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干涉美國大選九個表現

川普

文:王友群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關係美國的未來走向——或回歸美國國父們確立的偉大歷史傳統,讓美國再次偉大,或走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也關係到中共的未來,或走向最後的滅亡,或再次獲得苟延殘喘的機會。

現任美國總統、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是中共的剋星。如果川普連任,壞事做絕的中共必遭滅頂之災;前美國副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是中共的「好朋友」。如果拜登上台,中共可與之「舊夢重溫」,延緩「中國共產黨亡」的進程。

因為生死攸關,在此次大選中,中共再次上演了一齣「超限戰」,不擇手段進行干預。限於篇幅,這裡著重介紹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九種表現。

一、中共用錢、色「套牢」拜登家族

中共十多年前就開始在拜登家族身上下功夫。如果拜登當選美國總統,那麼,「搞定」拜登,中共就可「搞定」美國,「搞定」世界。

10月14日,「亨特硬盤門」曝光。之後,中共通過金錢、色情腐蝕拜登家族的大量證據被揭露出來。其中,亨特2017年8月2日發的一封電子郵件透露,他之前與中共華信公司簽訂了一份為期3年的協議,「僅因為引見」,華信每年給他1000萬美元的報酬。這是2008年至今中共向拜登家族進行利益輸送的眾多案例中的一個。

9月23日,美國參議院兩個委員會發布長達87頁的報告:《亨特‧拜登、布瑞斯瑪與腐敗:對美國政府政策的影響及相關疑慮》。其中,談及中共與拜登家族諸多的金錢往來。

11月19日,美國參議院再次公布拜登之子亨特海外交易的新材料,要點有三:(1)拜登家族的白手套沃克,替亨特收取中共華信公司600萬美元。(2)亨特與華信老闆葉簡明關係非常密切,不僅是葉在美國的律師,而且與葉討論過收購俄羅斯石油公司股份一事。(3)兩份投資計劃書顯示,亨特利用其父拜登的聲望,是為華信建立海外關係的關鍵人物。

亨特的硬盤中,還有大量幼女的色情圖片、視頻,包括性侵、虐待多名中國小女孩的視頻。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說,他查看了硬盤上的一些內容,是亨特與一名中共情報人員之間的電郵往來,證明亨特強姦中國小女孩是中共設的局,並偷偷錄像後將視頻發給亨特看,就是想告訴他,你的把柄在我們手上,以後得乖乖聽話。

二、中共向Dominion母公司注資6億美元

這次美國大選嚴重舞弊的一個關鍵,就是幕後黑手遠程操控Dominion投票機更改選票,或刪除川普的選票,或將投給川普的選票轉給拜登,或直接給拜登增加選票。

Dominion的母公司是Staple Street Capital。這家公司從2009年成立到2020年,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存檔記錄中,僅有兩筆投資,都來自紐約「瑞銀證券」(UBS Securities LLC)。第一筆2億美元,時間是2014年12月19日;第二筆4億美元,時間是2020年10月8日,此次大選前不到一個月。

紐約「瑞銀證券」跟中共有沒有關係?有關係。因為北京也有一個「瑞銀證券」。紐約「瑞銀證券」公司董事會的6個董事中,有3個都是華人——羅強、葉翔和慕麗娜。這3人都和北京的「瑞銀證券」有非常密切的關係。羅強、葉翔都曾任北京「瑞銀證券」的董事,慕麗娜曾任「北京瑞銀」的財富管理基金運營總監,以及基金運營主管。

紐約「瑞銀證券」美國的資產規模只有四千四百多萬美元。一位華爾街投行人士分析,紐約「瑞銀證券」沒有實力進行4個億的直接交易,尤其是在今年大瘟疫大流行的背景下,除非這筆資金來自一個單一大客戶。這一大筆錢很可能來自中共。紐約「瑞銀證券」很可能只是北京「瑞銀證券」的一件馬甲。而北京「瑞銀證券」是一家與中共軍方、情報、政法關係密切的公司。

三、中共網絡黑手進入Dominion

11月25日,美國大律師鮑威爾在喬治亞州提交的指控大選舞弊的訴狀中,附錄了美國前陸軍第305軍事情報營電子情報分析師的宣誓證詞。該證人指證說:Dominion投票機與中國(共)有關聯。這位證人還查到Dominion公司在中國湖南的服務器,也查到Dominion通過滙豐銀行賣給中共很多專利,其中很多都屬於那位既是Dominion高管,又是極端反川普的「安提法」狂熱分子Eric Coomer所有。

