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五萬入賬百萬?拍微短劇是門好生意嗎?

投入五萬入賬百萬?拍微短劇是門好生意嗎?

常年駐紮晉江女頻的碼字女工蘇珊,在早七晚十堅持日更,卻只能拿兩千塊底薪的時候,忽然頓悟了:與其在千萬人摸爬滾打的網文江湖裡翻滾,不如另辟蹊徑,去寫寫土味微短劇。

畢竟,市場那麼火,沒準就賺錢了呢?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若是在幾年前,提到快手短劇,蘇珊也只會露出三分涼薄、三分嫌棄的神情。可大清亡了,世道變了,蘇珊刷著有幾千點贊的微短劇,不動聲色地做著一只快樂的土狗。

倒也不光是為了獲得追劇的快樂,她在分析爆火微短劇的結構,以便更好地優化自己的劇本。

決心轉場進入微短劇賽道發光發熱後,蘇珊已經投出四五個劇本,收到回音完成合作的有兩個。

其中一個是恐怖驚悚的類型,2~3 分鐘一集,一集 1000 元劇本費用。蘇珊寫了 12 集,賺到了 12000 元稿費,比在晉江搬磚來錢快多了。

微短劇指的是那些單集時長不超過 10 分鐘的網路劇,時間短、節奏感快,包袱密集。它也不是啥新概念,幾年前就有,但一直不溫不火。今年初,一部《大媽的世界》將人們的關註點重新拉回微短劇身上。

《大媽的世界》是鵝廠出品,一集只有 5 分鐘,但五分鐘內全程爆梗。盲盒、網戀、追劇黨、你媽覺得你餓、網購、大數據監聽、摸魚、陰陽合同、推銷保健品、錦鯉 ……

有用戶評論說,5 分鐘笑了 200 次。

蘇珊尋思著,這比寫網文簡單多了啊。當年《甄嬛傳》劇版火遍大江南北,原著作者靠影視改編權賺得盆滿缽滿的時候,她才決定踏足網文領域。

徵途既起,蘇珊想,深耕打基礎不是問題。但現實是,人還是適合做站在風口上的豬,網文的油水,顯然是屬於過去那波作者了。

而微短劇的時代,才剛剛開始,並且一躍成為網友們的電子下飯菜。快手土味短劇《這個男主不太冷》合集總時長不到 50 分鐘,播放量卻高達 9.8 億。

有人投入六七萬,靠著流量分成,賺了一百多萬。超 2000% 的投入產出比,誰看了能不心動,於是,許多人抱著 」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 的心態入行。過去三年,微短劇的年產量從幾百部激增至今天的幾萬部。

在發展初期,各類平臺都有招募微短劇編劇或演員的資訊。蘇珊從這些大大小小的資訊渠道中找到合作方。有的甲方要求你直接往信箱投完整的本子,有的甲方則是微信溝通試寫,真真假假摻雜在一起,蘇珊吃了不少虧才摸清門路。

不過,蘇珊明顯感到微短劇市場化的信號。她入行時,客戶對本子還不怎麼挑剔,照著幾個符合人體 G 點的糢板往裡填就行。

但隨著騰訊、快手等一批正規軍的加入,微短劇也開始卷了起來,制作成本翻了幾十倍,素人演員變成了網紅明星,不再是作坊式的打打鬧鬧。

微短劇的盈利糢式也在日漸明朗,以前的主要收入來源於平臺分賬,現在多出了廣告收入。快手旗下的廣告平臺對微短劇植入廣告的費用,給出了每集 20 萬元的報價。劇中的演員火了之後,還能直播帶貨,堪稱完美閉環。

對快手抖音這些短視頻平臺而言,微短劇的出現也增加了自身用戶的黏性。不少微博或其他平臺刷到快手土味短劇搬運的人,都為了追劇下了快手。

 一集幾分鐘,刪去片頭片尾還剩啥?

網劇和微短劇,也不過是時長和劇情節奏上的區別。相比傳統電視劇 30~45 分鐘一集的時長,微短劇更適應人們碎片化和快節奏的娛樂生活,比如坐地鐵 15 分鐘就能看 2~3 集。

一集 5 分鐘的微短劇,刪去片頭片尾,真正留給用戶的時間並不多。微短劇的節奏更快,內容也更精悍,幾分鐘內便要把梗和沖突安排妥當,其實也不是一件容易事。一不小心就加入了葬愛土味家族。

不過,在投資成本上,微短劇卻是實實在在地少了。一部微短劇,以 24 集為標準,投入資金的平均水平一般是 120 萬,最高也就 150 萬。也就是說,只要 5 萬元,就可以制作出一集比較精良的內容了。

