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 民主堡壘的自毀:納瓦羅報告的啟示

納瓦羅

美國被世界看成是民主制度的堡壘,但是,去年的大選過程摧毀了美國民主制度的根基—公正、誠實、透明的選舉。正如納瓦羅博士所言,這不僅導致川普總統個人的競選失敗,也是7,400萬投票給川普總統的美國選民的失敗,更是美國民主制度的失敗,還是對世界各國民主制度的嚴重衝擊。對這樣的結果,世界各國都看在眼裡,歷史也會如實記錄這一場事件的來龍去脈。然而,究竟美國這次大選的舞弊活動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參與此次大選的讀者們,或隔著太平洋關注美國選戰的中國人,你們都一清二楚嗎?本文通過介紹納瓦羅報告的內容,為讀者們提供一幅比較完整的選舉舞弊圖景。

一、納瓦羅的三份選舉舞弊報告

要詳盡地關注去年美國大選的舞弊問題,對大部分讀者來說是個不容易的任務。如果只看民主黨的喉舌,舞弊是不存在的,因為它們拒不報道;如果看少數幾個支持川普的媒體,或者看社交媒體上關於舞弊個案的討論,則碎片狀的新聞接連不斷,要根據這些零散的新聞來拼出一幅舞弊全圖,實在太難了。

從2020年12月17日到2020年1月13日,川普總統的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發表了3份正式報告。第1份報告題為《完美欺詐:選舉違規的六大關鍵層面(The Immaculate Deception: Six Key Dimensions of Election Irregularities)》,揭示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中6個搖擺州的異常表現,估計有37.9萬張非法選票被計入;第2份報告題為《欺詐術(The Art of the Steal)》,介紹了選舉舞弊的種種操作手法;第3份報告題為《是的,川普總統贏了:案例、證據和統計結果(Yes, President Trump Won: The Case, Evidence, & Statistical Receipts)》。這3份報告都可在一個專設的網站上下載(https://navarroreport.com/)。

納瓦羅報告填補了這次大選舞弊全貌這個空缺,讓讀者們能有一個概括的了解。此報告假定讀者熟悉選舉程序和舞弊手法,因此很多地方只點到為止;我則把可能讓讀者感到困惑的一些情況儘量用通俗的描述加以澄清,希望有助於讀者們理解舞弊的大致情形。

這3份報告資訊詳實,附有大量尾注,說明其資訊和數據的來源。這3份報告雖然是一個系列,大體上遵循舞弊概貌、舞弊手法、舞弊結果這樣的思路來安排內容,但3個報告並未按統一的提綱逐步推進地描述大選舞弊的方方面面;它們似乎是由不同的人執筆,依照完成的時間先後發表,各報告的內容有一些交叉,各自的結論非常簡短且相對獨立。報告發表後,民主黨的喉舌出版物和電視台基本上採取集體默殺的手法,以阻止其社會效應的擴散。但《大紀元》就這3份報告做了概要的介紹。到2021年2月22日,筆者未發現有機構或個人因報告內容失真而表達強烈不滿。

二、專制是如何在民主堡壘中煉成的?

納瓦羅報告很長,本文不可能全面介紹,只用其第3份報告來描繪這場大選舞弊的全貌。這第3份報告分析了一個大家都關心的核心問題,2020年的總統大選是否真被一股政治勢力偷走了?

此報告的作者對可能的非法選票採取了保守的計算方法,用圖表和數據說明了6個搖擺州潛在的非法選票的分類數量。每個數據的來源都可通過尾注查考。

納瓦羅報告指出,潛在的非法選票數量之大,使所謂的拜登「勝選」的微弱差距相形見絀。作者認為,面對這些證據,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會得出2020年總統選舉是一場公正選舉的結論;任何讀了這份報告的人都應該感到,他們不得不尋求更清晰的答案。雖然左派和主流媒體為了「團結」和「和諧」,要求所有美國人服從和承認這場選舉的所謂「結果」,而且接受「政治正確派」灌輸的說法——「這是一場自由、公正的選舉」。

該報告稱,現在美國幾乎有一半的人認為,2020年的總統選舉存在重大的違規行為;若不對這些違規行為進行全面調查,只會增加有這種懷疑的美國人的數量。而美國的一小撮社交媒體寡頭的專制或法西斯主義行為則助長了對尋求真相的壓制,這些寡頭自作主張地對數千萬支持川普的美國人進行言論審查。7,400萬投票給川普總統的美國人有權要求全面調查和尋求真相。如果民主黨、共和黨的叛徒、反川普的「主流」媒體以及社交媒體寡頭繼續壓制對2020年大選真相的探索,歷史將以最嚴厲的方式對所有這些人、公司和機構進行評判。我們已經看到,在極短的瞬間,美國就從一個完整的、充滿活力的民主制度,危險地走向了一個共產主義式的警察國家,由一個合謀的、失控的社交媒體寡頭壟斷來守護。

