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的「以屎入藥」是愚昧還是高明?

文:亂翻書清風 

現在反中醫的不少,很典型的一個說法就是對中醫中居然還有讓人「吃屎」的說法!網上有篇文章,借這種「吃屎」的療法諷刺中醫。

文中總結了中醫對各種「屎」的功效以及用法,說的一本正經。相信很多人看了之後會覺得惡心,把這個當作笑柄。當然,這也是作者想要達到的目的。然爾,事實果真如此嗎?


2012年,美國印第安納州一位56歲的凱瑟琳.達芙在急診室裡持續高燒、口腔潰瘍、皮疹、水腫,腹瀉浸透了整個病牀。這已經是她第六次因為艱難梭菌感染而病倒了,對此醫生給她的唯一建議就是——切除結腸。但達芙與家人並不願意接受結腸切除手術。經過大量調查,她與家人終於查到了一個叫作FMT(糞便移植術)的療法。用通俗的說,就吃糞治病。

盡管這一方法太過奇葩,但走投無路的夫婦二人還是決定做一下嘗試。丈夫用一臺家用攪拌機將糞便和生理鹽水在攪拌機裡拌勻,然後給妻子灌腸。從下午四點開始,一直灌到了晚上十點。達芙就覺得像脫胎換骨一樣,腹脹腹瀉的感覺幾乎全都消失了。而在一天前,她感覺自己真的快要死了。就這樣,達芙在家裡通過腸道灌註其丈夫的糞便,纏繞她多年的艱難梭菌感染居然真的奇跡般治好了。

其實,FMT療法最早可以追溯到1000多年前的東晉時期(公元300-400年)。當然,那時候不叫FMT,而叫「黃龍湯」。葛洪在《肘後備急方》中首次記載了用糞清治療食物中毒和嚴重腹瀉的方子:「絞糞汁,飲數合至一二升,謂之黃龍湯,陳久者佳」。

一千多年後,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也記載了此類偏方,「近城市人以空罌塞口,納糞中,積年得汁,甚黑而苦,名為黃龍湯,療瘟病垂死者皆瘥」,即口服糞水可以治療嚴重腹瀉、發熱、嘔吐和便祕等疾病。

FMT這個叫法來自西方現代醫學,全稱叫糞便微生物移植(Fa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其原理是通過轉移健康捐贈者的糞便細菌到病人身上來達到治病的目的。

現代的醫學記錄中,有據可查的FMT療法始於1958年。當時,有一種名叫偽膜性腸炎的消化系統疾病,死亡率非常高,達75%。嚴重的情況下,採用抗生素、激素治療均無效。病人依舊可能出現嚴重腹瀉,甚至是休克。

對此,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的外科醫生Ben Eiseman認為,由於抗生素的大量使用,使得腸道中的一些細菌被殺死,影嚮了患者的消化功能,從而導致腹瀉。這時有人提議,是否可以將健康人的倡導菌群移植到病人身上?於是Ben Eiseman和同事嘗試性的採用了患者家屬的大便制成的糞水,為4名重癥偽膜性腸炎患者進行了灌腸,結果3例垂危患者都神奇地被治愈了,另1例患者則是死於與腸道感染無關的其他疾病。這一成功在當時造成了一個小小的轟動。

但其他醫生也相繼開展類似的療法時卻被叫停,並且採用這一療法的醫生也被醫院開除,盡管這種療法確實有效。此後,FMT療法陷入了多年的沉寂。

直到1977年,FMT療法才被一種叫做艱難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C. difficile ,CDI) 的細菌喚醒。由於臨牀中大量使用各種抗生素,導致艱難梭菌(CDI)大量生長,從而引發嚴重腹瀉、偽膜性結腸炎、腸梗阻等疾病。抗生素只能殺傷艱難梭菌, 但是不能將其徹底殺滅,反而還可能產生耐抗生素的艱難梭菌菌。

常規治療手法束手無策,於是醫生們再次將想起那個了那個放了很久的「古老的祕方」。 1981年,美國Bowden團隊通過經小腸置管輸入糞液的方法, 成功治愈16例偽膜性腸炎患者;1983年,瑞典的Schwan團隊利用糞便菌液對CDI患者進行直腸灌腸,並且獲得很好的療效,並得到了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報道。至此,FMT療法才真正開始被公眾所接受。

