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建議應屆生加入自己的行業嗎?

你會建議應屆生加入自己的行業嗎?

眾所周知,在當前的宏觀環境下,幾乎所有行業都在 「勸退」—— 勸新人不要入坑,勸已入坑的人早日退坑。2021 年以前,互聯網行業可能是例外,但現在也變成了新興的勸退對象。如果你去微博、知乎或豆瓣,看一看求職方面的話題,就會發現: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建議年輕人加入自己的行業了。

從 2021 年 12 月到 2022 年 2 月,本怪盜團團長在微信上做了一個小範圍的調查,問題如下:

此時此刻,你會建議應屆生加入自己的行業、自己的單位嗎?為甚麼?

在大約 2 個月的斷斷續續的調查過程中,我累計問了 100 多位微信好友,回收了 60 分 「有效回答」。有些人不樂意回答這樣的問題,有些人怕自己的回答太敏感(盡管他們的身份不會被洩露),還有些人只做了回答卻未說明原因。我不得不反複追問一些朋友,並在朋友圈徵集回答。60 份答卷不算太多,但也不少了,能夠提供一些珍貴的研究素材。

首先說明:怪盜團的這次調查,顯然不是嚴謹的 「學術研究」—— 樣本數量太少,代表性不足,而且不是隨機抽樣。對於專業的社會學家或經濟學家而言,這樣的調查恐怕不具備參考價值。然而,我們做的不是學術研究,而是對現實問題的考察。在調查過程中,我們首先獲得了 60 個真實的、生動活潑的案例,而且我本人對他們的職業背景頗為熟悉。我們從中獲得的,不是某種冷冰冰的數字或統計測試,而是貼近一線現實的知識,也是對一般人更有用的知識。

先說明一下 60 位受訪者的背景:

21 人就職於互聯網行業(含游戲);

19 人就職於金融行業;

9 人就職於媒體行業(含出版和新媒體);

5 人就職於大消費行業;

3 人就職於制造業(含智能制造);

2 人就職於教育行業;

1 人就職於外貿行業。

在受訪者中,有 4 人就職於事業單位、大型央企等 「體制內」 單位,但只有 1 人具備 「編制」,其他均需要接受業績考核。所以,本次調查的對象基本是 「市場化」 的,體現了 「市場經濟參與者」 對未來的看法。

18 人就職於 「大廠」,即規糢很大、在業內名列前茅的公司;

23 人就職於 「中廠」,即規糢較大、在業內有一定知名度的公司;

19 人就職於 「小廠」,即規糢不大的公司或早期創業公司。

請註意,劃分 「大廠」「中廠」「小廠」 主要是基於怪盜團團長的主觀判斷,不一定客觀。另外,各行各業的規糢判斷標準不一樣 —— 互聯網和金融行業的 「小廠」,放到其他行業可能算 「大廠」 了。與其按照收入或人員數量去劃定統一標準,我覺得還是按照行業相對地位去劃分比較好,因為跨行業比較企業規糢的意義很小。

4 人的工作性質是 「老板」(當然,都是小廠老板);

24 人的工作性質是產品、運營、銷售、研發等 「前臺業務」;

10 人的工作性質是 HR、公關、企業戰略等 「中後臺職能」;

22 人的工作性質是投資、融資、IR 等 「泛金融職能」。、

上述劃分標準也不是很公允。例如,在金融機構,投融資應該被視為一項 「前臺業務」;在很多互聯網公司,戰略和投資是一個性質的崗位;而對於 「商業分析」 到底算前臺還是中後臺,大家的定義不太一樣。說到底,每家企業的情況很不一致,就算在互聯網行業,騰訊投資部和位元組跳動投資部做的事情也非常不同。我們只能做出非常粗略的劃分。

image
值得一提的是,就職者對於自己所處 「行業」 的定義,可能有微妙區別。例如,一位在互聯網大廠做投資的人,可能把自己定義為 「投資從業人員」;而一位在金融機構負責社交媒體賬號運營的人,卻可能把自己定義為 「新媒體從業人員」。這也給我們的統計帶來了一些麻煩。好在這樣的案例並不算多,所以我們的解決方案是:盡量按照外界通行的看法進行劃分,必要時參考本人意願。

