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頂替的公務員上班被砍,她到底頂替了誰?

文:王犀知
在我們都關心疫情的時候,我還關註到了這麼一件事。

一女子將冒名頂替其身份的公務員砍成輕傷二級。

圖片

在外地打工的鄧群蓮,無意發現初中同學頂替了自己的身份當上了公務員,實名舉報後,假鄧群蓮只收到了一份警告,真鄧群蓮一怒之下,沖到辦公室把她砍了。

4月23日,上游新聞(重慶晨報)發出此條,正觀視頻、中原網、新浪新聞等大批媒體轉發。

01

這件事的具體情況到底是怎樣的呢?

一位叫「鄧群蓮」的女子發現,當地應急管理局內有位公務員也叫鄧群蓮。

再仔細一看,這個和自己同名的公務員,竟是自己初中畢業時的同班同學黃玉蘭。黃鳳英冒名頂替了鄧群蓮的身份,才有了現在的公務員職業。

圖片

鄧群蓮了解情況之後,立刻實名向相關部門舉報。本來這事就該結案了。

結果離譜的就一件接一件來了。

頂替別人的學籍身份,公務員是肯定做不成了吧?然而這個假的鄧群蓮,最後只收到了一個「警告」處分。沒有嚴查,沒有開除,沒有記入檔案。

甚至她還是叫著頂替來的名字,照樣朝九晚五,嗑瓜子喝茶。

據記者採訪,鄧群蓮自述,2020年11月5日曾在宜章縣應急局辦公室見到了黃玉蘭:「她的語氣很傲慢,說自己有關系,告不到她,說了一兩句話就跑掉了。」

在縣紀委立案調查前,黃玉蘭曾通過中間人找到鄧群蓮,要以4萬元的補償私了,鄧群蓮拒絕了。立案後,賠償金額變成了3萬元,鄧群蓮向宜章縣紀委工作人員發簡訊表示,希望最低補償6萬元,但黃玉蘭不願意,雙方協商未果。

得知結果後,蒙受冤屈的鄧群蓮一氣之下沖進辦公室…

真李逵把假李鬼給砍了。

那麼問題來了。

在辦公室上班的假「鄧群蓮」被砍了,這算不算工傷?

有網友認為,當時應該是走的工傷處理的。因為在新聞發出後,記者走訪調查發現,黃玉蘭仍然在單位上班。

職位還在,又是上班時間被砍,那她肯定拿到了工傷賠償。

這就很搞笑了,真鄧群蓮被判緩刑,假鄧群蓮還有工傷保險。

02

不少人覺得,這又是一個驚天大冤案,被奪走身份28年無法維權,璀璨的人生就這樣被人奪走還被蒙在鼓裡。

實名舉報之後,對方也受不到任何懲罰,得有多絕望才會走上砍人這種極端的路子。

不過先別著急上火,這場冒名頂替,和我們所以為的互換人生有點不同。

黃玉蘭並非真的頂替,而是撿了鄧群蓮「不要」的學籍身份。

圖片

28年前,鄧群蓮輟學了,「閑置」的身份就給了需要考試名額的複讀生黃玉蘭,借用了鄧群蓮身份參加考試的黃玉蘭,一路下來就一直用著這個身份,這才有了頂替一說。

真正的鄧群蓮,如今已經45歲,面容憔悴,在深圳做保潔。而同齡的黃玉蘭(又名黃玉鳳、黃鳳英),已經坐進了當地單位的辦公室,每天有茶喝有報看。這會是鄧群蓮原本的樣子嗎?

不是。

如果沒有這場28年前的「不公平」,鄧群蓮的生活也不會得到改觀,她依然是深圳打工的保潔。

但坐在宜章縣應急局的,就不可能是黃玉蘭了,而是按照公平流程進來的應屆畢業生白玉蘭、李玉蘭了。

03

但即便這件事並不是甚麼驚天大案,那我們就不關註了嗎?

因為一人頂替身份之後,會導致許多人失去了自己應有的身份。

在鄧群蓮事件中,真的鄧群蓮並未被頂掉,但被頂替的,卻有至少三個人。

在黃玉蘭從中考參加考試至今,28年。

當她選擇高中的時候,擠掉了一個,高考時,擠掉了一個,考公務員,又擠掉了一個。

在鄧群蓮發現自己身份被假冒的同年5月,歌手仝卓也因為偷了應屆生身份參加高考而被封殺。

這件事和鄧群蓮被頂替一事非常相似。

歌手仝卓在直播間和網友聊天時說漏了嘴,他說自己在2013年用了某些手段,將自己的往屆生(也就是複讀生)身份改成了應屆生參加高考。

後來,仝卓連帶著市教育局、基礎教育科的相關人員都得到了該有的處理,立案偵查,司法裁決,全都整了。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去關註這類新聞,去監督的原因。遠在宜章縣的黃玉蘭,是否被砍,是否頂替,是否繼續當公務員,並不會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影嚮。

但她28年間的假身份,卻導致這個社會有了一條因她而起的不公平效應,這種事情又絕非獨例,千萬個黃玉蘭,在我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編織成了一張密密麻麻的網,侵占了我們進入好學校,考上公務員的權利,她們越過了公平,跨過了秩序,當然不應該僅僅只收到一份警告這麼簡單。

我們對鄧群蓮合理維權的支持,就是對我們社會公平的支持。

這也是為甚麼,歌手仝卓會被嚴懲的原因。他可能覺得自己很無辜,正如現在的黃玉蘭一樣,覺得自己只是撿了別人不要的身份,並沒有做甚麼傷天害理的事。

但他們一點也不無辜。同時,這也不應該是3、5萬塊錢就私了的事。該接受「賠償的」,應該是那些刻苦複習、老實考試,千千萬萬被他們擠掉的按照規則來的人。

 

04

如今,將黃玉蘭砍成輕傷二級被判處緩刑的鄧群蓮,已經走出了看守所。

圖片

她再次實名舉報。她向記者表示,不僅是黃玉蘭,她希望所有的相關人員都能受到處罰。

既然有前車之鑒,希望有關部門,不要調查了個把月,再出來個嚴重警告,那就有點丟人了。

據上游新聞的後續報道,在宜章縣應急管理局上班的假「鄧群蓮」目前已停職,正在接受縣紀委等部門的聯合調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