2013年,FMT被正式寫入了美國臨牀指南,用於複發性艱難梭菌的治療,並入選了時代雜志當年的「十大醫學突破」。

糞便為甚麼可以用來治病呢?想要弄清楚這個問題,首先我們要知道甚麼是腸道菌群。

人體約80%的微生物在我們的腸道內,這些微生物構成的集體就叫腸道菌群。腸道菌群和宿主(人體)是一種共生的關系,這種共生關系是在長期的進化過程中形成的。人體的腸道適合特定的菌群繁殖,同時這些菌群也輔助了人體的消化功能。

腸道菌群的種類有上千種,數量也非常驚人,大約有100萬億個。把這些菌群放在一起,重量可達1-1.5kg。這些菌群還帶有數量龐大的基因組,這些編碼的基因數量可達人體基因總數的150倍,所以腸道菌群也被稱為人體「第二基因組」和「第八大器官」。

人體的消化功能和免疫功能絕大部分都需要腸道菌群的幫助。腸道菌群平時處於一個平衡狀態,一旦這個平衡被打破,就可能會引發各種消化道內外疾病。如炎癥性腸病、慢性便祕、肥胖、腫瘤、糖尿病、代謝綜合徵等。

所以,治療這些疾病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幫助患者恢複腸道菌群,這就時FMT療法的治病原理。
2017年4月22日,Diabetologia雜志發表了一篇關於腸道菌群的綜述,從糖尿病預防與治療的角度,深刻剖析了腸道菌群目前與未來的價值。目前,2型糖尿病的常用藥物二甲雙胍對腸道菌群構成有顯著影嚮。腸道菌群非常有希望成為改善血糖控制和治療2型糖尿病的關鍵所在。

今年的7月6日,英國胃腸病學會(BSG)成立的《腸胃醫學期刊》刊登了一篇研究。該研究針對2名年齡分別為80歲與19歲的新冠患者進行糞菌移植。出乎意料的是,這2名患者的新冠相關癥狀在糞菌移植移植後快速消失。

研究中,這2名新冠患者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感染了「艱難梭狀芽孢桿菌」(Clostridium difficile),他們也同時感染了新冠病毒,原本醫生希望通過糞菌移植防止細菌感染複發。

不料,醫生們卻發現,通過糞菌移植,成功治愈了兩位患者的新冠肺炎。

然而,FMT療法的神奇還不止於此。

2016年,頂級科學雜志」CELL「上發表了一項研究,說腸道菌群可影嚮人的性格。比如人不合群、內向、不願與他人交往,通過改變腸道菌群就可以改變這種」自閉行為「。

研究者用60只懷孕的母鼠做實驗,每天喂食「快餐」,使母鼠變得肥胖。這樣生出來的小鼠就表現出「自閉癥的行為」——不願和其他老鼠接觸。而進一步研究發現,這些有「自閉癥」的小鼠和正常的新生小鼠比較,腸道菌群的構成有顯著的不同。

之後研究者又把有「自閉癥」的新生小鼠和正常小鼠放在一起喂養,因為老鼠之間互相吃屎,有「自閉樣行為」的新生小鼠的腸道菌群很快變得和正常老鼠一樣。

然後研究者又開始進一步研究,看看是到底是哪一種腸道細菌導致了老鼠的自閉行為。最後他們發現可能是一種常見的人體益生菌–羅伊氏乳桿菌,有「自閉癥」的小鼠腸道中這種細菌的數量只是正常小鼠的九分之一。當研究人員從人的母乳中分離出這種益生菌,並喂給那些「自閉癥」小鼠之後,小鼠的「社交行為」恢複正常,但仍有焦慮的癥狀。

這個研究說明腸道菌群對人的心理行為居然也會產生影嚮。說不定以後如果覺得自己性格不夠好,比如不愛和別人接觸?來一杯腸道細菌;不愛運動?來一杯腸道細菌;不愛讀書?來一杯腸道細菌;。 。 。唯一問題就是你是否能突破自己那道心理關口——這和吃屎差不多。

話說回來,要說我們的傳統中醫確實很厲害,1000年前就能掌握這種療法。很奇怪古人是怎麼發現這種療法的?那時可沒有現在的科技手段,細菌的發現到現在也才300多年,1000多年前的古人是怎麼知道糞便可以治病的?

而且古人對腸道菌群的認識似乎還超越了現在,他們似乎還知道腸道菌群不但可以影嚮人的性格,還會影嚮人的思想、感受、情緒和品性。不信你看看流行到今天的那些老話:饑腸轆轆、鐵石心腸、肝腸寸斷、搜腸刮肚、XXX一肚子壞水、XXX一肚子花花腸子,按人們現在對腸道菌群的認識,再看那些話說得咋那麼對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