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川普 普京
文:海邊的西塞羅

看來普京真的很敬老,

  等拜登一覺起來,烏克蘭問題估計也就不用他「祈禱」了。

  拜登這個人,現在讓我越來越覺得有張伯倫的神韻——不是NBA打籃球的那個,是二戰前當英國首相的那位。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今晚,當烏克蘭人民遭受俄羅斯軍隊無緣無故的攻擊時,全世界的人都在為他們祈禱。普京總統選擇了一場有預謀的戰爭,將帶來災難性的生命損失和人類痛苦。只有俄羅斯對這次攻擊將帶來的死亡和破壞負責,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將以團結和決定性的方式作出回應。世界將追究俄羅斯的責任。」

  剛看了美國CNN的一則消息,美在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在烏東部頓巴斯地區開展「特別軍事行動」後不久,美國總統拜登發表的居然是這樣一則聲明。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我看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反應是笑噴了。

  感覺這話不像是大國尤其是美國領導人在這個時候應該做的發言,而是某個NGO組織發言人該說的話,比如世界兒童基金會啥的。

  考慮到拜登是個天主教徒,他也可能是想搶教宗的臺詞。

  這讓人想起了《三國演義》裡曹操笑司徒王允他們的那句神吐槽:「滿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能哭死董卓否?」

  拜登總統沒打算哭,可估計覺得自己的嘴開過光,一個祈禱就能咒殺開進烏克蘭的俄軍。

  你說好端端一個美國總統,世界最強大武裝的總司令,這個節骨眼上幹上牧師的活兒了……

  是的,在俄烏戰爭爆發後的今天回頭再看,如果說有甚麼關鍵要素促使了普京選在現在對烏克蘭動手。那莫過於拜登在處理烏克蘭問題上所展現的先硬後軟、色厲內荏、毫無章法的謎之操作。

  實際上,老拜在烏克蘭問題上的捉急表現,是從八年前開始的。

  2014年2月,烏克蘭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在「廣場革命」中被推翻下臺,親西方的波羅申科開始掌權。但還沒等美國這邊開香檳慶祝,就傳來了克裡米亞公投「入俄」的消息,普京兵不血刃拿下克裡米亞,讓美國顏面掃地。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當時,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還比較硬氣的,建議向烏克蘭直接提供致命性武器,但時任總統的奧巴馬堅決反對,警告他「不要給別人過高的承諾」。

  這兩位民主黨的正副總統吵到最後的結果,是美國真的只給了烏克蘭實際幫助以外的所有支持。坐看烏克蘭被俄羅斯初步肢解。

  當然,這並不妨礙老拜在木已成舟後訪問烏克蘭,對著新總統波羅申科指手畫腳,還催促他要趕緊解決烏克蘭的腐敗問題。記得當時拜登貢獻了一句特別感人至深的名言:「你必須要比雪還潔白,這樣才能得到全世界的幫助」。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波羅申科治下的烏克蘭有沒有像雪一樣白我們不知道,反正老拜肯定是沒打算以身作則。因為他兒子亨特不久之後就以年薪一百萬美元的天價薪資就任烏克蘭最大私人天然氣公司的董事了,撈金撈到手軟。

  只不過這位公子有一次電腦進水了去送修,讓店家無意中發現他的那些小祕密——除了大量限制級錄像之外,就是他家怎麼跟烏克蘭政府搞利益勾兌的黑幕。

  簡單地說,這小子用冠希哥的手法坑了一次爹。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然後這事兒就在美國那邊爆了,差點讓拜登輸掉2020年的選舉,當時川普還真想利用一下這個事兒,囑咐剛剛上任的烏總統澤連斯基好好配合一下,澤連斯基當時滿口答應。

  但誰也沒想到,這個配合打到最後的效果居然是負的,烏方提供的老拜父子貪腐證據還不如電腦裡那些有力,反讓民主黨人咬了川普一口「濫用總統職權」。

  我覺得,這場風波說明了兩件事:

  第一,烏克蘭現任政府的行政效率是多麼的低效——美國總統懇請烏總統「打個配合」,居然都沒打不好,弄巧成拙。

  第二,美國民主黨對澤連斯基手底下那些人的控制能力,也許已經超過他這個烏總統本人。澤連斯基在他主政的這個國家,能不能說了算是很可疑的。

  而這兩件事,其實都在促使普京對烏克蘭動手——沒有甚麼比一個無能但親美(尤其還是親民主黨)的烏克蘭會更讓他覺得手癢了。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但甭管老川怎麼不招烏克蘭的「親美派」待見,好歹他在臺上四年期間,普京再沒動過烏克蘭一根手指頭。但拜登一上臺就不一樣了。從去年年中開始,俄羅斯方面就開始違反之前簽好的明斯克協議,往烏東地區調兵遣將。

  不久前,這個事情終於發展到了高潮,美方偵查到俄羅斯已經開始向烏邊境醫院的血庫調血,除了準備開打之外,這個動作幾乎沒有別的解釋。

  可是對如此明顯的信號,拜登還是幾乎甚麼也沒做,他只是直接在電視講話中公布了這個資訊,並推理說「俄羅斯顯然在準備戰爭,不然血庫裡不需要準備那麼多鮮血。」

  這個推理當然是正確的,但總統先生,這個時候不是你秀推理的時候啊。反制措施呢?戰爭威脅呢?

