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28 日

《花木蘭》 國際大爛片

文:艾飛

2020年有很多「魔幻」事件,一件件事情的發展嚴重地超乎人們的想像,在我看來,電影《花木蘭》也應該名列其中。

在這部國際大片沒播之前,大財主迪士尼吊足了觀眾的胃口。

幾年以來,電影《花木蘭》的宣傳工作跟拍肥皂劇似的,屁大點的事都要在熱搜上晃半天。

尤其是作為主演的劉亦菲,都不用等電影上映,就這浩浩蕩蕩的「宣傳肥皂劇」,就給人一種她就是「國際巨星」的幻覺。

按道理,像《花木蘭》這種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電影,請上一個靠譜的製作團隊來,怎麼搞都不至於太差。

魔幻的是,這部令全球期待的國際大片,上映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卻是一部國際大爛片。

就我的觀感而言,如果你決定去看電影《花木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要帶腦子。

因為你只要稍稍帶點腦子,整個觀影過程就很擰巴,你會搞不清,劇情裡的一幕幕,都是些什麼東西?又是從哪來?還有他們在幹什麼??

比如電影裡花木蘭居然生活在福建土樓,在北魏時期根本就沒這東西。

比如媒婆門前貼的兩幅對聯: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望世間眷屬全是有情人。暫不說這對聯對的有多二,就前一句人家直到元代《西廂記》才有這話啊。

但更令你擰巴的是,你卻能很直觀的看清楚,電影裡那一個個角色都是同樣的出廠設置,洋不洋,土不土,都像是逗著你玩的二百五。

看完電影我就在想,這些美國人哪是在講一個中國故事,他們所呈現的明明就是自己那狹隘的自以為是。

整部電影,幾乎感受不到什麼真心實意,有的,是符號、口號和胡編亂造。

在電影《花木蘭》裡,劉亦菲飾演的花木蘭一出場就身手不凡,而且自帶某種叫「氣」的東西,這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電影從頭到尾也沒解釋過,大概就是西方電影裡某種超能力吧。

眾所周知,在花木蘭故事中,木蘭決意從軍是個很重要的場景,無論是《木蘭辭》裡還是1998年的動畫版,對這個過程都有很細膩的鋪墊,我們能感受到這個決定是萬般無奈是充滿分量的。

可是到了真人版的《花木蘭》裡,電影讓花木蘭從小時候起就又是飛檐走壁,又是舞槍弄棒,恨不得電影一開始就告訴大家:

我花木蘭,生來就是要為父從軍的!

因此在電影裡,花木蘭走的那晚,只是象徵性的舞了幾下劍,就急匆匆的從軍去了。

這一下子就把原故事的立意拉垮了,就像是一盤中國的辣椒炒肉,到了她手裡,她把辣椒都給清除了,頓時變得乾乾巴巴,索然無味。

可怕的是,電影的前面拍的還算是緊湊的,你會發現,整部電影越往後,就拍的越莫名其妙,一件件事的發生都跟見了鬼似的,驟變。

而這種驟變就是創作者用意淫代替思考的敷衍。

在動畫電影裡,「木須龍」是非常有意思的角色,到了真人版電影中,沒有它的戲份。

有人說,這是為了貼近歷史,我真神tm歷史,要我說,真人版的《花木蘭》要是有一丁點尊重東方歷史的心,也不至於搞出這麼個國際慘案。

在電影裡,我們看到,他們為花木蘭變出了一隻鳳凰,這鳳凰給人的感覺就是每次出現就是想告訴觀眾:

我花木蘭,是天選之人。

我看電影的過程中時不時就會恍惚一下,電影裡這個真的是中國故事裡的花木蘭嗎,怎麼像是被美國隊長附身了一樣啊。

作為迪士尼戰鬥力最強的公主,電影裡花木蘭唯一算得上亮眼的打鬥就是踢了幾次足球,噢不,是武器。其他大部分時候靠的,都是那「捨我其誰」的主角光環。

在全片那場最聲勢浩大的雪山大戰中。

明明敵軍在用大炮猛烈的攻擊花木蘭她們的軍隊,就因為花木蘭跑到背後偷襲,敵軍居然調轉大炮方向,對準光杆的木蘭,然後結果就是炸出了雪崩……

真的,連這麼高潮的戲都編的這麼蠢,實在是難以忍受,花木蘭一個人射箭偷襲,敵軍有一萬種反擊的方式,偏偏用了最腦殘的方式。

況且,這雪一崩,兩隊人馬都給埋了……

啊,寫到這裡我又明白了,導演才不管邏輯常識啥的,她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木蘭,怎麼能體現木蘭英勇就怎麼拍,因此我們看到,雪都崩下來了,人全給埋了,只有木蘭在一片白茫茫中,瀟灑的騎著馬,順手還救出了戰友……

