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7 日

左右中國政策走向的一群神秘人士,他們是誰?

文:智仲平

在中國政界,活躍著一批神秘的群體。

在這個星球上最嚴密的戶籍系統中,找不到他們;即便最先進的大數據、人臉識別也鎖定不了他們。但他們卻能左右中國政策的走向。

他們喜歡在關鍵時刻刷存在感。也許在舊日王府改建的辦公室,也許在超魔幻的現代寫字樓,輕輕點擊發送鍵,就能向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發出強烈的政治信號

一錘定音的感覺,不要太爽。

雖是名震江湖,但江湖里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當然,他們也會犯錯,只不過那也和普通人無關。

他們的每一次現身,都能把一幫書呆子、情報分析人員搞得如醉如痴,欲仙欲死。一邊用勁揪頭髮,一邊read between the lines。

人們甚至懶得去猜他們到底是誰。

網友更喜歡用一種窺破天機的語調調侃:你覺得還能是誰? !還有誰? !

但不能否認的是,他們的身上藏著解讀中國趨勢的密碼。

Who are they(他們是誰)?

與真正的高人相比,最近冒頭的「 餘初心」有的只是新紮師兄的既視感。

近兩個月,貨幣政策風向有變,大寬鬆要暫告一段落。上週末的陸家嘴論壇上,易行長來了個偏鷹派的發言,稱大放水會「 適時退出「 ,讓金融市場想起了一片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動聲。

就在市場忐忑不已的時候,「 餘初心」現身了。 6月28日晚,一篇《正確認識應對非常事件的貨幣政策》橫空出世。

文章提到,「 適時退出」並不意味著「 急踩剎車」收緊貨幣,目的是為了「 退空轉」,更好服務實體經濟。當然,讓人心方的是,這文章也對金融投機敲了警鐘,還好心奉勸不捨得「 下車」、「 後上車」抄底的投資者虧了別賴央媽。

對這位挾王霸之氣登場的疑似大V,坊間傳聞是央行內部大佬,這篇文章是在向市場喊話。

央行以往喜歡動用的要么是課題組筆桿子,要么是央行系學者。比如此前與財政部兩輪互懟,靠的是人行貨幣政策司課題組、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們、前行長們。

人們分析說,這年頭,初心哪是能隨便用的,餘初心或許意思是「 人行的初心「 。

所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餘初心出道,借了對「 大放水」表明態度的勢。

然而,本以為是個王者,誰知道卻是個青銅。 6月30日,股債沒受任何影響,晚間央行還發佈公告「 定向降息」,7月1日起再貼現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2%。

分析師們白揪自己的頭髮了,只能撕剛剛熬夜寫好的報告。有人調侃說,餘初心或許是「 只剩初心」 之意。總之,就是不靠譜。

不過,人家本來就沒選官方媒體發聲。或許,本就不是說給大傢伙聽的,更像是江湖向廟堂喊話。

洞悉中國政治特色的同志們其實都知道,從筆名、從文章發表的平台可以看出很多門道,比如量級夠不夠啊什麼的。

正所謂「 魔鬼藏在細節裡」,中國有獨特的政治生態。真正的大V,絕非餘初心可比。下面,我們就來掰扯掰扯。

領教一下誰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大V。

首先,要有一個深意十足、但又能讓外界秒懂,還自帶氣場的筆名。

其次,發聲的時機要么推動歷史車輪,要么踩下剎車的歷史關頭

其三,好歹要在「 兩報一刊」 的評論板塊有方寸之地。

《人民日報》就不用說了。中國政治輿論的旗正在往哪邊飄,就看人日社論的風在往哪兒吹。人民日報對此深得其味,其客戶端有過一句經典的廣告語——能從人民日報看出什麼來,是你的本事。

最重頭的當然首推「 社論」 ,其次是 「本報評論員」文章。

人民日報官微曾說,署名「 本報評論員」的文章,屬於高規格,不是隨便署的,規定很嚴,舉例就是薄熙來、徐才厚兩案,人民日報都以「 本報評論員」名義發了三篇評論,中間還有中央領導直接點題。

再然後就是我們前文說到的神秘大V們了。他們有人民日報上最有趣、最有內涵、最複雜的署名,這也是中國執政黨的一大「 發明創造」。

這些人物不是以評論員的身份出現,從不署真實姓名,而是按照一套特定的規則使用一系列的「 官方筆名」。

這是一種官方立場的隱性表態,背後大有講究。

海外學者多有研究這些特殊的筆名。台灣學者張逸帆將其歸為兩類:

第一類是直接使用中央某部委名稱的簡稱或者諧音做筆名,特點是文章內容與該部門的職能範圍相符,代表相關部委的聲音。

比如代表中組部的「 仲祖文」,代表中宣部理論局的「 鐘軒理」,代表中央政法委的「 鐘政軒」。

人民日報社前社長張研農曾評價說,「 仲祖文」是「 舉重若輕」,文章常千字左右,風格短、新、實,話題集中於黨建和用人的重大戰略問題。仲祖文最近在黨中央主辦的《求是》雜誌上剛發了一篇文章,有上進心的黨員幹部們要認真學習領悟起來。

