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投資者容易輸錢的內在因素

投資者

前面說了普通投資者在市場容易輸錢的客觀原因,除了客觀原因外,更主要的還有很多自身的主觀原因。我總結了以下十個主觀原因:

第一大誤區:賭博心理

投資是任何人都需要伴隨一生的事情,是需要用時間來慢慢積累的。如果你有一筆 10 萬的資金,我們假定平均每年能賺 12%,那麼 40 年後的資產是 930 萬,如果同樣的 10 萬元,如果你晚投資 10 年,同樣的收益率,那麼最終只有不到 300 萬,差了整整 630 萬。

但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及早開始投資,牛市來了看到周圍人賺錢了又產生嫉妒心理。馬雲賺多少錢很少有人去比,因為大家知道比也比不了,但你周圍的同學、同事、朋友、鄰居如果賺了錢,很容易成為入市的一個理由。因為他們過去和我差不多。為什麼他可以我就不可以了。在這種心態下進入股市,很容易產生賭博心理,因為想追上你的周圍人。

在這種賭博心理趨勢下,很容易把所有的資金全部一把注入到股市,滿倉一個品種,甚至用了高槓桿。而這個時候往往已經是牛市的高點了。如果碰錢賺了點錢,更加會強化這種行為,直到賭博失敗為止。

誠然,我們在投資過程中,不可能沒有一點賭的因素。但即使是賭,也要理性的賭,比如賭博中最著名的凱利公式,就是理性下注的一個科學根據。

第二大誤區:從眾心理

買股票基金聽周圍人介紹。因為自己不具備相應的投資理念和知識,周圍人如果賺錢了,那就很容易產生從眾心理。大家都買這個股票,大家都買這個基金,成為初入股市的投資者的很常見的一個投資理由。

從眾心理不完全不對,但要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在學習了投資相關知識後,應該理智的把大眾特別是周圍人的投資行為作為一種信息去判斷。盲目從眾很容易在牛市的瘋狂中推波助瀾,但十有八九高興了沒多久就被套住在高高的山崗上。

從人類發展的歷史來看,從眾心理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在人類幾萬年的蠻荒時代,要和森林裡的豺狼虎豹搏鬥,要生存下來的一定是靠群體的力量,獨立的個體在那個蠻荒年代裡是很難生存下來的。但今天的投資要求投資者的恰恰不是從眾而是需要自己的獨立思考。

第三大誤區:迷信心理

從眾不行那我相信專家總行吧?和從眾心理不同的是迷信專家和大 V。當然除了個別的濫竽充數的外,大部分專家和大 V 的水平肯定比我們普通投資者高,但一樣他們的言論也應該經過自己的獨立思考和判斷。一方面有些言論是為了站台,一方面即使有些言論是正確的,也應該考慮這些言論的時間和地點。

舉個例子,巴菲特推崇標普 500 指數基金,而且在對沖基金經理的 10 年之約中用標普 500 打敗了對沖基金。但巴菲特說這個話是針對美國市場,在中國市場,由於存在大量的散戶交易,市場的阿爾法機會要遠遠大於美國,所以就導致了最近幾年來許多主動型的混合基金戰勝指數。即使在美國,這幾年納斯達克指數基金也遠遠戰勝了標普 500。不是巴菲特說錯了,而是巴菲特是在很多年前針對美國這個市場說的,一方面美國市場裡以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臉書等代表新經濟的納指市場頭部企業的興起,另一方面是中國市場的特殊情況。巴菲特這樣偉大的投資家的言論都需要我們獨立思考和判斷,更何況其他的專家和大 V?

第四大誤區:短線心理

追漲殺跌,天天樂此不倦。短線心理,特別是超級短線。從根本上說還是賭博心理造成的。或者是長線被套,或者是看到有人短線成功。通達信上有個活躍股指數,從 2011 年 9 月 22 日最高點 72238 跌到 2021 年 12 月 3 日的 376.29,整整跌去了 99.48%,這還沒算上每天的交易成本。當然,一個大概率虧損的行為,總有幾個倖存者,甚至還有賺了大錢的。但壞就壞在這些極少數賺大錢的人。如果真的短線沒有任何人盈利,那就不會再有人去做這種超級短線了。

