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生育就能增加東北人口、振興東北經濟?你是做夢吧

生育

文:南洋富商

 01

深圳曾是人口飛速流失的地方

最近二件事引起熱議。一件事是衛健委答覆人大代表「關於解決東北地區人口減少問題的建議」,準備在東北地區開展試點放開生育。另一件事是成立了鄉村振興局。

東北地區的人口大量流失,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國家對此高度重視。

在中國發達地區,東北人占據的比例越來越高。以前我們通常只能在春晚小品裡聽到東北口音,現在滿大街都能聽到東北口音。人往高處流,這是最正常的事情。所以,即便東北人全部跑到發達地區,一個都不剩,也是東北人的自由。東北的荒廢,人民是沒有責任的。

二百年前的上海,不過是一個小縣城。一百二十年前的香港,是一片漁村。

四十多年前的深圳,是人口飛速外流的悲催之地。

那時候,深圳市在中國地圖上的名字是「廣東省惠陽地區寶安縣」。作為邊陲之地,貧窮落後,誘使著人們冒著生命危險,奔向他們心中美好的生活,書寫了一段悲壯的「大逃港」歷史。

關於大逃港的歷史,可以看陳秉安的報告文學「大逃港」。

由於大量外逃,深圳許多村莊都「十室九空」。1971年,寶安縣公安局給上級的「年終匯報提綱」裡寫道,大望前、馬料河、恩上、牛頸窩、鹿嘴、大水坑等許多村莊都變成了「無人村」,有個村子逃得只剩下一個瘸子。

如果說為了投奔美好生活而逃離家鄉,當年的深圳人比今天的東北人要厲害很多。更有很多外地人也通過深圳偷渡。在大約30年時間裡,至少有一百多萬人越過生死線,到香港謀生。

 

02

歷史上的東北是人口流入最多的地區

東北並不是自古以來就是人口流失地區。起初,東北作為滿族人的大本營和最後根據地,是禁止漢人移民的。從1668年開始到1859年,近兩百年間,清廷一直傾力試圖阻止漢人移民進入東北。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清廷當時統計整個吉林省的人口只有44656人,另外統計黑龍江的人口為35284人,加上人口相對較多的遼寧地區,當時整個東北的人口還不到80萬人。

也就是說,當年東北三省的人口總數不到今天河南省固始縣總人口的一半,是沃爾瑪員工總數(220萬)的三分之一,大體上和富士康的員工數持平。

滿清政府限制漢人移民東北,因為東北是滿洲人的地盤,若是大量漢人移民進入,勢必動搖滿族人的根基。
1860年,正式批准東北移民。由於放開移民限制,東北三省人口從1771年的不足80萬人,暴漲到了1894年的約600萬人。

從1894年到1908年的14年間,東北地區人口從600萬人飆漲到了1910萬人,除去人口自然增長外,這14年間東北的移民人口高達1150萬人,占當時整個東北人口的60%。

1930年,黑龍江、吉林、遼寧等東北三省當時的人口飛速發展到了2736萬人。

滿洲國時代,東北經濟飛速發展,人均GDP高達內地的20倍以上,1943年,滿洲國工業總產值超過日本,成為亞洲第一工業國。經濟發展導致勞動力緊缺,內地人大量湧入東北。在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前夕,達到了4000萬人之多。

參考文獻:

王曉峰:《東北三省近代人口增長淺析》,《東北亞論壇》2000年第4期

劉含若:《東北人口史再探—兼評<中國人口>東北三省歷史人口部分》

03

廢除計劃生育,不能提高東北生育率

這些年,東北人口飛速外流。2000年人口普查,東北地區淨流入人口36萬。到了201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東三省淨流出180萬。接下的十年,人口流出是越來越快的。

黑龍江社科院的羅丹丹在「黑龍江省人口發展問題分析及對策」中提到的數據是:2000年以來,黑龍江的人口出生率一直在1%以下。2012年為0.73%,2013年為0.69,僅僅高于吉林省和遼寧省。也就是說,全國倒數三名,都被東北包下了。

