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了,年輕人為甚麼還在聽周傑倫?

周傑倫

盡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新的 「洗腦」 神曲。但現在,打開 QQ 音樂熱歌榜,出現次數最多的不是網路熱歌,而是周傑倫。

2021 年,年輕人還在聽周傑倫嗎?

帶著這一疑問,我們研究了 QQ 音樂每周更新的熱歌榜 TOP20 歌曲,並驚訝地發現,出道早已 20 年的周傑倫,依然在霸榜。

按榜單 TOP20 熱歌來算,過去一年(53 周)的榜單總次數有 1060 次。其中,周傑倫上榜次數最多,達到 175 次,占比約 16.5%。不僅比第二名七叔上榜多了 99 次,更是大幅度領先其他歌手。

而且,在上榜次數 TOP20 的歌手中,大多是近 5 年出道的網路新歌手。能和他們在音樂榜單的擂臺上掰手腕的 「老人」,只有周傑倫和劉惜君(排名 19)。

周傑倫不僅上榜次數多,而且上榜的歌曲數量也是最多的。在上榜次數 TOP5 的歌手中,周傑倫有 12 首歌曾經登上熱榜,是第二、第三名上榜歌曲數量的 3 倍。

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周傑倫的上榜歌曲中,只有《告白氣球》和《等你下課》是近 5 年來發布的新歌,其餘都是老歌,比如早期發布於 2003 年的《晴天》、2004 年的《七裡香》,還有現在幾乎已經家喻戶曉的《稻香》等等。

看來,對還在聽周傑倫的年輕人來說,薑是老的辣,歌也是老的好聽。

年輕人對老歌的偏愛,並不只是偶爾懷舊,而是常常在循環播放。

從數據來看,周傑倫的一些經典老歌反複上榜。其中,《晴天》在過去 1 年上榜次數最多,達到 52 次。

換句話說,就是幾乎每周都在榜上,是真正的霸榜之歌,yyds。

可以看出,即使截止至發稿前,周傑倫今年還未發布任何一首完整的新歌,仍有不少年輕人是他忠實的歌迷。

周傑倫的歌曲究竟有甚麼魔力?年輕人為甚麼還在聽周傑倫?為了再進一步了解清楚,我們採訪了 5 個不同年齡的周傑倫歌迷,以下是他們的回答 ——

為甚麼年輕人還在聽周傑倫?

毋庸置疑,周傑倫仍是頂流。

盡管近年來,周傑倫新歌的口碑都不像熱度一樣盡如人意。在《Mojito》發布後不久,《一個 90 後的周傑倫粉絲的死心史》《原教旨主義周傑倫》等 10w+ 文章都表達了對周傑倫新歌的失望。

但在 DT 君的採訪過程中,不少年輕人都還在循環播放周傑倫的歌曲,並提出了一個共同觀點 —— 即使新歌不行,周傑倫的老歌依然能碾壓當今華語樂壇。

@ 潘潘

「江郎才盡」 幾乎已經成了周傑倫現在發歌時必定有的一種聲音。但不可否認的一個事實就是,周傑倫已經給我們帶來了太多至今仍然不過時的優秀作品。周傑倫也好,林俊傑也罷,他們是華語樂壇最後一批天王巨星,至少目前還沒看到新的可能的人出現。

有些歌曲的生命周期是短暫的,但你不會因為還在聽周傑倫的歌而感到過時。比如《土耳其冰淇淋》這種歌,像是當下周傑倫對大眾的一種回應,「只要我想,我的技巧依然可以碾壓」。

@ 小鹿

現在的華語樂壇太拉垮了,大部分人的做法都是拷貝粘貼。比如有的人只寫了個 16 小節,然後唱段主歌,再把 16 小節拷貝一下,加段副歌,連唱都不用唱兩遍,跟做 PPT 是一樣的。

但我們來看周傑倫早期的作品,是具有音樂實驗精神的。在風格上,他將 Hip-Hop、硬搖、鄉邨和巴洛克古典等元素都融合進了 R&B;在內容上,不但要討論愛情,還要討論星空與自然,历史與國度。這些歌,如今聽來依然驚喜。

@ 格子

在第四張專輯後,周傑倫的唱片銷量其實是一次高過一次的。

客觀上來說,周傑倫越來越火,影嚮力越來越大,受眾與市場難免影嚮周傑倫在創作時加入更多考慮與權衡,所以傑倫後來的作品不再生猛探索,陷入 「好聽」 的安全拷貝,也是人之常情。

不同時代的年輕人,都是怎麼知道周傑倫的?

普遍認為,音樂產業分為 4 個時代,分別是曲譜時代、唱機時代、唱片時代和流媒體時代。

從 2000 年發布的首張專輯《JAY》來看,周傑倫最早出現在傳統唱片業時代,並常年稱霸銷量榜單首位,巔峰時期銷量基本都在 250 萬張左右。

後來音樂載體開始數字化,人們往往不用花錢就可以聽到大量的音樂。但周傑倫再次走在時代的前列。2014 年 12 月,周傑倫的新專輯《哎喲,不錯哦》就首次以數字專輯的形式在 QQ 音樂獨家發布,一鍵開啓國內的數字專輯時代。

可以說,周傑倫跨越兩大音樂 「時代」。每個人第一次聽到周傑倫的方式,都可能截然不同。

@ 潘潘

我是從第一張專輯就開始聽周傑倫的。

可能因為我本身就比較專一,並且不會主動去搜羅音樂。所以,「神專」《JAY》對當時的我就直接入坑。早期聽周傑倫還是卡帶的年代,回過頭來想,其實那會聽的很多都是盜版。