這就是這部國際大片的神奇之處,它把花木蘭往美國隊長的套路去拍,然後把其他所有人,都當廢物拍。

在電影裡,所謂的大反派除了咋咋呼呼,基本一無是處,作為大反派,他與主人公木蘭的戲劇衝突也是無聊透頂,相比動畫電影最後對戰那絢爛的結尾,真人版這只能叫陽痿,一點勁都沒有。

電影裡唯一有點層次的反派是鞏俐這個角色,電影對她倒是各種刻畫,這個角色也是擁有「氣」的人,她可以附身到別人身上從而控制對方,從電影的呈現來看,這姐們戰鬥力爆表,走進皇宮跟回自己家一樣。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電影對她的設置是草包大反派的奴隸,而理由就是像她和木蘭這樣擁有力量的人,是女巫,是會被世人唾棄的,更別說上陣殺敵。

好,為了凸顯對女性的不公,暫且忍了這幫美國人瞎扯。

可就在我們期待鞏俐這個角色有什麼驚喜時,這個角色又驟變了。

幾乎是沒什麼鋪墊,她轉向了木蘭一方,更誇張的是,最後為了救木蘭,自己飛過去用身體擋住了大反派的箭,這種死法實在是拍的太腦殘了,前面把她拍的神通廣大頓時就跟逗小孩似的……

事實上,也這麼多年了,國人的好萊塢夢也該醒醒了。

人家壓根也不把你當回事,在《花木蘭》裡的鞏俐、鄭佩佩、李連杰、甄子丹,一個個都是國內各自時代裡的巨星,可是在這部電影裡,除了給電影湊明星的人頭用來唬唬國內觀眾,幾乎就沒有任何亮眼之處,反而,給人以一種審丑的不適。

依我看,迪士尼真人版《花木蘭》的特點用片名的諧音梗概括起來再合適不過了,就三個字:

「花」、「木」、「爛」。

就整部電影給人的視覺衝突,是花花綠綠的。

這種豔俗的配色不僅體現在人物妝容上,還在各種場景的塗抹上,給人的感覺就是這群居高臨下的美國人根本就不了解中國人的審美,然後就憑著自己的意淫,整了一出「土不啦嘰」的異國情調。

而電影中的「木」主要體現在人物身上。

你會發現,《花木蘭》中的人物一個個都跟迪士尼手裡的提線木偶一樣,木木的。

尤其是本片的主演劉亦菲,全程就像只有一個表情似的,透著柔弱,美是美,但不是花木蘭,花木蘭有股勁在,而且透著機智,在我看來,章子怡其實要合適的多。

有關電影表面劇情上的「爛」我前面已經說了很多了,事實上,去細究的話,這電影胡扯的地方有很多。

除了我上面說的原因,裡頭還有迪士尼一貫的通病,就是他們拍起真人電影裡,還是脫離不了動畫電影的基因。

於是我們會看到許多低幼的把戲,許多莫名其妙定格的畫面,就比如片中花木蘭去見媒婆那場戲,就很動畫,很幼稚。

可在我看來,真正使得真人版《花木蘭》全面崩壞的原因,是電影內部主題的處理也是爛的。

看得出,迪士尼為了取悅時代的潮流,想把《花木蘭》拍成像《神奇女俠》《驚奇隊長》等這樣的大女主電影,所以我們看到電影裡,花木蘭天生神力,她比身邊一個個男性都要強,總是一個人在奔跑,哪怕是最後救出皇帝,也是在另一位女性的幫助下完成的

但實際上,從電影裡,我們幾乎很難感受到花木蘭這個人物的成長,只是嘴裡不停念著「忠勇真」。

而且她決定在軍隊裡直面自己女兒身的時刻,也是在被鞏俐那個角色刺穿盔甲時,那種成長就跟得道頓時般,很難觸動到觀眾。

最爛的還在結尾,在動畫電影裡,花木蘭最後帶著榮譽之劍回到家中,她父親將充滿象徵意義的劍丟到一旁,擁抱了女兒,這一幕感人至深。

可是到了2020年的《花木蘭》中,為了彰顯大女主的牛逼,花木蘭回到家後,皇帝差人給她送來了寶劍,為答謝她拯救了整個王朝。

不僅如此,這劍上除了刻有「忠勇真」三個字外,還在背面添了一個大大的「孝」字。

說真的,當我看到這一幕時,我是想笑的。

一方面你想拍女性無敵的電影,另一方面,就用皇帝賜劍和孝道兩座大山把人壓的死死的。

這不鬧呢嗎。

歸根結底,這樣一部《花木蘭》看下來,哪裡有半點真誠在謳歌女性,不過是胡拼亂湊了一個不倫不類的東西來消費國內外的觀眾,他們只是想利用花木蘭這把劍,欺騙人們的感情,多騙點錢……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