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6 日

印度出人才,全都在美國

在美國,印度留學生和中國留學生的發展路徑有很大不同。

中國學生可以選擇留在美國工作,也可以選擇回國,很多留學生因為家庭因素和父輩資源更願意回國發展。據統計,中國留學生畢業後回國比例超過70%,還有不少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工作一段時間後再回國發展,這些人才也讓中國誕生了很多互聯網巨頭,前有百度李彥宏,後有拼多多黃錚。

但印度留學生截然相反,他們幾乎沒人考慮回印度,削尖了腦袋要留在美國。

移民美國

印度人有多想移民美國呢?我們看兩個例子就明白了:

(1)被濫用的工作簽證

H-1B簽證是美國政府發放給「 特殊行業 」 (speciality occupations) 技術工人的一種簽證。目前每年有 8 萬 5 千個名額,其中 2 萬個名額只發給從美國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人才,可以說H-1B是所有想留在美國工作的海外留學生都必須過的一關。

但H-1B並沒有被合理分配,印度三家最大的外包公司TCS、Wipro 和Infosys 從2012年至2015年提交了超過15 萬份職位薪水中位數為6.95萬美元的簽證申請,其中TCS 是目前美國持H-1B 簽證員工數量最多的雇主,而該公司實際上是提供低技術含量服務的公司。

2017年,美國五大科技公司(FAAMG)提交的簽證申請總和也只有3 萬1 千份,這些職位的薪水中位數則高達11.7萬美元,但印度三大外包公司就有15萬份申請,而且對應的年薪低得多,H-1B被印度的外包公司給玩壞了。

川普對印度外包公司看不下去,一上任就著手打擊他們。後來國會司法委員會全票通過提案,阻止印度信息技術外包公司把員工從海外帶入美國工作。

(2)超長的移民排期

對於想移民美國的外國人來說,美國綠卡是最終目標。但美國移民局對不同出生地的申請人是有配額限制的,由於大多數國家的申請者數量有限,他們都不會被配額限制影響到申請,但少數個別國家因為申請量太大,導致出現排期。

印度在大多數移民類別中排期時間都是最長的,比如EB1傑出人才,印度居然要排5年,而優先級弱於EB1的EB2和EB3,印度人要排超過十年,人生有多少個身體健康、滿懷熱情的十年可以等啊!不過印度的投資移民排期相對不長,可能是因為印度經濟水平還比較低所導致,畢竟EB5的投資門檻至少也要90萬美元。

各國排期一覽

(表中時間為美國移民局目前正在處理的申請優先日,比如印度的EB2對應2009年9月,如果排期每個月前進30天,就意味著印度的高學歷優秀人才移民將等待11年之久)

通過排期時間,我們可以看出印度人到美國去的熱情有多高,以及美國移民制度目前有多麼不合理。

川普於2019年5月16日發表了改革移民體系的計劃,在每年110萬張綠卡數量不變的情況下,將大幅提高基於職業移民的比例,職業移民(Employment Based)即EB系列(從EB1到EB5,包括傑出人才、勞工、投資移民),他們的綠卡佔比將會從過去的12%提升至57%,另一方面將減少親屬、庇護的移民配額。這樣做將把人才和投資移民的數量提升到原來的近5倍,對於申請者和美國國家利益來說,顯然都是更好的。

印度出人才

前段時間我和一位在矽谷工作的朋友聊天,他說他正在考慮回國發展,因為感覺自己年齡大了起來,​​再不找機會賺錢就來不及了,心裡有急迫感。

雖然他這個計劃是基於回國創業一定能賺到錢的假設,但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想在美國賺大錢都很難,就連美國當地的華人餐館老闆、房產經紀人、補習班老師,他們的客戶也大都是中國人,本質也是在吃中國市場。

