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5 日

寫書的老手藝都丟光了

文: 生薑斯基  

領導,我也想出本書。

一部分年輕人可能不知道,今天其實是哈利·波特的生日。

1980年7月31日,哈利·波特出生了。

11歲生日那天他收到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霍格沃茲魔法學校的錄取通知書。

在霍格沃茲上了七年學,一年就是一部《哈利·波特》

2004年7月,羅琳曝光了《哈利·波特》第六部的書名——《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預計能在2005年夏天寫完。

但是生活就像是一場馬拉松,你跑得慢,就會有別人把你甩在身後,哪怕是羅琳也不行。

3個月後,中國市場上就出現了《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的中文版。

市場經濟,達爾文法則,速度就是生命。

在這本提前上市的《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扉頁上寫著內容簡介:

在霍格沃茨經歷了一次次事件後,哈利認識到自己的魔法在很大程度上仍需要得到提高,於是轉學到羅伊大陸上最大最高級的奎羅茨魔法學園。在轉學到這個學園後,他竟然變成了一個嗜血的怪物,不過,他卻倒在了同學的掌下……

內容大膽,想像前衛,波特可能也沒想到自己打了一個青春期的伏地魔,最後自己變成了一個怪物,還被同學用掌法打倒。

生活怎麼可能事事都讓你想到,那個年代絢麗多彩的想像力,還生產了諸如奧特曼大戰葫蘆娃王菲虐戀十年等膾炙人口的作品。

最突破人們想像的,當然還要數那本《挪威沒有森林》。

還沒讀過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卻早已經瀏覽了福原愛姬的續寫――《挪威沒有森林》。這或許並不是一件可笑的事。冥冥中上天已經安排好了你周圍一切事物的出場順序,或早或晚,該來的總會來……


這段傷感流行文字來自豆瓣文藝青年2017年對《挪威沒有森林》一書的書評。

百度百科至今掛著福原愛姬的身份介紹:

福原愛姬,1967年出生於日本橫濱,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戲劇系,1992年出版短篇小說集《鳥鳴》,1993年獲得「日本文學新人獎」,被日本文壇稱為「純情玉女作家」 。同年與村上春樹結識。

最先發現事情不對的,是出版《村上春樹文集》的責任編輯沈維藩,他查閱了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日本姓名辭典》,發現其中根本找不到愛姬」這兩個字聯在一起的人名。

而且「純情玉女作家」這個稱號也太惡俗了。

沈維藩諮詢了村上的著作權代理商後,對方懷疑:這本書該不會是中國人寫的吧?

但是,《挪威沒有森林》的出版人沈浩波聲稱,自己在廣州確實見到了作者福原愛姬本人。

真相到底是什麼?福原愛姬跟福原愛到底是什麼關係?挪威到底有沒有森林?

這件事最終驚動了村上春樹本人,他通過著作權代理公司在2004年7月回應:

1、他從未見過一個叫「福原愛姬」的人,平生也從未與其有過任何交往。

2、他們也從未聽到過日本設有「日本文學新人獎」這個獎項。

3、依照法律,日本出版社必須將其出版的每一種圖書送交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收藏,但從該圖書館的正式目錄中找不到「福原愛姬」的名字,也找不到《鳥鳴》和《精靈之書》等作品。

真相水落石出,日本根本就沒有福原愛姬這個人。

原來,早在2003年8月中,沈維藩所在的譯文出版社就收到過《挪威沒有森林》的初稿,那時這本書的作者還是一位姓沈的男子。

譯文出版社交給村上春樹內地版譯者林少華審稿後,林少華覺得水平不行,最終退稿。

等到了12月投稿到了另外一家出版社時,作者搖身一變成了「村上春樹從未見過面的‘情人’福原愛姬」,到了2017年還能吸引豆瓣文藝青年。

《挪威沒有森林》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北京師範大學碩士艾心還在吭哧吭哧地寫稿。

她接到的任務是寫一本《世界500強最需要的13種人》,不到4個月的時間她寫了5萬字。

等到書在北京各大書店上架之後,艾心才發現,這本書的作者署名上寫的不是她,而是詹姆斯·希爾曼。

這不是吉林文史出版社唯一一本署名為詹姆斯·希爾曼的書,2004年8月,他們剛剛出版了一本《世界500強堅決不用的13種人》,據說不到一年的時間賣了5萬冊。


美國確實有個叫詹姆斯·希爾曼的心理學家,1926年出生,2004年已經76歲高齡,還能半年寫一本書,實在是筆耕不輟,老當益壯。

可惜翻爛了老人家的作品集也找不到這兩本書。

和詹姆斯·希爾曼齊名的還有一個保羅·托馬斯,他是七本《執行力》系列的作者。

這位保羅·托馬斯不僅是哈佛商學院管理學、哲學博士,而且曾就職於多家世界500強公司,是全球知名的組織管理顧問。

但是哈佛並沒有一位博士叫保羅·托馬斯,而且七本《執行力》全部都只有中文版。

和《挪威沒有森林》一樣,這些署名外國教授的成功學秘籍根本就是中國人寫的嘛。

只需要找好槍手,付上千字30-40元的稿費,黑心一點的就找兩個槍手,寫好之後告訴他們,你們寫得都不行,連稿費都不用付。

名字帶上哈佛、世界500強等等字眼,再虛構幾條《紐約時報》、《金融時報》的評論,根本不愁銷路。

你猜為什麼?

因為這些流水線生產出來的成功學秘籍有三分之二都被企業團購了。

這些書大部分的主題只有一個,就是教導員工要「聽話」、「服從」,老闆特別喜歡買回去給自己的員工看,不僅要看還要在晨會上念,不僅要念還要寫讀後感。

每天干完活,七魂丟了六魄,看著又臭又長的假洋經,只想倒頭就睡,誰還有空管它真的假的。

說起來《平安經》這本書的主題也是很好的,單位發下來後,睡前念幾句,倒頭就睡。

不僅保了平安,還治好了失眠。

而它最大的問題就是,讓別人看懂了,甚至看目錄就能了解全部內容,可以說是秒懂。

有人放言,這是一本少有的每個字都認識的書。

可見,這本書的門檻太低,低到讓大家覺得:

我上我也行,我之所以不行,是因為我站的位置不夠高。

這種思想是很可怕的。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出了書就是作家,怎麼能讓大家覺得,他上他也行?

波特成了怪物,挪威沒有森林,要想出書,書裡寫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誰寫。

而要想這本書賣得好,就得像那些成功學秘籍一樣,找幾個槍手寫點大家看不懂的東西。

十幾年過去了,什麼都在漲價,就是槍手沒怎麼漲,花上幾千塊,多的是搶著幫你把一句話擴充成幾萬字的大學生。實在不行,咱就找倆。

您要是不好意思,跟下面人使個眼神,看誰敢不跟您當個事辦。

您說您這麼大個領導,什麼事非要親自來,這算怎麼回事啊!

來源    老斯基財經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