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先去玩命,我還要買個度假別墅

BLM

文:熊飛白  

最近21歲的年輕人B·拉希姆有點生氣,因為他感覺拜登上台並沒給他的人生帶來什麼變化,週五在華盛頓的一次BLM集會上,拉希姆大聲疾呼:

「 我不譴責搶劫的人,我支持他們搶劫。如果您想放火燒,那就去做吧。 」

最後,他還煽動: 「 人們真的做好準備,去讓你們的雙手沾血了嗎? 」

近些日子,美國的BLM局勢又一觸即發,芝加哥發生警察射殺少年案,弗洛伊德案件的審理也進入最後階段。所以全國上下BLM組織蠢蠢欲動,憋著勁要搞點事情。

年輕人打算拋頭顱灑熱血,和美帝決一死戰,但他們的領導人最近卻忙著去巴哈馬買房,沒空領導革命。

《紐約郵報》上週爆料BLM聯合創始人帕特里斯·汗·卡勒斯(Patrise Khan-Cullors)目前正在關注巴哈馬一處度假勝地的房地產市場,打算在那邊置辦一處大house。

這已經不是卡勒斯第一次買房子了,這位革命領導人堪稱美國房姐,在美國擁有四處房產,其中一處還在洛杉磯的富有白人社區,這些房產總價值320萬美元。

你的弟兄們在前線拋頭顱灑熱血,冒著警察逮捕的風險打砸搶燒,你卻在後面買大house,鑽進白人社區裡過著小確幸的生活,這樣真的好嗎?

帕特里斯·汗·卡勒斯

一    表面上全是主義,一肚子全是生意

帕特里斯·汗·卡勒斯是一個黑人通過個人奮鬥,實現屌絲逆襲、發家致富的非典型例子。

卡勒斯生於洛杉磯北部一個貧窮社區,從小她思想就比較激進,積極參與各種社會活動,少年時期就是公共汽車騎士聯盟(BRU)的一員(為少數裔爭取公共交通權益的組織)。

她還參加了由勞工社區領導的為期一年的 「 組織計劃戰略中心 」的培訓,在這裡她了解了革命者,批判理論和來自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同時思想變得越來越先(ji )進。

16歲那年,卡勒斯決定要與落後保守的封建家庭決裂,她公開了自己的 「 酷兒 」身份,所謂酷兒就是非異性戀和非自然性別少數的統稱。總之就是搞不清自己的性取向,很少見,很獨特的人群,反正就是很酷的意思。

卡勒斯很聰明,學習也很努力,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獲得宗教和哲學本科學位,又在南加州大學獲得了藝術碩士學位。

她本來是耶和華見證會的信徒,但在這樣一條自我覺醒、自我進步的道路上,卡勒斯突破了宗教的束縛,脫離了教會,然後她對尼日利亞的伊法宗教傳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還將宗教儀式納入了政治抗議活動。


BLM三個聯合創始人艾麗西亞·加爾扎(Alicia Garza)左,卡勒斯中,奧普·湯梅蒂(Opal Tometi)

卡勒斯在成長過程中,思想不斷進步,從一開始的黑人女權主義者,再到幫助LGBT,酷兒們理解自己的身份,更進一步上升到 「 政治理論和對世界範圍內反資本主義運動的反思 」。

直到他引用馬克思、列寧和毛澤東的理論,關注對全世界黑人的生活。她從來不掩飾自己的信仰,她曾標榜自己是 「 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 」。

「 我們確實有一個意識形態框架。我和BLM的共同創始人艾麗西亞·加爾扎(Alicia Garza),是受過特別訓練的組織者,我們是受過訓練的馬克思主義者。 」

當被問及她是否相信暴力是抗議的一種方式時,她說她相信 「 直接行動,但非暴力直接行動 」。

2013年卡勒斯因為自己19歲的弟弟在監獄裡遭受了虐待,就與朋友一起創立了#BlackLivesMatter的話題。

誰都沒想到,這個當初沒多少人關注的話題,在今時今日竟然會成為席捲整個美國的社會運動。

卡勒斯名字裡的汗(Khan)是她的夫姓,2016年,卡勒斯找到她的最愛,賈納亞·汗(Janaya Khan),此人性別不可描述,是加拿大的BLM社會活動家,與卡勒斯是政治理念上志同道合的同志,兩人結成了革命的伴侶。


革命伴侶賈納亞·汗

2020年,BLM運動隨著弗洛伊德的意外身亡而爆發,除了年輕人在前線打砸搶,已經成為幕後大佬的卡勒斯也積極參與創辦了BLM全球網絡基金會,這個基金會主要是籌集資金支持奮勇拼殺的小將,比如當他們被捕之後為其聘請律師。

許多跨國公司,例如亞馬遜,蘋果或宜家,也進行了百萬級的捐贈。據美聯社報導,基金首次公開其財務記錄,他們在2020年的總收入達到了9000萬美元(約合7400萬歐元)。