而最初的網路電影,時長 60 分鐘,投資大概在 50 萬~80 萬,每分鐘投資 1 萬~2 萬。這筆錢,換成拍一系列微短劇劇集,自然更加劃算。

在影視行業,拍攝成本與時長掛鉤,一部 24 集的微短劇劇集,拍攝周期是 2~3 周,不會把戰線拉得很長。

除此之外,微短劇在布景、服裝、場地、高級器材以及人員上都是能省則省。例如預算少的劇組,就在拍攝基地拍,或者蹲大組拍攝後的布景,塞點紅包延用幾天。

微短劇的主要角色,一般直接給打包價,3 萬包到拍完,蘇珊聽過的最高價也就 5 萬。次要角色按天算,一天 300~500 元。

影視行業公司,鮮少自己拿錢投資拍攝,微短劇也不例外。通常,公司在找到編劇、定好劇本後,會和投資者溝通洽談,甚至在投資之前就在和資方溝通了。

由於市場通常是定好劇本再聯繫資方,而公司不願意墊付太多劇本錢,因此編劇收到的劇本費不高,也很難結算。這也是蘇珊入行後才體會到的。

有些影視公司確定拍攝特定類型的微短劇後,會在短期內爆發式量產,流水線一般操作。而微短劇不僅拍攝周期短,播放周期也短,分賬和回款周期以月為單位。

因為投入低,直戳爽點,回本快,微短劇分賬金額破紀錄的間隔變得越來越短。從 500 萬到 1000 萬花了一年多,從 1000 萬到 2500 萬卻只用了幾個月。

有內容追求的微短劇,靠口碑出圈;劇情和拍攝質量低的,有時也能靠被罵獲得流量。流量為王的時代,許多公司依據土味短劇中狗血、爽文的特質,攢出撞上霸道總裁、手撕綠茶、逃離綁架、狂甩支票、確診腦癌的一條龍情節。

蘇珊與甲方探討劇本的時候,常常碰到資方用數據告訴她,甚麼樣的劇本才是好劇本。一個想做內容,一個渴望流量,大家對好劇本的理解立場天然不同,但總歸是在打工,蘇珊只能向市場規則屈服,寫出一集又一集狗血反轉劇。

藍海變紅海

近兩年,蘇珊明顯感覺到微短劇賽道擁擠了起來。

一邊是 MCN 機構為了推出自己的紅人,來到微短劇賽道打造人設,一邊是網文平臺借助自身的小說資源,欲分羹一杯,還有各類視頻平臺手握巨資,殺入了微短劇戰場。

入場的玩家多了,市場競爭也日趨激烈。除了占據先機的個體,和把握資源、自帶流量的行業頭部,腰部以下的幾乎全都淪為犧牲品。視頻平臺依賴算法推薦,劇本的套路往往很雷同。

沒有核心的差異化競爭力,到最後變成了拼陣容、拼畫面,錢花出去了,但又回到老一套的電視劇邏輯中,沒有啥本質上的變化。

蘇珊入行時間不久,但已經清清楚楚感受到這樣的趨勢,微短劇的市場化必然讓現在有些散亂的局面重新洗牌,她想跳到大一點的網文平臺,背靠大樹好乘涼。

但更多的時候,蘇珊在考慮編劇的未來是否還可靠。半路出家,只是依靠網路接觸可真可假的資源,對於蘇珊來說並不穩定,何況市場瞬息萬變,今天火的是微短劇,明天可能就是鳳梨酥。

為了做編劇,她去北京漂了一陣兒了。但她很快發現,這個行業 90% 的錢都被 1% 的公司和人賺了,自己是否能成為那 1% 還是未知數。而不留在北京,可以接觸到的資源和機會又太少。

並且,當蘇珊真正摸到一點這個行業的邊後,她才明白,文字的掌控力不等於編劇的素養。

建築行業的設計師,畫畫不是重點,懂得力學、材料、美術和空間,才是建築行業的本質。

而編劇,除了能寫作,還必須懂得影視的基礎。

聲、光、色是最基本的內容。聲音匹配、動作匹配、形狀匹配、色彩匹配和剪輯也是後期需要精進的東西。看似沒有門檻的微短劇,細究起來,並不是融幾個爆梗,拍幾個土味視頻就合格了。

尤其在藍海變紅海的當下,越來越多的專業資本湧入微短劇市場,占據行業頭部。這時候的微短劇就成了面上的一兩個胖子賺到現象級的錢,然後吸引其他的人湧入市場做炮灰。

上游大規糢批量生產,但觀眾也不可能天天看劇情大差不差的微短劇,供過於求,市場已經開始了優勝劣汰的進化。

前兩年,蘇珊在這個微短劇上,見到了她在網文網站駐紮時所沒有出現過的潛力,收獲了此前沒有的機會,但隨著市場越來越正規和擁擠,最終,大家拼的可能不是天賦和努力,而是資本與運氣。

 

來源:青年橫財發展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