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人的行業拐點:年薪百萬暴跌八成,每天工作一小時完工

文:張雅麗

以下是三位國內 Top10 地產企業從業者的講述。

「現在轉行,等於資源清零。」

趙進飛 ,top4 房企工程項目經理,坐標西北地區,從業 7 年

我進入地產行業七年,正在經历著過去從未見過的情況。

從上個月底到這個月初,我們很多地區的分公司被堵門了,外頭時不時有人來要賬,人心惶惶的。集團把錢全拿走了,導致各地區公司賬上沒有錢。很多員工無心上班,也沒甚麼事情可做。過去,我有一半的時間要跟公司的職能部門對接,現在,基本上沒有實質性的工作要完成。建築工地停工了,沒有任何進度。

這兩個月,我們只收到了基本工資。就我來說,收入大概縮水了 30%。我們公司在全國有將近 800 個項目需要管理,有一套很嚴格的流程,每個項目和地區公司都會擬定一套當月要完成的計劃。以前效益好的時候,獎金能占到工資構成的 25-50%。

我本科學的是土木工程,畢業就選了專業對口的工作。一開始是在乙方的施工單位,2017 年 7 月份,我通過面試進入目前這家公司。當時也有其他選擇,但我覺得它整體發展比較快。也考慮到它在我家鄉銀川有項目,以後可以直接回去,我就去了。

2018 年,進入公司的第二年,也是我工作狀態最好的時候。那會兒,我獨立負責項目,工作充滿激情,團隊氛圍也好,同事們給我的感覺都是積極向上的。

後來我才意識,從這一年開始,地產行業已經在走下坡路了。到了前年,小一點的房地產公司接連倒閉。今年,我們這裡直接裁員了 40%,多半是在職能部門,這些人只能自謀出路。

入職 4 年,我們工程部人數最多時有三四十人,現在只剩不到一半。去年 8 月到 11 月底,一批樓盤需要交付,但公司一直沒再招人,大家都是連軸轉,一個人幹兩個人的活,天天幹到夜裡十一二點。我那段時間早上 8 點出門,晚上 12 點回家,幾乎沒有個人生活。

剛入行的時候,我通過校招進了一家央企。周圍人都覺得是份很不錯的工作,收入穩定,上升空間明確。後來因為跟直系領導不和,我離開了那裡。那次離職時,我跟領導說,覺得工作太忙了,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和時間。現在到了甲方,項目停滯,閑是閑了,但錢也賺不上了。現在想想,多少有一些後悔。

我用了三年時間,做到項目經理的位置,現在整個行業都在縮水,如果再換一家業內的公司,我也沒有把握能拿到跟目前持平的職位和薪水。但如果現在轉行的話,就等於我所積累的行業資源清零,要從頭開始,跟應屆生一樣,沒有一點優勢。

換個角度,從上學開始,我在這座城市獃了 11 年,可能現在也是個回家的機會。上周,我剛結束了一級建築師考試,這兩天開始尋找新的工作機會。

「以前節假日無休,現在每天一小時完工。」

周元,某頭部房企營銷部主管,坐標天津,從業 7 年

我 2014 年正式入行,做房產銷售。這個行業讓我從一無所有到擁有兩套房產、一輛價值 50 萬的車,去年還辦了婚禮。

但即便如此,如果現在有個畢業生跟我說,要通過幹這行實現自己的價值,我會勸他再考慮考慮。今年的行情,新入行的話,收入能保證月薪 1 萬就不錯了。糊口是沒問題,但要想像我們之前那樣,大概比較困難。

過去的 7 年裡,我收入最好的那一年,年入近百萬。最少的話,就是去年到今年,不到 20 萬。

2015 年下半年,貸款政策放松,有資格買房者的範圍半徑擴大了。往後,2016 年成了我印象裡天津樓市最好的時候。那種好,現在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很瘋狂。

那一整年,天津市裡的人都在搶房。講得通俗一點,誰有房子賣,誰就是 「爸爸」。客戶來看房的時候,最關心的不是房子多少錢,他就問你這還有房嗎?那時候我們銷售的底氣都很足的,你要是猶豫就再見了,我立馬賣給別人。客戶們會給銷售員偷偷塞紅包,三五千都有。開盤搖號的時候,200 套房子能有 400 個人想買。

那時候的市場上,房價翻倍增長。我自己的房子是 2015 年底買的,在大學城附近,每平一萬三,到了 2016 年,漲到兩萬六。現在,情況完全相反了,別說紅包了,我們反過頭求著客戶交易。我的房子也降到兩萬以下。

前幾年,大家都知道這一行賺錢,門檻就有所降低,湧出特別多的從業者和企業。不誇張地說,在 2016 年,一個人就算從來沒接觸過地產,只要稍加培訓,第二天就可以上崗去賣房,而且肯定能掙到錢。但到了現在,這樣的人可能很快會被淘汰掉。當然,也出現了很多不知名的開發商,就連我們業內人都沒聽說過的那種,依然能賺錢。

我之所以在 2016 年之後離職,是因為這一年,我和同事們把這家公司未來三年的房都賣完了。無房可賣,我不得不換一家公司。

說到入行,那還是我讀大四的時候,一個學長帶我入行。我的實習工資是一天 150 元,後來很快漲到 200 元。當時是 2013 年,這作為實習收入,相當豐厚了,我就知道這行能賺錢。

