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澇下的鄭州,天氣預報有失誤嗎?地鐵隧道淹沒正常嗎?

鄭州

文:古原

鄭州巨澇。

災難是悲劇,但還是需要反思反省,才可能汲取教訓。

不肯承認災難中的問題 ,就不可能正確應對未來的災難。

鄭州

制式的紅色暴雨警告

我在上一篇文章 《鄭州超級巨澇,不要隨便被人家帶了節奏》中,曾說,氣象局是酒囊飯袋,他們應該對災難的預測更加準確。

有朋友指出,鄭州氣象局曾多次發出紅色預警,他們沒有失誤。

失誤的是,在發出紅色預警後,沒有停工停課。

我們先來看鄭州氣象局發布的信號:

據@鄭州氣象臺消息,從19號0時到20號24時,鄭州共發出了2次暴雨黃色預警信號,1次暴雨橙色預警信號,6次暴雨紅色預警信號,其中,19日連續發布2次黃色預警、1次橙色預警、1次紅色預警;20日發布的5次暴雨預警信號全是紅色!

既然發布了最高級別的預警信號,那哪錯了呢?

錯在照章辦事,不考慮需求。

在中國,暴雨紅色信號後建議停工停課,並非一個政府命令。要不要下達這個命令,取決於政府的決策。

我們先不考慮政府要不要做這樣的決策,我們先想一想普羅大眾聽到這個消息後的反應是甚麼?

這只是一個制式的反應,鄭州氣象局的紅色警報反複在說,請註意防範。僅此而已。問題在於,這種制式的反應能否反應人們對災難預測的需求?

人們需要的是信號燈是紅色的還是藍色的嗎?不是。

人們需要的是要了解暴雨對他自己的影嚮是甚麼?

這就是市場機構與政府機構的區別。

政府機構以完成任務為目標,但市場機構以滿足人們的需求為目標。

對一個事情的評估,誰來做最好呢?比如產品質量,比如災難天氣。

世界上最大的質量檢測機構是政府開辦的嗎?

不是,是一家瑞士的公司,叫SGS,他為全世界所有的採購商提供各種產品質量判斷的標準,在他的檢測標準中,不但有各國政府的質量標準,他還研發數成千上萬種針對於各行各業各種產品的檢測標準,這些標準都是採購商提出,然後他們逐步去研發出來的。

比如,面膜產品,國家標準其實很簡單,不含某些違禁物質就可以,但還是有不少人會用了不舒適,SGS就有專用的皮膚反應測試,這就不是國家標準之內的,而是根據客戶的需求定制的。

有趣的是,國家標準檢測,其實是很容易通過的,但SGS設定的各種檢測標準,對很多產品質量不高的企業來說,那就是一道很難邁過去的坎。

很多大企業採購,雙方約定好,以SGS檢測為標準作為產品質量最後的評估標準,才能讓雙方信任,完成大宗交易。

這就是民間檢測機構的牛逼之處。

有人說,民營企業會不會收了錢就給劣質產品開好報告呀?

商譽是這家企業的命根子,如果他的標準沒人信了,他一天都活不下去,他會這麼幹嗎?

政府標準是通過政府強制力來執行的,SGS則是完全依賴市場上人們對他的信任來生存的,如果商譽不在,那企業轟然倒下。

那一個合理的氣象預報民間機構應該做甚麼呢?

鄭州氣象多條紅色警報,點贊十餘條,轉發十幾個,留言幾十個。

這代表甚麼,他發的消息,在互聯網上,就沒人關心,大家並沒有從他的資訊中解讀出甚麼東西出來。

然後他還通過電信系統的行動電話群發簡訊,但內容是紅色警報,請註意防範。

這些警告,能滿足人們的需求嗎?