2020年4月韓國大選,投票系統使用中共華為公司的通信設備,也被懷疑篡改投票記錄,幫助親中共的韓國總統文在寅穩固國會多數,此次選舉投票率高達66.2%,創韓國1992年以來新高。東亞研究中心指控「投票服務器可以連接到中國,並從那裡運行」。

四、Dominion內有中國生產的部件

今年1月,Dominion投票機公司行政總裁John Poulos在美國國會的證詞中承認,其產品確實包括中國製造的部件。他說,中國組件包括「LCD控制板,觸摸屏,直到芯片組件級別(人工智能處理器)……在美國沒有這些組件可選」。

Dominion的硬件是美國偉創力(Flex)生產的。但偉創力將生產任務交給了中國的代工廠生產。偉創力在中國的最大客戶,正是被川普總統稱為「間諜為」(Spy-wei)、並遭到美國政府制裁的中共華為公司。

五、中共印刷的假選票大批運到美國

12月5日,美國自媒體Gateway Pundit報導說,中共紅三代伊啟威(Vinness. A. Ollervides)發布的視頻顯示,中共偽造了美國密西西比、佛羅里達、北卡三州的選票,月產50萬張。

伊啟威是滿族正黃旗後裔,祖父為前中共中央警衛局少數民族離休高幹。網上流傳一段兩名中國男子的對話錄音。其中一個男子與一名操著廣東口音的工廠老闆,用普通話交談如何偽造美國選票。自媒體Gateway Pundit證實,提供這段視頻的人是中共紅三代伊啟威。

伊啟威11月9日發推文說:「中國廣東省的印刷廠在幫助印刷假選票,這些選票於2020年8月至10月之間以醫療用品的名義郵寄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然後流入美國。」

伊啟威12月2日轉發自媒體Gateway Pundit的中國產假選票報導說:「此視頻的舉報人是一個有良知和信神的人,通過釣魚來揭露中國(中共)對美國大選的干涉,我將提供更多信息,以證明這次選舉是假的!」

伊啟威稍早曾表示,今年全美各地查獲大量來自中國的假駕照和假證件,亦與本次假選票事件有關。據美國之音報道,至8月10日,美國執法當局截獲54,718張來自中國的假身分證件。

六、中共用金錢「左右」美國主流媒體

在今年的大選中,美國主流媒體一邊倒的「撐拜登、反川普」,完全喪失媒體的正常功能,淪為拜登背後勢力操控的「宣傳」工具,與中共黨媒「撐拜登、反川普」保持高度一致。這與它們受中共經濟利益「挾持」有直接關係。

據《每日傳訊》(The Daily Caller)11月22日報導,川普政府將中共的《中國日報》確定為「外國代理人」之後,《中國日報》把今年5至10月相關活動的資料提交給美國司法部。

其中顯示,《中國日報》分別向《華爾街日報》支付超過85,000美元、向《洛杉磯時報》支付340,000美元的廣告費。《中國日報》還向多家報紙公司支付總計1,154,666美元的印刷費,其中付給《洛杉磯時報》110,000美元、《休斯頓紀事》92,000美元、《波士頓環球報》76,000美元。6個月中,《中國日報》在印刷、發行、廣告和行政管理方面的支出超過440萬美元。

過去4年,《中國日報》向美國媒體支付近1,900萬美元的廣告和印刷費用。其中,向《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投放名為「中國觀察」的插頁廣告,分別支付兩個媒體460多萬美元和近600萬美元。

今年5月,前「聯邦黨人」的記者Chrissy Clark在調查報導中,詳細列舉了《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有線電視新聞網(CNN)、MSNBC和NBC、美國廣播公司(ABC)、彭博社(Bloomberg)這些主要美國媒體與中共的商業關係。

比如,紐約前市長彭博和他的公司彭博LP,在中國進行了大量投資。彭博LP通過中國市場向其網站銷售終端,並通過將美國投資者的數十億美元輸送到中國債券市場,幫助中國企業融資。彭博LP支持了364家中國公司,並引導約1500億美元進入其債券發行。在這些公司中,159家由中共直接控制。彭博本人一直是中共的辯護人。他親自遊說反對川普,並為中共鼓掌。