我老家是邊陲小鎮,路邊的 CD 店裡幾乎沒有甚麼正版。聽卡帶的年代,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很多盜版商為了能賣貨,把一些別的歌手的音樂包裝成是周傑倫的作品。因為那個時候不看 MV,在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以為《西廂》是周傑倫唱的,不是後弦;《玫瑰花的葬禮》是周傑倫唱的,不是許嵩。

如果上網搜尋周傑倫新專輯,也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是,會有很多冒牌的假專輯出現,歌名歌詞都齊全的,編得有糢有樣。

@ 小鹿

2003 年,我讀初二。

那天放學後,我買了周傑倫的混剪磁帶,有一幫小孩來我家過夜。晚上燈關了,月光透過窗戶灑進房間,我們就用隨身聽放歌。我至今還記得,第一首是《以父之名》,第二首是《懦夫》,第三首是《晴天》,第四首是《東風破》。

「誰在用琵琶彈奏,一曲東風破」 一出,我就驚了,對當時的我來說,是要用 「起雞皮疙瘩」 來形容的好聽。所以,那個晚上,我只重複做了一件事情 —— 一直往回倒到《東風破》,聽完再倒卡。從那以後,周傑倫在我心中 TOP 1 的位置就定性了。

@ 玉桂狗

我是個 95 後,小學五年級就擁有了自己的 iPod,但當時家裡沒有電腦,所以會去 MP3 店,花 10 塊錢讓店員將當下最流行的歌曲批量下載到 iPod 裡。

雖然歌都不是自己特地挑選的,但得益於時代,當時流行的都是諸如林俊傑、SHE、陳奕迅、王力宏、蔡依林、梁靜茹等歌手,當然還有周傑倫。

我對第一次聽到周傑倫、林俊傑是甚麼歌,記憶很深刻,周傑倫是《對不起》,來自專輯《範特西》,林俊傑是《曹操》。那晚寫作業的時候,我一直在循環播放這兩首歌。

為甚麼年輕人一提起周傑倫,就會說起 「青春」「情懷」?

在《一個 90 後的周傑倫粉絲的死心史》一文中,作者翁佳妍提出,「周傑倫之所以能夠吸引大批年輕的歌迷,大概是因為一個不被認可的小孩,卻有暗暗較勁的志氣 —— 不乖,眼神過於不服,隨時準備唱反調的樣子,但凡事都要做到最好。這讓我們有代入感,他映射著我們不被認可、偷偷自負的自我。」

而另一方面,在越來越快的生存節奏裡,有意識地 「逃」 回過去,變成很多當代人一種有效的心理代償機制。也是在如此情況下,和周傑倫有關的青春回憶被覆上了一層又一層溫柔的高光,想象性地構造出了 「生活在別處」 的紓解通道。

@ 潘潘

我自認五音不全,幾乎從不去 KTV 唱歌或者在聚會上唱歌。但我高中初戀,因為那會女朋友也喜歡周傑倫,那是我真的開始,用現在的話來說 「社交牛逼癥」,可以堂而皇之的在她面前或者在她朋友面前唱《浪漫行動電話》《簡單愛》,就算跑調跑得飛起。

現在想想,「普卻信」 是刻在男生 DNA 裡的,就缺一個可以激發你的東西。周傑倫的音樂大概就是可以刺激年少時的我的一個東西。工作後,我每年的音樂軟體年終統計出來,基本還是周傑倫的歌單。

現在我基本靠聽他的歌調節情緒。比如,我在最忙的時候,下班後會聽快歌。因為周傑倫的快歌會讓我快速能從工作的繁雜思緒裡跳出來起來。我也嘗試過聽別的歌手的音樂,但效果沒有周明顯。

情懷也好,好聽也罷,最直接的對我的感覺就像是做了一場精神上的 SPA。

不同的年紀,對於這場 SPA 的體驗不一樣而已。年少時是沖動的、不顧一切的,中年時是平緩的、安逸的。

@ 謝浴缸

周傑倫剛出現在我的世界裡的時候,是同學借給我的自制盜版磁帶,他們把英語口語磁帶刷掉,並重新將周傑倫的歌曲灌錄進去。

第一首歌是《園游會》,東北的教室剛剛供暖,大雪在窗外瘋狂堆曡,整個世界陷入一種匱乏的白,可是這首歌讓我聽到了彩色。

自打那以後,我成了周傑倫的死忠粉,將從書店裡買來的依舊是盜版的前八張專輯聽了不知多遍,直至可以在腦內重新演奏所有的細節。我的房間掛滿了周傑倫的海報,做夢只會夢見周傑倫和班花,有時班花在夢裡跟著周傑倫跑了。

再後來,我考上了外地的大學,在大學成立了自己的第一支樂隊。在我走得越來越遠的時候,逐漸把周傑倫忘了,覺得傑倫好像越來越口水,不再時常關心。

一晃進入社會幾年,我的樂隊散了又組,組了又散,我寫樂評,混圈子,看現場。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對自己的音樂、生活、工作和曾經向往的外面的世界都感到厭倦。

直到疫情來了之後,我獨自開車通勤的時候變多了,有一次塞車的時候,某個音樂電臺放送了一首周傑倫的《簡單愛》,那幾分鐘,尤為漫長。

我的開關仿佛又一次被打開,似乎重新坐在了東北小鎮那個大雪封山的教室裡,老師在講課,同學在走神,而我握著方向盤。

周傑倫是一部分曾經的自己。曾經的自己,永遠都是最好的。

 

來源:DT 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