這幾年,政策開始收緊,限貸,限購,房子的熱度開始降下來。到現在,買房開始跟戶籍政策、就業政策掛鉤,有錢也不一定能買。

去年年底,我們的地區換了兩任領導。今年四月,我來到新的地產公司,發現這裡的負責人也換過。這種頻率跟往年比算是頻繁了。

從去年年底到今年,我自己所在的營銷部有二十多個員工,雖然我們作為甲方沒有裁員,但那些乙方代理公司,人員流動很大。行業壓力在前線的銷售崗位上更明顯。對於一個在天津剛入行的房產銷售來說,底薪是兩千多元。現在行情不好了,如果本月公司下發的任務是 20 套房,總有人一套都賣不出去。好幾個月只拿底薪,心態上難以承受,很多人自己就走了。

我在前公司做銷售的時候,一年能賣一億多貨值,現在很難了。我的前輩也說,幹了這麼多年房地產,之前沒遇到這麼難幹的情況。

整個地產的收入都在變少。目前我負責的這塊地,是在 2017 年以兩萬三一平米的價格拿的。現在市場不好,周圍的房都賣一萬九,我們還是只能賣兩萬三,勉強做到不賠錢。在天津,四年都沒賣完的樓盤有四五個。甲方開發商拿不到地了,被選擇的乙方隨之也受到影嚮。

原本,節假日該是售樓處最忙的時候。過去的七八年,我在法定節假日裡幾乎沒休息過,售樓處看房的人太多,交易過程中要處理的問題也很多。現在,一天賣一套房,下午五六點鐘的時候,用一個小時間就能處理完。

我今年三十歲了,按照計劃是打算轉行的。但因為疫情的影嚮,我的創業項目失敗了。所以即便現在情況如此,我還是不得不繼續待在這裡,再幹兩年。

「接受的話你就去,不接受就走。」

張曉強,坐標北京,某 Top10 地產公司設計研發人員,從業 10 年

今年是我從事地產業的第 10 年。2011 年秋天,我開始在一家設計單位實習,屬於乙方的下游設計部門,從事咨詢相關工作。四年前,我轉入了甲方。

我本科學的是機械工程及自動化,是相對傳統的機械設計。我的本科同學中,一部分去了汽車行業,一部分去了自動化機牀的設計生產公司。

但我在申請研究生的時候,看過一些宏觀報告,覺得城鎮化是一個大的趨勢。我的老家是北方一個工業鎮,這一點體現得非常明顯。所以,我最終選擇了智能建築技術與管理去深造,這屬於可持續建築設計中的一個細分專業。

果然,從我 2012 年研究生畢業到 2016 年,房價一直在瘋漲。我剛畢業的時候,北京豐臺地區房價在兩三萬元一平,回龍觀八九千。2016 年,我拿到了買房資格,發現豐臺漲到了四五萬,天通苑已經五六萬了。原來能買個三居室的錢,到現在只能買到一居室了,我覺得有點悲慘。

當下的這段時間,有人稱作是地產的白銀時期,我意識到,行業拐點可能要來了。

很直觀的表現 —— 在地產業的下游行業中,合同簽訂金額越來越小。原本 10 萬平米的建築,咨詢合同單價大概是七八十萬到上百萬,而在這一年,直接降到了三四十萬。行業中的其他方向也是類似情況。比如一家做機電設計咨詢的外企,當時每平米的設計咨詢費從 20 多元下降到了個位數。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決定轉入甲方。

但即便如此,我的收入仿佛並沒有想象中那樣升高。薪資結構每年都在調整。從基本工資加年底獎金,經過 「薪酬套改」,漲薪的機會越來越少。我入職之前打聽過,此前如果工作兩年表現好的話,就有機會進行 40-50% 的普調。但實際上,從我來了以後,這種機會基本上就沒有了。

公司的人員也在調整。大概是這兩年開始,有員工離職也不再招新人。去年,傳出要縮編 20% 的說法。據我的觀察,往往在過完年時,離職率會達到 20-30%。

留下的人被進一步優化。有個別的同事會被直接開掉,另一部分則被直接派到項目上。去年,轉移最多的幾乎都是職能部門的員工。很多人被派去了正在開發的南方和西部市場。對員工來說,接受的話你就去,不接受就走。我們都清楚,這種內部的人員流動,也是一種變相的裁員。

一個 45 歲左右的同事就在這次裁員中離開了,因為業務能力不太過硬。這個行業裡各個公司基本上都在縮編,他半年後才重新找到工作。另外一位同事,是從工程部門合並進研發部門的,因為是大專學历,新來的領導把他調到了西部的項目上。盡管薪資沒降,但短時間內,他再難常回北京與妻兒相聚。

出於對專業的長期發展考慮,我在最近一個月,開始面試互聯網公司的工作。在多輪面試之後,我還是難下決定,究竟是在一個地產公司的核心部門搞研發,還是去到互聯網公司的非核心部門搞研發。

就像在 2011 年,我感受到地產業的前景一樣,這次,我還是想在它的瓶頸到來之前,趕緊跳向另外一個船頭。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來源:極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