有人會舉出西蒙斯這樣的反例,承認,西蒙斯的大獎章基金做了很多高頻交易,取得了遠超過巴菲特等一干投資家的業績。但我們必須理性的看到,西蒙斯的大獎章基金(包括國內的很多優秀的量化基金),都是僱傭了大量的數字專家,發掘了很多很多短線甚至超短線的機會,這些有效的短線,正是賺了很多喜歡做短線的普通投資者的錢。絕大部分投資者是沒有能力做好短線的,而殘酷的是,正是大量的業餘投資者的這種喜好,給了像西蒙斯這樣的極少數高手短線交易超額收益的機會。

舉個例子,當年兩個俄羅斯的高手,就是利用了自己的資金優勢和對手的心理,在 A 股的股指期貨上賺取了大量的錢。舉個例子,他們先是利用資金優勢,做多把價格打高 0.1 元,因為 A 股的很多策略都是跟隨,所以市場就隨即上漲上去了。然後一個做空,成交在 0.08 元。大量的資金密集成交在 0.02 元,一個來回就賺 0.02 元,市場誰也感覺不到,但這樣一個來回在 1 秒鐘裡可能能做好幾次,每次雖然賺錢非常少,但連續不斷的累計起來卻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心理學告訴我們,古往今來凡是有所成就的人,都能克制自己的短期慾望,心理學上的名詞叫 「延遲滿足」,短線行為天天樂此不倦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不願意延遲滿足。其實你仔細想想,好比打麻將,四個人都想贏,但最終肯定是不可能的,輸於是一個零和博弈。股票交易更是如此,如果沒有企業的盈利推動,扣除交易成本,連零和博弈都沒有。當然打麻將的主要目的是娛樂,如果你把短線作為一種娛樂也未嘗不可。但如果你要把它作為一個長期盈利的手段,那無疑是水中月鏡中花。

當然極少數高手的存在,對大部分人做短線是一個極大的誘惑。我們大部分投資者都是普通人,大部分也不是職業投資者。我們大概率成不了這些短線高手,況且裡面還有一部分利用信息、資金等優勢在做市,更是我們普通人不能做到的。

第五大誤區:炒消息心理

因為缺乏投資知識,缺少理性判斷。除了受周圍人影響,受專家影響外,還受消息面影響。不可否認,中國的 A 股受消息面影響還是很大的,各種炒消息的現象比比皆是,一個免稅的消息,可以把一個股票拉幾個漲停。但這裡有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這個消息是短期的影響還是長期的影響,是心理層面上的還是對業績有實質性的影響,股價是否存在過度反應?這些都需要我們投資者去獨立判斷的。

雄安消息出來後相關概念股連續大漲,但過後則是一地雞毛,塵歸塵土歸土。就是一個深刻的教訓。雄安的影響是長遠的,但對於這幾年相關的股票的業績很難有實質性的影響。另外類似的有周圍環境一緊張就炒軍工,也是類似的。和短線心理類似,這種炒消息的行為,也是個別提前介入提前退出的人受益,正因為有這樣的人存在,才會對很多人有著強烈的誘惑。關鍵還是我們大部分人不可能都成為這樣的少數倖存者。

第六大誤區:貪婪心理

看好某隻股票,最近某個板塊或者風格盛行,全倉壓上,甚至意猶未盡還加槓桿,融資頂格不夠甚至還去做場外配資。只要有一點牛市的味道,這些場外的高槓桿配資

如果運氣好賺了錢,更是會加強這種貪婪心理,最終導致失敗。說一個定投中的故事,2011 年不少人跟我定投中證 500,到 2015 年 3 月份我翻倍清倉了,大部分人是因為在 2011 年連續下跌恐懼導致停止定投,個別人還因為貪婪,到了定投日因為跌跌不休,所以想能不能等幾天跌的更多一些再買進,再過了幾天如果還在跌,就會像能不能再等幾天;如果漲上去了就更不買了,他就會想前幾天便宜我不買,今天貴了我買不是傻子嗎?

貪婪心理還表現在對下跌的痛苦要遠遠超過對上漲的愉悅,如果一個品種上漲後跌回原點,給他帶來的還是痛苦。貪婪心理導致每天都會產生無窮的後悔和懊惱,失去了投資的真正目的。

2021 年我重倉了可轉債,取得了不錯的收益。但一部分人總想賣在可轉債的最高點,找了很多歷史的數據來說明已經到了頂點,及早的清倉導致沒有吃到後面一段豐厚的收益。根本原因還是太貪婪,吃到嘴裡的肉再吐出來似乎是犯罪。如果你準備好有一部分收益就是要還給市場的,就會很坦然的去面對這個問題。

