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美帝開始衰敗,當白人開始絕望……

文:北遊 

近年來,白人槍手大開殺戒的事情頻現歐美社會:

2011年的挪威槍擊爆炸案造成77人死亡;

2019年3月的新西蘭槍擊案造成50人死亡;

2019年8月的美國德州槍擊案造成22人死亡……

其中的原因何在?

每當槍擊案發生,槍手只要是白人,被「白左」把持的歐美媒體就會不加思索的給這些白人槍手扣上「種族主義者」的大帽子,認定他們之所以大開殺戒,一定是心懷落後的、醜陋的「白人至上」觀念,是醜陋的「納粹分子」在進行種族清洗。

事實果真如此嗎?

實際上,任何一個腦子沒壞掉的人,都不會在這些槍手充滿理論範兒的「戰鬥檄文」中看出高高在上的納粹範兒,傻子都看得出,這些文字背後透露出的是強烈的絕望情緒。

事實是:

這些白人槍手不是在顯示自己的種族優越感,而是在發洩自己被日益邊緣化的絕望情緒;

他們不是在攻擊外來者的地盤,而是在阻止外來者的進入;

他們的極端行為顯示的不是「白人至上」,而是「白人的絕望」。

他們普遍認為自己的國家已經被非洲裔、拉美裔等移民群體借助人口優勢逐步控制,而白人群體自身的力量卻越來越虛弱,連保護自身的能力都逐步喪失。同時因為白人生育率的持續下降,和外來移民一直以來的高生育率之間產生的此消彼長,造成正在被外來種族「」。

越來越沒有話語權,越來越憋屈的底層白人,不但面臨生存和價值認同的雙重打擊,而且在「政治正確」氛圍的壓制下,他們甚至連發出聲音都變得異常困難。在正常途徑都無法改變現狀的情況下,暴力反擊就順理成章成了他們表達不滿的唯一選擇。

白人槍手們的「杞人憂天」,並非空穴來風。

據統計,早在2012年拉美人口占35%以上的州就有4個,在3億美國人中,拉美混血移民至少有5800萬人,差不多占到全美人口的五分之一。

據美國國情調查局估計,預計到2050年,美國的拉美裔將占到23%,接近四分之一,大有成為美國第一大族的趨勢。屆時美國種族人口將發生根本性的逆轉,除了拉美裔,黑人將占到16%,亞裔佔10%,而歐裔美國人將從此在美國變成少數族裔

很顯然,人口比例的減少在民主國家意味著在選舉和立法上必然處於劣勢。

在當今的歐美國家,隨著白人所佔的人口比例的直線下降,其生存處境的惡化和傳統價值日漸式微,都是無可辯駁的事實。

任何一個頭腦清醒的人,都不會否認針對移民的白人槍手不斷出現,跟白人群體的生存危機和文化存亡,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就拿這次槍擊案發生的德克薩斯州來說,全州就有大量的拉美裔人口,佔據了相當驚人的比例。正因為擁有足夠多的人口,拉美裔手中的大量選票讓政客們垂涎欲滴。

而政客和拉美裔選民之間的利益交易已經全無掩飾,在這場交易中,政客收穫選票,拉美裔選民收穫各種福利和利益。

這也是槍手在戰鬥檄文中反復強調的原因。


他在「檄文」中說到:

「……增加更快的西班牙裔人口,將使美國淪落到民主黨控制之下。

民主黨知道這一點,已經開始了過渡,在民主黨辯論中大力迎合西班牙裔選民群體。他們打算利用開放的邊界,為非法移民提供免費醫療,公民身份等,通過引進數百萬新選民,然後使其合法化,從而發動一場政治政變。

有了這樣的政策,西班牙裔對民主黨的支持在未來可能會變得幾乎一致。得克薩斯州大量的西班牙裔人口將使這裡成為民主黨的大本營。把得克薩斯州和其他幾個擁有大量西班牙裔人口的州輸給民主黨人,成為他們贏得幾乎每一次總統選舉所需要的一切。 」

他說:

「我一生都在為不存在的未來做準備。我夢寐以求的工作很可能被自動化取代。西班牙裔將控制我深愛的德克薩斯州的地方和州政府,他們會改變政策以更好地滿足他們的需要。他們將把得克薩斯州變成一場政治政變的工具,這將加速我們國家的毀滅。

我再也不能忍受無所作為的恥辱,因為我知道我們的開國元勳已經賦予了我所需的權利,以拯救我們的國家免於瀕臨毀滅。 」

從這些話語中,我讀不到一絲一毫所謂「白人至上」的種族優越感,通篇都是面對不利現實、依然冷峻分析的心態,和用正常途徑無法改變的無奈,以及不得不通過極端手段來抗爭的悲壯。

