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聖旨看皇帝可以有多沒文化

聖旨

文:宋燕

我大中華以文治國,歷朝歷代的皇帝都很重視國家文書的寫作,尤其是聖旨,都是由著名文學家起草,並經幾番修訂才能頒行天下的。很多聖旨都是駢文,措辭非常典雅精美。比如「君虛中以求治,實賴股肱之任臣;拜手以陳謨,必恃學力之精。爾畢仲游,學貫經史,才通世務,屬文切事,搜羅盡古今之祕,陳善有據,賡歌佐社稷之光。」「爾畢矩乃翰林學士,畢諴之父,其性之義,其行之良,允文允武,四方之綱,慶延乃子,翰墨奇香,甚悼爾之,弗躬者也。是宜褒編,以彰潛德。」——看看,透著有文化。

聖旨

歷朝歷代的皇帝都講究文學——除了……元朝。元朝是馬背上的民族建立的國家,他們入主中原之後,對漢文化並不重視,對文人也很歧視。再加上,皇帝們自己也都沒讀過甚麼書,自然也寫不出多有文採的敕命。元朝皇帝下的旨都很家常,家常到近乎粗俗的程度。

請看大德元年(1297年)元成宗下的一個禁止普通民眾制造使用與皇帝同等式樣帽子的聖旨:「今後這皮帽樣子休做與人者,與人呵,你死也。如今街下休做者,做的人,帶的人交紮撒裡如去者(按法律治罪)。」至大元年元武宗也下了一道類似的聖旨,說「這個縫皮帽的人,刁不剩駙馬根前我帶的皮帽樣子為甚麼縫與來?今後我帶的皮帽樣子,街下休交縫者。這縫皮帽底人分付與留守司官人每,好生街下號令了呵,要罪過者。金翅彫樣排花,金翅彫樣皮帽頂兒,今後休交做,休交諸人帶者;做的人根底,要罪過者;帶的人根底奪了,要罪過者。」

再比如至元十六年忽必烈下的一道禁止回回按自己風俗屠宰牲畜的聖旨,簡直就是破口大罵了。在當時,回回只吃特殊的人宰殺的牲畜,而且屠宰方式是「抹殺」,即斷喉,而蒙古人習慣破腹。所以他們說「別人宰殺來的俺不吃」。忽必烈對此很不高興,所以頒了道聖旨,聖旨裡說:成吉思皇帝降生,日出至沒,盡收諸國,各依風俗。這許多諸色民內,唯有這回回人每言俺不吃蒙古之食上。為天護助,俺收撫了您也,您是俺奴僕,卻不吃俺底茶飯,怎生中?麼道,便教吃。若抹殺羊呵,有罪過者,麼道,行條理來。如今直北從八裡灰田地將海青來底回回每,『別人宰殺來的俺不吃』,麼道,騷擾貧窮百姓每來底上頭。從今已後,木速魯蠻回回(伊斯蘭教徒)每,術忽回回(猶太教徒)每,不揀是何人殺來的肉交吃者,休抹殺羊者。」此旨禁了「抹殺羊」,並提出誰發現有人抹殺羊,可以告密,這人將被處死,而其妻子兒女房屋財產都將交予告密者。此事引起了很大的反彈,7年後這道聖旨被取消了。

整個有元一代,文化都很沒落,教育跟不上,一直影嚮到生於元朝的朱元璋。他當了皇帝之後,還沿襲了元朝皇帝的家常體,下過的聖旨裡盡是「說與戶部官知道,如今天下太平了也,止是戶口不明白哩!」「有司官吏隱瞞了的,將那有司官吏處斬。百姓每躲避了的,依律要了罪過,拿來做軍。欽此。」這樣的詞句。不過後來教育跟上了之後,他的兒孫們就沒這麼粗俗了。

不過相比後來的一位「皇帝」,前面幾位都算是有文化的了。且看大西皇帝張獻忠下過的一篇詔書:「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咱老子叫尓不要往溪中,爾強要往溪中,果然折了許多兵馬,騾雞巴通爾娘的鱉!欽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