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謊的是苟晶,還是山東調查組?

文:沈默克

7月3日,山東紀委監委機關、省教育廳、省公安廳等部門組成的工作專班,發布《關於苟晶反映被冒名頂替上學等問題調查處理情況的通報》,稱「依規依紀依法」處理了15名有關人員。

該通報直指苟晶兩次高考成績都很差,只能勉強考取中專,她老師邱印林的女兒邱小慧只是冒了苟晶的名填報志願進了中專,根本沒有上大學,更沒有「頂替」她的學位。

某巨型官號對此通報表現得興高采烈,直接在頭條推文的摘要裡說「部分事實有反轉」,隱隱然有手舞足蹈慶祝「通報揭破苟晶說謊」之勢。

一些「熱心網友」反應神速,看完通報就馬上去苟晶微博留言,惡毒詛咒她「惡臭」、「對著公眾撒謊」,要求她「給陳春秀道個歉」。

與花千芳互動頻繁的五毛大V杜建國馬上跳出來,痛罵苟晶的微博是「宣傳與煽動」,「大部分是謊言」,稱「苟晶的這種惡劣言行,至少屬於嚴重的尋釁滋事,強烈要求對苟晶進行法律懲處」!

蝗漢們的偶像梅新育也像屁股裝了彈簧似的,樂得快要蹦到天花板上了,嘴裡嘩嘩噴出一些義正言辭的糞式句子。

有個新註冊的微博小號連夜剪輯了苟晶的直播視頻,斷章取義,竟然說「苟晶承認了自己的言論誇大其詞」,並表示「你們也沒損失什麼」,還質問她這個時候站出來「是否也有背後的因素」……

然後就是營銷號們見風使舵的表演了。著名營銷號「魔都囡」發了一條推送,喜提十萬加。

注意該營銷號在跟帖區狂懟網友,還將苟晶的爆料定性為「狀告別人強姦,結果別人只是拉了她一下手」……

還有一個營銷號轉載別人的文章,卻改了個極具煽動性的標題——《苟晶的笑讓我不寒而慄》,同樣喜提十萬加。

然後就是假裝民辦的准官媒出來接盤了。觀察者網發布於7月4日的這條新聞標題,就是從微博、微信營銷號的說法而來,純粹就是斷章取義地對苟晶進行直接抹黑:

緊接著,就輪到叼盤俠胡錫進隆重登場,一錘定音了。

胡錫進用他的叼盤大口教育我們說:「然而這一切都不構成我們應當原諒苟晶撒謊的理由」,絕對不能鼓勵苟晶「為了達到一個目標而鼓勵包括在大輿論平台上公然編造虛假情節在內的不擇手段」。

胡叼盤一口咬定苟晶撒謊,「她消費了大家的感情,愚弄了人們,而且敗壞了辯論文化」。不得不說,叼盤俠的博文還真是花了不少時間寫的,上綱上線,頗有文革大字報的遺風。

頭腦清醒的讀者,看到這梯隊進攻式多層次多方面的輿論圍剿,就該恍然大悟了: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這不就是早些時候搞方方等人的手法麼?

水軍+五毛+胡叼盤的集團進攻,多少是意料中事。但最可怕的是理中客們也加入到聲討行列了。譬如這個孫姓前調查記者,在他的微信公號發了這麼一篇文章:

孫姓前記者聲稱他「對你國評論界挺失望的」,但不是對敵方的惡意評論失望,而是對「站苟晶的很多人」失望,「他們邏輯之胡攪,話術之蠻纏,讓我很吃驚。」

同時他還表示:「回到苟晶案。如果你也認為官方調查報告可信度還OK,在顛覆性的新證據出來之前,就必須承認,苟晶此前的不少描述與事實並不相符。」

中國人之所以在變蠢的路上一路狂奔不回頭,除了水軍+五毛+胡叼盤們「日拱一卒」的貢獻,很大程度是因為如孫姓記者這樣的「精英」帶頭裝瘋賣傻。

對「苟晶案事實反轉」的判斷,全都來自於這個官方調查報告。

但只要稍加詳讀,就會發現這個官方調查報告充滿各種疑點,很難讓人相信。

首先是:苟晶高考成績的問題

官方調查報告說苟晶1997年高考成績為551分(滿分900分),1998年高考成績為569分(滿分900分),連中專錄取分數線都達不到,只勉強達到中專委培的分數線。