紅色對人們意味著甚麼?沒有幾個人能知道。

一切暴雨可能導致的災難後果,好象與氣象局無關,我只負責發布,不負責後果解讀。

全市所有的小區物業收到地庫可能被淹的預警嗎?
隧道管理人員有收到應該及時關閉隧道的預警嗎?
地勢低窪的地方或地下商場有收到一樓可能進水的預警嗎?
這些資訊,才是各個最有可能受影嚮的人們需要的資訊。

我當然知道,氣象局不可能去滿足消費者的各種需求,因為他只是政府財政撥款單位,他並不直接服務於消費者,消費者對他的評價高低,不對他的經濟收入和社會評價發生作用。

而如果是市場化的氣象機構,他受僱於保險公司或高風險人群,他需要解讀的資訊,絕不是紅色警報這種寬泛的資訊,而是要服務於消費者的需求。

每一分鐘都可以進行雨量測量,都可以進行預警。

而預警的目標就是最有可能受災的那些人,比如隧道管理方。

而處理這些資訊的手段現在也是有的,針對所有的低窪地區的用戶打電話,是可以同時用機器完成的,通知對方,馬上去地庫挪車,通知所有在行走的車輛,不要進隧道,都是可以做到的,提前一分鐘做,都能挽回巨大的損失。

人們要的不是紅色警報,而是可能的後果和解決方案。

而針對一個城市的內澇風險,對降水量、排水能力和最後形成的水位的分析,這些全部可以數學糢型化,因為他是一個大致的標準,是完全可以通過科學計算出來的。

我們小時候都學邊往池子裡放水再加水的數學題,只要數據到位,這個數學糢型完全可以構建出來,每一分鐘的降水量會導致下一步出現甚麼後果,只要輸入預計的變量,都可以判斷出來。

這才是氣象預報,因為他是滿足於人們需求的,是針對於最有可能受災的機構和人群的。

這次光平安公司的車險受理就高達2萬件,以大致市場份額估算,應該有十萬臺車出險,如果一臺車賠十萬元,那就是一百億元。這是光車險,還有另外的財產險,人身損失險呢?

這麼大的損失,不足以用市場化來解決這個問題嗎?不足以讓氣象預報能變成個性化服務嗎?

我個人認為,在頻繁內澇的時代,保險公司應該跳出來做主角,做災難預測和控制的主要操盤手。

不能理解的地鐵隧道事故

這次內澇地鐵被淹了。

內澇我能理解,地鐵被淹了,我不能理解。

我在資訊預警裡,沒有提到應該向地鐵預警,我覺得不需要,因為我不能理解地鐵會進水。

為甚麼不能理解呢?

因為地鐵預防內澇成本很低,只需要地鐵入口築高就可以了。

一個城市沒有多少個地鐵口,每一個地鐵口只需要建高一點,就可以預防一切內澇。

地鐵是遠低於地面的一種地下空間,一進水,就是巨大災難。

預算不高,但預防的是最嚴重的風險,是完全有必要投入的。

我反對在城市中投入無限量的資金去預防小概率的風險,但地鐵口加高一點,這個預算非常低啊。

加高一米、兩米,就將其預防風險的能力提高很多倍了吧,特別在地勢低窪處,加個三四米高,又能花多少錢呢?

我還查閱了近幾十年來世界地鐵的事故,沒有看到還有其他地方發生這種災難的。

從1990年至2003年全球地鐵發生多起事故,造成很多人受傷甚至死亡。下面是事故統計:

2003年1月,英國倫敦發生地鐵列車撞月臺引發大火事故,至少造成32人受傷。
2001年8月,英國倫敦發生地鐵爆炸,造成6人受傷。
2000年6月,美國紐約地鐵列車出軌,89位乘客受傷。
2000年3月,日本日比穀線地鐵列車出軌,造成了3人死亡,44人受傷。
1999年6月,俄羅斯聖彼得堡發生地鐵車站意外,造成6人死亡。
1999年5月,白俄羅斯發生地鐵車站人數過多意外,54人被踩死。
1998年元旦,俄羅斯莫斯科發生地鐵爆炸,造成3人受傷。
1995年3月20日,日本東京地鐵車站發生沙林毒氣事件,造成12人死亡,還有5000多人受傷。
1991年6月,德國柏林發生地鐵火災,18人送醫院急救。
1990年8月,法國巴黎發生地鐵車禍,43人受傷。