七、中共統戰組織遍及全美搞滲透

統戰是中共的三大「法寶」之一。美國媒體《新聞週刊》經調查4個月後,確定中共在美國至少有600個和華人有關的統戰組織,包括83個同鄉會、10個中國援助中心、32個商會、70個在美中國專業人士協會、13個親共中文媒體品牌、38個促進中台「和平統一」協會、5個中美友誼組織、129個教育文化組織、265個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

這些統戰組織在中共駐美國使領館直接或間接領導下,對美國進行無孔不入地滲透。比如,不久前曝光的中共女間諜方芳,跟多名美國政客保持性關係。2011年,方進入加州州立大學東灣分校就讀,擔任學校的中國學生會主席。期間,與中共駐舊金山領事館保持異常密切的聯繫,經常活躍地幫助當地美國官員進行競選籌款,並且「有本事」帶來捐助者。她多次幫民主黨眾議員斯沃維爾籌款競選。

前新西蘭行動黨副主席Trevor Loudon在華盛頓的一次研討會上表示,在美國的親共團體,成為影響此次美國大選的重要因素。「中共駐舊金山領事館以及華人進步協會發揮了『關鍵』作用」。在密歇根等關鍵搖擺州建立團隊,「以翻轉該州的選舉結果」。

八、中共大外宣在美國無孔不入

2018年11月29日,美國知名智庫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發表213頁的重量級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警告中共全面滲透和操弄美國政府、大學、傳媒、智庫、企業和僑界。

報告用22頁介紹中共對美國境內中文媒體的控制。中共除加強黨媒在美國的英語基地外,還剷除或收買曾經服務於美國華人的諸多獨立中文媒體,染指中文網站等新媒體。報告將中共對美國境內中文媒體的控制分為三類:一是大力扶持中共黨媒擴大在美國的規模;二是以全資或擁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報紙、電視或廣播;三是利用媒體在中國的商業利益影響其獨立性。

在美國的中文媒體,除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等極少數外,大多數都被中共以各種方式操控。中央電視台、中共各地的電視台,在美國都可以收聽收看。中共關於美國大選的傾向性,通過這些媒體報道,晝夜不停地往一些美國華人的腦子裡灌。

由於中共將中國混為一談,以至於一些在美國的華人將中共的宣傳當成「祖國」的聲音,進而影響這些人投拜登的票。

九、中共對華爾街的滲透

自從2001年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後,中共對華爾街的滲透非常深。11月28日,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翟東升,在上海「觀視頻工作室」發表的直播演講中,將中共用金錢「搞定」華爾街老闆的醜聞曝光。

翟東升在演講中提到,中共過去幾十年之所以能搞定美國,就是因為中共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也就是華爾街有「老朋友」為他們說話。「1992到2016年之間,中美之間各種問題都能搞得定,所有的危機,不管是銀河號事件,還是炸大使館,還是撞了飛機,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床頭吵架床尾合』,兩個月之內搞定。」「什麼原因?咱們上邊有人,我們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有我們的老朋友。」

視頻中,翟東升面帶狡黠的表情說:「現在我們看到拜登上台了……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大家看到: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嗎?這裡都有買賣。」暗含中共幫拜登兒子建的基金公司。

翟東升還舉了一個猶太老太太幫中共的例子。這個猶太老太太是華爾街某頂級金融機構亞洲區總裁,不僅有中國國籍,還有北京戶口,在北京還有一套四合院。這個猶太老太太肯定也有美國國籍,此次大選中,她會站在哪一邊?

在大選之年,摩根大通、高盛等華爾街金融巨頭相繼增持在中國的股份,與川普提出的產業鏈與中共脫鉤的計劃背道而馳。

中共力撐的拜登在2020年選舉周期,獲得華爾街大老闆超過7400萬美元的資助。

中共的圖謀不可能得逞

中共的本質是「假、惡、鬥」。中共搞「假、惡、鬥」99年,已淪為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2020年美國大選中,中共將「假、惡、鬥」搬到美國,成為美國出現建國244年來最嚴重選舉舞弊問題的最大外因。

今年年初,中共聽任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傳播到美國,給美國造成二戰結束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場大災難。之後,中共又以各種方式干預美國大選,給美國的民主自由造成有史以來最大的損害。

但是,美國畢竟是一個「上帝之下的國度」,美國國父們確立的偉大歷史傳統仍在,美國憲法開頭的三個字「We the people」仍是美國真正的主體,現任美國總統川普是一個有堅定信仰、堅強意志的人,這些因素加在一起,註定中共的圖謀不可能得逞。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