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穩了?

川普

文: 謝作詩 

在美國歷史上,還沒有哪位總統像川普這樣毀譽參半,喜歡他的人,不管他做什麼都有支持的理由,不喜歡他的人,他做什麼都是毛病。

其實,美國走到今天,必然產生這樣一位總統。只有看懂了為什麼川普這樣的人能夠當選總統,才能明白美國經濟的增長邏輯。

一、分裂的美國必然產生川普這樣的總統

物極必反。左傾久了,人心就會思右。右傾久了,人心又會思左。美國的問題就是左久了左過了,人們開始厭惡這樣了,這必然造成社會極度分裂。川普就是這個分裂時代的產物。

拿剛剛爆發的這場暴亂來說。事情起因於警察過度執法,致使一名黑人死亡,引發群眾上街遊行抗議,並且產生打砸搶等暴亂行為。如你所知,川普公開發推特支持店主們拿槍保衛自己的商店,多次督促州長們動用國民警衛隊制止暴亂,甚至還揚言要動用正規軍隊。

《紐約時報》:特朗普的言論加劇了明尼阿波利斯危機

川普的言論自然引發抗議人群的強烈不滿,白宮一度還遭到抗議人群圍攻。有人說:川普不夠老道,要是老道的話,他應該先單膝下跪,向黑人道歉,然後再宣稱要動用軍隊平亂。

真的是川普不老道嗎?說這話的人,顯然不了解今天的美國。美國人苦「政治正確」久矣,大家心裡強烈不滿,只是不好意思表現出來。假如川普真這樣做了,那麼他就兩邊都不討好。

「黑人命貴」就是一種「政治正確」。但其實,美國警察過度執法致白人死亡的比例是黑人的兩倍,因此根本不存在歧視黑人的問題。再說了,為什麼不先等司法審判的結果?立即就要遊行抗議也可以,畢竟那是憲法賦予的權利,可是,為什麼要燒人家商店、搶人家東西?

美國有種種對於少數族裔的特殊照顧政策。例如,公司必須聘用一定比例的少數族裔工人,學校必須招收一定比例的少數族裔學生,否則就是種族歧視。你說說,你是老闆,會怎麼作想?你是其他族裔的學生和家長,又會怎麼作想?

據說,有人還提議:假如有人是同性戀,那麼他就可以自己選擇是去男衛生間還是女衛生間。設想,你為人父為人母,不擔心自己的孩子在衛生間遇到什麼人嗎?但你只能心裡抗議,不能表現出來,否則就是歧視同性戀。

今天的美國哪有什麼歧視,白左化已經使得美國脫離普遍權利保護,走向了照顧一部分人、損害另一部分人的反面。

看見了嗎,那些白人已經拿起槍來捍衛自己的商店和家園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假如川普真的單膝下跪請求黑人原諒,那麼就會失去這些人的信任。

二、娛樂化、大眾化的時代需要大小「金毛」

商場摸爬滾打幾十年,不能說川普不攻於心計,但他的心計本色。也許他本來就這樣,也許有意為之。他不管你怎麼看,心裡怎麼想就怎麼說,說過必做。也許很多人不喜歡,但是也有很多人喜歡,甚至因為這一點,可以容忍他其它的缺點。至少我就是這麼想的。

川普經常對一些還沒有形成最後意見的問題發表看法,事後又改變主意。不喜歡他的人,會說他政治不成熟。喜歡的又會認為,他把過去神秘的高層決策過程展現了出來,挺好。

當題詞器被雨淋濕了之後,他就天馬行空,大讚美國空軍英勇。殊不知,那時人類都還沒有飛機,又哪來英勇的美國空軍呢?不喜歡他的人,認為他知識匱乏、信口雌黃。喜歡的呢,又認為他機智、反應快。無論如何,隨機應變總比卡殼、把大家晾在那裡好吧?

其他人都是選舉的時候說一套,當選後做的是另一套。馬克吐溫諷刺說:他們當選後第一件事就是忘掉競選誓詞。可是川普不,他競選時承諾的所有的事情,都一一兌現。因為建那堵邊境牆,遭到民主黨的激烈反對,他不惜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動用軍費也要建成。不看好他的,說他任性,看好的呢,這又何嘗不是信守承諾?