然而,這麼明顯的事實擺在面前,美國的媒體卻一如既往的如同鴕鳥般的,選擇視而不見,依然不假思索的給德州槍手戴上了「白人種族主義」的帽子加以批判。

相對而言,德州槍手倒像是個有著先見之明的、冷靜的預言家,他在「戰鬥檄文」預見到:

「美國到處都是偽君子,他們會把我的行為,作為種族主義和對其他民族的仇恨進行鞭撻。儘管有大量證據表明,這些外來的入侵者才是所有問題的根源……

我的意識形態幾年前就固化了,我對自動化對移民和其他問題的看法早於川普和他的總統競選活動。我把這個寫在這裡,是因為有些人可能會譴責川普總統的支持者,發動了襲擊。

事實並非如此,我知道,媒體無論如何都會稱我為白人極端主義者,並指責川普的言論。美國媒體因捏造假新聞而臭名昭著,他們對這次襲擊的反應,可能恰如其分地證實了這一點。 」

在一個充滿著政治正確和偽君子的地方,這樣的預見有著「皇帝新衣」般的神奇效果。

我們馬上就能看到在這場演出中,誰沒穿衣服。

挪威槍手

早在挪威爆炸和槍殺案兇手布里韋克在2011年大開殺戒時,我就已經註意到歐美社會原本的主體民族——白人群體開始悄然瀰漫一種生存焦慮,在面對外來移民和文化不斷侵蝕他們所珍視的價值體系和文化傳統,當大規模的「人口置換」悄悄變成了不爭的事實時,他們不惜同歸於盡的絕望心情。

新西蘭槍手

德州槍手

而新西蘭槍擊案發生後,我也第一時間判斷到,歐美主流媒體秉持「政治正確」的一貫作派,把這些槍擊案簡單歸結於當事人的所謂「白人至上」觀念,不但無助於問題的解決,恰恰是這種自虐的鴕鳥心態催生了越來越多的白人槍手。

一而再再而三,同樣的悲劇以同樣的理由和同樣的方式發生,歐美的媒體和主流社會卻依然在當鴕鳥,對真正的問題視而不見。

如果歐美社會還不重視「政治正確」的危害,還沒意識到無原則的多元文化所帶來的社會危機,那麼,湧現更多的白人槍手並不讓人感覺意外。

因為沒有任何一個群體的每一個人,都弱智到始終無視事實,會弱智到心甘情願坐以待斃,雖然媒體上可以天天歌舞昇平,現實中的矛盾卻會形成致命的漩渦

矛盾可能會長期累積不被重視,但從來不會無緣無故、自動消失,它一定會在某一個時刻總爆發。而這種沉默後的爆發產生的破壞力是長期持續並且在強度上也不可控,一個失範的社會,民眾的道德素質惡化也是必然的結果。

無論是對於個人還是社會,最佳的方案從來都不是、也不應該是當鴕鳥,永遠都應該是面對事實,而不是逃避事實,應該選擇做個勇敢的理性人,而不是只會唱高調的偽君子。

無視事實傷害最大的其實不只是白人,那些無知無識卻被授予特權和好處的外來移民最終也會遭致悲慘的命運,這樣的事情在南非、委內瑞拉、津巴布韋輪番上演。

當一個社會的不同群體只能用相互傷害而不是尊重一個共同的一視同仁的規則行事時,沒有一個群體會長期受益。

但是,現實總是讓人失望,如同為了印證德州槍手的正確預言,槍擊案後充斥美國主流媒體依然是顧左右而言它的虛偽高調,我們來看下面這段話:

「儘管這些槍擊事件背後的動機,可能還不完全清楚,但有跡象表明埃爾帕索槍擊案,是一個危險的趨勢。陷入困境的個人,公然接受種族主義意識形態的個人,認為自己有義務採取暴力行動,來維護白人的霸權。

像ISIS和其他外國恐怖組織的追隨者一樣,這些人可能單獨行動,但他們已經被網上激增的白人民族主義網站煽動了,這意味著執法機關和互聯網平台都需要想出更好的策略,來減少這些仇恨群體的影響。但同樣重要的是,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吹響號角,以寬容和多元化的價值觀行事,這應該是我們民主的標誌。 」

說出這些空洞、虛假、膚淺、無視事實的話的人,曾經被選舉成為這個全球最強大國家的總統,至今受這國人愛戴追捧,他就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

不得不說,他這段話完全是高高在上的不負責任之言,大而化之、空洞無物,甚至或明或暗的把白人槍擊者的動機跟伊斯蘭極端分子和非洲種族滅絕者的動機,武斷的劃上了等號,把槍擊案的原因簡單歸結於個人的困境,而刻意迴避槍擊者發動襲擊原因的長篇論述。

我不知道奧巴馬是在刻意說謊,還是其認知能力本來就有限,無論出於何種原因,如果美國的主流媒體和政客們一直跟個傻子似的無視社會的真正問題,我們都能得出一個確鑿的結論:

在一個可以預見的未來,美國將無法抑制的加速衰敗!

而那些虛偽的白左,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