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即邪惡

聞香識女人

文:漫天雪

當代人有一種惟命是從的傾向,只要某事不合心願,就指望上級頒布禁令。雖然他們並不完全贊同禁令的全部內容,但也樂於執行,不敢越雷池半步。這些事實表明,奴性意識根深蒂固。要想將奴僕意識轉變成公民意識,需要人們進行長期的自我教育。

一個自由的人應當容忍他人想其不想,為其不為。應當克服那種只要是他覺得不妥當的事情就打電話報警的習慣。    ——路德維希·馮·米塞斯

我今天早上去藥店給孩子買口罩,跑了七八家店,沒有買到。

我不知道很多關注我就是為了罵我的人,他們有沒有買到。希望他們能買到,口罩畢竟有一定的防護作用,少一個人被感染,每個人的安全都多一份保障。我又希望他們和我一樣也買不到——但是時間不要太久——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多麼缺乏常識,罵人罵得多麼沒有道理。

我猜大概率是買不到的。一方面殺死了價格這個信使,沒有了激勵機制;另一方面鼓勵舉報。其結果就是:藥店連進貨的動機都沒有!加價賣,多了被罵成奸商、被舉報、罰款甚至吊銷執照,少了要賠錢;有貨不賣又是囤積居奇。開門就有成本和費用,不開門又會被罰款……一句冷冰冰的「沒有」,是最好的辦法。

這就是你們想要的結果?

我跟你講道理,你一直跟我談道德。可是道德應該像空氣一樣稀鬆平常,鑲嵌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不是某個高高在上的權威告訴我們一套道德標準讓我們去遵循。有道德的行為也應該是經濟上不受損失的行為,如果講道德就要賠錢,那樣的道德不可持續,不要也罷!

什麼樣的行為才道德?符合「目的—手段」分析框架,有利於實現所有人利益的規則就是道德的;實現一部分人、傷害另一部分人利益的規則就是不道德的。漲價有利於提高生產者積極性,讓潛在生產者加入競爭,滿足更多人的需求,你買到了急需的商品,他賺到了應得的利潤。在這個過程中,所有人的利益到得到了增進,難道不是最符合道德的嗎?那些披著道德外衣高呼口號的人,才最缺德,是我們社會提振美德的攔路虎。

你說不是有良心商家堅持不漲價嗎?他可以漲價,但是為了長遠生存、贏得消費者的信賴選擇不漲價,於是才顯得高尚,我們才讚揚他,不是嗎?如果規定他不能漲價,那還與高尚有什麼關係?我們能要求每個人都去做聖人嗎?

你說國家會組織生產的,過幾天就有了。過幾天!你說得倒輕巧,錯過了黃金時間怎麼辦?那些在這段時期必須出門的人怎麼辦?武漢的同胞怎麼辦?醫院的醫護人員怎麼辦?對了,你說過幾天,實際上也反映了:市場永遠是反應最迅捷、最機動靈活的,統一計劃永遠是滯後的,而且是最沒效率的。

你還說市場規律沒有錯,可是窮人怎麼辦?你們為什麼這麼冷血?睜大你的眼睛看看周圍,再對比一下我們的過往,市場經濟是對貧困階層最友好的、最有利於解決貧窮問題的制度。它產權明晰、崇尚創新、鼓勵競爭、激勵機制明確、尊重消費者主權,於是不斷地將奢侈品變為生活必需品,滿足了更多群體的需求。收破爛的貧農,手上拿的手機,不是國家發給他的,正是市場經濟的傑作啊!處處呼籲管制,於是只有特權者才能得到某些商品和服務,窮人則無緣置喙,到底是誰冷血?