有人認為東北地區人口下跌和出生率下降的最關鍵因素是計劃生育,因為東北當年工業發達,城鎮化程度高,國營工礦的人比較容易被計劃生育控制,這是東北人口大減和老齡化加劇的原因。

為了振興東北,首先想到在東北開放生育,也就成為一件想當然的人大代表提案。

但是,即便在東北開放生育,恐怕對於增加東北總人口也是杯水車薪。羅丹丹在「黑龍江省人口發展問題分析及對策」中,提到對黑龍江省的生二胎的意願調查,結果顯已經有一個孩子的家庭69%的人對二胎沒興趣。

其他地區的人也類似。即便你現在在全國範圍放開生育,對總人口增長也非常有限。

所以,在東北實施生育開放,並不能改變人口困境。除非你把東北設置為生育特區:別的地區只准生一個,在東北可以無限制生,這樣把全國最愛生孩子的人都集中在東北,生出一個個小名叫「北大荒」的孩子。可以肯定的是:即便短期奏效,等到這些孩子長大後,照樣會一個個離開東北,到東南沿海去工作。

04

生活變好了,期望更高了

很多人對於不生二胎或三胎的理由是:養不起。這當然不是真的養不起。

如果按照1950年到1978年的方式養孩子,一個普通中國家庭都可以養得起很多孩子。那個時代如此貧困艱難,依然製造了人口爆炸。

很多社會都遇到類似的問題。一旦普遍消除了絕對貧困,剩下的就都是相對貧困——不是沒法生活,而是跟人攀比覺得自己很窮。

東北雖然算不上富裕,但是跟過去比,也絕對不窮。過去一件衣服要好幾個人穿,打滿補丁還捨不得扔,如今人們的衣服消耗量已經是過去的幾十倍上百倍。過去用煤油點燈,燈亮一點都捨不得點,如今自駕游一天就耗油一箱。

所以,窮,養不起孩子,這些都是藉口。關鍵問題是社會富裕了,對孩子的期望值變了。

養不起孩子的困境,主要來自階級競爭的威脅。這個問題不僅在東北存在,在全中國大多數地區都存在。

05

婦女地位提高不是出生率的最大障礙

社會學家認為影響人類出生率的另一個因素,是婦女社會地位的提高和受過良好的教育。當女人們成為職場的重要角色,就得放棄一些家庭主婦的角色,導致她們不願意多生養孩子。如今大多數職場競爭都需要連續性,一旦生養孩子導致職業生涯中斷,基本上不可挽回。

但是,也有人提出反例:北歐的婦女地位是世界最高的,為何生育率遠高於中國?尤其是和富裕程度類似的日本、韓國、新加坡相比,北歐的出生率更是遙遙領先。

其中最重要的因素,還是階級競爭。

北歐是一個階級梯度很小的國家,富人的大部分錢都被納稅,人和人之間極其平等。瑞典的國王會獨自在河邊親自洗襪子刷鞋,公主讀大學的時候假期會去超市當收銀員,部長和首相經常騎著自行車上下班,拎著籃子去超市和底層人一樣買菜。

在北歐的公司裡,無論什麼級別,大家都是彼此叫名字或暱稱,跟東亞國家那種等級森、階級歧視的社會狀況截然不同。

在階級焦慮的時代,養育孩子付出的代價是極其昂貴的。在四十年前,中國的小學生讀書非常輕鬆,那時候小學五年級學生認識的漢字數量,大約只相當於今天大城市名校小學二年級的水平。如今培養一個孩子投入的資源,遠遠不止四十年前的十倍。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一點:四十年前的中國,雖然普遍貧窮,但是階級平等,等級差距遠小於今日。按照1965-1975年的史料,當時的工資分為二種:政治行政工資和技術級別工資。