第七大誤區:恐懼心理

和貪婪心理不同的是恐懼心理也是有害心理。這些人往往是在牛市里極度貪婪,到了熊市又變成極度空間,同樣的消息不同的解讀。投資中的恐慌心理,主要還是對持有的品種未來的走勢的不確定性導致的。即使持有債券或者可轉債,到期時間確定、價格確定,還是有很多人對過程中的下跌產生恐慌心理,學習了一些技術指標,發現典型的技術指標下跌趨勢後更加恐懼,殊不知這些技術指標只不過是過去經驗的總結,是否準確有個概率問題,另外有些成交量不是很活躍或者被控制的股票,會故意做出下跌趨勢引導散戶割肉。凡此種種屢見不鮮。

恐懼和貪婪是一對雙胞胎,往往會同時出現在一個投資者身上。比如前面說的總想賣在可轉債的最高點,即是對可轉債大跌的恐懼,也是對獲得的收益不願意看到回吐的貪婪。

第八大誤區:錨定心理

因為你對未來的恐懼,所以很容易找一個參照物。比如說你去市場買東西,你如果不熟悉價格,很容易和攤販討價還價,而攤販掌握了你的心理後,故意開了一個天價讓你砍價,你覺得通過砍價獲得了便宜,其實你還是因為錨定了攤販開出的高價而覺得占了大便宜了。

在投資中一樣,有人賣出的理由就是賺錢了,有了 5%、10% 的收益就覺得可以止盈了,殊不知股票價格的漲跌和你的持倉成本基本沒什麼關係的。股票的基本面起了惡變,比如說當時的樂視網,因為看到帳面出現虧損死活不願意賣出,導致最後不可收拾。同樣因為基本面惡變,下跌也不會因為你的持倉成本的高低而會停止下跌甚至反彈。凡此種種,都是錨定效應在投資中給我們投資者帶來的誤區。

第九大誤區:慣性心理

心理學上還有一個名詞叫近因效應。就是說最近一次的成功或者失敗的經歷對未來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就像俗話說的那樣: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殊不知其實你遇到的一次失敗或者成功的經歷只是一個個案,可能不具備普遍意義。

我自己在投資經歷中就多次犯了慣性心理。買認購者中了上海石化虧損後就 10 多年沒碰股票;2008 年大熊市靠債券獲得了很好的收益,到了 2009 年四萬億行情來了還是固守熊市中的債券思維模式,錯失了一次大牛市;到了 2016 年靠小市值策略大幅度跑贏指數,2017 年藍籌行情來了還是固守原來的思維模式,再次跑輸指數。上次成功的就一直使用,上次失敗了就一直不敢碰。把自己遇到的一次個案當作普遍規律,外界條件一變就產生失效。

第十大誤區:喜新厭舊心理

和慣性心理正好相反的是喜新厭舊心理。過去股市里炒新是屢見不鮮,這個炒新主要是新股上面沒有套牢盤,所以很多人不講基本面不講估值,一個勁的往上炒,直到由於某種原因崩盤。總覺得反正只要我不去接最後一棒就可以了。殊不知即使你這次沒接最後一棒,總會有人接的,這次你沒接,不代表將來不接。這種刀口舔血的活不是好乾的。

對於基金投資者來說,還有一個怪現象是喜歡買新基金。喜歡買新基金有幾個原因:一是受客戶經理的影響,或者是受基金公司的宣傳的影響;二是覺得老基金淨值高了,太貴,不如新基金的淨值從 1 開始算起。

一般情況下,我們不建議去買新的基金,特別是新的主動型基金。因為指數基金還有歷史的指數可以追溯,主動型基金雖然可以根據基金經理以往的業績來推測,但如果你相信這個基金經理,為什麼一定要去認購新的基金而不去買他老的基金呢?新基金還有一個募集期,資金到帳後還要建倉。一般來說除非有不同的主題,持倉大概率會重疊的。

有人覺得新基金淨值從 1 算起便宜,這更是一個誤區。舉個例子,如果我們假定新老基金都只持有茅台,茅台價格 1000 元一股,那麼新基金淨值 1,就相當於 1/1000 的份額的茅台,而老基金淨值 2,就相當於持有 1/500 的份額的茅台,如果你花了 1000 元買了淨值 1 的新基金,相當於買了 1 股茅台,但如果你花了 1000 元買了淨值 2 的老基金,一樣相當於買了 1 股茅台。雖然看起來淨值高的,但其實本質是一樣的。

投資中的投資知識固然重要,但了解這些投資的心理誤區,想辦法戰勝它們,可能是更加重要的。

來源:持有封基 微信號:gh_be03e39a3848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