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邪魔外道!我是名門正派!比你不知高到哪裡去了!

武俠

以前說過,《鴛鴦刀》是一本迷你版《鹿鼎記》,是金庸前期小說的一個總結性解構:

自嘲,調侃,解構,懷疑,結束。

1.jpeg

《鴛鴦刀》之前,金庸的作品:《書劍恩仇錄》,反清複明;《碧血劍》,明末遺恨;《射彫》和《神雕》,國仇家恨與個人成長;《雪山飛狐》和《飛狐外傳》,英雄紀傳;《白馬嘯西風》,邊塞故事。

大致上,陳家洛、袁承志、郭靖、楊過、胡斐,都還是國仇家恨,熱血男兒的脾氣。

1961 年,《鴛鴦刀》完成。

在此之後:

《倚天屠龍記》,張無忌的溫吞仁厚。《連城訣》,狄雲目睹的世間齷齪。《天龍八部》,眾生皆苦。《俠客行》,幾乎是童話作品了。《笑傲江湖》,政治寓言。

《鹿鼎記》,不提了。

《鴛鴦刀》的調侃,結束了一段純粹熱血英雄的年代。開始了一段內心掙紮的年代。

《鴛鴦刀》之後,純粹的英雄主角,只有蕭峰了:還是個大悲劇。

非只主角有變化。

《鴛鴦刀》之前,紅花會、少林派、華山派之類,名門正派,堂堂正正。

到了《倚天屠龍記》裡,正派反派開始糢糊了。

整本書都在說一個事件:反轉。

少林寺的少年張君寶,成了震古爍今的張三豐。

小東邪郭襄,成了峨眉祖師。這個開頭已經很驚人了,且看之後:

因為愛,名門正派張翠山,娶了妖女殷素素 —— 謝遜在船艙裡就大笑,說殷素素比 「這個假仁假義的張相公,合我心意多了!」

號稱邪魔外道的明教,結果卻有無數英雄豪傑。

號稱名門正派的少林,卻組團來武當山逼死了張翠山與殷素素。

號稱名門正派的昆侖派,何足道的後輩何太沖夫婦,卻猥瑣不堪。

號稱名門正派的鮮於通,卻是個大大的陰毒之徒。

小東邪郭襄的後輩滅絕師太,卻是門戶之見最重的人。

小昭一個天真無邪的丫鬟,其實是紫衫龍王之女,終極間諜。

趙敏可以從元朝郡主變成明教夫人。

周芷若可以從峨眉小仙女變成大魔頭。

反而是最初被目為毒蛇猛獸的明教,最後成為仁義之師,得了天下。

反轉如何得來?來自於情感與欲望對人的異化。

因為愛,殷素素和趙敏可以過來跟了張五俠和張教主。

因為愛,作為間諜的小昭最後為了張教主犧牲了自己。

因為欲望,周芷若可以變成女魔頭。

因為欲望,少林派三大神僧、後山三老僧,可以厚顏無恥撒潑打滾。

因為欲望,朱武連環莊可以坑害張無忌,無所不用其極。

當然,還有明明嫉惡如仇,但老是做不對選擇的滅絕師太……

2.jpeg

《連城訣》,大反派血刀老祖反而救護了狄雲,大俠花鐵幹與名門正派的汪嘯風反而是反派。

《天龍八部》,蕭峰被中原武林當做反派圍剿時,只能憤怒地 「雖千萬人吾往矣」。

《鹿鼎記》就不提了,整本書都在解構。

《笑傲江湖》則更微妙。

君子劍岳不群是反派,倒還罷了。

任我行複位成功又變了大魔頭,令狐沖則看懂了:坐在位子上的,是東方不敗與任我行,那又有甚麼區別?

最有趣的,還是少林武當。

青城派滅門林家,少林武當與五岳劍派沒動靜。大家說起時,只問辟邪劍譜,不問林震南夫婦。是人不如劍譜。

田伯光捉了儀琳。令狐沖與青城派起沖突鬥殺人命。少林武當與五岳劍派也沒動靜。大家繼續忙著劉正風封劍儀式。

劉正風一家被嵩山屠戮。氣宗與劍宗在華山爭執。華山派在藥王廟差點被剿滅。少林武當也仿佛不存在。

可見少林武當根本不負責仲裁武林大局。你們愛打打,愛殺殺,請便。只在觸及自己利益時,他們才出手,而且有選擇性的出手。

令狐沖被冤枉、生重病、受重傷,有過力救儀琳的好人好事,少林武當也沒把他當真。

令狐沖展示了自己會獨孤九劍,任盈盈表示自己鐘情令狐沖。少林派忽然就表示了關心,方證還要收令狐沖為徒,熱情洋溢要傳他《易筋經》呢。

令狐沖統轄群豪去少林寺救任盈盈,武當沖虛忽然出來跟他鬥劍了。少林忽然就對邪魔外道們手下留情了。

為甚麼?因為要留著將來跟令狐沖談判的面子啊!