卡勒斯四處演講,題目是 「 黑人在種族主義美國中被壓迫的現實 」,年輕人在她演講的鼓動之下走上街頭,但她的演講是收費的。

卡勒斯和她的戰友們作為 「 被歧視者 」的角色,置身於波瀾壯闊的黑人運動中,他們的出場費不斷增加,在基金組織裡的薪水也不斷增加。

卡勒斯找到了豐潤的盈利模式,演講、出書、從基金會獲得高薪,她發財了。


在卡勒斯鼓舞下衝上街頭的antifa 「 革命小將 」們

去年6月,當BLM和Antifa示威者讓城市陷入暴力與破壞浪潮時,幕後推手卡勒斯在喬治亞州買下了一處佔地3.2英畝的牧場。

這只是她四處房產中的一處而已,2016年她用51萬美元買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這是她第一套住宅,也是她創辦BLM三年之後。

2018年,卡勒斯又在洛杉磯南部社區買了一套170多平米的四居室房屋,這花了她59萬美元。

然後就是喬治亞州的牧場,這還沒完,今年三月,卡勒斯和老公又花了140萬美元,在洛杉磯一處白人佔98%的社區,購買了一套240平米的豪宅。

最近有消息說,這兩口子把目光轉移到了國外,他們還想到巴哈馬購買度假別墅,和賈斯丁·蒂姆布拉克和泰格·伍茲成為鄰居。


被媒體爆出的四處房產以及在巴哈馬準備買入的豪宅(右下)

卡勒斯在2018年出版了暢銷書《當他們稱呼你為恐怖主義者》,2020年10月又與華納兄弟電視公司簽署了媒體節目合約。但這些收入沒有公開,而且BLM全球網絡基金會也因為其特殊地位難以被監管。

事情被揭發後,BLM基金會發出聲明說, 「 卡勒斯是基金會執行董事,她以志願者身份擔任此職務,沒有薪水或福利。自該組織於2013年成立以來,她總共獲得120,000美元的獎金,這是因為她擔任發言人和從事政治教育工作。在2019年之後,卡勒斯未獲得任何收入。 」

顯然12萬美元無法為她支付買房的收入,因此不少人質疑她的收入,BLM大紐約市負責人霍克·紐森(Hawk Newsome)呼籲進行 「 獨立調查 」,以了解卡勒斯控制的基金會如何花錢, 「 我們需要黑人公司和黑人會計師進入那裡,找出錢的去向。 」

紐森說: 「 如果她四處標榜自己是社會主義者,就必須問她,有多少自己的錢用於慈善事業。 」

正如在2014年被警察槍殺的麥克·布朗,曾被卡勒斯封為 「 烈士 」,只是他的家人至今沒有收到BLM基金會一分錢的捐款,儘管當年卡勒斯靠這個事件名聲鵲起。

如果通過自己努力賺到的錢改善生活無可厚非,但卡勒斯的問題是,她立起了這樣一個人設,與黑人、窮人在一起,反對資本主義,既然如此,你住在豪華別墅裡,又怎麼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2020年10月,BLM創始團隊登上時代周刊,此時年輕人在街頭奮戰,他們已經名成利就。

二    表裡不一,口是心非,虛偽就對了

表裡不一的虛偽,似乎已成了以卡勒斯代表的群體的共性。這件事估計不會有官方介入調查,至於說她的虛偽會不會被粉絲拋棄,也有待觀察。

在新聞發酵之後,組織立刻出來滅火,據福克斯節目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Carlson)稱,Twitter已經審查了豪華住宅門戶網站Dirt(曝光卡勒斯房子的網站),並且推特已經將該公司官方帳戶封殺了。

也有人諷刺她,華盛頓遺產基金會智囊團研究員麥克·岡薩雷斯(Mike Gonzalez)說: 「 沒有什麼奇怪的。勃列日涅夫和安德羅波夫也有自己的別墅。 」

記者傑森·惠特洛克(Jason Whitlock)發推文說: 「 她住哪裡可以有很多選擇。她選擇了加利福尼亞州最白的地方之一,有白人警察和白人鄰居。 」

反安提法作家和激進主義者安迪·恩戈(AndyNgo)在推特上寫道: 「 卡勒斯認定自己是共產主義者,主張廢除資本主義。 」


與著名左翼影星簡·方達合影

顯然,在這個事件裡,人們生氣的可不是卡勒斯能過上富貴的生活,而在於她不能一方面樹起偉光正的人設,忽悠著貧窮的年輕人在街頭打砸搶燒,她卻在豪華別墅里活成她 「 反對 」的那種人。

「 如果BLM的領導人將自己定義為社會主義者和共產主義者,那麼你就不能住在一百萬美元的房子裡。 」

但是,政治最重要的才能就是表裡不一,口是心非,有人說這不就是虛偽嗎?虛偽就對了。在這方面政治先進群體特別有發言權。

寬於律己,嚴於律人是政治先進群體首先要有的品格,比如疫情期間,民主黨對控制疫情各種限制,戴口罩,封城,關買賣,還拿對疫情防控不力來懟川普。

給你感覺,是不是民主黨很在乎人命,對控制疫情很在乎?當然,這些措施僅僅針對爾等屁民的,對於我們就不是這樣了。

去年8月,媒體發現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前往舊金山一家髮廊美髮,未戴口罩被監控拍下。但受到疫情禁令限制,當地髮廊尚未開放。