如果是真的,那苟晶妥妥的是個學渣,根本連學霸的邊都摸不到。

但這跟苟晶自己的說法相衝突。苟晶說1998年全區摸底考試自己拿了第四名。財新的報道中則說,苟晶當年是全區初中畢業生200優之一。這200名最優生被安排進同一家實驗中學,編成四個尖子班,師資配備都較強。苟晶在第一個班,而第一班的成績是四個班裡最好的。苟晶的同學回憶:苟晶在名單中排在第十位,代表入學時苟晶在所有理科班中排名在三十多名,「到了高三,她的成績應該稍有下滑,我覺得應該在(我們班上)13、14名左右。」

換言之,苟晶在高中三年裡,一直是全區前200優學生裡排名在前十到前三四十的最優生。至於為什麼兩次考試都掉到兩百多名開外,連正規中專都進不了,只能進委培中專,你猜呢?

我就想問問調查「苟晶案」的山東工作專班,你們找到、看到、查驗了23年前苟晶的原始試卷嗎?沒看到原始試卷,那影印件總有一份?有的話請公開照片,有圖有真相,讓苟晶和網友們「驗明正身」,以釋公眾疑慮。沒有的話,你們調查組是怎麼確定苟晶當年的考試成績是真的還是假的?

其次:班主任動用政公教人脈只為讓女兒冒名進委培中專?

只要仔細看山東這個官方調查報告,即可發現苟晶這個班主任邱印林是個牛逼哄哄的人物。

他有個親戚叫邱印水,當時是兗州市王因鎮黨委副書記、鎮長。一個鎮長算不算牛逼咱也不知道,起碼他隨便給派出所所長打個招呼,所長就得乖乖聽話,為邱印林的女兒邱小慧出具了姓名為苟晶的虛假戶籍材料。拿著這份假戶籍材料,邱小慧的哥哥、派出所民警邱通才能跑斷腿給妹妹跑出個「苟晶」的假戶口假身分,最終冒名苟晶跑去上了委培中專——北京煤炭工業學校。

也許在當年大學未擴招,上個中專已經不容易了。但中專招收高考落榜生,無疑還是降格以待,作為尖子生的苟晶看不上委培中專,理所當然。但邱印林深耕教育行業多年,還有鎮長親戚可以打通政府和公檢法關係,而且蓄謀冒名頂替多年,就這麼甘心讓女兒只上委培中專?就算邱印林盤算許久,尖子班上只有一個苟晶可以冒名,而苟晶的成績真的只能上委培中專,那為什麼不把三個志願全填成山東本地或者濟寧本地的,非要把其中一個志願填在北京,而最後偏偏是北京的中專北京煤炭工業學校招了邱小慧?事有湊巧到這麼巧?

也許真有這麼巧,但山東調查工作專班至少該讓北京煤炭工業學校開具個證明嘛,證實有個「苟晶」在那讀過書,也省得還有人懷疑邱小慧實際上是頂替去了中國礦業大學。

請看知乎網友回復。這位網友與苟晶同時期且同區高考。他明言,當時的高中中專不分配工作,沒有含金量沒有吸引力。既然這樣,邱老師又為何如此執著,非要動用全部關係讓女兒冒名拿著別人的檔案進高中專不可?

其三:苟晶的檔案已經轉到北京,為何還能參加第二次高考?

