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導演謝爾蓋·洛茲尼察被烏克蘭電影學院開除,公開控訴稱:「這是納粹主義」

名導演謝爾蓋·洛茲尼察被烏克蘭電影學院開除,公開控訴稱:「這是納粹主義」

此前宣布從歐洲電影學院退出的烏克蘭導演謝爾蓋·洛茲尼察( Sergei Loznitsa )因表達對俄羅斯電影人的支持而被烏克蘭電影學院開除。在 3 月 19 日星期六發布的一份聲明中,洛茲尼察寫道,用學院的話來說,他被開除是因為他被指控為對自己的祖國不夠忠誠。

歐洲電影學院此前發表了一份平淡無奇的聲明,表示支持烏克蘭,但沒有譴責俄羅斯。「學院產生了多麼可恥的文本,」洛茲尼察在回應中寫道。「你在講話中說,你的隊伍中有 61 名烏克蘭成員。好吧,截至今天,只有60個了。我不需要你『保持警惕並與我維持聯繫』,非常感謝!」

以執導電影《頓巴斯》和《溫柔女子》等影片而聞名的洛茲尼察希望看到俄羅斯政府受到懲罰,但他不認為俄羅斯公民及個人應該為一場他們中許多人反對的戰爭承擔後果。他一直是俄羅斯電影制片人和藝術家的直言不諱的支持者,包括希望繼續將俄羅斯電影納入世界電影節。

洛茲尼察的立場很簡單:「在戰爭悲劇中,我堅信,人們必須保持對戰爭的常識。我反對抵制我的同業者,俄羅斯電影制作人們,他們公開反對普京政權的罪行。」他在宣布被烏克蘭電影學院開除的聲明中寫道。

謝爾蓋·洛茲尼察1964年出生於白俄羅斯的巴拉諾威茨齊。1986年畢業於基輔理工大學,1991至1996年在莫斯科國立電影學院(VGIK)求學。2001年移居德國,如今長期在烏克蘭和俄羅斯拍攝作品,曾多次入圍歐洲三大電影節。

洛茲尼察繼續哀嘆該組織的民族主義立場,寫道:「重要的不是國家每個人的公民和政治立場;這不是團結全世界所有熱愛自由和思想自由的人民反對戰爭的願望;這不是世界上所有民主國家為贏得這場戰爭而做出的國際努力;最重要的是「國家認同」。不幸的是,這是納粹主義。烏克蘭電影學院送給克裡姆林宮宣傳人員的禮物。」

洛茲尼察以懇求結束他的聲明:「我真誠地希望每個人在這個悲慘的時刻保持清醒。」

謝爾蓋·洛茲尼察

目前以戛納,威尼斯為代表的國際頂尖影展此前都已發表聲明,會接受俄羅斯獨立電影的投報和參賽,這與洛茲尼察的訴求一致。

戛納電影節此前已發表聲明,將禁止俄羅斯官方代表,但不禁止俄羅斯電影從業者。戛納電影節向烏克蘭人民表達全力支持,向所有反對戰爭,並譴責俄羅斯及其領導人的立場的人發聲。戛納電影節對烏克蘭電影藝術家表示特別的關懷,電影節不會接受任何與俄羅斯政府產生任何關聯的機構的存在。組委會同時也贊揚在俄羅斯「冒風險抗議入侵烏克蘭的人的勇氣」,「俄羅斯中有藝術家和專業人士,他們從未停止過與政府的鬥爭,也永遠不會與這種無法容忍的行為和轟炸烏克蘭的人聯繫在一起。

威尼斯電影節也對俄羅斯電影進行了表態,威尼斯雙年展表示,將禁止俄羅斯官方代表團隊參與今年電影節,但仍對俄羅斯獨立電影人保持開放。

前情回顧:

在全球影展屢獲殊榮的烏克蘭導演,制片人謝爾蓋·洛茲尼察(Sergei Loznitsa)此前表示反對來自歐洲的抵制俄羅斯電影行為。洛茲尼察公開表示,「我的許多朋友和同事,俄羅斯電影制作人,已經採取立場反對這場瘋狂的戰爭。」

「當我今天聽到這些禁止俄羅斯電影的呼聲時,我想我必須聲援這些俄羅斯電影制作人,他們都是好人。他們也是這種侵略的受害者,」洛茲尼察補充說,他此前曾對歐洲電影學院的評論表示不滿,他認為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評論過於溫和。

Loznitsa 隨後向 EFA 寫了一封嚴厲的公開信,並於周一放棄了他的會員資格。周二,EFA 董事會決定將俄羅斯排除在歐洲電影獎之外。但洛茲尼察說他從未打算挑起這種抵制。

「2022 年 2 月,當俄羅斯士兵剛剛開始入侵烏克蘭時,我收到的第一條資訊是來自我的朋友維克托·科薩科夫斯基 (Viktor Kossakovski),他是一位俄羅斯電影制片人,他說:『請原諒我。這是一場災難。我很慚愧。’ 那天晚些時候,仍然因感染新冠而長期身體虛弱的名導安德烈·薩金塞夫(Andrey Zvyagintsev)也錄制了視頻給我,」洛茲尼察說。

「如果我們眼前發生的事情很可怕,但我要求你不要陷入瘋狂。我們不能根據護照來判斷人。我們可以根據他們的行為來評判他們。護照與我們碰巧出生的地方息息相關,而行為則是人類自願做的,」洛茲尼察說。

此前,烏克蘭電影界人士敦促世界其他地區不要保持沉默,包括《犀牛》和《數字們》的導演奧列格·謝佐夫、《倒影》和《亞特蘭蒂斯》的導演瓦連京·瓦夏諾維奇、《克朗代克》的導演瑪麗娜·埃爾·戈爾巴赫、《地球是藍色的就像個橙子》的導演伊琳娜·西利克、《歸途望鄉》的導演納裡曼·阿利耶夫、烏克蘭電影學院和奧德薩國際電影節(Odes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的執行主席安娜·馬丘赫(Anna Machukh)、奧列格·謝佐夫和《惡途》的導演納塔莉亞·沃羅日比特在內的一眾烏克蘭著名的電影制作人在聯名公開信中向國際社會表達了他們的恐懼和想法。

這封信中說到「現在,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國際社會,以及任何明白明天的戰爭可能就在發生你家門口的人們的幫助。八年來,我們一直在電影中談論烏克蘭東部的戰爭。你可能在全球各大的電影節展上看到過。但這對於我們來說不是一部電影,而是我們的現實。今天,這種現實已經毫無例外地發生在我們的國家所有的地方。」

他們敦促國際社會傾聽烏克蘭的需求,對俄實施相對的制裁措施,最重要的是,打一場資訊戰。「你現在能為烏克蘭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閱讀和傳播有關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經過核實的資訊,」他們說,並附上了一份關於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的「有效、真實的資訊」清單。

康捷米爾·巴拉戈夫是俄羅斯90後新生代導演中最重要的代表之一, 他憑借《狹隘》《高個兒》兩度入選戛納國際電影節,昨日他在社交平臺發布自己和愛犬的照片,並發文宣布將離開俄羅斯:「我們離開了俄羅斯,我們感到非常抱歉和深受打擊。一瞬間,我們的未來被奪走了。我們的父母和朋友被帶離我們身邊。但有一件東西他們無法奪走——那就是電影。我們的心與反對這場噩夢的烏克蘭和俄羅斯人民站在一起。」

相關報道鏈接:

來源 導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