到令狐沖接任恆山掌門了,少林武當掌門忽然來了,跟他說故事了,拉攏他一起對抗嵩山左冷禪了。

因為令狐沖有被拉攏的價值啊。

最好玩的一個細節。

封禪臺上令狐沖重傷,之後少林武當二位都沒跟他搭茬。直到最後要對抗任我行,少林武當才再出場。

為甚麼?

且看這段岳不群剛擊敗左冷禪時:

岳不群下得臺來,方證大師、沖虛道人等都過來向他道賀。方證和沖虛本來擔心左冷禪混一五岳派後,野心不息,更欲吞並少林、武當,為禍武林。各人素知岳不群乃謙謙君子,由他執掌五岳一派門戶,自是大為放心,因之各人的道賀之意均十分誠懇。

方證大師低聲道:「岳先生,此刻嵩山門下,只怕頗有人心懷叵測,欲對施主不利。常言道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施主身在嵩山,可須小心在意。」

岳不群道:「是,多謝方丈大師指點。」

方證道:「少室山與此相距只咫尺之間,呼應極易。」

岳不群深深一揖,道:「大師美意,岳某銘感五中。」

方證大師這會兒關心岳不群的姿態,與他當年要傳令狐沖《易筋經》的樣子何等相似?

令狐沖此時重傷在身,方證沖虛怎麼不去低聲叮囑了?因為忙著拉攏岳不群啦!要呼應啦!

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利益使然而已。

所謂令狐沖、岳不群、左冷禪們,在武當少林眼裡,那都差不多:只要不影嚮到他們的霸權,他們是並不關心的。

像,蕭峰。他的悲劇,來自於身世、國家與血統的偏見、個人過於正直招來的嫉恨(馬夫人的變態心理),以及本人的仁善。

而這種悲劇,註定不被人理解。

到他雁門關外奮英雄怒終結戰亂時,依然不被人理解。

到蕭峰自盡,金庸特意加了一段旁人的議論。

到蕭峰死了,他終於獲得理解了嗎?並沒有。

中原群豪一個個圍攏,許多人低聲議論:
「喬幫主果真是契丹人嗎?那麼他為甚麼反而來幫助大宋?看來契丹人中也有英雄豪傑。」
「他自幼在咱們漢人中間長大,學到了漢人大仁大義。」
「兩國罷兵,他成了排解難紛的大功臣,卻用不著自尋短見啊。」
「他雖於大宋有功,在遼國卻成了叛國助敵的賣國賊。他這是畏罪自殺。」
「甚麼畏不畏的?喬幫主這樣的大英雄,天下還有甚麼事要畏懼?」

耶律洪基見蕭峰自盡,心下一片茫然,尋思:「他到底於我大遼是有功還是有過?他苦苦勸我不可伐宋,到底是為了宋人還是為了契丹?他和我結義為兄弟,始終對我忠心耿耿,今日自盡於雁門關前,自然決不是貪圖南朝的功名富貴,那…… 那卻又為了甚麼?」

正是這整個世界的不理解,才顯出蕭峰的悲劇與崇高。

所以金庸才借已經半瘋的阿紫之口,說出了真相:

忽聽得一個少女的聲音尖聲叫道:「走開,走開!大家都走開。你們害死了我姊夫,在這裡假惺惺的灑幾點眼淚,又有甚麼用?」

「你們害死了我姊夫」,這句話振聾發聵。

是誰害死了蕭峰?正是這扭曲的偏見導致的命運。

而這命運,恰好來自於世界的偏執。恰恰來自於狗屁偏見。

這些狗屁偏見在蕭峰活著時,認定他是契丹人,一定要打倒;到蕭峰死去他們還在討論宋遼誰高誰下,討論蕭峰是賣國賊還是功臣,琢磨蕭峰是為了富貴還是啥。

真正是吃人不吐骨頭、把蕭峰逼到死去,依然不自知的愚蠢惡意啊。

可以說,後期金庸反複陳述的,就是欲望與人心的異化,破除一切門戶之見。

張翠山一家從冰火島回到中土,惴惴於師父如何看待他不告而娶魔教女子之事。

張三豐說的一段話,可當做是金庸後期小說的核心:

「那有甚麼幹系?只要媳婦兒人品不錯,也就是了,便算她人品不好,到得咱們山上,難道不能潛移默化於她麼?天鷹教又怎樣了?翠山,為人第一不可胸襟太窄,千萬別自居名門正派,把旁人都瞧得小了。這正邪兩字,原本難分,正派弟子若是心術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

來源:張佳瑋寫字的地方 微信號:zhangjiawei_1983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