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層剖析岳飛被害原因:死於「 迎二聖 」只是歷史謠言

岳飛

文:千秋遠

每當讀宋史,總有一個問題一直壓在我們的胸口,那就是宋高宗趙構為什麼一定要殺死岳飛?難道岳飛的行為不是為了帝國江山,趙宋王室嗎?

第一種觀點:岳飛要迎回二聖?是岳飛的低政商害死了自己。

這個答案很淺顯,貌似很合理。因為一旦這個口號實現了,徽欽二帝回來,趙構自己往哪擱?

這種觀點對嗎?不對。

岳飛的確曾在起兵之初,打著迎回二聖的口號,進行北伐。

但是要注意,只是在起兵之初,在那個時候,無論從官方還是從民間,甚至趙構自己,迎回二聖在政治上都是絕對正確的一件事

但是自從紹興5年以後,岳飛對自己的口號、奏疏都進行了嚴密的梳理和控制,率先把二聖改稱「 天眷 」,只是皇帝的親戚而已。從而在政治站位上與趙構保持高度的一致。因為這段時間發生了兩件大事:

其一是這一年,宋徽宗死了。

其二是這樣一條情報:完顏宗弼準備把宋欽宗或者宋欽宗的兒子送到開封,建立傀儡政權,製造兩個宋國,意圖顛覆趙構政權。

在這種情況之下,迎回「 天眷 」才是最能解決這個危機的。金國為何一直不放人,就是要把欽宗當籌碼,時不時拿來政治恐嚇與訛詐一下,欽宗死了也要瞞趙構五年。

所以,多次遣使哀求金國放人的趙構,根本不會因為要迎回「 天眷 」這個原因去殺岳飛。

第二種觀點:岳飛建議立儲,君臣猜忌,導致岳飛遇害。

支持這種觀點的原因是什麼呢?

曾經有這樣一個段子流傳:紹興7年,岳飛曾經向宋徽宗上秘折,請立皇儲。而趙構的答復是:這不是你該管的事。後來,岳飛還因此事被宰相趙鼎各種鄙視。

這個觀點曾經甚囂塵上,因為它角度很刁鑽,而且看著貌似也很專業,但它同樣是錯誤的。

建議立儲這件事,岳飛的確當面向趙構提出過,但需要注意,這事不光是岳飛提過,同時期甚至更早的時候都有人提過這件事。

因為皇家無家事,立儲既是老趙家的家事,也是國家的國事。

而且,當時還面臨著金兀術要推出原欽宗太子健立傀儡政權的問題,那這種情況之下,立儲君,不僅對於安定民心、穩定朝綱意義重大。

更何況岳飛代表軍方提出立儲,這是軍方在擺明立場,堅決站隊:不承認金國想立的原欽宗太子,只承認趙構立的皇儲。

精明如趙構,他即便不高興,但卻不傻,他同樣不會為這事動刀。

第三種說法:藩鎮自大,尾大不掉。

在客觀上有一定的道理:四大將加上四川的吳氏兄弟,他們錢、糧、政自理,客觀上形成了五大藩鎮割據的局面。而這是宋高宗趙構不能接受的,因此他會想方設法除掉岳飛。

但是這種說法同樣難以構成殺機:五大藩鎮存在不假,但那是基於當時的現實需要,是客觀條件下形成的,而且五大藩鎮的存在,此時更是對金國的強力威懾。

而剝奪三大將軍權的事實也證明,消藩的方式很多,殺岳飛並不是唯一解決方案。而且在殺岳飛之前,已經基本剝奪了三大將的兵權。

即便是恐懼岳飛在軍中的威望,也不需要殺掉主動交出兵權的岳飛

一句話,去除軍權這事上,岳飛已經給足了趙宋王室面子,這根本就不是致命因素。

還有第四種說法:岳飛不聽話。

持這種觀點的人主要揪著兩件事:

其一是岳飛撂挑子守孝的事。紹興6年,張竣彈劾逃跑將軍劉光世,宋高宗本來準備把軍隊交給岳飛,可是卻中途變卦,把軍權交給了王德、酈瓊(這導致了淮西兵變)。岳飛一氣之下,撂挑子回廬山給老母守孝了。後來宋高宗趙構還說過這樣的話:我沒有生氣,如果生氣的話,就亮劍了!

其二是紹興十年北伐,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飛的事。

這種說法猛一聽,好像有點那意思。手握重兵的武將不聽話,那太可怕了,苗劉兵變已經讓趙構有了陰影。

問題是,這是事實嗎?

首先,宋朝的大臣本來就不聽話,這是宋朝的時代特色。文官不聽話,向來怒批龍鱗而聞名,斥責怒罵的結果往往是升官發財,名利雙收;至於武將不聽話的也有的是,劉光世、吳玠、張俊,哪個是乖乖聽話的主?

