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早說過別惹班爺

班農

文: 西奈山峰

如是我聞。班農抓住了驢派鳥蛋要往死裡捏,並且這些鳥蛋是驢派自己送到班農手裡的。

一切都從上次操蛋的大選開始。

有人說我文章還好,就是不喜歡看到髒話。哎喲餵你那脆弱的眼角膜,裝特麼什麼高雅啊,要高雅去啃康德的三大批判去。奧斯維辛之後寫詩是可恥的,現在的情況比奧斯維辛時代還要操蛋,你連莫名其妙的髒水就敢一針一針往自己身上紮,到我這裡看到個「操蛋」就受不了?

上次大選眾所周知很操蛋,更操蛋的是保守派們無計可施,冤情被左媒無視,訴訟被法院推託,自媒被「臉推」屏蔽,生生被驢派整成了現場直憋。

本來老班也無良策,雖然幾年前幫老川力挽狂瀾打敗了拉稀裡,但後來老川護犢子,重用寶貝女兒和猶太姑爺,錯失了班爺當時給他提的許多治國高招,還在親屬與班農發生矛盾的時候毀棄黃鐘,終致被無底線的對手黑掉。

重歸民間的班農並沒有像許多失意政客那樣反咬舊主,而是繼續用自己的小喇叭發聲挺川,包括半年以來各爭議州的大選審計,與班農的這些努力密切相關。

說班農挺川也許並不準確,理論家不會挺人,而是相反要有眼力的人執行他的理論。與其說是川普主義,毋寧說其實是班農主義,驢派當然要黑川普,但執行班農主義不徹底才是川普失敗的本質原因。

關於這一點,驢派似乎比川派更明白,他們知道最大的威脅表面上是川普,其實本質上是班農,所以敗登一進白宮就對他的司法部下令,要整倒班農。

1月6日彭斯賣主之後,把持了國會的驢派組成了一個「1-6」委員會,要以叛國罪整治那天進入國會的川粉,他們抓捕了6、700人把他們關押了大半年,但沒有一人能定為叛國,全都是毀壞公物之類的輕罪,反倒是驢派當權者犯下了侵犯公民權利的違憲大罪。

但這邦不知死的壞驢們不肯甘心,要對班農動手。先是「1-6」委員會傳喚班農聽證,被班農輕衊拒絕,然後他們以「衊視國會」起訴了班農,華盛頓DC法院火速受理,要班農交出某些文件以取證。

班農沒有公職,他們要的那些文件,無非1月6日國會山事件前後班農在自媒體上發布的一些言論,說白了就是想讓班農因言獲罪。

這次班農沒像衊視「1-6」委員會那樣置之不理,而是「開始進攻」,帶著記者們大搖大擺走向法院,一路上雄辯滔滔把驢派的醜惡行徑揭了個底掉。驢派此時已經有些後悔觸犯班農,但即使他們想罷手也不可能了。

保守派之所以戰力很弱,就在於他們多是彬彬君子似的小資,對驢派們的進攻往往選擇忍讓退縮。而班農不是,這個唯一在白宮不穿西裝的人早已看透左驢們的陰謀,也知道如何對付他們。

幾天之後,班農發聲,說你們想要那些文件是吧,好得很,老子不光給你們指名要的那些,還要給足給夠,把我那些言論背後的所有背景資料全給你們,並且一定要按照法律公開審理,全美直播。

班農放言,這次要把敗登、佩洛西以及偽司法部長加蘭一勺燴!

按照法律,班農的這個要求無懈可擊,合理合法。

這下壞驢們傻眼了,因為班農要在法庭上展示的那些背景資料,正是驢派們千方百計無恥遮掩的那些舞弊犯罪的證據,是能致壞驢們於死地的自己襠裡的鳥蛋。

大錯鑄成,怎麼辦?壞驢們只能強詞奪理了,偽司法部的一名副檢察長說班農是想用媒體戰代替法律戰,是要掀起媒體狂歡的風暴。

他說對了,果然班農此言方出,所有媒體全都響應,支持班農的主張,甚至包括「CNN、華郵、紐時」等等左派大媒體。在民調對敗登的不支持率已超70%的當下,左媒們也想藉機翻個身撈一筆啊。

然後就僵到這裡了,法律上就是這麼個明帳,班農手握那些音視頻舞弊鐵證,就等著在法庭上向全國民眾現場直憋了,那可是被包括聯邦最高法院在內的各級法院費盡心機無恥拒絕過的呀。

左驢們作繭自縛,騎虎難下,自己拉的臭屎會自己怎麼吃下去呢?拭目以待。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