三、可疑選票的前三名

美國有6個州兩黨的總統候選人一向競爭激烈,因此這些州被稱為搖擺州。這次大選中誰贏得了這些搖擺州,誰就能當選。然而,恰恰是在這6個搖擺州裡出現了大量可疑選票,而參與操控這些可疑選票的,並不只是民主黨及其支持者,也包括共和黨官員。其中,可疑選票最多的就是賓夕法尼亞州、喬治亞州和威斯康辛州。以下是納瓦羅報告介紹的情況。

賓夕法尼亞州共有近100萬張潛在的非法選票,大約是拜登「勝出」的81,660票的12倍。最集中的潛在非法選票(68萬張)類別與監控投票觀察員有關。如果不對計票過程實行真正的監督,那就無法核實郵寄選票的合法性。然而,該州卻把共和黨的投票觀察員隔開在一個足球場的距離之外,不讓他們進入處理選票的房間;雖然他們試圖履行觀察點票過程的法定職責,卻被選務當局圍困在禁區裡。選後比對58,221張已計入的郵寄選票,發現選務部門收到選票的時間與信封上郵戳的日期為同一天,甚至在郵局蓋戳之前即已計入合法選票。筆者在此稍作說明,即便郵戳日期為真,郵局收到郵寄選票之後還要轉送郵局的分揀中心處理,以便投寄,正常情況下郵局不可能把當日收到的郵件立刻送投。另有9,005張選票的信封上根本沒蓋郵戳,明顯違反了州選舉法。

喬治亞州共有601,130張可能的非法選票,是拜登「獲勝」的11,779票的50多倍,最大的一類是不合法的郵寄投票(31萬張)。該州法律規定,選民要在選舉日之前180天之內申請郵寄投票;然而,在選舉期間該州官員計算的選票中有30.57萬張不合法,因為這些選民在郵寄選票申請截止日期180天之前就申請郵寄選票,公然違反了該州選舉法。

威斯康星州共有50多萬張可能的非法選票,是拜登勝出的20,682票的25倍以上。最大類別的潛在非法投票與「不誠信選民」有關,因為選務部門允許「不誠信選民」使用藉口來規避投票時需要通過照片識別選民本人的選舉法規定。根據該州法律,若選民自己判斷認為,由於年齡、身體疾病或體弱等因素而處於無限期「受限制狀態」,可通過郵寄方式收到選票,如此便繞過該州的選民身分證法。但2020年大選時該州選務部門把選民「無限期受限制」狀態的定義擴大了,使得「無限期受限制」選民的人數從2019年不到7萬名選民激增到2020年的20多萬人。事後該州最高法院裁定,該州選務部門的這一做法在法律上是錯誤的。但216,000張問題選票仍然被該州計入選舉結果。此外,該州大選期間出現了民主黨組織的「公園裡的民主」活動,其組織者自行設立了200個非法投票站,在那裡收集了17,271張選票,直接違反該州法律,但這些非法投票站的選票被選務部門接受為合法選票。

這麼多可能的非法選票,只要清查並排除其中的十分之一,川普就勝選了。但是,這些州的選務部門寧可計算可能的非法選票,卻不願依法糾正。

四、另外三州選票疑雲重重

 亞利桑那州共有254,722張可能的非法選票,是拜登「勝出」的10,457票的24倍。其中最大的一類是選舉登記截止日期之後才「登記」的選民投下的那15萬張郵寄選票;另有22,903張郵寄選票,選務部門收到的日期居然是郵戳日期當天或郵戳日期之前,這是極不可能的事。該州的投票數比登記選民多出11,676人,這些非法登記的投票人數比拜登宣稱的10,457張「勝選」數還多。

密西根州共有446,803張可能的非法選票,是拜登「勝出」的154,818票的3倍。最多的問題選票來自莫名其妙的選票計數激增,以及投票機的違規行為和沒有選民登記號碼的選票被計算為合格選票。11月4日凌晨該州出現兩次重大的「拜登票數激增」現象:凌晨3:50有54,497張選票投給拜登,僅4,718張選票投給川普總統;6:31更新的計票數據顯示,拜登的選票增加了141,258張,而川普總統僅獲得5,968張選票。該州法律規定,如果選票不能對應選區選民的登記號碼,這樣的郵寄選票是非法的。但選舉官員允許174,000張這樣的選票按合法選票計入。

內華達州共有220,008張潛在的非法選票,是拜登「獲勝」的33,596票的6倍。該州最大的違規行為是,使用機器而不是用人力來核對投票者的簽名,公然違反了州法;該州克拉克縣用Agilis簽名匹配機來核實選票上的簽名,這些機器所核對的13萬張選票受到質疑。這種機器在選舉日並沒「按製造商的建議」操作,它比較郵寄選票外側簽名的檔案影像的質素低於機器「製造商建議」的標準,選舉官員更改或調整機器的設定,使得機器的運轉不可靠。

