,投訴的人是一起參與投標的餐飲公司,投訴內容是招標不公平,還包括:多標段中標公司存在造假現象,不符合資格審查要求;評標委員會專家與代理機構工作人員直接接觸,直接影嚮本項目的公平性、公正性和公開性;變更招標文件採購流程不符合《政府採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第二十七條規定,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看財政局關於投訴的公告。

然後在11月16日,採購網上登出了投訴處理的結果。答複是:經調查,投訴事項1投訴人未參與其投訴標段的投標,該投訴事項不符合質疑投訴條件,投訴不成立;投訴事項2缺乏事實依據,投訴不成立;投訴事項3超出了質疑期限,並且該項投訴已被財政部門處理,該投訴事項不成立。據《政府採購質疑和投訴辦法》(財政部令第94號)第二十九條規定,作出投訴處理決定如下:駁回投訴。

然後,就爆出了新聞事件,校長在記者面前痛哭,引爆了輿論。之後封丘縣做出了回應,涉事的多人被調查。有關情況通報如下:

一、對11月23日事件發生後沒有及時上報並負有監管責任的縣教體局副局長王念四停止執行職務並立案審查調查。
二、對負有監管責任的縣教體局食管辦負責人呂勇立案審查調查。
三、對負有監管責任的縣市場監管局副局長閆文峰和食品經營安全監督管理股負責人王寶帥立案審查調查。
四、對採購項目招投標過程和涉事企業經營行為進行深入調查,如發現違紀違法行為,將依紀依法嚴肅處理。誠懇接受媒體和公眾監督。

然而,質疑聲也同步而來。比如涉事公司回應,公司的確是通過封丘縣教體局統一招標進來的,同時給24家學校供餐,所有學生吃的都是同一個食堂做出的飯菜,其他學校沒有反映問題,只有這一所學校出現了問題,這又是為何?

事發當日,北京志宏恆達商貿有限公司便已報了警,並且同時披露了一則重要消息:

此番出問題學校的校長,曾在2017年與另外一家公司簽訂了20年的餐飲供應合同,違約需要賠償三倍投資金額。也即是說,從2017年到2037年期間,只要這家送餐公司不出現重大失誤,該學校就不能和其他公司合作,一旦違約就按照合同約定賠錢。

寫到這,大家應該不難發現,問題的癥結所在了吧。

一個排他性的協議,簽到了2037年,2037年甚麼概念?我想那個時候,這位校長早就不在位了吧。這也難怪大家會質疑,甚至有不少人想到了《讓子彈飛》裡的橋段:

此外,在新華社五問學生嘔吐事件裡,有一個不太為人註意的細節引起了我的註意。

也就是說,無論是警方還是新華社,目前都沒有排除人為投毒這個可能性。是不是很驚悚,讓人無法置信?

如果讓我選擇,我寧可最後的結局是食物本身確實有問題,這家公司確實無能力搞好配餐工作,而不是冒出其他的可能性。否則就真的會讓人感覺,這個世界太過陰暗,好不了了。

跳出這件事看呢?一天4塊錢的餐食費,還要扣掉管理,配送等成本,學生吃到嘴能有幾塊錢呢?就算誠意滿滿全部用在學生身上,又能吃到些甚麼呢?請問一天2塊多錢的餐食費,能買到甚麼?

我自己家孩子曾經上過的中學,也有個食堂,用她的話說,是最難吃的食堂。中午飯根本下不了咽,同學們基本吃不了幾口就要倒掉。然而投訴了n次,也沒甚麼效果。而且學校還有規定,不許在外訂餐,也不許帶飯。

最後弄得沒辦法,她只能早晨盡量多吃點,吃好吃飽,然後再在包裡塞個巧克力,中午那頓基本不能指望了。

可見食堂也好,配餐也罷,擱在哪裡都是重災區。集中管制只能是看上去很美,出問題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有這筆錢,為啥不能直接發給每個孩子,讓他們補貼到自己的午餐上呢?

退一萬步說,就算送餐公司毫無問題,可那點錢做出來的午飯,也是可想而知的劣質。因為北京公司也好,四川公司也好,還是投訴者天門天奇也罷,他們都不是來做慈善的,他們要拿利潤的。

再抬高點眼界看,就這麼個利潤微博到不能再微博的生意,都爭成這樣鬧到投訴,鬧到最後孩子們吃出毛病的地步,可見現在一些地方內卷是多麼嚴重,存量博弈是多麼的殘酷了。

最後,用一首元代的詞來結尾,實在是恰如其分。

奪泥燕口,削鐵針頭,刮金佛面細搜求,無中覓有;

鵪鶉嗉裡尋豌豆,鷺鷥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內刳脂油,虧老先生下手!

嗚呼哀哉,只有吃壞肚子的孩子們,才是無辜的。

作者:鳳來儀

公眾號:功夫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