「 國平」是十八大之後出現的新人,因為中央網信辦和國家網信辦合署辦公,取「 國家網信辦評論」諧音。

「 國平」風頭最盛的是香港「 佔中」期間的16篇文章,他因此入選2014年中國互聯網年度人物。

2018年火的是「 宣言」,出來之前各大官媒集體吹風有「 重磅署名」 文章來襲,出來之後果然是文采飛揚,寄語國人從容應對外部挑戰。宣言,來頭根本不需要遮掩。

第二類突破以發文機構命名的原則,不直接代表某個部門,而是間接指涉該議題的類別與重要程度。

鼎鼎大名如「 任仲平」,取「 人民日報重要評論」之意。

第一位「 任仲平」周瑞金曾在《評論林中一秀木》一文中回憶:1993年,他剛調入人民日報社不久,領導便希望他寫一點「 皇甫平」風格的文章。

「 皇甫平」是改革開放的一個標誌性符號。它問世於1991年上海《解放日報》,用四篇文章力挺改革,攪動了整個中國的輿論場。這個筆名初看是黃浦江畔的評論之意,再結合文章就有奉人民之命,輔助小平的意思了。

因此,「 任仲平」同樣為改革而生,一出來就表示要用於解讀和呼籲進行重大改革。

2010年十七屆五中全會之後,還有一個橫空出世的「 鄭青原」,一亮相就是「 正本清源」級別的。當時人民日報連發了三篇他的文章,政治份量一篇重過一篇,尤其是第三篇,直接涉及政治體制改革,在人民網以大字、頭條的形式掛了24小時以上。

「 鄭青原「 到底是誰?

當時的民間觀察家認為,這是比「 任仲平」、「 仲祖文」們更高級別的神秘人士。

光出身好,在輿論場有時候並不一定管用。不是什麼人都能長久停留在人民視野中。這裡就要說到2008年就出生的神秘人士「 鐘聲」,中美貿易戰讓他家喻戶曉。

2019年5月23日到31日期間,鐘聲搞了個九評,聲討美帝。

雖然在媒體圈猜測,他主要在涉外、國際事務上發出「 中國之聲」,不過,腦子稍微靈活一點的也都知道「 中」不止是中國,也可以是中央。總之,都是你不能忽視的聲音。

「 鐘聲」如果和「 勿謂言之不預」如果一起出現,那基本上代表了最糟糕的事態可能出現,被認為是中國外交辭令中最嚴厲的。

「 勿謂言之不預」,別說我沒提醒過你,歷史上人民日報社論版上一旦出現這句話,都是開戰的信號。一次是60年代的中印衝突,一次是70年代的對越自衛反擊戰。

2019年5月人民日報國際評論版上出現「 五月荷」署名文章,說了一句「 奉勸美方不要低估中方維護自身發展權益的能力,勿謂言之不預。」特別熟悉中國政治語彙的人,對這篇文章完全沒感到不緊張,因為不是「 鐘聲」說的。

另外,人民日報的筆名還有「 何振華」,討論如何振興中華的議題,主要是負責反分裂主義的文章;「 國紀平」則是國際重要評論,表達官方對國際問題的看法;「 仲言」是重視言論,要負責引導文宣。

有時候,人民日報也會直接出現高層的文章,比如2015年的「 權威人士」。

為什麼中國輿論場有這麼多的神秘人士呢?

中國的新聞信息管理是一個倒金字塔結構,咱們普羅大眾相當穩定地處於金字塔的底層,可獲得的核心信息並不多。

就算有我們自媒體攪局,對這個結構也沒有產生根本性的衝擊。

民眾對樣板文章不感興趣,又不得不依賴小道消息來獲取「 機密」,有時候甚至要對官方表態進行反向解讀來挖掘深層次的信息,誤解和誤判的機率就會增加。

所以出於溝通宣傳的需要,取幾個人性化的筆名,多寫點接地氣、講白話的文章,既有官方權威性,又不乏靈活性,還帶點政治上的神秘性,惹人關注。

其次,學界研究認為(強調一下,這可是官方蓋章認證過的),體制內客觀上存在意見的爭鳴,他們也需要爭取輿論,但不能在媒體上直白陳述,所以就得選擇迂迴曲折的方式在媒體上傳遞信號。

特別是在重大事件的轉折點上,有關部門會主動進行新聞餵料,事先放風,或是要做輿論鋪墊,或是要測試輿論反應。

因此,這些「 神秘人士」的筆名隱晦地體現背後所代表的機構,有時候是不同利益派別的「 代言人」在體面地展示內部的爭論和意見,好讓基層、讓民間能識別出來這套政治話術。

從技術層面來講,人民日報在文件歸檔上也容易處理,集結一下就是《國平論天下》、《任仲平80篇》。更重要,講錯了也有足夠的空間包容

最後總結一下,這些神秘人士他們到底是誰?

智仲平只能說,他們誰都不是,他們只是行走朝堂與江湖間的馬甲。

參考資料:

台灣學者蔡文軒和高鵬翔(音):《政治宣傳的密碼:罕為人知的寫作組制度》
景躍進:《當代中國政府與政治》
《青年參考》劉冬舒:《揭開「 寫作組」的神秘面紗》

 來源   智谷趨勢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