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印度人抵制中國產品?

文: 齊亮 

不喜歡某種商品,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都不需要抵制,不買就是了。

不喜歡某種商品的人們,並不需要聯合起來去「 抵制」,反正你們都不買。

抵制,針對的是想買的人。你想買,但我們不想讓你買,我們要通過某些手段,讓你想買而不能買。

這些手段,就是所謂的抵制。

輿論,是一種手段。誰買就是賣國賊。嚇得人們不敢買。

暴力,也是一種手段,比如「 每起爭端,更有極端分子挨家挨戶去搜中國貨,然後燒了它,以此為榮。」

經濟學家張維迎喜歡用「 無知」和「 無恥」來分析反市場行為,「 抵制」,就是一種典型的「 無知+無恥」的反市場行為。

認為買外國貨是不愛國,這是經濟學文盲的無知。

打著愛國的名義打砸搶,這就是政治流氓的無恥。

一些印度人抵制中國貨,只是打著愛國的名義耍流氓。用語言暴力+肢體暴力恐嚇那些潛在的購買者。

抵制,是不是一種「 集體無意識行為」?是一場「 烏合之眾」的狂歡嗎?

不是的,分析問題,就像偵探查案,我們要看,誰受益?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抵制,誰是抵制中國貨的受益者,誰就可能是黑手。

被迫放棄購買物美價廉的中國產品,只能去購買「 印度製造」的那些消費者,他們是受益者嗎?顯然不是,他們只是抵制的「 代價」。

因為使用中國產品而被罵,甚至被搶掠的那些印度消費者是受益者嗎?也不是。

上街搞抵制的政治流氓們是受益者嗎?是的。首先,破壞行為本身帶給他們一種爽感,對於流氓來說,作惡使他們快樂,讓他們出風頭,這是一種莫大的心理收益;其次,這樣的抵制行為,背後往往有人發工錢。

和中國製造相競爭的那些印度廠家是受益者。逼迫人們不能買中國製造,忽悠人們買印度製造就是愛國,他們的產品銷量就可以提升,利潤就可以增加。僱傭一些媒體和流氓,搞抵制運動,是「 值得」的。當然,我只是說有這種嫌疑。從經濟史來看,商家花錢支持抵制運動,抹黑外國競爭對手,這類案例,比比皆是。

煽動抵制的印度政客是受益者。他們增加了曝光率,擴大了影響力。團結人們的有效方式就是樹立一個假想敵。把國內的各種問題都歸罪於對方。煽動仇恨甚至有助於增加政客的權力。

呼籲抵制的媒體是受益者。妙筆生花,流量增加。廣告費都可以提升一下。

受益者往往精明。因為不管是抵制還是愛國,都只是他們的「 生意」。

受害者未必無辜。尤其是那些被煽動被欺騙的人們。愚蠢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受害者還有中國企業,因為利潤確實會減少,風險確實會增加。不光是少賣貨的問題,傻逼們一旦被煽動起來,中國企業家在印度的店鋪和工廠,都有可能會以被愛國的名義,打砸搶或直接沒收。

(剛上微博看了一下新聞,針對中國店舖的打砸搶實際上已經發生了。)

知識是一種力量,愚蠢也是一種力量;永遠要警惕這種力量。

當然,作惡也是有代價的,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因為封閉排外而得以發展,沒有一個民族可以因為愚昧狹隘而取得進步。

商業沒有國界,自由交易才是大義。人類世界不是零和博弈的叢林,生產者和消費者永遠不是敵人。中國製造增加了全世界的財富和就業,而不是相反。這個道理非常簡單:外來的商品和資本越多,一個國家的就業崗位才會越多,社會總財富才會越多。相反,一個閉關鎖國的國家,沒有外來的商品、資本、人力和你競爭,但你有多少財富,多少就業?

中國商品的流通和資本的流動,就是一種財富和就業的「 增量」。同樣的道理,假設一些貧窮的非洲的國家崛起了,大量出口商品,到處投資,表面看起來是搶走了一些廉價的就業機會,實際上卻是給全人類增加了大量的財富和就業。相反,類似朝鮮這樣的國家,他的人力和資本不參與全球競爭,但這對其他國家並不是什麼好事。

商業不是文明的敵人,而是文明的根基。那些打著冠冕堂皇的名義破壞商業的人,才是文明的敵人。他們的破壞與抵制,是在給財富和就業做減法。是在減少本國消費者的選擇,增加消費者的成本。他們的愛國,是以損害同胞的利益為前提的。

印度抵制我們,但我們不要抵製印度。讀泰戈爾的詩集,看印度的電影,並不會給我們帶來任何損失,找幾家印度人開的店鋪砸掉,也不會給我們帶來任何收益,只會顯得殘暴和傻逼。

我們永遠不要效仿別人的傻逼。

泰戈爾說:「 我們看錯了世界,卻說世界欺騙了我們。」希望那些動不動就抵制的傻逼們能夠悔改,好好去讀書,去賺錢,而不是閒著沒事兒,動不動就被煽動起來,喊一些愚昧的口號,做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