令人驚訝的是,在這個 「勸退」 成風的時代,在 60 位受訪者中,竟然仍有 27 人(約占 45%)建議應屆生加入自己的行業;有 4 人(約占 7%)持中性態度;29 人(約占 48%)不建議加入自己的行業。這也出乎我的意料 —— 在調查開始前,我還以為至少會有三分之二的人不建議加入自己的行業。看樣子,大家的悲觀程度可能沒有想象中那麼高。

image
雖然在 2021 年受到了反壟斷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嚮,互聯網行業的從業者還是看好自身行業比例最高的 (52%);金融行業就差了一大截 (37%);泛媒體行業則是最差的 (33%)。有趣的是,金融從業者往往會勸告應屆生 「去科技公司 / 實業公司 / 互聯網公司」,因為 「金融行業太內卷了 / 性價比低 / 學不到東西」;媒體從業者則幾乎一邊倒地認為 「媒體已經日薄西山」「傳媒行業已死」,不管他們身處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

更有趣的是,互聯網從業者對自身行業的 「樂觀」 和 「悲觀」,在本質上是統一的:

悲觀者認為,互聯網行業增長最快的時期已經過去,行業正在固化,上升空間有限,對年輕人而言性價比越來越低、越來越不穩定。

樂觀者也贊成上述觀點,但是認為就算這樣,互聯網行業還是比其他行業更好,尤其是互聯網大廠的吸引力仍在,「這年頭應該講究比較優勢」。

image
下面是受訪者的一些原話:

「債券融資的技術含量很低,我建議有志青年去搞點實在的東西。」(某大型券商債券融資崗)

「除非家裡有礦,否則我不會建議應屆生加入我司。不僅僅是行業的問題,在北上廣工作需要殷實的家庭基礎,否則他們難以長期生存下去。」(某中型 PE 行政崗)

「金融行業太浮躁,不適合應屆生靜心沉澱;競爭白熱化,應屆生缺乏分辨力和耐心,會被行業引導至虛空。」(某私募基金投研崗)

「傳統媒體的經營業務(註:指商業化)每況愈下,短期內很難好轉,不建議年輕人加入!」(某大型國有媒體管理崗)

「對普通家庭而言,互聯網還是一個高薪的快速上升通道,待遇和前景還是比很多行業好很多,但是內卷化日益嚴重,年輕人得有預期。一線互聯網大廠肯定是最優選擇,硬性條件好,執行規範,相對靠譜。」(某互聯網大廠市場崗)

「不是所有行業都像互聯網 + 游戲行業一樣,每天接受海量的資訊轟炸。撐住了會發現自己變得格外敏銳、高效、見微知著,能拆解複雜問題。高壓力、高回報,如果你在這裡能成功,就能在任何地方成功。」(某游戲大廠商業化崗)

「建議加入互聯網行業,因為錢多,可以依靠努力掙到不少的錢。」(某互聯網中廠商分崗)

不要忘記,本次調查還有第二個問題:「你建議應屆生加入自己的公司嗎?」 在這個問題上,受訪者要悲觀得多,僅有 22 人建議加入(約占 37%),5 人表示中性(約占 8%),33 人不建議加入(約占 55%)。有 8 位受訪者對自己公司的推薦程度要低於對自己行業的推薦程度,與此相反的只有 1 位。

image
受訪者推薦加入自己的行業,但不推薦自家公司的理由幾乎如出一轍:「行業還不錯,但我們公司很慘 / 日薄西山 / 抗風險能力差。」 他們絕大部分屬於小廠或中廠。在 2019-20 年的那種樂觀環境下,中小廠因為上升空間大、內卷化不明顯,往往成為跳槽的香餑餑;現在的形勢完全逆轉了,人人都想回到大廠。