我能找到的只有一部電影,叫《奪命地鐵》。

這麼小的成本就能解決的問題,但卻造成了人命傷亡的後果,我覺得不能原諒。

同樣的問題,發生在京廣隧道這樣的地方。

長達幾公裡的隧道,也是沒有能力應對內澇的,這都是最容易發生災難的地方。

個人突發奇想啊,這問題不是很容易解決嗎?在隧道兩邊搞兩個置於地下的電動升降檔板,再把兩邊的圍欄做高一點,不就輕易地可以將地下隧道變成一個隔離的空間嗎?

大河決堤我們不容易守住,但城市裡這點水量的內澇我們還檔不住嗎?內澇的水還能把鋼板沖倒了嗎?

我同樣建議,所有的小區地庫入口加裝一個上下移動的隔離鋼門,碰到這種級別的暴雨,把門一關,水還怎麼進的去?最多慢慢滲,這點水量,地庫的排水完全沒問題。哪怕是手絞式的移動門也沒問題啊,費用也不高。

做機械加工、賣門的朋友可以開發這個產品,包你大賣,拿走不謝。

這也是投入非常低,但可以預防大災難的方法啊。

災難有時很難避免,但避免損失的方法有很多,更加市場化的資訊服務、低成本的災難預防手段還是有很多,最重要的是,不要一切都指望政府,要靠市場、靠自己應對災難。

另外說一句,為甚麼要積極應對災難?鄭州下一次碰上這種規糢的內澇要等一千年嗎?

中國媒體經常使用的百年一遇、千年一遇、五千年一遇的暴雨,這就是一種誤導,只不過是氣象學裡翻譯的問題,是極其容易誤導普通民眾的,我們的氣象資料系統搜集也就是一百年左右的歷史,全世界搜集這類資訊也不過二三百年左右,哪來的幾千年一遇?

那麼,在討論氣象時,常見於媒體的「百年一遇」「千年一遇」,到底是甚麼概念?該怎麼理解?

「N年一遇」是概率,不是周期

對於「百年一遇」「千年一遇」,首先要明確一點,這是科學概念,不是主觀感受。
作為水文學概念重現期(return period)在中文裡的簡化表述,「百年一遇」「千年一遇」被用來來描述降雨量級。

所謂重現期,是指在一定年代的降水記錄資料統計期內,大於或等於某暴雨強度的降雨,出現一次的平均間隔時間。

舉個例子,根據某個地區長期的降水記錄,可計算出某量級的降水平均間隔多少年出現一次,某地區「五年一遇的降水」,即這一量級的降水平均五年在當地發生一次(重現期為五年),表示該地區發生此次量級降水的年幾率為20%。

因為重現期是概率學計算的結果,即根據現有數據通過函數擬和得到所需值。所以,所謂「千年一遇」並不一定需要一千年或者更長時間序列的數據。鄭州氣象局所說的「超千年一遇」,也就是這樣計算出來的。

當然,數據的序列長度越長,得到的擬和結果也會更加精準。

值得註意的是,重現期並非周期,它所能描述的是某事件的強度和罕見性,而非事件發生的時間間隔。

從數學概率的角度來說,「百年一遇降水」就是每年發生的幾率是1% ,而不是百年裡只發生一次,或每隔百年就要發生一次,它可能在百年內發生多次。

下面的看起來有點燒腦,但很說明問題。

根據計算,「百年一遇降水」在一百年中有36.6%的概率不會發生,而發生1次或1次以上的概率則是63.4%。

這個問題是個科學問題,是個概率學問題。搞不懂很正常。

只不過說明氣象專家們的懶惰,用一個普通人無法理解的概念天天在媒體上用。

再一次證明,其不是市場機構,他們不講人話,不對消費者負責任。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