山東的官方調查報告明明白白寫著:「1997年9月,邱小慧以苟晶之名被北京煤炭工業學校錄取(2年制中專,委培費每年4400元),邱印林塗改後的苟晶學生檔案被轉至北京煤炭工業學校。」

網絡上盛傳的所謂「冒名卻沒有頂替」,按照這個調查結果根本是不成立的。山東方面的通報,明明白白寫著邱小慧一家塗改了苟晶的學生檔案,邱小慧以苟晶之名被北京煤炭工業學校錄取,這份被塗改了的苟晶的學生檔案已經於1997年9月轉至北京煤炭工業學校。

眾所周知,學生檔案只有一份,既然被提走了,苟晶為什麼可以報名1998年的高考,而且還在原校順利復讀和參加高考?這家重點實驗高中難道竟然可以完全不知道自己學生的檔案被別的學校轉走了?

其四:冒名頂替大案,為什麼只把邱家父女抓起來?

根據山東調查結果通報,所謂「處理十五人」,實際上只有邱印林、邱小慧父女二人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其餘夥同、幫助邱家父女冒名頂替的人員,包括原鎮長、退休時任濟寧市兗州區政協副主席的邱印水,原派出所長、退休時任濟寧市兗州區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的王衛中,只是由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當時的副校長、教委副主任、戶籍警……統統只不過是「警告處分」。

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有一款考試作弊罪:「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為他人實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幫助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冒名頂替當然也是考試作弊的其中一種形式。換言之,按照刑法規定,不僅組織作弊並獲益的邱家父女應該獲刑,為其提供幫助的各人,也紛紛觸犯了刑法,涉嫌犯罪。為什麼這些人只由當地紀檢調查,甚至只是警告處分了事?

這樣的處理結果,難道不是為人不齒的「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麼?

一言以蔽之,山東這份調查結果就是避重就輕。該通報連基礎事實都沒說清楚,調查過程更是隻字不提,等於黑箱操作,壓根就沒有公信力

從媒體曝光的案例看來,山東這個地方就是高考冒名頂替高發的教育界黑洞。

南方都市報記者統計檢索發現,2018年~2019年山東高等學歷數據清查工作中發現有242人冒名頂替入學。冒名頂替者獲得學歷時間為2002年至2009年。

比苟晶在微博發帖爆料還早8天,山東人袁福春就在微博上實名控訴,1994年他的教師身分被別人造假檔案頂替,之後他只能幹搬運工、掏糞工,現在是環衛工。26年來他一直在向教育局等單位投訴,不但無人理會,反而曾被扣上「聚眾鬧事」罪名拘留半個月。

這就是「蔥省」大山東的過往和現狀。

在這種大背景之下,居然還有許多人完全相信山東自己調查冒名頂替事件的調查結果,這是跟廣場舞大媽唱紅歌唱多了燒壞腦了麼?

在目前曝光的山東多例冒名頂替事件中,苟晶是最擅長使用自媒體的一位受害者,因此她受到的關注也最多,造成的影響最大。就因為她造成的影響太大了,所以必須不擇手段地發動水軍和偽造輿論打壓下去。尤其就要高考了,務必要在高考前將苟晶對山東教育界造成的負面影響完全扭轉。

苟晶本人在與水軍和五毛互懟數日後,5日深夜無奈宣布退出微博。

這當然是識時務者之舉了。否則,山東方面在高考前還不好冒風險處理苟晶,等高考結束了來個秋後算帳,先下全網封殺令禁止苟晶發聲,接著遵照五毛大V的建議來個跨省抓捕,以尋釁滋事罪拘她個一年半載的,那是太正常了。

冒名頂替現象在山東已經至少盛行了二三十年,真的不能正經查,一查不就成了連串大窩案嘛,按大清律例起碼得掉一百幾十顆腦袋。就算現在不時興掉腦袋了,只流行「警告處分」,那也不能瞎查,隨隨便便就讓老中青領導們難堪。

所以嘛,「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掉提出問題的人」。苟晶真是活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