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鐵鏈女事件 官員都坐等習近平下令?

八孩母親

2月17日,迫於巨大的輿論壓力,中共江蘇省委省政府宣布成立調查組,對「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網稱「鐵鏈女事件」或稱「八孩母」事件,)進行全面調查,聲稱徹底查明事實真相。一直失聲的中共全國婦聯也突然附和發聲了。但從事發起,時間已經過去近一個月。

鐵鏈女

截至北京時間18日15點,「#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組成立#」處於微博熱搜第一,話題閱讀量已達23.9億。但是,即使江蘇省開始調查,甚至中央也介入調查,等於正義將來臨嗎?相對民情急迫,官方慢悠悠的危機處置,是否也意味著這個紅色帝國,本已陷入難以挽回的崩潰危機?

鐵鏈女撕破假盛世 黨國不要臉?

正值中國黃曆虎年新春,中共在北京舉辦一個試圖裝扮「盛世」和遮蓋人權問題的冬奧會,官方熱炒被質疑破例享雙重國籍待遇的歸化運動員谷愛凌做民族主義宣傳。而在江蘇省徐州市豐縣歡口鎮董集村,那個被鐵鏈鎖定,生育了至少八個孩子,長年蓬頭垢面、衣衫單薄的中年女人,被鐵鏈拴在一間破屋裡。

鐵鏈女被網民認為是中共治下人口拐賣的受害者,性奴和生育機器,以及是強姦案的受害者。當地以及全國更多的人口拐賣黑幕在網路上曝光,那是紅朝累積數十年,古今中外罕見的惡政象徵之一。更引發輿論不滿的是,徐州當局四次通報均破綻百出,無法自圓其說,甚至是有移花接木、刻意掩蓋之嫌。

這期間,中共政府的維穩持續和網民互搏,刪帖、抓人,套路一如日常對待其它被認為不符合黨的需要的事件。人們同時很奇怪,儘管事件成為海內外關注的話題,但除了轉發徐州官方通報,以及央視在2月10日一個幫徐州當局洗地的視頻,中共全國各地相關機構和官媒一直保持沉默。

北京大學教授吳必虎2月16日譴責中共婦聯在徐州豐縣「八孩鐵鏈女」事件中麻木不仁,要求「全國婦聯道歉,徐州婦聯解散」,他的微博隨即被禁言。中國人權律師劉曉原也發出公開信,批評全國婦聯態度冷漠,要求其履行職責。但也沒有回應。

中共的婦聯組織號稱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但和在彭帥事件中一樣,徐州被拐賣的「鐵鏈女」事件引發全網沸騰,各級婦聯卻始終保持沉默。而婦聯和負責刪帖的網絡管控部門,主管的最高領導是現任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2月15日晚間,北大一百名校友在微博向中共最高當局發出聯署公開信,指責徐州政府4次通報難以令人信服。要求中央立即對「鐵鏈女」事件展開調查。但貼文很快被刪除了。

多家高校也發起聯署,很多在校大學生為「鐵鏈女」發聲。海外留學生也紛紛聲援「鐵鏈女」,醞釀向徐州政府施壓。

但其實誰都知道,冤有頭、債有主,人口拐賣數十年橫行中國,整個中共體制造就,不止徐州或江蘇,中南海的高官是最應被問責的,在民主社會,這樣的黨早就被人民拋棄。

在爭議聲中,江蘇當局2月17日宣布成立調查組,從豐縣兩次通報、到徐州兩次通報,終於挨到江蘇省這一級。

也就是在17日,中共婦聯控制的《中國婦女報》突然發聲,稱「期望江蘇調查一錘定音」。好一個「一錘定音」!這明顯就是馬後炮。

隨後這讓不少網友把矛頭指向了徐州和豐縣的婦聯,認為她們嚴重失職,其經費問題被起底。

一位曾經在體制內的觀察人士說,這個調查組有些晚了,大概是在習的批示下成立的吧。筆者也相信是這樣,但大家還沒有等到習的公開指示,而且這個調查組級別還有點低。

人們一直很奇怪,是什麼讓官員們、官媒們此前如何沉穩,集體失聲?這樣做不是影響黨國形象嗎?當然,其實流氓政權本來是不會在乎臉面的。

在江蘇當局宣布成立調查組的同天,素來為黨叼盤的前環時總編胡錫進也就此事發聲:「它是官方公信力已經非常脆弱的警鐘」,並直言具悲劇性。

其實中共官方的公信力本已蕩然無存,不是現在,從建政前承諾民主自由沒有兌現就開始自動消失。就在最近,習近平還聲稱毛澤東當年的所謂「窯洞對」所說的「人民監督」,是中共跳出歷史周期率,避免立刻垮台的「答案」,這次鐵鏈女事件全網監督下的官方表現,不是打臉嗎?按習近平的說法,這說明中共早應該垮台了,只是靠著強力維穩勉強維持。

沒有習拍板,誰也不願承擔責任

當局對意識形態工作管不到的校外培訓都看不下去,一聲令下全國「雙減」,甚至連中共自己製造的追星亂象,都甩重話要根除。對如此民情洶湧的鐵鏈女事件,中共數十年造就的人口拐賣問題,為何集體沉默?

這次事件官方的表現,讓人聯想到官員現在流行的「躺平」,這是怠政的一個代名詞。從豐縣一直往上,各級的官員,是一次集體躺平?