今天又看到一條消息,如圖:

魯迅說:「我從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去揣摩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凶殘到這地步。」我隔著屏幕,看到了這個姓王的猥瑣的面容、陰鷙的性格和殘暴的內心。

說實話,以我們群眾的水平,呼籲管制我都能「同情」之理解,可是舉報這事兒,真是無恥之尤。

我們從小就討厭那些打小報告的,極端反感那些告密者,為什麼?因為他摧毀了我們社會賴以運轉的根基——信任。

這種人滿腦子的階級思維和鬥爭思維,從來不懂得什麼叫做分工與協作。他們不知道,我們(消費者)和他們(商家)之間是一種合作共贏的關係,不是對立面。是商家和商家在競爭,消費者和消費者在競爭。你說商家串通漲價怎麼辦?你真的是腦子被洗得乾淨徹底的那根蔥!你怎麼解釋他們競相打折、提高服務質量爭取消費者?

這種人信奉強权即真理,沒有恆定的價值觀,鐵拳說什麼他們就信奉什麼,誰拳頭硬就聽誰的,至於對錯是非,從來不假思索。為了自己變態的喜好,他們從不憚請出哪怕一位惡魔。他們大概率和那些用U型鎖砸自己同胞的人、動輒罵別人是賣國賊的人是合體的。他們是活脫脫的納粹黨衛軍,主人讓咬誰就咬誰,只配擁有狗一樣的人生。

北洋時期,各路軍閥群雄逐鹿,兵就是命。馮玉祥還是個軍官的時候,強令他的屬下通通剪辮子,甚至親自帶人監督。後來當他也成為一方軍閥時,卻定下了一條規矩:沒有辮子的不要。因為他終於看清楚了:剪辮子時哭爹喊娘的人,奴性入骨,最聽話,招這種人當兵,他心裡最踏實。

他們就是腦袋後面仍然長著辮子的人。

這種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擇手段,不惜置人於死地。什麼親情友情愛情,在他們眼裡都一文不值,只要有利於自己的事情,只要看到不合自己心意的事情,不惜夫妻反目、滅絕人倫、賣友求榮。

我想借給他的父母、妻子、兒女、朋友一雙慧眼,讓他們看清他的真面目。你們得處處提防他,否則你將來可能就是蘇*聯小英雄莫洛佐夫的父母,可能就是遁入太平湖的老舍,你就是他的「大義」滅掉的那個「親」。

最可怕的是,他們自以為這不過是盡職盡責地服從命令,就像柏林牆邊的東德jc和送猶太人到毒氣室的艾希曼,以為自己在行正義之事!

無恥之恥,無恥矣!

無知即邪惡。

你不是討厭我瞎比比經濟學、要和我談道德、論人性嗎?以上這些,跟經濟學無關,就是人性、常識和善良。學習經濟學知識,會懂得什麼才是真正的善良。但是不學,也不至於那樣啊。

當規則鼓勵人作惡,善良就更加難能可貴,就是一種能力。規則再壞,人性還可以反抗。因為自然法深藏於人性的深處,它告訴我們:我們首先是個人,然後才是臣民。

此刻,所有人都應該看一看阿爾·帕西諾的經典電影《聞香識女人》。

以下是那段著名的演講詞,把它作為這篇文章的結尾——

我剛到這裡,就聽到那些話:「未來領袖的搖籃」。可是如果架子斷了,搖籃也就掉了。它已經掉了,它墜落了。造就青年,培養未來的領袖?看吧!要小心了,你們在培養什麼樣的領袖?我不知道!

今天查理保持沉默是對還是錯,我雖然不是法官但我可以告訴你:他不會為了自己的前途而出賣任何人。朋友們,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正直,這就是勇氣,這才是未來領袖所具有的品質。

現在我到了一個人生的十字路口,我一向知道哪條路是正確的,這毋庸置疑。我知道,可我沒走,為什麼?因為做到這一點太艱難了。輪到查理了,他也在一個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必須選擇一條路,一條正確的路,一條有原則的路,一條成全他人格的路。

讓他沿著這條路繼續前行,這孩子的前途掌握在你們的手裡,他會前途無量的,相信我。別毀了他,保護他,支持他。我保證:有一天你們會為此而感到驕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