過去,政治人物遠離大眾生活。大眾最多也就是在電視、報紙上接觸到他們。他們在言行、裝束等方面把自己和大眾區分開來,反而可以增加幾分神秘感。可是今天手機在身、網絡覆蓋,政治人物與大眾在虛擬空間隨時相見,再一本正經、道貌盎然,就索然無味了。

過去在重大國事場合上總統牽太太的手被拒,恐怕是一件很負面的事情。但在移動互聯網的今天,大家會覺得是一個好玩甚至可愛的花絮。

在過去,總統說既然消毒液可以殺死病毒,那麼可不可以喝一點來殺死病毒,人們就會認定這樣的領導無知,導致其光環喪失,但在移動互聯網的今天,人們會想,原來川普跟我們一樣,也犯傻啊!

過去,政治人物用高大上來武裝自己,而現在,人們更喜歡一個不完美,有點小淘氣、小缺點的活生生的人。相聲裡有一種自貶的手法,大家活的都不易,說自己比大家更慘會得到掌聲。現在政治人物也一樣,你看,有的地方,我還不如你呢!

英國是多麼紳士風度的一個國家,可如今選上一個頭髮亂七八糟、衣服看不出啥色的首相。這是偶然嗎?

移動互聯網時代,一個超級娛樂化、大眾化的時代,「完美」的領導已經不是好領導了。關鍵問題、重大事項,你要對,對得我心服口服,就足夠了。這種轉變初現端倪,一些人還不習慣,所以觀念分裂、爭議不斷,但這就是潮流。

三、美國的選舉人制度有利於川普競選

美國實行的不是簡單多數獲勝制度,而是選舉人制度。所謂選舉人制度,就是不論州的大小,還是人口多少,每個州有2張基本選舉人票,然後每1000萬人加1張。誰在那個州贏得了多數,那麼那個州的選舉人票就全歸這個人。誰贏得的選舉人票多,誰就最終當選。

舉個例子。假設美國有3個州,A州1000萬人,B州1000萬人,C州3000萬人,那麼A州、B州各有3張選舉人票,C州有5張選舉人票。如果川普在A州、B州贏得多數,拜登在C州贏得多數,那麼A州、B州的選舉人票就全部歸川普,共得6票,C州的選舉人票則全部歸拜登,共得5票。即使拜登的支持人數超過川普,但川普贏得的州多,也能最終獲勝。

因為每個州有兩張不受人口影響的基本票,這樣,贏得多數州就比贏得多數人更重要。

大家看下面的圖,圖中的紅色州是共和黨的基本盤,藍色州是民主黨的基本盤,紅藍之間的是搖擺州,紫色的偏向共和黨,淺藍的偏向民主黨。共和黨的州數量明顯多於民主黨。

總體上來說,共和黨右傾,儘管持這種政治立場的人可能不佔多數,但是這樣的州佔多數。這樣你就能夠理解,為何川普敢於強硬威脅要動用軍隊平暴。他越強硬,越能穩定基本盤。

這段時間,美國發生暴亂,川普的支持率有所下降,但是,他從來就沒有指望過黑人會支持他,他的基本盤是底層白人。最新的民調顯示:雖然川普支持率落後,但在白人選民中卻以53%對44%遠超拜登,而拜登的優勢主要在於少數族裔。美國從左傾回歸右傾的趨勢明顯,川普的基本盤很穩定。很可能,在2016年川普和希拉里競選時出現的情況會再次發生。

在2016年大選的時候,川普就不是依靠支持率,而是依靠選舉人票數獲勝的。

理解了川普當選的邏輯,也就能夠理解美國經濟的增長前景。

左傾的民主黨從來都是經濟發展的敵人。損害到普遍權利保護的平等早已成為經濟的頭號殺手。在美國歷史上,從來都是共和黨發展經濟,然後民主黨上來禍害掉。

但美國這次的右傾不同尋常:其一,這次是長期深受左傾之苦、部分人痛定思痛後的右轉,短期內不會再搖擺;其二,美國最高法院9個大法官中,有5個是保守派,這也保證了美國社會很難整體再左傾。

右傾的美國,經濟沒有理由差。加之這次的經濟衰退不是因為前期做了錯誤投資,而是疫情導致的經濟停擺,因而不是真正的經濟危機。一旦疫情結束,經濟就會重新回到增長軌道。當然,疫情期間的救市使得本來就很高的財政赤字更高了,這對經濟構成一定的製約。

總之,別把川普說的那麼不堪,美國股市的形態和美元的形態,就是資本對川普的最大信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