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殺毒祕訣:逮捕「造謠者」、瞞報、誣陷美國,最終疫情大爆發!

伊朗

伊朗疫情失控,官方對外公布每日上升幾百人,但國際知名媒體分析遠不止於此。儘管伊朗不會去承認。伊朗疫情受世界關注,還是在2月24日,伊朗衛生部副部長哈利其在電視上堅稱伊朗疫情穩定。

他還曾與一名對疫情實際情況有異議的議員公開爭吵,稱對方撒謊。

在現場,他咳嗽不斷,並且拿出紙巾擦額頭。第二天,哈利其宣布自已感染病毒。但他仍然堅持對外稱:不嚴重,伊朗一定會擊敗病毒。

當然,這仍然是一套習以為常的謊話。

如果謊話能殺毒,那還要醫生做什麼?疫情必定不是按照他所說的發展,病毒在伊朗高層中不斷的傳播蔓延。同時,我國有四位從伊朗回寧夏的國民也已被感染。可想而知,伊朗疫情有多嚴重。

27日,前伊朗駐梵蒂岡和埃及大使哈迪·霍斯羅沙希因新冠肺炎,於庫姆去世。同日,伊朗副總統瑪蘇梅·埃卜特卡爾感染病毒。

伊朗28日地方媒體報道,再有2名議員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伊朗議會新冠病毒感染人數升至4人。《獨立報》報道:一位名叫穆罕默德的議員,於週六(29日)上午去世。

疫情在不斷蔓延、惡化,受感染的議員每日在增加。但伊朗政府做了什麼?

伊朗網絡警察於2月26日宣布逮捕24人,以大學生為主,個別醫生,這些人被控在網上散布關於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謠言。同時,官方通報另外118名互聯網用戶則被短暫拘留並受到警告,實則上這118名互聯網用戶大部分為醫生。

逮捕了24人,這種掩耳盜鈴式的防範:以為控制了壞消息,以後儘是好消息了。可是,病毒能聽網絡警察的話嗎?

同時,為了轉移國內的矛盾,伊朗政府採取一貫的方法,向美國潑髒水。

2月26日,伊朗總統魯哈尼親自上場,提醒全國人民:伊朗人民不應讓敵人(美國)把冠狀病毒變成新的困境,使得伊朗人的生活和生產停擺,這正是敵人所希望看到的。
魯哈尼強調,「我們不應讓美國在冠狀病毒中添加新病毒」,他說,讓社會停擺、讓公眾恐慌是外國宣傳機構策劃的陰謀。

伊朗民防部長、陸軍准將戈拉姆雷扎·賈拉里指責外國媒體發布有關新冠病毒感染的不準確或誤導性數據,「製造恐慌」。他強調,新冠病毒決不能演變成「政治危機」。

病毒的爆發,在伊朗這個國家已變成了一個政治安全問題,當然,感染者人數便成了國家機密。相比較,民眾的安全已成了次要問題,如有醫生試圖說出真相,威脅恐嚇;散播「謠言」的,逮捕。所以,至今伊朗街頭仍然有不少人沒戴口罩。

逮捕24名「造謠者」,瞞報、誣陷美國,已成了伊朗的殺毒祕訣,他們以為這樣做就可以儘快恢復鶯歌燕舞的大好形勢。可事與願違!情勢越不可收拾,就以伊朗自已報告確診病例總數,在中東諸國之中也是最多,並且增長明顯。

在防控病毒的措施上,全球肯定不能以伊朗報告的數目為準,因為伊朗說謊在國際上是出名的,一直在打壓說真話的人,正如這一次:沒辦法控制病毒,但逮捕24名說真話的「造謠分子」還是很容易的。

在今年,伊朗曾上演過一場危機:導彈誤射自已國家民眾,伊朗國家電視台(IRIB)兩名主持人宣布辭職。

其中一位名叫傑拉里·賈巴里(Gelare Jabbari)的著名主持人在社交網站上發布貼文道歉,稱:「我很難相信,我們自己人被導彈殺死,我在電視台說了13年的謊言,請大家原諒。」

當然,主持人辭職了,國家的謊言仍舊在繼續。由於政府對媒體的牢牢掌握,伊朗的記者一直難以對疫情進行事實報道。

伊朗的疫情局勢對世界的影響還是舉足輕重的,伊朗首先是一個有著8000萬人口的國家,又處於中東地區的十字路口和宗教原因,有眾多的商販和朝聖者往來於伊朗邊界,這加速了病毒的傳播。

伊朗因被美國制裁多年,醫療資源極其匱乏,同時,國內教育極其失敗而造成醫務人員不足。這在控制疫情方面加大了難度。如伊朗仍舊以逮捕「造謠者」,瞞報、誣陷美國的方式來控制病毒,那麼一個月後的伊朗,成為人間地獄是大概率的事件。

中國此前已經向伊朗捐贈了25萬隻口罩及70000人份核酸檢測試劑盒,除此之外中國醫療專家組也已經抵達伊朗首都德黑蘭,不過伊朗卻拒絕了美國的幫助。

來源:秤砣沉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