但印度人不一樣,美國對印度人來說真是一個天堂,不光是因為美國環境好、經濟發達、基礎設施好,更是因為印度人可以在美國充分發揮自己本領。

印度出人才,但他們大都在美國。

在美國五大科技巨頭(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臉書)中,微軟和谷歌的CEO都是印度裔美國人,在其他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知名美企中,印度高管的面孔也很常見。

下面我們看就看看其中兩位印度裔CEO的經歷。

微軟靈魂人物

如果要問最近這幾年美國科技行業最牛的CEO是誰,微軟的納德拉絕對可以榜上有名,因為他拯救了微軟。

納德拉生於印度海德拉巴,先後在美國的威斯康星大學密爾沃基分校和芝加哥大學取得計算機科學和商業管理兩個碩士學位。

納德拉在微軟歷任在線服務部門的高級副總裁、研發以及業務部門的副總裁、微軟服務器和工具業務群擔任總裁;在被任命為CEO之前,負責微軟雲服務相關業務,此前曾負責Bing搜索業務,向陸奇匯報。他技術出身,沒有名校光環,低調、務實,之前22年的工作曝光度加起來可能都不到上任的第一天多。

在納德拉上任之前,微軟正深陷移動設備的激烈競爭中,當時微軟的Windows Phone與穀歌安卓、蘋果iOS的競爭中處於被動位置,搜索引擎必應的市場份額也無法取得突破,滿懷夢想的人才加入微軟後卻看不清公司未來發展的方向。

納德拉在上任CEO第一天就指出「Cloud-First, Mobile-First」,他希望通過軟件驅動微軟這艘大船,在雲計算時代幫助微軟取得更好的成績。

事實證明他的戰略是對的,微軟雲計算營收從2016財年的397億美元大幅上升至2019財年的1524億美元,而且仍在快速增長,如今成為競爭力與亞馬遜AWS不相上下的雲計算服務商,這樣的成績讓資本市場重拾對微軟的信心。

在納德拉上任的前五年,微軟的市值增加了5090億美元(從3020億美元增至8110億美元),微軟的相對股東總回報處於第97個百分位,今天微軟的市值增長到了1.5萬億美元。

納德拉改變了微軟

微軟雲服務營收 2015-2019財年

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曾這樣評價納德拉: 「 他有著良好的工程師技能、商業眼光以及良好的人際關係素養 」 。

說納德拉今天是微軟的靈魂人物也不為過,如果不是因為他,微軟今天就只是一個靠賣Windows和Office過活、無論在技術還是商業模式上都沒有任何創新的衰落巨頭。

谷歌的劈柴哥

谷歌現任CEO的名字叫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因為發音類似,很多中國人稱他為「 劈柴哥 」 。

桑達爾·皮查伊

自2020年開始,劈柴哥在谷歌的基本年薪為200萬美元(合人民幣1410萬),未來3年還將獲得基於業績的2.4億美元股票獎勵,合人民幣16.9億元,這一組合是谷歌史上最高薪。

劈柴哥來自印度南部城市金奈的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GE的電氣工人,母親平時還做速記員補貼家用,小時候家裡買不起電話和電視,全家四口人出門只能擠在一輛電動車上,家裡只有兩個房間,他不得不和弟弟擠住在客廳裡。

後來他考入印度理工讀大學,因為他成績突出,得到了斯坦福大學的青睞,在獲得獎學金的情況下拿下了斯坦福的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碩士,斯坦福之後,他後來又又拿下了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MBA。

畢業之後,劈柴哥先是在一家名為Applied Materials的半導體公司工作,任產品管理崗位,後來又加入麥肯錫,從事管理諮詢工作。 2004年,32歲的劈柴哥正式加入Google,對谷歌的產品業務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

加入谷歌后,劈柴哥曾擔任曾擔任Android部門、Chrome部門與Google Apps部門的高級副主管,谷歌現在的幾個拳頭產品(Chrome、Gmail、Google Maps)全都是由他作為核心成員之一打造出來的。

