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竇爾敦真的是英雄好漢嗎?

竇爾敦

文: 呼延雲  

因為疫情的緣故,北京的幼兒園都放了假,為了不讓精力過於旺盛的兒子把家裡折騰個底兒朝天,我只好每天給他念小人書,尤其是那些古代故事的,趁機普及些傳統文化知識。小男孩對《西游記》《白蛇傳》的內容固然感興趣,但對《水滸傳》《楊家將》之類英雄好漢的故事更加熱衷。比如一本《盜禦馬》,讀了十幾遍還聽不過癮,這本初版於1957年的連環畫,畫得實在是精美,把個竇爾敦虎目長髯、正氣凜然的豪俠氣概表現得淋灕盡致。

只是,這跟我在古代筆記中所讀到的竇爾敦,實在是太不一樣了。

1957年版連環畫《盜禦馬》

01   淫賊:盜劫婦女臭名傳

眾所周知,竇爾敦在戲劇作品中的形象出自《盜禦馬》和《連環套》這兩出戲,而這兩出戲的內容又源自《彭公案》和《施公案》,雖然這兩部清代的著名公案小說,也是根據筆記野史和民間傳說改編而成,但「改編」的力度實在是太大了。

古代筆記中較早關於竇爾敦的記錄,出自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 「又聞竇二東之黨,二東,獻縣劇盜,其兄曰大東,皆逸其名,而以乳名傳。他書記載或作竇爾敦,音之轉耳。」也就是說,竇爾敦是河北獻縣的大盜,他的真實姓名無人知曉,江湖上流傳的是他的乳名竇二東,他還有個哥哥叫竇大東。至於「竇爾敦」三個字,只是一些著書人根據他的名字的發音杜撰出來的。


《閱微草堂筆記》

而竇爾敦的行狀,則極其可鄙,其最大的愛好就是在夜裡闖入別人的家中,盜劫婦女。具體的手法是等婦女就寢後,突然撲過來,用武器威脅人家不許出聲,然後「並衾褥卷之,挾以越屋數十重」,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將其姦污之,等到天快亮的時候,再「卷之送還。被盜者惘惘如夢」。而此人所身懷的絕世武功,除了抱著裹有婦女的衾褥翻牆過戶之外,還用在反擊婦女家屬的伏擊上。有一次,發現家中婦女丟失的家人,斷定是竇爾敦所為,便集結起來埋伏在院子裡,等竇爾敦把婦女送還時,突然群起而擊之,但竇爾敦毫無懼色,「乃一手揮刀格鬥,一手擲婦於牀上」。大家正為他的氣力驚得目瞪口獃,他「如風旋電掣已無蹤」,逃之夭夭了。

竇爾敦盜劫婦女一事,並非只有《閱微草堂筆記》這一孤證,在清代很多筆記中都有記載,比如《清稗類鈔》中記錄得更加詳細:「爾敦每於夜半入人家,持刀直奔寢室,老少婦女,俱遭姦污。其尤麗者,必背負被褥,挾之,越重牆而去,黎明,仍挾之以送至原地。」而姦污的婦女都不敢報官,否則被竇爾敦知道了,他會再一次「越牆挾之去,不複送回」。由於他的「惡跡之遠揚」,導致當地婦女每次在夜間見他來了,都喊他「竇師父」,不但不敢反抗,還將金珠飾物厚有所饋,以求其不要玷污自己。除此之外,竇爾敦也幹些劫道的勾當,只是相比其他殺人越貨的強盜,他很少傷人性命,且會給被劫者留下夠其回家的路費,「自以為德高」。據說當時竇爾敦「橫行阜城、肅寧、交河、吳橋諸縣」,官府剛開始還嘗試對他進行抓捕,但幾次失敗之後,知道根本抓不住他,索性放棄了。據《梵天廬叢錄》記載,竇爾敦憑借搶劫來的大量財物,過上了相當不錯的日子,「積資產,擁妻妾,年七十二,善終於家」。
這樣的人居然能善終,老天爺也真是不開眼。

《梵天廬叢錄》

  豪傑:對抗官府鏟不平

竇爾敦之所以如此囂張,完全是倚仗其一身的好武功。 《清稗類鈔》和《梵天廬叢錄》中都記載,竇爾敦的槍法極高,「使人對面放鏢,十鏢齊發,爾敦能以槍鋒抵鏢鋒,俱使反射,十不失一」。想想看,這種用槍尖挑開鏢尖,並使飛鏢回射放鏢者的畫面,是不是只有在武俠電影中才能看到?竇爾敦還善使雙刀,據說他的刀法已經到了把其他刀客碾成渣的地步(「舞雙刀,尤壓倒儕輩」)。有一次他搶劫一個富豪之後,官府的二十五個捕卒沿著蹤跡摸到了他的老巢,一聲吶喊圍了上去,「爾敦知之,持兩刃盤舞而前」,如雪花翻飛一般,捕卒們被他的刀法震得目瞪口獃,不要說搏擊了,連近前的都沒有一個,「但見白練數尺旋行以進,漸漸遠去,蓋已於頃刻間至十裡外矣」。這時捕卒們再看所騎的二十五匹馬,尾巴都被刀「截去尺許」,不禁一起感嘆竇爾敦武藝高超,「非所敵也」。

在乾隆二十六年的《獻縣志》裡,亦有關於竇爾敦武功高超的記載,說他經常單槍匹馬攔路搶劫,「眾莫能禦」。有一次,縣令親自率領數百人對他進行抓捕,終於在城西的廉頗廟把他圍住,本來所有人都以為這一下竇爾敦逃不出天羅地網了,誰知竇爾敦騎著一匹沒有鞍韉的馬,「袒臂握刀呼躍出」,居然嚇得數百個捕卒「大奔潰」,縣令氣得目瞪口獃,眼睜睜看著他揚長而去……

