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被做空:做空機構「狼群」稱其財務造假130億元收入、誇大60%用戶數!

狼

文:谷溪

2020年,互聯網中概股的災年

2020年,對於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們來說,注定是要被銘記的一年。

先是迎來了美股歷史上首次連續多次熔斷,繼而「史上最快IPO企業」瑞幸咖啡被實錘驚天造假,股價暴跌至原來的零頭。

今天,愛奇藝也被做空機構盯上了。

2020年4月7日,做空機構「狼群」發布了一份37頁的報告(本文末提供下載),並在推特上表示,他們在「渾水」的協作下,對1500多人進行了實地調查,並對幾十家公司的申報材料做了詳細審查,發現愛奇藝早在2018年上市之前,就開始對財務數據進行欺詐,並估算其2019年的收入被摻水了80- 130億元人民幣,同時用戶數量被誇大了60%。

(在發布這篇文章的時候,中國第一教培股「好未來」也自爆在內部審計中發現員工對「輕量級」銷售數據造假,「輕量級」銷售份額佔2020年公司總收入的3%-4%。請關注本公眾號,我將持續跟踪。)

愛奇藝如此回應:

「其引用數據與結論嚴重失實,與實際情況不符。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上市公司,我們披露的所有財務和運營數據均是真實的,符合SEC要求。我們對於所有不實指控,堅決否認,並保留法律追訴權力。」

還記得瑞幸咖啡在2月初是如何回應渾水的嗎?

「渾水這份報告對公司的商業模式和經營環境有著本質上的誤解。瑞幸打算採取適當的措施來保護自己免受這些惡意指控,並保護股東的利益。」

瑞幸後來發生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

上市公司的嘴,都一樣硬。

營收虛增?疑似誇大計算

「狼群」指出,愛奇藝通過會計操作將2019年營收虛增了80-130億人民幣,佔營收總額的27%-44%。

愛奇藝在財報中表示其2018和2019年電視劇版權交易費用平均每集為7.9和6.4萬人民幣。根據愛奇藝的參與內容收購的員工透露,一般的非獨占劇集每集售價約為1000-5000人民幣,熱門劇集的售價也只不過是每集2萬人民幣。

即使按照每集2萬的費用來算,愛奇藝的得把2018-2019年中國生產的所有電視劇都賣3遍以上才能達到這一數字!

相較於非獨占版權,一些熱門綜藝的獨播版權可以達到300-500萬人民幣,但愛奇藝只交易非獨占版權。因此,愛奇藝疑似嚴重誇大了交易數據。

在報告中,「狼群」嚴厲的批評愛奇藝對互換內容收入的誇大,是最惡劣的會計舞弊實例之一。

「狼群」還將愛奇藝自2015年以來的所有VIEs和WFOE的中國信用報告,與其招股說明書進行對比,發現愛奇藝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向美國證監會提交的遞延收入分別虛增了261.7%、165.5%和86.2%。遞延收入是指客戶預付未來提供服務時產生的資產負債表賬戶。這些上市前的高報,必然導致IQ的上市後收入繼續高報。

「狼群」對1563名愛奇藝用戶進行的調查顯示,有約31.9%的會員用戶是通過愛奇藝與京東、小米、攜程等合作夥伴的渠道獲取VIP資格。但愛奇藝將這些用戶的付費全部計入了營收,然後把合作夥伴的分成計入了費用。通過這樣的操作,愛奇藝可以輕鬆製造大量營收同時在費用端處理掉本來就不存在的收入。

一個顯著的例子是,在2018年二季度合作會員制度上線後,愛奇藝的季度ARPU(單用戶付費)與公司的滾動毛利率出現了顯著的背離。

除了上述疑問外,「狼群」在報告中還提到,愛奇藝的體育業務、廣告業務、投資業務和內容購買業務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價格虛增問題。對於這家成立馬上要滿10年、卻面臨虧損狀況不斷擴大的公司而言,投資者理應感到憂慮。

誇大用戶數?疑似使用「點擊農場」

「狼群」通過三處獨立信源調查發現,愛奇藝的日活用戶數量虛增了42-60%。根據兩個廣告公司向研究機構提供的後台數據顯示,與愛奇藝2019年10月聲稱的1.75億移動端日活相比,當年9月的實際移動端日活數據「下降了」60.3%。

廣告公司提供了愛奇藝在中國19個城市的日活數據。根據愛奇藝在2018年公開的數據,這19個城市用戶占公司總用戶數36%。根據2019年9月採樣的四個工作日(3個工作日和1個週末),19個城市後台數據平均為2470萬。據此推算得到愛奇藝在中國的實際日活約為6229萬。

除日活用戶總數外,通過熱力圖還可以看到,愛奇藝熱門綜藝和影視作品《偶像練習生》、《熱血街舞團》、《老男孩》近三個月的用戶地區排行中,新疆、海南、西藏、寧夏等人口較少的省份,屢屢出現在榜單前列,有違正常互聯網流量的分佈方式。

另外,今年二月數據統計機構QuestMobile發布的《疫情下的中國移動互聯網報告》中也指出,愛奇藝在今年農曆新年前十天的日活數據為1.26億,也要低於愛奇藝自身公佈的1.8億數據。

在這種反常的數據下,「狼群」認為愛奇藝虛增了42%-60%的用戶量,而這些虛假用戶可能來源於機器偽裝的「點擊農場」。

「祝您瑞幸」

這份來自「狼群」的報告,起了一個淘氣的標題——《中國的Netflix?祝您「瑞幸」吧》,疑似碰瓷了前幾天爆雷的瑞幸,但其含義不言而喻:

「狼群」認為,疑似對營收和用戶數造假的愛奇藝,很可能是下一個瑞幸。

狼群,結伴行動,伺機吞食其他老弱病殘的動物——這正是做空機構的工作方式。

這樣的機構,往往是健康資本市場中必不可少的監督者和食腐者,是生態環境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缺少了這種淘汰機制的市場,才可能反反复復出現「扇貝跑了」「扇貝又回來了」的鬧劇,把投資者當成真正的韭菜一遍又一遍的收割。

我們應該感謝做空機構,他們提供了審視上市公司的全新思路,同時把整個市場變得更加健康和透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