從下表可以看到,大廠員工看好自家公司的比例本來就是最高的,達到 61%;中廠員工看好自家公司的只有 35%;小廠員工倒是有 37% 看好自家公司,不過這裡有一定的欺騙性 —— 如果我們去掉 4 位 「小廠老板」(老板天然具備樂觀傾向),那麼小廠員工就只有 33% 看好自家公司了,與中廠相仿。

image
受訪者的下述言論很有參考價值:

「建議加入互聯網行業,但不建議加入本公司,可以去大廠先鍛煉一下基本功。」(某互聯網中廠投資崗)

「傳統行業的大企業具備較強的抗風險能力,而且在招聘上內卷的厲害(註:指招不到優秀人才),像保姆一樣對待新員工,工作強度比互聯網大廠輕松,建議普通應屆生優先考慮。」(某汽車大廠 HR 崗)

「年輕人應該先找到一個提供就業機會而且有培養人意願的地方,例如我們就是。」(某互聯網大廠公關崗)

「到處寒冬,有鵝選鵝。」(不用我說是哪家大廠的了吧)

與此同時,不少於 5 位受訪者表現了對 「考公、考事業編」 的強烈支持,認為年輕人在大部分情況下應該優先考慮這些體制內工作:

「如果應屆生考不上公務員或事業編,我才會建議他加入我廠。」(上述一家大廠的受訪者)

「本科生建議考研,研究生建議考公務員或考編。畢竟宇宙的盡頭是公務員、事業編。」(某中型 VC 投資崗)

「現在公務員的工資不低,補貼不少,副科級每月到手 8000 多,年終獎大幾萬很正常,還沒算各種年節活動。性價比高,強烈建議年輕人加入。」(某大型國有媒體運營崗)

「我們行業十幾年前是體制內、有編制,現在都是公司化運作、合同工,所以我不建議年輕人加入,因為投入產出比偏低。」(某出版社編輯崗)

遺憾的是,因為我的交友範圍有限,基本未能看到公務員或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現身說法 —— 他們是否也認為 「宇宙的盡頭是編制」,建議年輕人選擇與自己同樣的道路,還是一個未知數(考慮到編制是鐵飯碗,他們應該也不會有故意把自己說差從而勸退競爭者的動機)。

最後看看受訪者不推薦應屆生加入自己行業 / 公司的原因。毫無懸念,最重要的原因是 「行業發展空間有限」;其次是 「太內卷了 / 掐尖效應明顯」;再次是 「學不到東西」。在金融業,很多人表示 「這一行不適合年輕人幹」,應該在實體行業積累一些經驗和資源再說。「待遇不高」 則相對不太重要 —— 或許是因為大家的待遇都不太低,或許是他們認為跳槽了也不會拿到更高的待遇。

(請註意,由於一位受訪者可能提出多個 「推薦」 或 「不推薦」 的理由,所以原因數量加起來可能會超過相應的受訪者數量。)

image
下面是一些頗具代表性的受訪者陳述:

「互聯網廣告行業的發展,已經滯後於市場和政策的發展。隨著用戶隱私保護的成熟,行業將面臨更大的阻力,利潤空間明顯縮小。今後,行業內可能只剩下少數大型公司,中小公司的生存被極度擠壓。更進一步說,互聯網過去的糢式已經不適合未來發展的需要,但是轉型又是有代價的,建議年輕人順應大勢,選擇更好的行業。」(某互聯網大廠商業化崗)

「建議謹慎選擇互聯網行業,確實太內卷了,而且變化太大,穩定性不好。應屆生還是先踏實穩定做兩年比較好。當然,最終歸途還是教師、公務員。」(某互聯網中廠公關崗)

「對家裡有房有車來混日子的,或者名校畢業刷經驗值的,新媒體是個好行業;對個人經濟壓力大的,指望靠工作買房買車結婚養娃的,要慎重,沒有發展空間。」(某新媒體平臺內容崗)

「金融業內卷太嚴重了,普通人基本上沒甚麼機會了,還是去幹點別的吧!」(某私募基金投資崗)

