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阪飛田新地,看到這種飯店千萬別進去

日本

前年去看 Summer sonic,經過大阪飛田新地時餓得受不了,想在路邊一家精緻小店吃個日料,本地的朋友果斷拉住了我。

他說這裡的飯店都不正經,進去以後不但吃不到飯,本就疲憊的身體反而會被掏空。

 

我大驚失色,趕緊離開了這片是非之地。並帶著慶幸請朋友吃了拉麵,感謝他讓我避免了在異國犯下一場桃色的錯誤。

 

朋友說,這些飯店通常只在天黑後營業,當旖旎的燈光打在門口的招牌上,緋紅氣息透露出的異樣氣質,是人都知道它裡面玩的是什麼路數。

「在店門燈光特效處理方面,全世界的場子都是殊途同歸。」

我說我當時餓懵逼了沒注意到這些,併為自己的唐突再次感到羞愧。

「所有日本男人都知道里面在賣什麼」

 

「所有日本男人都知道里面在賣什麼。」

朋友說,這裡是本地特色,沒有一家飯店是賣飯的,它們賣些別的東西。

 

「正經生意人不會開這樣的飯店,後面的老闆都是黑社會。」

我問他,為什麼它們都打著飯店的招牌呢?這不是掛羊頭賣狗肉,挺著褲襠玩拖把——多此一舉嗎?

 

朋友說,這就是日本特色。因為按照日本法律,從1958年起,日本就禁止了相關的從業資格,幹這一行其實是違法的。

「那為什麼還這樣明目張膽的開著呢?」我表示疑惑。

「這就是它們都打著飯店招牌的原因。」朋友說。

「這就是它們都打著飯店招牌的原因」朋友說。

 

有必要提前和你說一下歷史。朋友說。

「早在大正時代,這片傳統日式建築群就成為當地知名的非法場所,超過100家髒場子的規模在當時日本最大的遊廓。」

 

「在1958年4月1日之前,飛田新地都公開做買賣,在禁止賣銀法生效的那天晚上,飛田新地第一次暫停營業,第二天,所有的店鋪就掛上了料理店的招牌。」

那麼,我問朋友,這樣換湯不換藥的騷操作,難道本地執法人員就真的單純到認為他們開始賣飯了?

「這就是日本的別緻之處。」朋友說。

「這就是日本的別緻之處」朋友說。

 

「在法律監管的眼皮子下,都是黑社會在實操這一片風土人情。」

「為了保障生意的順利進行,負責管理的當地幫派註冊了‘飛田新地料理組合’協會,並曾經聘請大阪市長橋本透擔任法律顧問,成為日本唯一合法的紅燈區。」

大阪市長表示飛田新地只是吃飯的料亭

這太不合理了。我說。既然法律明文禁止,那它們還名目張膽的開了幾十年,這在我們那兒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早就被納入掃黃打非的範疇而重拳出擊處理掉了。

「可它們就是這麼存在著,以料理之名。」

 

「但它們也並非完全肆無忌憚,至少在表面上還保留著體面的話術。」

那麼,是怎麼個體面法呢?我問朋友。

「它們一般來說,都不會向你直接兜售服務,」

「每一家飯館都有正經的營業註冊,它們號稱只為一見鍾情的男女提供舒適的約會場所。」

 

而且,通常來說,這裡的飯店只對本國客人開放。因為「在其他地方這是非法的生意,語言相通的客人更讓老闆們安心。」

但是偶爾也會接待國外遊客,但很少有人能留下關於這個地方的影像回憶。

 

為什麼呢?我問朋友,這些店面精緻且充滿了古風風情,難道大家不會想要通過鏡頭來記錄這一份異國奇緣嗎?

「因為協會的緣故。黑社會把持的飛田新地料理組合,把拍攝料理店列為禁令,每一個攝像頭都將接受黑西裝雅庫薩的目光洗禮,在谷歌街景上也只能看到白色的料理招牌。」

 

「俄羅斯攝影師Ilya Varlamov曾試圖打探這個深藏在日本男人口中的祕密,在差點把小命留給料理店媽媽桑後,才拍攝下飛田新地真正的生意。」

「這是看似秩序井然背後的暗流,幫派有幫派的規矩,這一規矩已經運行了大半個世紀。」

 

「風韻猶存的歐巴桑語氣輕佻,身著兔女郎的辣妹笑臉相迎,沒有人可以在這裡得到關東煮,踏入店面即意味著走進了法律和幫派的雙重結界。」

「每一家店都是同一張菜單,明碼標價,你可以在一樓選擇不同的菜品。」

「儘管門口都掛著料理招牌,但她們只會在事情結束後提供冷茶和棒棒糖。」

 

「在飛田新地的每一家料理店,都能看到同樣的場景。」

「深夜下班的打工仔和午夜失意的死宅在跟歐巴桑低語後,竄上飯館二樓的榻榻米包間進行一場付費的相逢。」

 

我感到不可思議,這是我從未想到過的荒唐場景。

法律在掩耳盜鈴的招牌下失去它本應有的權威,粉色燈光和媽媽桑的冷峻注視讓我這種習慣了遵紀守法的好人無法找到立足之地。

 

傳統的日式建築上掛著各式料理招牌,穿著各類情趣服飾的小妹妹跪坐在搖曳的紅燈下等待,熱情的媽媽桑開口向過路的男人們發出邀請。

一不小心就會踏入深淵,你需要保持定力,並審慎地觀察自己的內心,是否有足夠的明晰是非的定力,以求拒絕這一場充滿靈肉交織的意志衝擊。

 

朋友說,直到2018年,飛田新地第一次允許日本電視臺進行實地採訪,這裡的髒的生意才被更多人知曉,但依舊沒有人能在這裡吃上一頓正經飯。

「看到衣不遮體的辣妹,你就應該知道,這不是吃飯的地方,而趕緊停下腳步,離開所有有著不詳的燈光照耀的桃色街區。」

 

朋友說,很高興你有著我所讚揚的操守與勇氣,你不應該感到遺憾,並且把這份堅持當做一份禮物。

「請牢記。」朋友說,「永遠沒有飯店,會用令人迷醉的桃色燈光作為裝潢。」

 

來源:beebee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