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真是太磨幾了嗎?

川普

文:童大煥

【1】

價值觀上,野蠻戰勝文明往往只在須臾之間。因為人性是脆弱的。

我們常說沒有價值觀輸出的國家算不上大國,但秦暉先生若干年前卻有一個擔憂:擔心我們輸出腐敗的價值觀。

但其實,腐敗的價值觀根本不需要輸出,在任何文明和人種中都深深地根植於人性。馬克吐溫有篇作品《敗壞了哈德萊堡的人》,講的是一個外鄉人的一口袋假金幣,就毀掉了一個鎮子歷久彌新的誠實。

左派和腐敗之所以能夠像病毒一樣迅速侵蝕健康的肌體並橫行世界,是因為那是一條能夠及時滿足的捷徑。很多人僅僅是活著,就拼盡了全部的力氣,有唾手可得的福利或榮華富貴,多少人能夠抵禦得了誘惑?

人都是慾望的奴隸,區別只是承受誘惑域值的大小。

【2】

很多人都知道韓國總統幾乎很少有善終者,卻不相信美國的三權分立也會有系統性腐敗。這也是一種「偶像崇拜」和「偶像迷信」吧!

2020年12月17日下午,林伍德(Lin Wood)大律師發出一則推文,稱他現在明白了最高法院為什麼拒絕德州起訴四個搖擺州選舉違憲的案子,那是因為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Roberts)從中作梗。

林伍德律師寫道,「我在討論8月19日的電話談話,電話上法官羅伯茨說,他將確保『那個C他娘的』不能連任。羅伯茨在電話中與布雷耶(Stephen Breyer)法官討論如何把川普(特朗普)弄下去。」

林伍德推中說:(2020年)8月19日,羅伯茨與斯蒂芬·布雷耶兩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通電話討論如何將川普搞下去,羅伯茨的原話是他將確保「the motherFxxker would never be re-elected」。

同時曝光的,還有羅伯茨的飛行記錄與照片,關聯到非常著名「愛潑斯坦島」事件。林伍德表示,「我長期以來質疑『約翰‧羅伯茨』(這個名字)出現在愛潑斯坦(JeffreyEpstein)的私人飛機名單上的問題。」

愛潑斯坦是因性侵未成年少女被拘押的紐約金融大亨,去年夏天在曼哈頓監獄內可疑地「自殺」。他早年經常帶朋友乘坐私家飛機前往一個據稱有女童供其玩耍的島嶼尋歡作樂。

林伍德懷疑那就是美國的首席大法官。他說:「主流媒體沒有興趣調查這件事去發現真相。美國應該知道答案;所有的謊言都將被揭穿。」

林伍德說,下面這條推文可能是他一生中發出的最重要的推文:「首席大法官羅伯茨是腐敗的,應該立刻辭職;布雷耶大法官也應該立刻辭職。他們是『反川普者』,竭力阻止公眾知道川普贏得連任的真相。」

林伍德律師又發推文暗示,他受到威脅,但是他不怕,他也不會自殺,因為他相信上帝。

週四晚間,美國總統川普發布推文說,「我對美國最高法院感到非常失望,我們偉大的國家也是如此!」

【3】

本次美國大選其實只有挺川者陣營和反川者陣營,沒有挺拜(登)陣營,拜只是反川者共同推出的一個木偶。局外的反川者也許認為川普陣營像瘋獨狗一樣到處亂咬,污衊美國神聖的民主和法治;挺川者則認為川普是在主動挑戰異常龐大的利益集團。

我支持後者。

定哥有話說《八方合圍,為什麼幾乎整個美國政界、商界都反川普?》分析了反川的八股強大勢力:

川普2016年對支持者作出的競選承諾之一就是「抽乾華盛頓沼澤Drain theswamp」。沼澤者,蚊蟲滋生的腐敗之地也。

然而,如今情形是,川普不但沒有抽乾沼澤,反而面臨被沼澤吞噬的風險。借用川普前戰略顧問BN的話來說:「這片沼澤已形成50年了。如今已演變為一種成功的商業模式,結合了金主、顧問、說客和政客。美利堅最富裕的九個縣,七個在華盛頓特區。沼澤就是那個永久的統治圈層,兩個黨都包括。兩個任期也抽不干,這需要10年,15年,20年無休止的戰鬥。」

川普要對美國境外生產產品的美國公司徵稅。這是為什麼谷歌,微軟,亞馬遜,臉書,蘋果,摩根所有這些跨國大財團和科技巨頭基本上都是支持拜登。選前所有跨國財團迅速達成一致:川普一定得下台!無論如何得讓他滾蛋!為此事不惜一切!