再者,說岳飛不聽話客觀嗎?十二道金牌召岳飛,儘管千萬不願,岳飛不還是回去了嗎?對比之下,像劉琦、吳璘這樣秉行著「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的人,你就一百道金牌我也懶得理你。

最後,在剝奪三大將兵權的時候,岳飛的表現是最溫順的,老老實實的穿上文服,準時準點到樞密院辦公,這是忠順的表現啊。怎麼能說岳飛不聽話呢!

所以,這個理由也不成立!

那麼真相到底為何呢?

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趙構皇帝內心的怯懦恐懼,同時表現出他對皇權穩固的極端渴望。這裡,有必要從直接原因和深層原因去分析:

我們先從直接原因來看:

趙構殺岳飛是現實需求,是宋金議和的實際需要。對於議和這件事,完顏宗弼咬牙切齒:「 必殺岳飛,而後和可成也。 」

對於趙構來說,他此刻唯一的安全感根本不在自己身上,而是來自於對金人憐憫的奢望。這種奢望的來源則是參照宋遼澶淵之盟帶來的百年和平,他以為自己同樣可以通過議和來實現宋金的百年和平。

那就只有殺死岳飛,因為只要岳飛這樣堅定的主戰派在,他的議和就做不到、完不成,而他的皇權就永遠也別想穩固。

而為了坐穩皇位,劉豫的偽齊——舉手承認,半壁江山——可以不要,稱臣投降——可以做到。

什麼?最後再殺個抗金派岳飛?沒問題。

殺死岳飛,就是徹底的殺滅主戰派,就是向金人提交了最有價值的投名狀:從此我甘心做小弟,不——是甘心做「 侄子 」。

我們再從內部深層剖析:

我們縱觀趙構的一生,他在不安中繼位,在金人的逼迫中不斷的狼狽逃竄。他這一生非常豐富,什麼都不缺,但唯獨缺乏安全感。他內心非常害怕手握重兵的武將,尤其是苗劉兵變,讓他對統兵武將深深的恐懼。

十幾年的帝王生涯,沒有讓趙構更加智慧、勇敢,卻令他更加的殘忍、冷厲,逐漸成長為一個善於生存、善於攫取的頂級政客。

這樣一個缺乏安全感的政客,他從根本上就不信任武將,更不信任岳飛,對於紹興十年轟轟烈烈的北伐所取得的輝煌戰果,趙九弟的內心不是欣慰,而是恐懼!他恐懼岳飛收復河南、河北,從此這片地就不姓趙了。這才有了紹興十年在陣前召回張俊、王德,又用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飛。

但是僅僅召回岳飛——還不夠,因為岳飛是戰神,是戰無不勝的戰神,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戰神。這樣的人,只要他活著,他就是一座豐碑、一桿旗幟,只要他登高一呼,河南、河北仍然是應者云集、風起雲湧,在趙構看來——這又威脅到了他的皇位,太嚇人、太沒有安全感了!

趙構這一生,都在和恐懼、怯懦結伴而行,但是他始終沒有辦法戰勝內心的自私、怯懦,而是聽從了魔鬼的召喚!

岳飛死後,宋王廷接著毒殺牛皋、遣散幕僚,徹底拆分岳家軍,自廢功體!

那麼肉體消滅了岳飛就結束了麼?答案是並沒有!宋高宗趙構從官方到民間,毀滅一切岳飛存在的記錄。好像這神一樣的奇男子、偉丈夫,從來不曾「 君臨 」這個世間,曾經有一段時間,你只能從口耳相傳中探聽、想像岳飛和他的岳家軍。以至於,幾十年之後,岳雷、岳柯兩代人要花費幾十年的時間重新搜尋岳飛的事蹟、手稿,但有一些東西卻永遠的散佚了,而這也導致了後人對岳飛行為的不解、疑惑,甚至有人不吝用骯髒的內心去揣測這樣一個絕世英雄。

從肉體到精神,試圖完全消滅一個民族英雄的存在,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帝王術修煉到極致的結果。

其實,趙構皇帝在生理上早就已經雄風不振了,現在補上一刀、完成心理上的自宮又算得了什麼?

但是,戰神的萬丈光芒,烏雲是擋不住的!當我們靜下心來,撥開重重的歷史迷霧,用大無畏的英雄情懷,重新審視這段殘破不堪的歷史,我們仍能看到戰神豐碑——巍巍永存。

項羽、關羽他們雖然勇武卓絕,但是他們攻伐對象仍然是自己的民族,解決的是內部矛盾問題,而岳飛,他為拯救民族而生、為盡忠盡節而亡,任何的溢美之詞加在他的身上,都不為過。

時至今日,我們能看到關帝廟遍布神州,而我更希望岳飛的戰神殿,有朝一日也能隨處可見。因為這個社會尊崇什麼樣的榜樣,就可能會誕生什麼樣的英雄!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