乾隆獻縣志

不過,在清代筆記中也有對竇爾敦形象的另外一番記錄。比如《闕名筆記》中雖然記載他「以健鬥橫行於市,椎埋(搶劫偷盜的惡徒)惡少,奉以為魁,竇欣然自得」,但同時也提到他後來萌生了「力除民間疾苦,為世界鏟削不平」等社會理想。而在錢公來所撰筆記《遼海小記》中,則稱竇爾敦「賦性俠義,尤擅武藝,見諸實行,以接納綠林豪傑,殺盡天下贓官為職志」。毋庸置疑,這兩本筆記中的竇爾敦則更像是那個嘯聚連環套,單騎盜禦馬的豪俠。而這位竇爾敦的結局也與前面的「善終」大相徑庭。 《闕名筆記》說他後來無法施展自己的滿腔抱負,鬱鬱不樂,妻子去世後,他「披緇入山,不複與人世事」。而《獻縣志》上則說,官府抓他不到,便將他的老娘關在監獄裡,竇爾敦是個大孝子,便挺身而出,投案自首,遭到殺害。他有一匹日行八百餘裡的寶馬,「有將官得而乘之,每遇懷金輦貲者,輒橫道長嘶」——主人雖死,但它的馬卻依然懷念著與昔日主人一起度過的俠盜歲月。

三   俠盜:解救婦女殺淫僧

有學者說,造成竇爾敦的面目在古代筆記中差異如此之大的原因,是由於他反抗官府,導致禦用文人對他的刻意醜化。對此,現今已無法考據,只能說,竇爾敦確實是一個人物性格和行為方式非常複雜的人,這一點,在高繼衍的《蝶階外史》中體現得特別分明。

《蝶階外史》

「竇爾敦,獻縣劇盜也。」一天,他騎著馬,緊緊跟隨在一個獨自行旅的客商後面,貌似圖謀不軌。客商知道他是有名的大盜,驚恐萬狀之下,打馬快跑,以至於跑過了原定住宿的地方都不知道。這時漸漸日暮,客商來到一座古寺,實在是沒辦法,只好叩門投宿。

當寺門打開的一刻,竇爾敦也趕到了古寺前,一個「貌獰惡」的僧人走出來,將客商帶進寺裡,竇爾敦也以投宿為名走了進去。僧人為他們準備好了齋飯,待他們用完了餐,就將他們帶到一間屋子裡,讓他們早點兒歇息,然後轉身出去,把門關上了。

客商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路奔逃,最後竟然和這個追蹤自己的大盜同處一室,正手足無措的時候,卻見竇爾敦走到門前輕輕一推,「鍵矣(即門從外面鎖上了)」!竇爾敦回過身對客商說:「我初欲劫君,乃同陷盜窟,然無恐,我救汝!」然後打開火具照亮,見屋子的西北角有一個圓形的竹筐,裡面塞滿了敗絮,便將其移開,眼前出現了一個洞穴,借著火光往裡面觀看,竟是一個有階梯的隧道。竇爾敦「持刀,潛身由隧道達院落」,見一間禪房裡亮著燈,便伏身近前,往裡面窺視,只見招待他們的那個僧人正高居上座,身邊環繞著很多少婦,正伺候他喝酒吃飯。那僧人酒量甚大,很快就喝光了一壺,一個少婦便拿著空壺到廚房打酒,剛剛走出門,便被竇爾敦一把拉到僻靜之處,問她其中情狀。那少婦說自己是附近邨子裡的,「為僧挾之密室」,還有其他二三十個婦女也被他擄來,關押在這寺廟中。竇爾敦對少婦說:「能聽我,當救汝出。」少婦滿眼淚光地連連點頭。竇爾敦便問她那僧人使用甚麼兵器,少婦說他使兩把鐵翼,「排大小刃數十為羽,挾以飛,著人立死」。竇爾敦讓她回去,勸那僧人暢飲美酒,待其醉時,把他的兵器偷出來。少婦打了酒折返回去,跟其他婦女一起將那僧人灌醉,「共竊其翼出」。這時竇爾敦沖進室內,「以刀刺僧」,僧人慌忙尋找兵器抵擋,見兵器沒了,只好施展輕功,在鬥梁間閃躲,怎知竇爾敦亦是一身好輕功,便在鬥梁間與其周旋騰挪,沒多久,那僧人的酒勁上來,頭重腳輕,一不留神倒在地上,被竇爾敦一刀殺了。

竇爾敦把所有的婦女都放了,放起一把火將寺廟燒了,然後和客商一起騎馬離開。這樣一直走到天快亮的時候,到了一個岔路口,竇爾敦與那客商告辭,客商十分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想把身上的錢分給他,竇爾敦笑道:「休矣!若圖君金,待此時耶!」然後便揚鞭而去了。

這則筆記中的竇爾敦,雖然也是劇盜,但分明「盜亦有道」,尤其是解救婦女這一點,真的像一個中國古代推崇的俠義之士。雖說封建社會存在著男權至上、歧視婦女的嚴重錯誤觀念,但同時也要看到,在對男性的道德要求上,保護婦女,不欺淩婦女是一條鮮明的紅線,誰敢逾越,會遭到全社會的唾棄。從某種意義上說,竇爾敦盜不盜禦馬的,從古到今沒有個是與非的論斷,但盜不盜婦女,從古到今卻一直決定著他好與壞的判定。

(作者系推理小說作家、古代筆記研究學者)

 

來源  澎湃翻書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