這是反川的第一股力量。

第二股反川力量是政治世家。川普想限制國會議員的任期。目前美國的參眾兩院雖然都有任期,參議員四年,眾議員二年,但每次國會的選舉大概有將近85%~90%的人會再次當選,不少人就幹了一輩子,也就是終身制,自然會形成一個固化的龐大利益集團。比如布什家族。

第三股黑川勢力,就是非法移民和犯罪分子。對於這些趴在社會肌體上吸血的罪犯和寄生蟲來說,一個要求他們遵紀守法、自力更生的川普就是最有效的殺蟲劑。

第四股黑川搗川的勢力,是媒體。

第五股搗川黑川勢力,是政府公務員。川普推行的小政府,會大大減少公務員的數量,降低政府雇員的待遇,從既得利益的角度考量,他們哪怕甚至是明目張胆地參與選票作假,也要把川普置之死地而後快。

在美國以外幹掉川普的聲音也不小,這是第六股反川勢力。其中之一就是那些爭先恐後給拜登道賀的西方國家首腦,川普「美國優先」,動了大家的奶酪。

第七股反川勢力就是那些所謂的美國大知識分子們。在川普政策的影響下,原本許多風光的學術交流,都被取消。

還有一個強勁的第八股反川勢力,不點名,你懂的。

美聯社曾概括了這樣一句話:在美國整個的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總統像川普一樣,深受一大批美國民眾的愛戴,也從來沒有一個總統像川普一樣深受另一批美國人的憎恨。

【4】

不是川普撕裂了美國,是川普把這種撕裂顯性化、公開化了。這就是啟蒙和喚醒的過程。

到目前為止,川普的打法主要還是造勢不斷的加碼,通過聽證會、法院上訴、挺川集會遊行等三方面,磨磨几几慢慢悠悠的,一波三折,愈挫愈勇,旁觀者都急火攻心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我想,川普最希望的不是速戰速決,而是窮盡程序,只有這樣才能認清真相、分清敵友、喚醒美國和世界。我猜他最想要的結果,是搖擺州重新核票——不是重新計票,而是要重新審核每一張選票的合法性,達到「每一張合法選票都被計入,每一張非法選票都被剔除」的初衷。然後,憲法得以維護,自己贏得光明正大,在合法連任後再排干沼澤、重建美國的文明秩序。

一切要在合法程序內進行。這就是川普這個憲政主義者在危難之際仍在身體力行的東西。甚至為此而親自在推特上闢謠:戒嚴令=假新聞。只是更糟糕的明知故犯的報道。

那些說川普是獨裁者的,要確認一下自己的眼神對不對。

當然,川普並非一個人在戰鬥。即使在立法(國會)、司法、行政(影子政府)、媒體(第四權)都已成為對手的時候,他還擁有7500萬以上選民的愛戴和擁護,甚至還有日本以及其它國家和地區的挺川遊行與集會(當然這無助於選票),而這些支持者是美國傳統價值觀的堅定捍衛者,關鍵的是他們手裡還擁有「槍」。

更關鍵的是,右派們捍衛價值觀時敢於犧牲財產乃至生命,但左派們別看平時烏合抱團,但無非都是利益的苟且,眼裡只有利害,並無是非,真要到需要犧牲財產乃至生命捍衛什麼的時候,他們往往狼奔豕突逃之夭夭。

如果以外國勢力操縱、干涉大選為由進行局部戒嚴,則川普還有捷徑。但國家情報總監的情報已推遲公開,川普於2018年9月12日埋伏的總統行政令「殺手鐧」,也許不到最後迫不得已不會亮劍,雖然這仍在合法程序內,但一切暴力威懾都只放到最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