「建議先去實體經濟做一做,再來投資行業。但是,做了實體經濟可能就不會回投資行業啦。」(某私募基金投研崗)

「產業投資需要產業經驗和資源沉澱,跟創業者打交道,需要懂業務,大部分知識不是來自書本。如果家庭背景很好的同學可以來實習,但不建議作為第一份工作。」(某 VC 投資崗)

按照一位比較典型的、做過 HR 的朋友的總結:「有公務員考慮公務員,無公務員考慮教師,無教師考慮二線城市國企,最後考慮北上廣深,最最後考慮這些城市的中小廠商。」 後面還有一句:「如果家裡有礦,那不受此限制。」 不過我個人認為,這句話的參考價值不高……

話說回來,還是有接近一半的人推薦加入自己的行業。他們的主要理由是:行業發展潛力大;能學到很多東西;待遇比較好;穩定 / 有抗風險能力。其實,「內卷」 本身就是行業僧多粥少的體現,所以無論推不推薦自己的行業,大家歸根結底最關心的還是行業發展潛力。所謂 「學到很多東西」,也要建立在行業有發展的基礎上 —— 對於做了幾年就被迫轉行的人而言,在第一份工作學到的東西可能沒有價值。

image
下面是一些有代表性的受訪者發言:

「來外貿行業吧,收的都是美金歐元,接觸的都是最新資訊、最新電影音樂,還有機會出國旅行和定居,全世界吃喝玩樂不是夢!」(某外貿公司老板,我總懷疑他是在變相打招聘廣告)

「高端材料行業在國內處於低估狀態,大學生少有把這一行當做職業發展目標的。清華北大的材料工程學生經常刷題去做程序員,但是未來幾年材料科學在我國的科技競賽中將扮演重要角色。所以我建議年輕人加入。相比之下,互聯網的就業期望被大學生高估了,材料行業卻被低估了。」(有趣的是,材料行業是知乎勸退的四大天坑之一,或許確實存在資訊差?)

「國產軟體勢頭很好,公司壯大很快,我司很缺有想法的人才,有想法能拼的年輕人加入也能得到發展。」(註:這家公司同時吃到了互聯網 + 軟體的甜頭,其他公司比不了)

「對於應屆生來說,在大廠做游戲,既能幹業務,又能接觸大量市場資訊,算是一個不錯的起點。」(附帶說一句,在大廠做游戲已經不是一般應屆生能期盼的崗位了)

總結到最後,我發現,從這次長達兩個月的調查當中,我們獲得的最有用的資訊,不是那些表面的統計數據 —— 在街上散發兩小時傳單,可能得到遠多於此的數據量,還可以設計標準化問卷,從而看起來更 「學術」;而是那些生動詳細的發言,它們能講述數字背後的故事。我非常喜歡這種深入的交流,所以經常抓住一個受訪者喋喋不休地問半天,這導致最終收集的樣本數量偏少,但或許能帶來更有用的資訊。

至於我本人,大概沒甚麼發言權。但是,從近期我了解到的應屆生求職情況看,2021-22 年的就業市場確實已經內卷到了難以置信的地步。大批名校畢業生在爭搶一些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崗位,而且會做大量準備工作;一些只拿到了中小廠的次要崗位的應屆生,簡歷也充斥著各種光鮮亮麗的實習資訊。如果是在 10-15 年前,這樣的人大概只會投遞最好的工作,而且早在 9-10 月就被一搶而空了。

這就是大批受訪者反複提到的 「內卷」「掐尖」「年輕人應降低預期」。至於這種內卷究竟是由於需求不足,還是供給過剩,還是二者兼而有之,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如果我能給出一個建議,我還是會建議年輕人(不限於應屆生)加入互聯網行業。因為無論從投資還是職場的角度,互聯網行業仍然是未來十年分享中國經濟增長的最佳選擇。不過,如果你的目標不是分享經濟增長,或者壓根不再相信經濟增長這回事,其他選擇可能更有優勢。

來源:互聯網怪盜團 微信號:TMTphantom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