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戰亂和蕭條年代,人們更需要音樂

文:南洋富商

1、越是兵荒馬亂,越需要音樂

說起戰亂,人們首先想到的是兵荒馬亂、炮火紛飛、四處逃難、流離失所。戰爭也可能帶來飢荒,造成《1942》中的那種慘象。

如果我跟你說:戰亂年代你最需要一套好音響,專門聽音樂。你或許認為我在開玩笑。

戰爭年代,音樂真的很重要。人類歷史上有個特點:越是戰亂,人民越需要音樂、毒品、性、煙、酒。

或許你不會看到一群清潔工邊走路邊唱歌,也不大可能看到大學教授天天排隊大合唱,但是軍隊是一定要唱歌的,全世界的軍隊無一例外。

在歐洲,滑膛排槍時代,士兵要一排排上去同時開槍,他們用軍樂團和進行曲保存步伐一致。

在散兵時代,軍隊依然保持唱歌傳統,也經常在火線演奏,以振奮士氣。

歐洲的軍隊大多數有高水平的樂團,德國尤其出類拔萃。無論是納粹時代,還是東德西德分裂時代,軍歌水平一向不錯。尤其是納粹黨衛軍軍歌,到現在依然被很多遊戲作為音樂題材。

俄羅斯的亞歷山德羅夫紅軍合唱團,水平高得不可思議,完全不像是軍隊文工團,分明是世界頂級藝術團。

中國軍隊文工團以及軍歌的音樂水平與歐美各國差距不小,但是中國軍人也非常喜歡唱歌,尤其是各種大合唱。

有些軍歌會一代代留下來。一首《威廉皇帝練兵曲》,李鴻章、張之洞、袁世凱、馮玉祥、張作霖都拿來在自己的軍隊裡用。張作霖的軍隊,把這首歌填詞為《大帥練兵歌》,而中國工農紅軍和解放軍則把這首歌填詞為《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管仲隨齊桓公出征。長途行軍使士卒疲勞不堪,速度緩慢。管仲遂作《上山歌》、《下山歌》,讓他們歌唱。士卒們精神大振,行軍速度加快。齊桓公問管仲這是什麼原因,管仲回答:「 人勞其形疲其神誌,悅其心則忘其身 」。桓公聽後感嘆地道:「 力可歌取也 」。

不僅軍人如此,平民也一樣,越是沮喪看不到希望的年代,越需要音樂「悅其心則忘其身」。

2、音樂可以作為武器,摧毀敵軍

有時候音樂也會渙散人心。

楚漢相爭最後一役,劉邦將項羽圍於垓下。劉邦讓士兵大唱楚地歌謠:「 九月深秋兮四野飛霜,天高水涸兮寒雁悲傷。最苦戍邊兮日夜徬徨,披甲持戟兮孤立沙崗。離家十年兮父母生別,妻子何堪兮獨宿空床?白髮倚門兮望穿秋水,稚子憶念兮淚斷肝腸…… 」項羽聞而大驚:「 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 」楚軍鬥志於是瓦解殆盡,天下遂歸劉邦。這就是「四面楚歌」的來歷。

晉人劉琨任并州(今太原)刺史時,曾被胡騎圍困數重。夜晚,劉琨吹起胡笳,胡人聽到自己熟悉的樂曲,無不痛哭失聲,人人都起故土之思。劉琨連連吹奏胡笳,其音越發清越悲涼,胡人終於無法忍受,撤圍而去。

北魏元琛為秦州剌史時,羌人叛亂,屢次征討均無功而返。元琛帳下當時有個善吹篪的婢女叫朝雲,元琛就讓朝雲裝扮成貧嫗,前往羌營乞討。進入羌營後,朝雲便伺機吹起篪來。篪中盡是憂傷曲,羌人聽了涕淚漣漣,相互說:「 何為棄墳井,在山谷為寇也 」,於是全部歸降。

一管篪就這樣征服了一支如狼似虎的軍隊。人們讚揚朝雲說:「 快馬健兒,不如老嫗吹篪 」。

3、戰亂年代音樂的宣傳作用

戰爭年代,音樂也是一種武器。以音樂作為宣傳手段,可以喚醒民眾,同仇敵愾。

洗星海的《黃河大合唱》就誕生於抗戰時期。這是典型的宣傳型音樂作品,以其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喚醒了千千萬萬原本麻木的國人,激勵人們團結抗日。

聶耳的《義勇軍進行曲》,也是一首抗戰曲子。

《太行山上》《游擊隊之歌》《大刀進行曲》《八路軍進行曲》也都是抗日宣傳歌​​曲。

《松花江上》、《長城謠》之類的歌,更是具有強大的感染力。

音樂與乾巴巴的說理不同,它直接激激發人的情感,因此是極好的宣傳工具。

有一首靡靡之音《何日君再來》,因為它誘發各種聯想而多次被禁。它曾經被侵華日軍禁止,也曾被民國政府禁止,甚至1949年後的新中國也曾禁止過這首歌。

4、冷戰時期,音樂也是一種武器

冷戰時期,在分裂的德國,民眾酷愛音樂,政府卻對音樂高度警惕。

埃里希·昂納克在1965年提出了這樣的問題:人們是否可以在接受西方音樂的同時,而不落入政治敵人已經準備好的陷阱中呢?