佩洛西雙標了別人和自己。

事情一旦爆出來,立馬引起了口誅筆伐,人們認為佩洛西雙標,違反自己一再主張的疫情禁令。

店主基烏斯說是佩洛西的助理打電話來約的剪髮,他無法阻止,據美國《福布斯》雜誌披露,佩洛西本人也為這家店的 「 提前營業 」提供了 「 協助 」 。

在基烏斯看來,佩洛西此舉是典型的 「 雙重標準 」: 「 她可以想來就來,而其他顧客卻不可以。 」更讓店主驚詫的是,儘管佩洛西極力提倡國民佩戴口罩,但她自己竟然不戴。

但是,佩洛西對此推了個乾淨,她一方面辯解是髮廊請她來的,另一方面怒斥髮廊陷害她,讓她掉進了陷阱。

當記者問佩洛西她是否認為自己欠整個服務行業一個道歉時,佩洛西稱, 「 我不這麼認為。 」 「 我認為這家理髮店因為陷害我欠我一個道歉。 」

然後,就沒然後了,事情不了了之,反正人們也見怪不怪了,這點小事又算得了什麼呢?


笑話一則

類似事件在佩洛西的同志當中屢見不鮮,比如以禁槍急先鋒形象示人的民主黨參議員舒默,人們發現他經常去玩槍,並且還參​​與打獵。

還有戈爾,這位一直為氣候變暖奔走呼告的前副總統,人們挖出戈爾在納什維爾的家,這座面積近千平米,擁有20個房間和8個浴室價值百萬的豪宅,平均每月電費高達1200美元,相當於當地一般美國家庭一年的電費。

還有推特,作為(民主)黨的喉舌,Twitter完美演繹了什麼叫雙重標準,川普隨便說句啥都可能以煽動暴力行為被打標籤限流;但反過來呢,當伊朗哈梅內伊呼籲讓以色列和猶太人種族滅絕的時候,twitter對此視而不見。

還有前年火了一把的桑伯格,這位來自瑞典的駕駛帆船,0排放橫渡大西洋前往美國,痛斥資本主義:how dare you的環保先鋒。

她的行為可說是創舉,但是……有好事媒體發現,桑伯格管挖不管埋,把船開到美國後,不是自己開回歐洲,而是乘飛機回去;

而且為了讓這艘帆船回到歐洲,兩名外國船員還得乘飛機前往美國駕船。

英國天空新聞台說,打造這樣一艘頂級賽艇需要大約3噸的碳纖維,整個造船工藝完全談不上環保,且普通人也萬萬承擔不起這種航海旅行。

《美國觀察者》雜誌稱,這場行程就是一個高明的 「 公關範本 」,充斥著 「 虛偽 」。


問候以色列的推特,不會有問題的。

為什麼先進群體中,總是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虛偽,雙標,表裡不一?

熊叔對這個問題思索了很久,得出了一個結論,那是因為,政治正確派總會創造一些美好的概念,諸如均富、環保、歧視,站在高高的道德高地上的理念,都很美,但他們經常是違反人性的。

比如素食,不殺生,愛護動物,減少碳排放,道德在上,多麼正確。但是食色性也,肉蛋白是人類身體必須的營養,同時也是藏在人類基因裡的口腹之欲。

像擁有250萬油管粉絲的西班牙網紅YovanaMendoza曾經就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素食主義者。


展現出健康陽光外表的素食博主。

她經常在網上各種秀啊,秀自己光明、健康、正確的生活方式,眾多粉絲各種羨慕嫉妒恨,可惜她在一趟追尋 「 植物天堂 」的旅行中人設崩塌了。

2019年,當她在巴厘島度假之時,她發的視頻里人們發現她的餐盤裡竟然有魚。然後她趕緊跳出來澄清:那是因為自己身體不好,醫生建議吃一段時間的肉和蛋。

但是,你不是塑造了一個素食健康的美好人設嗎,怎麼身體又不好了?人設就此崩塌。


說好的素食呢,怎麼吃魚了? !

這些政治正確人士本質就是一個演員,他們表演的就是和人性作對的東西,看上去怎麼能不美,但反對人性的東西又怎能堅持呢?

誰都能做到,這世界怎麼會有聖人呢?所以虛偽、雙標、表裡不一是他們的宿命,任何違反人性,違反常識的理念,最終都會拋棄你。

如果卡勒斯、佩洛西們還要繼續演下去,他們很快會發現,只有一條路行得通,就是強迫所有人相信,他們表演的都是真的。

人性是世界上最神奇的照妖鏡,無論多麼好的演員,總會原形畢露。

來源         熊飛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