2015年8月10日,他正式成為谷歌新CEO,自他上任以來,谷歌的業績繼續高歌猛進,公司市值從當時的4400億美元增加到現在的近1萬億。劈柴哥的人生是一段完美逆襲,根據他自述,在斯坦福期間他自己連個書包都買不起。

不光是劈柴哥,谷歌董事會的13位高層領導中,有4位是印度裔。早在2005年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就顯示,矽谷三分之一的工程師是印度裔,高科技公司裡7%的CEO也都來自印度,中高層管理者中印度人的比例更高。今天的比例更是比15年前高得多。

除了上面談到的企業高管,越來越多的印度人也開始擔任歐美知名商學院的院長。比如哈佛大學商學院,2010年7月上任至今的該學院第10任院長尼廷·羅利亞(Nitin Nohria)就是印度人,他也是哈佛大學102年曆史上的首位外裔院長。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院長蘇尼爾·庫馬爾(Sunil Kumar)也印度裔。前美國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院長、2011年5月至2013年3月出任歐洲工商管理學院院長的迪帕克·詹恩(Dipak C. Jain)也是印度人。

哈佛大學商學院院長尼廷·羅利亞

原因

印度人在美國的表現是亞裔中最優秀的,沒有之一。

為什麼印度人都鐵了心要在美國呢?為什麼他們在美國這麼成功?除了他們的平均智商比非裔和拉丁裔更高外,還有別的原因。

很多印度人一到美國就不願回印度,主要還是因為印度和美國的差距太大。對於印度人來說,在印度工作相比在美國實在是太不划算了。

再者英語是印度官方語言之一,英語越好的印度人,學識和地位往往就越高,到了矽谷高管和大學教授的級別,他們的英語就沒有明顯的印度腔了。對於很多印度人來說,美國就像是一個在語言上通行無阻,而且是生活水平、市場環境都比自己要強得多的一個國家。

英語環境讓印度擁抱西方的同時有點失去自我,英國殖民改變了印度的國家基因,讓他不怎麼像是一個東方國家。除了兩千年前的佛教外,印度的文化和生活習慣有大量輸出到亞洲其他地方嗎?沒有。倒是中國的文字、飲食影響了日本、韓國和東南亞,中國的麻將在東亞和東南亞都受歡迎。這個不是經濟原因,這些輸出是在中國經濟崛起之前早就存在的。

看本質,印度更像是個西方國家,印度裔在美國的族裔統計中也歸為白人大類。同樣聰明的中國人和韓國人,在美國亞裔中的表現不如印度人活躍,最重要的原因就在語言和文化上。

美國還是挺幸運的,作為移民國家,美國歷史上還沒有遇到過像印度這麼好的移民輸入國。最早的五月花號成員只是一群對英國宗教改革不滿的清教徒、最早的非裔是因為奴隸販賣而被動運往美國的、二十世紀上半頁大量歐洲人也只是因為時局動盪而遷往美國… 還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像印度這樣在和平年代把自己最聰明而且又年輕的人大量輸送給美國。

對印度來說,這倒也沒有什麼丟人的,因為培養這些人才的關鍵環節在美國而不在印度,是美國的環境成就了他們。如果沒有美國發達的高等教育,沒有矽谷無數頂尖的平台,這些天賦異禀的印度人恐怕也只能在一家軟件外包公司當一個組長。

凡事都有兩面,印度給美國送過去這麼多人才,會讓印度人在美國社會的影響力增加,強化兩個國家的關係基礎。不過印度也應該反思一下,為什麼自己有接近14億人口,卻做不大市場留不住人才。在印度解決這個問題之前,恐怕只能一直幫美國打工。

分析印度,不要動不動就是印度人沒廁所、種姓制度沒有救、核彈頭不夠多… 我們要看到他們的優勢和劣勢、更要看懂他們與世界的關係和發展方向。

 

來源   房東經濟學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