就在本月10日,中共安徽省黃山市委書記凌雲才用60頁ppt(投影)批評官員混日子、等安排,「只要不出事、寧可不做事」。官媒也曾批評官員「不做事,不肯擔當,以致小事拖大,大事拖炸」。近年中共總理李克強也曾屢屢為此發火。

這也許和習近平不斷強化集權引發下邊官員的牴觸有關,因為習近平大幅收權直接壓縮了各級官員權力尋租的空間,損害了官員的利益;習近平現在「大小一起抓」,又政治掛帥,官員唯恐一步走錯就毀了自己前途。

中共黨媒曾披露,2021年1月習近平在中紀委會議上批評官員消極怠政,等待中央下令才動,如果他不下指示,下面什麼都做不了。這些話也充分暴露了中共的危機和習近平其實也很煩惱。

中共的這種內訌式的官場現狀,構成對人民的害處比比皆是。

比如河南省鄭州市去年7月20日發生大洪災,鄭州的常莊水庫以及七條河流上游的所有水庫同時泄洪,造成重大損失。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就認為這次洪災有官員躺平因素,他說,河南中層官員不會自己決定泄洪,只有一級一級往上報,一直報到中央,就等上面一個人的指令。

2019年末武漢爆發疫情時更是如此,儘管疫情早已爆發,後來黨媒自己證實的是,中共最高層早在1月初就知情,但整個中共官場就是等到1月20日習近平公開下指示,才動起來。當然,官方動起來的重點還不是控制疫情,而是控制疫情的輿情。他們總是解決揭露問題的人,

黨媒證實,2020年1月7日政治局常委會討論了武漢疫情,這時全中國人民還蒙在鼓裡,武漢市民絕大多數人都毫無知覺,只有武漢衛健委在12月30日發出情況緊急的內部文件,而武漢公安局當日拘押了向朋友圈透露新冠病毒情況的李文亮醫生,要其畫押認錯,李醫生後來也染疫死亡。

武漢疫情首發,中共各級政府和媒體集體保密,這相互諉責的官僚體系,造成疫情擴散全國、危害全球人。

並不奇怪但令人痛恨的是,黨媒對政治局常委會提及疫情一事留中不發。其背後原因,與這次鐵鏈女事件剛好在北京冬奧會期間曝光,官媒和中央部門集體失聲,坐等習近平下指示再動,高度雷同,就是保政權穩定為第一緊要。

中共調查組只解決揭露問題的人

習近平也許真的終於下指示了,才有江蘇省的行動,但是,是否有調查組出馬就能解決問題呢?

去年7月的河南洪災,中共國務院調查組的調查結果,雖然罕見認定鄭州當局涉及隱瞞死亡數據,但對倍受質疑的地鐵5號線以及京廣路隧道傷亡數字沒有更新,也避開了無預警泄洪致災的問題,處理的最高級官員也只是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甚至鄭州市長侯紅只是被降級,日前以河南省衛生健康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新職復出。

這樣的處理,可謂不痛不癢,還是走過場。

據自媒體人秦鵬估計,僅僅徐州當地最少也會有數十萬被拐賣的婦女,而他們的被販運、買賣、成親、生孩子、上戶口等等過程中,會有同樣數以萬計的當地村幹部和公務員參與其中,而且很多人還成了更高級別的官員。而2021年,在中共國家統計局與中央電視台聯合主辦的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評比中,徐州名列其中。這樣的追查結果,會影響到一系列官員、政府部門的顏面。中共是不肯也不敢真的去揭開真相的。

旅德時評人長平早前撰文回顧當年採訪報導被拐賣婦女和失蹤兒童案件的親身經歷,指出受到中共政府懲罰的往往不是人口販子,而是揭露人口販賣的人。

更多的中央調查組介入案例,我們看到的還是解決揭露問題的人。

比如一度危及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陝西「千億礦權案」,2018年底,央視前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和最高法院主審該案的法官王林清,聯手曝光案件卷宗曾在最高院離奇失蹤,涉及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批示的「祕密文件」,涉干擾司法,並舉報周強就是涉嫌盜竊並偽造卷宗的策劃人。

但中共政法委牽頭的聯合調查組聲稱是王林清自盜卷宗。王林清和礦權案當事人趙發琦被祕密逮捕,崔永元也一度被傳喚後噤聲。這就是中共黑幫治國的一個典型案例,只要可能傷及共產黨執政基礎,它就去解決掉揭露問題的人。

還有早前退休的胡錫進,他因為嘴炮和筆桿子都了得,痞子氣文風據說頗得中共高層歡心,成為有問題也被保護的案例。

胡錫進去年底捲入一樁性醜聞,被身邊副手段靜濤實名舉報與兩女下屬有染並有私生子,一時間情勢凶險。但不久之後,中紀委調查組出手平息風波,稱調查後發現胡的性亂子虛烏有,胡得以全身而退。但國內媒體圈朋友私下議論胡錫進的性醜聞不假,只是沒背景的舉報者冒死舉報也難撼動。

如此看來,就算習公開下指示調查鐵鏈女事件,中央級調查組進駐,當局也會為了黨國穩定,儘量把影響的面縮小,把要處理的官員壓至最低,下台的官員換地復出,如此而已。

然而,在一次又一次的欺騙性的走過場調查累積之後,在一次又一次的背鍋式問責之後,中國國內沉默的大多數,這一次恐怕將會不忍了。海外觀察家對於這次大量中國公民克服恐懼槓上政府,表示驚訝,認為暗潮湧動,中共或迎來一隻始料未及的黑天鵝。

再回過頭看這次官員對習近平集體「躺平」的後果,套用大陸作家傅國涌在《1911,大清朝完蛋的前夜》一文中所說:「帝國大廈由搖晃走向垮塌,癸酉之變只是第一步——費正清找到了原因:官員們都在坐等出事!」

来源:大纪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