  沒有,真正有力的統統沒有。就像川普批評他的,拜登的那些威脅讓普京明白,他可以「用價值兩美元的制裁去換取一個國家。」

  既然如此,那為何不幹呢?

  所以等到2022年北京冬奧會一閉幕,普京的組合拳就開打了。

  從今天的戰況動向上來看,在俄羅斯宣布發動攻擊的第一時間,烏克蘭首都基輔就發生了數起爆炸甚至交火。

  看來俄羅斯這次真的是有備而來,在戰前已經把烏克蘭境內滲透的千瘡百孔了。這個駕駛讓我想起了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時,開戰第一天,蘇軍空降兵就打到喀布爾了。僅僅用了半個月的時間蘇聯就瓦解了阿軍的有效抵抗。

  看來俄軍這次有望重新整理他們前輩的這個記錄。

  「今晚,全世界都在為烏克蘭祈禱。」拜登這話也不知道會不會一語成讖。

  也許到了明晚,大家就不用祈禱了,因為到時戰局已定。

  普京這次如果足夠冷靜、足夠聰明的話,並不需要直接一口吞下烏克蘭,甚至要不要對烏進行親俄的政府迭代都是未知數。俄羅斯的首要目的,應該是將烏變成一個「零武力」國家——讓你徹底失去一戰的能力,以後就可以任我揉捏了。

  而此事對美國威信帶來的打擊也將是極大的,海灣戰爭以後美國攢起來的積威這一把會全賠進去。

  我現在在想一個問題:如果現在在臺上的美國總統是川普而不是拜登,這一切還會不會發生?

  川普在前天接受採訪的時候說:「如果我還在總統的位子上,這一切(指普京近期的暴走)都不會發生,這是不可想象的。」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你可以覺得他這是在吹牛,但這話得到了《紐約時報》的首席白宮記者、一直不喜歡川的彼得·貝克(Peter Baker)的贊同,貝克說:「川普的反複無常會讓普京感到棘手,無法預測他會對烏克蘭問題作出何等反應。」

  我覺得這話說到了點子上,如果說此次烏克蘭危機的本質是一場美俄博弈,那麼博弈的要旨應該是保持戰略的不確定性。而拜登在這一手上做的幾乎等於零分,他完全讓對面的普京看透了美國下一步會怎麼幹:美國不會真的幫烏克蘭,只會重複奧巴馬時代對待克裡米亞問題的做法,提幾句微弱的抗議。

  而川普如果在臺上,這個底牌普京是摸不透的,因為這兩位本質上是一種人,他們有那種政治家基本的素質——讓你不知道他們下一手棋會下在哪兒。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而這個素質,拜登顯然是沒有的,美國人到底為甚麼會把這麼個老先生選上去當總統,是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這個情節,其實特別類似於《三體》裡羅輯和程心交接執劍人的那個劇情——當行為不可預測的羅輯把權柄交給行為高度可預測的程心後,三體人一刻也沒耽誤,劈頭蓋臉的就把棋盤照著人類的頭上砸了下來。

  區別僅僅在於,大劉筆下的程心真的「比雪還白」,而拜登和支持他的民主黨的「潔白」,也許只停留在口號上。

  所以烏克蘭這盤棋下到現在,是一個美國的全輸之局,面子和裡子都丟了。而這個責任,是要由拜登這屆政府來付的。

  我看到有分析說,此次烏克蘭危機,對美國的影嚮可能會導致民主黨受拜登拖累、輸掉今年的中期選舉。

  但這個推論能不能成,我很懷疑。因為就像《三體》裡說的,即便已經輸掉了整個世界,「人類不感謝羅輯」,人類也不怪罪程心。

  白左和與其綁定的無能與綏靖,現在西方是一種浩浩蕩蕩的大潮,遠在東歐的烏克蘭這點事兒,恐怕還不足以打醒他們。

  硝煙燃起,戰鼓擂嚮,大國之間的平衡已經打破,汩汩的鮮血開始流淌,「大時代」已至,不多說甚麼,只願大家平安。

若川普還在臺上,普京敢不敢對烏開戰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