一旦民眾喜歡西方,很自然就會對西方文化感到親近。

民主德國的一篇音樂學論文指出:這些音樂是「 一種渠道,它使得美國惡俗的野蠻毒氣藉此入侵,並使勞動者大腦面臨被麻醉的威脅。這種威脅的危險程度類似於一次軍事上的毒氣攻擊 」。

1958年,美國國防部宣布,貓王的音樂應被完全理解為美國的一顆冷戰「砲彈」,而《搖滾之王》則直接在西德的「前方」圓滿完成了使命。

有目的的煽風點火,曾經在1969年讓民主德國的領導層不寒而栗。

當時,「美占區廣播台」散播了一個謠言,說滾石樂隊將在10月9日——這可是民主德國20週年國慶——在柏林牆邊的斯普雷大樓的房頂舉行一場音樂會。統一社會黨立即採取了對應措施:國家安全部成員和警察逮捕了383名青少年粉絲,因為他們試圖走到柏林牆旁邊來旁聽音樂會。然而實際上,這只是一次謠言而已。不過,政治危險仍然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證實。一些失望的粉絲高喊「人民警察豬」,而且在「布拉格之春」已經結束一年後向捷克改革家杜布切克高呼萬歲。

自1956年赫魯曉夫解凍期開始,青年粉絲越來越多地在公共場合沉浸於西方音樂中。這些「趕新潮者」愛好西方服裝,留著長發。

到勃列日涅夫時代,蘇聯當局便採取了嚴厲的手段,來對付收聽西方音樂和「敵台」的人。

1980年,蘇聯嘗試批准舉行了一次官方的搖滾音樂節。但是,搖滾很快又被禁止。蘇聯官方認為社會主義國家會被西方音樂所腐蝕。

——在1982年,《共青團真理報》便宣稱,西方音樂是「非俄羅斯的」。甚至禁止「西方迪斯科電影」。

正如1969年東德逮捕了數百名滾石樂隊的歌迷那樣,在1987年,東德國家安全部又以喜好西方音樂為名,逮捕了158人。

音樂原本是屬於人性的,不是屬於政治的。

5、無論何時,我們需要自己的音樂

中國歷史上有個超級資深發燒友——孔子。孔子聽音樂,可以「餘音繞樑,三日不絕」,甚至「三月不知肉味」。

孔子說:「 禮也者,理也;樂也者,節也。 」「 夫樂,天地之精也,得失之節也,故唯聖人為能和樂之本也 」。

孔子將樂當作修養性靈的最佳工具,「樂正,而天下大服」,樂壞,就預示著天下紛亂,人心渙散。

悲觀的人經常說:20xx年是過去10年最差的一年,又是未來10年最好的一年。

越是亂世和蕭條年代,我們越需要音樂,「悅其心則忘其身」的功能,音樂第一,甚至超過煙、酒、性、毒品。

音樂可以撫慰心靈,讓心靈不被時代的苦難扭曲。

如今,音樂不再需要跑到音樂廳去聽,也不需要花大錢購買唱片和磁帶、CD,網上有無數的免費資源。盡可以下載到電腦,泡上一杯茶,在家裡聽音響放出來的無損音樂。

已經不禁止搖滾、不禁止爵士樂,也不禁止靡靡之音,人們不再需要通過收音機聽音質很差的的音樂。但是有時候一些音樂和音樂人還是突然間就下架了。

亂世蕭條之中,大英雄或許應該為社會做點大事,但是若不想當英雄,只想過正常人的普通日子,也是挺好的。

吹鬍笳招降敵人的劉琨,有一個著名的祖先——中山靖王劉勝。劉勝的人生信條,就是作王不該去操心朝政,理當天天聽音樂,喝酒,做愛。

未來難以預料。也許有一天,忽然就進入了戰時狀態,道路封鎖,交通中斷,互聯網也失去了,公眾號文章也看不到了。

那時候,就安心在家聽自己喜歡的音樂吧。

 

來源     南洋富商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