五、六州選票以假代真

選民登記數據庫如果保留大量的虛假資訊,就為偽造選票大開方便之門。這種現象在這6個搖擺州都非常突出。

密西根州錄入了35,000多名沒有登記住址的選民之選票,其中至少有480多名來自已確認死亡的「選民」;還有13,200多名在其他州登記的選民之選票被密西根州選務部門視為本州的合法選票,公然違反了州選舉法;有27,800多張選票在選民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況下,以他們的名義計入選舉結果。

筆者去年11月8日在《大紀元》上撰文指出,密西根州2019年的合法投票人口為748萬,而登記選民人數卻是812萬,多了64萬,因此可能造成大量虛假選票。2020年2月18日該州地區法院發布公告稱,1月下旬已從選民名單中刪除了17.7萬名選民。如果這17.7萬不合法的假選民資訊能在選舉前從選民登記數據庫中刪除,川普便可贏得該州的多數選票。該州選務當局選前故意保留這些資訊以作舞弊之用,選後則刪除這些假選民資訊以銷毀證據,但該州法院和檢察官只要求選後更正選民登記數據庫,卻不剔除這些假選民的「選票」。

喬治亞州將1萬張已故「選民」的「選票」計為合格選票;另有15,700張選票是由「鬼魂」選民投的,他們已遷離申請郵寄選票的地址,這次選舉時卻從舊住址申請了郵寄選票並向選務部門提交了選票;還有1,000多選民投了票卻沒有住址,這樣的「選民」居然也收到了郵寄選票並投票;有4萬多名選民在他們不合法居住的郡縣投票;66,247名選民未滿法定投票年齡卻成功地投了票。

內華達州有42,284人同時在兩處地址登記為選民;19,218名外州選民在該州投了票;還有1,506張選票是以已故「選民」所「投」;8,000多張選票由無地址的人所「投」;連4,000名非美國公民也投了票。

亞利桑那州有19,997人不住在他投票地點所在的鎮,依法不屬於當地選民,其選票本應被宣布無效;2,000名選民根本沒有地址(筆者注,可能是虛構「選民」);5,790名選民已移居外州或在另一州登記為選民(他們在亞利桑那州所投的票屬於雙重投票,應視為無效);75,726名選民在外州已經投票(他們在亞利桑那州已沒有投票資格);36,473人沒提供公民身分證明,便獲准投票。

在賓夕法尼亞州,民間調查者選後發現,有8,000多名可能已死亡的選民「投票」,1,500張100歲以上人士所投的票很可疑;有4萬多人在他們不合法居住的郡縣投票;66,247名選民未滿法定投票年齡卻成功地投了票。該州眾議員Frank Ryan和其他幾位議員發現,該州計入的選票比登記選民多202,000多張;還有14,300多張從登記選民不合法居住地址投出的郵寄選票;7,400多名其他州的登記選民在賓夕法尼亞州投票後被計為合法選票;742名選民投了2次票,此外還發現了幾百張偽造選票。

在威斯康辛州,有6,848名在其他州註冊的選民投了票;還有234人在該州投票2次;選務部門又將高達17萬張缺席選票計入,這些選票沒有法律規定的缺席選票申請。

如果各州依法清除非法選民的投票和可能的假選票,拜登在這6個州就都敗選了。

六、納瓦羅報告的結論

納瓦羅這第三份報告最後得出的結論是:該報告中提出的案例、證據和統計數據提供了一個強有力的理由,即2020年大選很可能不僅被從川普總統那裡竊取,而且還從7,400萬真心投票支持川普總統的美國人那裡竊取。鑒於這些證據,任何人都不能說,川普總統在11月3日大選後的幾週內堅決提出選舉舞弊和違規問題並呼籲他的支持者以和平方式進行抗議,是一種錯誤。事實上,如果川普總統不站起來捍衛投票箱的誠信,就是對7,400萬美國人的背叛。鑒於這些證據,民主黨及其領導層,或主流媒體的記者,或背叛的共和黨人聲稱沒有選舉違規的證據,這是不負責任的,荒謬的。

鑒於這些證據,還必須說:那些現在質疑2020年大選投票可能不合法的美國公民,不應該受到有線電視新聞網、社交媒體平台或平面媒體的影響。出現我們現在所觀察到的那種令人憎惡的行為—這種社會和政治行為不是美國的民主,更像是共產主義式的專制主義。從公開羞辱到去平台化,以及公開呼籲懲罰所有支持過川普總統或在他的政府中工作的人,這些行為不是美國人的方式;相反,這是奧威爾、卡夫卡式的專制集權主義,這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死亡和我們民主制度的喪鐘。

現在必須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對此進行全面調查。如果不進行全面調查,我們作為一個國家,就有可能使選舉被操縱制度化,而美國的大部分人將不再相信這個制度。這關係到我們選舉制度的未來,公眾對該制度的看法,最終關係到我們自由民主共和國的未來。

大紀元首發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