政治工資按照行政級別,分為30級。技術工資分為18級。

1級:行政工資最高的是國家主席、黨中央主席、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月薪644。4級:省長、省委書記、部長月薪460。13級:處長、副處長,155元。24級:大學生參加工作:49.5元。30級:最底層的12級辦事員,23元。

按照技術級別的工資,是這樣的:

1級:院士、正教授、研究員等,相當於行政7級,月薪322元。

9級:普通工程師,102元。

13級:大學生轉正,55元。

15級:中專生轉正,42.5元。

從這個工資級別看,一個985畢業生和二本、大專生的起薪都是一樣。院士的工資大約是普通工程師的3倍。

如果今日的中國社會,收入差距比例依然跟以前一樣,那麼,階級焦慮就不會存在,養育孩子就不會那麼辛苦。而出生率也可以大大提高。

06

生育率最大的促進因素已經不復存在

在落後貧困地區,嬰兒死亡率和兒童夭折率是提高生育率最重要的因素。「如果兒童死亡率高達50%,每個女人就會生7個孩子」——這是社會學家對非洲某些地區的調查報告。

如今大多數地區醫療技術已經今非昔比,嬰兒死亡率從民國時期的17%-20%降低到2019年的0.35%。

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在上世紀70年代仍然很高。以山西省陽城縣為例,1974年及1975年分別為8.3%和8.9%.有些更落後地區甚至高達10%以上。這種高死亡率大大提高了生育率(備胎心理)——不僅人類,其他哺乳動物也一樣。

在一些宗族文化和養兒防老觀念強烈的地區,兒童死亡率與生育率的相關性更大。

在人類歷史上,每次經過戰爭、瘟疫、災荒帶來的人口滅絕高峰,嬰兒和兒童都是最容易死亡的。所以每次經過亂世,都會有一個生育高峰。

這也是人類進化的結果——迅速補充群族人數的本能,才能有助於族群不被滅亡。

如今天下太平,亂世不再,孩子們幾乎個個都能順利長大成人,人們已經沒有了「備胎」的焦慮感。

07

接受生育率低的現實,別無效折騰

中國上世紀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極高的出生率,帶來了人口紅利。

當年高出生率的最重要原因,一方面是階級梯度平緩,另一方面是貧困落後讓嬰兒死亡率和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依然較高。

這些對嬰兒出生率影響最大的因素,現在已經不復存在。只靠廢除生育限制來提高生育率,幾乎是不可能的。靠改善對嬰兒的福利待遇,也很難奏效。無論是日本、新加坡、韓國、歐洲,都已經證明了這點。

改變東北的人口問題只有一個策略:把東北變成充滿機會的地方。東北這塊土地沒問題,氣候也沒問題,你看看滿清時代的東北是如何短短十幾年從80萬人增長到幾百萬人的。

1945年以前,幾乎每隔十幾年,東北人口就要翻一番。如今的東北人離開東北到外地工作,正如當年的漢人走關東去東北工作,這並不是什麼需要大驚小怪的事情。

生育率低,或許會面臨各種困境,社會老年化,勞動力短缺,經濟發展遲緩,養老生活難以滋潤。

但是,這不是東北特有的問題,也不是中國特有的問題,而是大多數發達國家都面臨的問題。現在各國的做法是:延遲退休年齡或退休後繼續返聘,依賴於大量年輕勞動力的產業要轉型或讓渡給人口年輕的國家,老年人要降低對養老的期望。

歐洲人、日本人,都面臨這種困境,並不需要擔心。日本的大多數農村地區都跟中國東北一樣,人口流失嚴重,大家都扎堆在發達城市,農村甚至荒蕪到要用塑料人像擺在村裡,讓村子看起來稍微熱鬧一些。

但是,日本人照樣可以生活,而且國家依然強大。

完全可以正視現實,放手讓東北人口繼續流失,讓東北的鄉村像日本的鄉村那樣變得人跡稀疏。無論未來是什麼樣,至少中國是幸運的,因為看日本的今日,就可以提前20年知道中國應該如何應對。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